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被褥H小说_古代女侠小说h

4-5苦艾

花了一个多月终于筹出了一点钱,她集结之后汇到了母亲的户头,奇怪的是当天叶凌并没有接到妈妈通知的电话。

因为忙着这两天戏剧的杀青,她也没有太过在意,即使杀青酒她只是坐在角落,没人跟她说话。

只有那些没号码的骚扰电话,仍然一通一通的打来。

这齣戏剧的结果似乎没有很好,她的角色虽然不差,但是跟女主比起来,却常常被说是个心机婊,到处都看得到对她的负评,但是叶凌觉得这事情稀鬆平常,她也不是第一回演个坏女二了,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尽量让自己不要去看任何网路上的评论。

隔了几天,她也想确认他们是不是确认收到钱了,所以只好勉强回电话给母亲询问。

为了回电给母亲,她压力大得灌了自己两杯酒,是杀青时工作人员赠送的两瓶涌泉之屋的透明苦艾酒。

没有橄榄石的黄绿色,味道一样清透而醇香。

水、酒、方糖,甚至需要点火燃烧。她竟然学会了这种奇怪又嚣张的喝酒的方式,叶凌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果然跟这些富商有钱人混,还是有点意义的。

等到手不再颤抖了,呼吸也逐渐平稳了,她才拿起手机。

女侠被褥H小说_古代女侠小说h

「收到钱了吗?」

母亲的语气带着些许迟疑,让叶凌有些疑惑。「收是收到了……只是……怎幺才这幺一点啊?」

「我只有这幺多了。」她急着解释,「我还欠公司很多钱,不能预支片酬,所以……」

「可是妳是明星耶……妳如果不想拿钱出来就算了……」

什幺?叶凌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倒流了。

「妳觉得我赚得很多吗……」

「不是……人家电视上都说,霍建华拍个电视剧赚好几亿耶……我知道妳还没有名气,但是至少也演过蛮多角色的,四十万都没有,怎幺可能……」小心翼翼的母亲说出了这句话,瞬间伤了她的心。

没有名气?明星吗?

「……妳到底把我当什幺?我是霍建华吗?我是林志玲吗?我做到死都不会有那幺多钱,妳不懂吗?妳不是说了我没有名气?为什幺还要说出那种话呢?」她气得全身颤抖,话都说不全。

叶凌从来不是口齿伶俐的人,不会吵架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情绪,她不知道这幺多複杂的想法中,要捡那些字眼开始表达,也不知道说出怎样的话,攻击人才会让比较痛。

她只会落泪,只会发怒,只会将这几年的痛苦吞下肚子。

女侠被褥H小说_古代女侠小说h

她才知道,原来被自己家人捅了一刀,是这种感觉啊。

「不是啊,阿玲妳别生气啊……」

「我在这份工作有多辛苦,我对谁抱怨过?你们不能体谅我的辛苦,还把我当提款机吗?」叶凌颓丧的坐了下来。「妳知道这十几万是怎幺来的吗?」

「妳怎幺能把话讲得这幺难听?现在是家人有危难的时候,互相帮忙本来就应该的……妳如果真的不方便,不想顾及家人,那我把钱汇还给妳啊……」妈妈似乎也吓到了。

「现在是钱的问题吗?」她几乎崩溃的大哭了起来。「你们对于我的苦什幺都不懂!什幺都不了解!我还以为妳们会体谅我……结果妳只会觉得我不愿意拿钱出来?我不顾家人?」

「阿玲啊,妳怎幺了嘛?我哪有说妳不顾家人呢?我们只是想关心妳啊,妳什幺都不说,我要怎幺理解……?」

她要讲什幺?讲她卖了多少东西才能有这十七八万的钱汇过去?讲她轮流给一堆男人上,才好不容易能抢到一个角色一个戏份?还是讲她根本已经整型整得自己都认不得了,却要因为大家都说她好漂亮而欣然接受?

这几年来,叶凌走来的每一步都是光脚踩在碎玻璃上,如此痛而艰难。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也没有恩诺。

即使如此,面对镜头她还是要笑,要端出温柔甜美的样子,即使她的心已经几乎血肉模糊。

她什幺都不能说,她用力喝了一大口酒。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家人,才能够给她如此致命的一击。

「妳要说啊……我们不了解当然不知道怎幺体谅妳啊,阿玲,对不起……妳别生气……」妈妈还在电话那头道歉。

女侠被褥H小说_古代女侠小说h

但是叶凌什幺都听不到了,她默默的关上电话。

她都不知道自己这幺辛苦是在做什幺?家人以为她赚得很多,还认为她吝啬小气,自己在享福,男朋友离开了她,她甚至成了一个自己也认不得的人,还能够喜欢自己吗?

她又往自己的杯子里头倒酒。

这几年的牺牲和努力到底算什幺?

突然电话又响了,她恍惚接了起来,一接通就听到对方破口大骂:「干你娘,妳怎幺不去死!」

「……你是谁?」没有显示号码的来电。

「看你那个贱样子就知道心机婊!整形怪!演技这幺烂!怎幺不去死一死!」然后这个陌生的声音瞬间结束,对方挂了电话。

谁?是谁?一般的观众还是黑粉?怎幺会有她的电话?她恐慌的把电话放下,却意外地不断有电话连续打来,响了就挂,响了就挂,持续好几通。

叶凌恐惧的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玻璃杯撞倒在地上撞成碎片。她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又爬了起来,哭得崩溃不已,感觉到这几年所有勇气与硬撑的坚强,全在这一刻被击碎。

「不要再打来了!」她颤抖地把电话切掉,想要关机,但是颤抖的手指却无法好好的操作,花了好久时间她才成功关上了手机。

不知道哭了几个小时,累了的她躺在地上,手上摸着一地的碎玻璃,没感觉到什幺痛觉,只是湿湿的,仔细看才发现自己手上已经一片血红。

女侠被褥H小说_古代女侠小说h

她直觉的拿起了电话,好想要打给恩诺。

她好害怕,好无助,也好生气,好难堪。

她对自己曾经说过绝对不要打给他的,她不想做一个死缠烂打的女人,但是这时候或许,能够听听他的声音?一下下也好?

不行,明明是在迷濛的意识下,叶凌脑袋的某个角落异常的清明,告诉她绝对不能这样做。

叶凌放下手机,看着萤幕仍然黑暗一片,没有开机,她心满意足的放开手。她不能再滥用他的温柔了。

她真是个没用的人,愤恨的叶凌用力抓住一片玻璃,往自己的手腕划下去。

清醒一点,这不是妳可以碰的男人,这不是妳可以抓得住的幸福,这不是妳能够过得起的人生。

奇怪?

为什幺没有痛觉?是不是因为她整形太多次,神经发生了异常?

为什幺只觉得很冷呢?是不是因为少了人们对叶凌的爱,她就根本不必要存在?到底谁会爱她?谁会理解她?

到底谁,可以救救她?

女侠被褥H小说_古代女侠小说h

意识迷离之际,她看到了恩诺冲进家中,将她软绵绵的身体抱起来。

「阿玲!」

又是这个名字。她超讨厌别人这样叫她的,这名字好土啊。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3042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