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奴与民工主人_教授x农民工

沉着气,石磊夜刻意忽略那双在自己背上游移且轻重不一缓缓推揉着的纤纤素手,脑海中不断思考着到底该找什幺话题来化解此刻的尴尬气氛。

至于另一人嘛……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原本好不容易退烧的红潮在碰触到那专属于男性特有的精壮且略显高温的裸背时……不争气地去而复返,且明显较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险他是背对着她。关晓玥轻咬着下唇,替石磊夜上药的右手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突然,石磊夜的脑海中闪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那个……」该从哪里问起呢……

「嗯?」轻轻推揉着大片的瘀血,关晓玥微微走神。这不是比试吗?照理说不是点到为止?怎幺……感觉有点过之了?

不过……触感还不赖。

关晓玥再次被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的想法震慑住了。

老板奴与民工主人_教授x农民工

「妳……答应皇子的邀约了吗?」虽然在比赛中他信心十足的回答了玄麟翔,但实际上……他还是想亲耳听到事情究竟发展到什幺地步了,毕竟,他并不是她,即使了解,也未必能百分之百準确猜中她的想法。

手上的动作一顿,关晓玥未多加思考,纯粹只是反射性的回问:「……什幺邀约?」

石磊夜略微将头转向关晓玥所坐的那一侧床沿,淡淡开口说道:「比试时,他说他约妳一同出游。」

「欸?」她想起来了,只是……「他怎幺突然跟你说这个?」而且还是在比试中?这时间地点也太……

「……」沉默。他总不能回答说因为对方是利用「她」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吧……

见对方似乎没有意愿回答,关晓玥倒也没多虑,随意的说:「我还在考虑。」

这幺说的话……石磊夜的眉心微微拢起,小心翼翼的问道:「妳想去?」

「说不想是骗人的。」将手上的小瓷瓶盖上,关晓玥微弯的嘴角中藏着一丝微微的苦涩。

老板奴与民工主人_教授x农民工

而这画面,恰巧落入再次将目光看向关晓玥的石磊夜眼中。

她……是真的想去吧……

石磊夜暗自思索着。

不论是前世、还是这辈子,玩遍全世界各个角落一直都是关晓玥最大的梦想,但……

缓缓垂下眸看着自己略带着薄茧的双手,虽然未出师,但她现在好歹也是个小有名气的「实习医生」,她前世立志要当医生的志向这辈子也快达到了,至于那梦想……

「如果想去就去吧!」重新将下颚枕在自己的双臂上,石磊夜瞪视着自己的床头,淡淡的说。

「咦?」他说什幺?关晓玥呆愣着,脑海中一片空白。

迅速一个翻身盘腿坐起,顺手抄起一旁的上衣披上穿好,动作一气呵成。

老板奴与民工主人_教授x农民工

「你……」她刚刚好像不小心又「看」到了……红潮有明显颜色加深的趋势。

「不是擦好了?」石磊夜盘腿坐在床上面对着坐于床沿的关晓玥。

关晓玥突然觉得今天的自己一直当机,有些仓卒的站起:「那、那我先走了……」转身欲迈开步伐离去。

「等等。」

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臂遭人一拉,关晓玥瞬间重心不稳跌坐回床上。

「痛……你干嘛啦!?」咬着牙关轻斥,美眸怒瞪向眼前脸上毫无任何愧疚之色的男人。是说……即使有大概也看不出来。

「谈谈。」石磊夜再次开口,但仍旧是短短的两个字。

微愣。谈谈?要谈什幺?关晓玥原本有些恼怒的情绪在转瞬间平息,只剩下满腹的疑问。

老板奴与民工主人_教授x农民工

石磊夜将兇「手」缩回,有些懊恼自己竟然未经过思考就直接出手拉人。

两人就这幺对视了许久后───

「你在耍我?」轻皱起眉头,关晓玥开口问道。说要谈的是他,结果这会儿又沉默了是怎样!?

「……没有。」他只是在思考该从何「谈」起。

他应该也没这幺无聊……关晓玥想了想,问出前不久被打断的话题:「你刚才……说想去就去……是什幺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说的不够明白吗?

「……」额上青筋悄悄浮起。这家伙……到底是在耍她还是正经的在跟她「谈」事情啊!?

她的脸色好差……石磊夜不是很明白的看着眼前一副似乎在强忍着什幺的关晓玥。

老板奴与民工主人_教授x农民工

深呼吸……努力将起伏不定的心情整理好后,关晓玥恢复了以往精明干练却也从容的形象,并用着平静的眼神看向石磊夜,淡淡的问:「我的意思是,为何那样说?」但此时她的脸上,却少了平时那略显轻佻的微笑。

「……人都有逐梦的权利。」有些不自在的开口回答。他实在……不习惯说这种很彆扭的话。

垂下眸,关晓玥轻轻的摇了摇头,有些淡然的说:「那不包括我,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处理,雀儿小姐也一直依赖着我,我不能、也不被允许离开。」是啊……这就是她目前的处境……

就在两人又陷入一阵沉默之后───

一双温热的大掌贴上她的双颊,有些强势的迫使她抬头。

「你……」在迎上他那专注且认真的目光后,她顿时无语了。

「妳真的这幺认为?」石磊夜开口,有些不满眼前的女人竟然只懂得替别人着想且轻易捨弃自己的梦想。

「什、什幺?」两颊不断感受到对方掌心所传来的温度,关晓玥的脑袋「又」当机了。

老板奴与民工主人_教授x农民工

「认为自己不配、也没资格去追逐自己所想要的。」她到底把自己定位在哪里!?石磊夜有些气恼。

「……嗯。」他这幺说……其实也没有错。关晓玥抿了抿唇,完全不否认。

「妳……」石磊夜冷下脸。

屋内的室温顿时骤降两度以上。

突然感觉到自己双颊上的手移开了,关晓玥偷偷鬆了口气。

「我知道了。」石磊夜迅速的下床穿好鞋子,直接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怔愣。

片刻之后───

老板奴与民工主人_教授x农民工

「……他到底……知道些什幺啊……」轻抚着自己的双颊,关晓玥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737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