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280:反思

乔桥仰面躺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天花板,认真考虑着一个问题:她是怎幺沦落到这般地步的?

昨天早上醒来时她还指天发誓绝对不要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第二遍了,可是现在……

她侧头看了看左边沉沉入睡的周远川,又看了看右边呼呼大睡的秦瑞成,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瞬间淹没了她。

唯一的欣慰大概是秦瑞成自始至终也没能掺和一脚,虽然他最后报复性地把精液射在了她脸上。

唉。

可跟周先生是完完全全一点不落地做了个全套啊。

还想藉着上次的事立个威来着,这下好了,以后恐怕她再说什幺不给做,也没人相信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

她自怨自艾了半天,转头看到秦瑞成好像做了什幺美梦似的一脸痴笑,再联想到他是一切的始作俑者,登时恶向胆边生,鼓足力气一脚把人踹了下去。

秦瑞成睡得正香,一摔立马清醒了,他睁眼看到乔桥怒目而视,笑着一把攥住她的小脚,凑到嘴边结实地亲了一口。

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秦瑞成:“不行,肋骨被你踹断了,你得用小屁股补偿我。”

? ? ?

大早上就碰瓷?

“放开!”乔桥使劲往回抽脚,但根本抽不动,“我让你放开!”

“嘘。”他把食指压在下唇上,使眼色道,“要是把周远川吵醒,你的小屁股就要遭到双重蹂躏了。”

大混蛋!

乔桥心里把他骂得妈都不认识,但声音却不自觉地低了下去,早上雄性性慾有多旺盛她可领教过不止一次了。

“看你被别的男人操得又哭又叫,对我真是种折磨。”秦瑞成拉着乔桥的小脚放到自己硬邦邦的大宝贝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蹭着。

“幸亏,早上你自己送上门了。”

“谁他妈送你!放开我!”乔桥气得爆粗口,使劲蹬他,“你现在鬆开还来得及,我可以当什幺都没发生过……”

“横竖你不让我吃,不如自己动手。”男人低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说完,轻鬆地将她拦腰抱起。

失重的恐惧下,乔桥被迫两条腿紧紧缠在秦瑞成的胯上,手也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树袋熊似的挂在他身上。

她全身一丝遮蔽物都没有,小花穴被迫打开正对着秦瑞成高​​高扬起的阴茎,男人稍一鬆手,她就滑下去一截,龟头抵住穴口,随时可以完全插入。

“秦秦我错了我错了!”乔桥慌乱不已,昨晚那个地方被过度使用,现在还肿着,要是就这幺插进去,铁定疼死!

“嘘,放鬆。”秦瑞成嗓子沙哑,他缓缓卸下托举的力气。

感受到自己正在下滑,炽热的硬物入侵身体的感觉也越来越清晰,她徒劳地紧紧搂着秦瑞成的脖子,但经过一夜折腾的四肢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绝望地被性器缓慢挺入。

“乖孩子。”秦瑞成呼吸加重,拍了拍她的屁股,“不想伺候两个人,就叫得小声一点。”

王八蛋!

乔桥泪水涟涟,洩愤似的一口咬在他结实的肩膀上,狠狠地磨牙,直到嚐到一点血腥味才鬆开。

“嗯……真紧。”秦瑞成呼出一口气,“可算是操到了,差点没憋死我。”

说完,开始挺动胯部,性器激烈地在乔桥臀缝间抽送。

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他抱着乔桥,反复在那仍然不放弃抗拒和挣扎的身体里挺刺,昨晚因只能’观看’而淤积在心头的旺盛火焰总算浇灭了一些,但也必须分出一大半精力来控制力度,秦瑞成深知自己马力全开的状态,是被折腾了一晚的小乔绝对承受不住的。

两具身体紧密贴合,乔桥的不大的乳包被秦瑞成胸膛挤压成了边缘饱满的饼形,初时还抗拒的身体越来越软,直到最后连他的脖子都快抱不住了,全部重量都压在秦瑞成的胳膊上。

欢爱越来越激烈,汗水混合体液从结合处滴落,乔桥羞赧万分地庆幸还有地毯,否则水滴砸在地砖上的声音一定很响亮。

不知道是不是憋了整晚的缘故,秦瑞成射得很仓促,他猛地扣住她的两条腿,确保阴茎埋入甬道的最深处,才低吼着射了出来。

激射的精水让乔桥抖个不停,呻吟也压抑不住了,从嘴边破碎地溢出一些。

性器终于退出,她疲惫地倒在床上,小花穴里又热又胀,痉挛着吐出白色粘稠的精液。

她顾不得去看周远川有没有被吵醒,就陷入了下一段睡眠。

浑浑噩噩不知几时,再睁开眼已经是下午了。

房间里空无一人,身上乾净清爽。乔桥大大伸了个懒腰,肚子适时地发出‘咕咕’声,提醒她出去觅食。

穿上衣服走出卧室,只看到秦瑞成一个人在半开放式的小厨房忙活。

空气中还瀰漫着一丝诡异而奇妙的味道……

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秦瑞成:“小乔,你先坐下等会儿,马上做好了。”

“你在干什幺?”乔桥不自觉倒退两步,“煮烂鱼吗?”

“……”男人安静两秒,“给你炖鱼汤。”

“我才不喝。”她摀住鼻子,“周先生呢?”

秦瑞成抬抬下颌示意门口的方向:“外面。”

乔桥莫名其妙地打开门,谁料周远川还真在外面,正倚着走廊的墙壁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周先生?”乔桥奇怪道,“你站这儿乾嘛?进来呀。”

“不了。”周远川认真摇头,“里面的味道严重影响我的判断力,什幺也看不进去,我宁肯在走廊工作。”

别说,那个味儿确实有点上头……

乔桥轻咳一声:“今早,你有没有听到什幺奇怪的声音?”

周远川镜片后的眼睛微微闪了一下:“我很早就醒了。”

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有多早?”

“很早,我睡觉很轻。”

乔桥识趣地没再问下去。

“好了好了,你俩进来吃鱼。”秦瑞成激动的声音传来,打破了两人间莫名尴尬的气氛。

桌前落座,秦瑞成端上一碗绿泱泱的不明物体,表情自满得好像他刚成了米其林大厨。

“费了好多功夫弄的,小乔先来嚐嚐。”男人热情劝饭。

“秦秦,不是我故意打击你。”乔桥艰难开口,“可就连不怎幺做饭的我也知道鱼汤不该是绿色的。”

也不该散发着一股酸败的味道。

周远川冷静道:“你的鱼哪儿来的?”

秦瑞成“今早跟楼下餐厅要的啊,刚从海里打上来的,可新鲜了。”

那就排除了食材的问题。

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乔桥把麵前的鱼汤推回原位:“秦秦,还是你先嚐嚐吧。”

“哼。”秦瑞成皱眉,“虽然不好看,但绝对可以吃的。”

他拿起勺子舀了满满一勺:“看好了。”

一口闷完,秦瑞成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他居然坚持着咽了下去,而且还一脸回味:“好吃啊,小乔你试试。”

乔桥清楚秦瑞成的嘴有多刁,他常年混迹各大餐厅,连同样一道菜出自哪个厨师之手都尝得出来,吃这方面是绝对不可能委屈自己的。

难道……真的味道还不错?

“快嚐嚐,特别鲜香。”

周远川:“小乔,不要吃。”

秦瑞成:“没嚐过就没有发言权。”

他不停催促乔桥,就差把勺子怼她嘴里了,乔桥只好嚐了一口。

浓烈的酸腐味瞬间席捲了她的口腔,味蕾好像被强奸了一样让她当场呆住。神经被麻痺,吐都忘了,第一反应就是立马嚥下去,让这种恐怖的味道消失!

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胃和食道接连发出抗议,乔桥再也坐不住,狂奔进厕所干呕起来。

秦瑞成哈哈大笑,“不能我一个人吐,值!”

周远川叹气:“你的好多行为都让人难以理解。”

“你懂什幺。”秦瑞成灌下一大杯水漱口,“这叫生活的小情趣。”

最后还是叫了酒店送餐才解决了这顿饭,鱼汤则做倒掉处理,乔桥短时间内是不想再吃海鲜了。

周远川已经开完了会,剩下的时间可以全陪乔桥,但她心心念念记挂着另一个人。

“我什幺时候可以去找宋导?”乔桥枕着周远川的大腿,无聊的摁遥控器,“这些节目我都看不懂,没意思。”

周远川:“B国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再带你逛两天好不好?这附近有家很出名的餐厅——”

“那宋导该回国了吧?”

“他这边的事也没那幺快处理完。”

“啊……想宋导。”乔桥打滚,“我想找他。”

白洁的性记录_白洁性荡

嘴唇一热,她被周远川吻住。

男人的舌尖勾勒过她的唇形,笑道:“我们两个陪着你还不够吗?”

当然够啊,何止是够。

但,好久好久没见到宋导了,好像有一年那幺长。

宋导不知道在忙什幺,最近也没有给她发消息,WAWA圈的账号也好久没更新了,乔桥每天都只能看着他十天前转发的公司消息发呆。

他在干什幺呢?

“再过两天。”周远川轻吮她的下唇,“我不喜欢你总想着别人。”

乔桥很想说今晚就见,但她能感觉出来周远川和秦瑞成都不想放她走。

而在异国他乡,离了他们,乔桥寸步难行。

学好英语果然很重要!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219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