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万里晴空,一个无风的天气

昨晚好好的睡了一觉,看来这样的日子不多了

伊丽莎白取出自己最珍惜爱护的球具,拦了一辆计程车出发

群山环绕,四面碧山

刻意漆成,却还是格格不入的墨绿色拦球网,隔出一区又一区的球场

挽起茶褐色的长髮,束成一束简洁、微微带着褐色光泽的马尾,套进白色遮阳帽后面的缺口

一身纯白色网球裙,搭配黑色线条修饰身型,不断的在球场周围左顾右盼

「请问,这个是你的吗?」

温和的语气,使伊丽莎白转过身去

只见他黝黑的褐色皮肤和亮丽的金色短髮形成如伏特加般强烈的对比,无意间触动了伊丽莎白的某段回忆

“这种配色……好像在哪里见过。”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反覆的在回忆之海、记忆之渊中寻找,但却连一片模糊不清的影子都找不着

「小姐!小姐!」

伊丽莎白回过神来,那个人一只手拿着一串网球的吊饰

「喔!这是我的,谢谢你!」

伊丽莎白平和的道谢如同一阵微风吹向对方,缓缓伸出手来接过吊饰

「那要不要打一场球,我看你好像没有对手,我有这个荣幸吗?」他礼貌的邀约像是舞会上绅士的邀舞

「可以,真的很谢谢你,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打了,可能有些生疏。」

伊丽莎白礼貌的向他表明,自己的能力实在不怎幺样,甚至是有些婉拒的意味

「没关係,我可以教你,我也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他温柔的说,但话语之间似乎透着回忆与思念

「那就麻烦你啰!」天使般温柔可人的微笑与那耀眼的阳光相辉映,像是要展开天使般的纯白羽翼搧去他不好的感觉

择了一块场地,双方各自站在球网两侧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球一下又一下的打在水泥地上,灰蓝色的双瞳盯着时机不放

心想对方实力应该不会太强,只用平击发球发了一颗威力不怎幺强大的球向她的正手位飞去

意图测试对方的实力

谁知,伊丽莎白正手一拍,球给击了回来,而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虽然方向明确,但在飞回对面球场的期间球速很明显的提高了

虽然不及职业选手那般强而有力,却也远胜业余选手的虚而无力

意料之外的进攻令他有些措手不及,球直接略过他的身侧,弹向后方的拦球网

「小看对手是我的失误,真是抱歉。」

经过刚刚的试探,双方都大略了解了一下对方的实力

「没关係的,既然如此,我们就打一场有趣一点的单打吧!」

伊丽莎白主动挑起球场上的战火,但话语却温柔的像是邀请对方,希望双方释出全部的实力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没问题!不过,因为之前受过伤,所以我的发球数是有限的。」

除了充满自信的回应,还有些遗憾的补充了自己的限制

「没问题。如果真的不行,我可以代劳,我相信就算是我的发球局,你也可以拿下的。」

取回刚才弹跳过一阵子的球,比赛正式开始

在自己的发球局中,儘管打出去的发球再飞快、再刁钻,对手总是以更强大、更有威力、变化更加多端的球回敬

就算是一瞬间的闪神,都有可能错失接球的机会

而来球的强劲,让伊丽莎白也有些吃不消

虽然自己有些承受不住,但伊丽莎白却也没因此而让对手好过

而在对方的发球局中,伊丽莎白也放弃了许多能以正手拍接球的机会,改以更灵巧的反手拍回击

且在场上的位置飘忽不定,意图使对手难以捉摸,扰乱对手的注意力

她也善用了正手的强而有劲、反手的变化多端,在两种方式之间灵活变化,让球的种类更加多元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双方实力相当,不论是身体动作、挥拍力道、击出球速、準确度,还是落技巧上的灵活变化,几乎与职业选手的等级差不多,远胜于其他的业余选手

比赛打的如火如荼

一开始只是个没人注意的角落,后来围观的人群渐渐多了起来

群众们可能以为是职业选手在互相切磋吧!

但两人全心全意的投入比赛,根本就没注意到旁边的变化,直到太阳有些西斜,光影不再分明时,双方才就此打住激烈的比赛,也才发现了围观的人群

在人群的围观下双方礼貌性的握手

「真的很谢谢你,我已经很久没有这幺尽兴了」

伊丽莎白带着汗珠的脸微微一笑

没等对方回话,伊丽莎白又接着说下去

「不过,说来也好笑,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我是小泉莉姬,以后有时间再互相切磋吧!」

伊丽莎白友善笑容掩饰掉经常让别人提高警觉的灰色眼眸和报了假名的谎言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我叫安室透,也请多多指教了。我也很久没遇到像小泉小姐这样强劲的对手了!」

他似乎也很愉快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这一天实在是太开心了,伊丽莎白并未对「安室透」这个名字产生什幺反应,只是意犹未尽的继续聊着刚刚的比赛。

走到大马路旁,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已经是点起路灯的时候了

「小泉小姐要往哪个方向?如果是往东京的话,我可以在你一程。」

「我是要往东京的方向去,那就麻烦你了,谢谢。」

伊丽莎白在安室透的引导下走到车子的旁边

两人坐上车子后,便乘着傍晚的微风,在山林之间往已经化成一片灯海的城市前进

「安室先生是什幺时候开始打网球的呢?」

伊丽莎白望着窗外,随意抛出这个问题

「是初中的时候吧!那小泉小姐呢?」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安室透的反问,让伊丽莎白稍微想了一些,但就是想不起来

「我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我都是网球社的。」

「所以应该是高中之前。」

「我想应该是吧!」

一路上两人的交谈没有因为夜幕的降临而逐渐低迷了下来

聊了许多自己过去的经验和发生过的故事,分开前也交换了电话号码,以便之后的联繫

到了东京车站附近,伊丽莎白才下车去搭地铁

没想到车子才刚开走,放在提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谁?」伊丽莎白提高警觉,询问来人

「看来事情进行的很顺利,顺利的见到他了,Liz~」

熟悉的声音,能够媚惑众人、诠释各种角色的声音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姐姐,不对,此时此刻应该叫你贝尔摩德吧!」伊丽莎白像水一样冷淡的说,心里有些不满,虽然知道她是故意挑起,但还是感到有些不满

「算是顺利的接近了他,也打下了一根桩子。」

愉悦的语气在字句中跳动,贝尔摩德似乎很满意

「谁?」

「安室透,也就是波本。」

贝尔摩德直接挑明了说

伊丽莎白感到十分奇怪,直觉性的联想到这件事与她有关,不禁有些激动了起来

「这件事跟你有什幺关係?或者应该这幺问:你从中扮演了什幺角色?」

见到她如此激动,贝尔摩德笑了起来

「这件事我可没有插手,而且就算没有今天,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也有办法接近他的。」

听到她难得的讚美和信任,伊丽莎白还是不改颜色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总之,你想说什幺?」

「他已经取得了毛利小五郎的信任,我想很快就有雪莉的消息了。」

贝尔摩德收起半挑逗的语气,一本正经的说

又是雪莉,她还是这幺执着于雪莉,急于至她于死地

而她一向不是钻牛角尖的人,为什幺?

「可以告诉我,为什幺这幺想至她于死地?」

伊丽莎白冷静的提问

而电话另一端的贝尔摩德则只是露出危险的微笑

「Asecretmakesawomanwoman.」

只要克莉丝搬出这句话,无论再怎幺质问她都没用

识相的伊丽莎白也就不再追问下去

bl不行太快了_不行太大了太粗

「那好吧!需要我的时候再跟我联络吧!晚安!」

走在回家的路上,步伐忽快忽慢

明明轻轻鬆鬆的接近了他,却担心哪一天身份暴露,被组织视为任务失败而除掉

「Alltheworld’sastage,andallthemenandwomenmerelyplayers.」

(莎翁:整个世界是一个舞台,而人们只是台上的演员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219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