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说文

2024.

尹洵离开之后的日子过的忽快忽慢,有时候忙着忙着,几个月匆匆就过去了,有时候不忙了,她会突然想起他,时间就又慢了下来。

原本有他罩着不被音乐史老头点名的课堂,在少了他之后她开始学着专心听,被罚交了两次莫札特生平简介和作品简析的报告之后,她才发现尹洵之前说他交了十次一模一样的报告没有被发现是骗她的。

因为她的报告实在写得太烂,音乐史老头气得把尹洵之前挨罚时缴交的报告全给了她,她一篇一篇读过,才发现他竟然连那些网路上都不见得查得到的事情都写了进去。

她原以为尹洵喜欢的只是莫札特的那首土耳其进行曲,可是看完他写的这些报告之后她才发现,尹洵喜欢的是莫札特。

她曾经问过尹浩知不知道这些事,尹浩说尹洵从没有和他提过,可是当他看过莫札特的生平之后,他大概猜得到原因是什幺。

尹浩说,尹洵也许是羡慕莫札特从小就拥有他父亲全部的关注和疼爱,从小到大都渴望着那些他至今都未曾体会过的父爱。

她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尹洵从小到大都不在父母的视线里,尹伯伯和尹伯母的目光中永远只有尹浩,因为他比尹洵优秀、比尹洵懂得察言观色、比尹洵懂得顺从安排,也因此比尹洵适合成为接班人。

宋茜其实不太能理解为什幺明明同样是儿子,父母给出的爱却有差别,这是自小就被父母捧在掌心中呵护的她完全无法想像,她相信,就算今天她拥有其他的兄弟姊妹,爸妈给他们每一个人的爱一定都是相同的。

她听得出来尹浩其实对于这件事很愧疚,他认为是他毁掉了尹洵的人生,是他让尹洵活得失去自我,是他让尹洵不得不选择离开,他甚至曾经在一次喝了酒之后哭着告诉她,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让给尹洵,只要他能够真心地对他笑一次,就算要他一无所有他都愿意。

听完这些故事,她的心不只为尹洵心疼过一次,可是这些心疼她没有和尹浩提起过。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说文

毕业了之后,宋茜在指导教授和父亲共同引荐下加入了她母亲生前待过的知名弦乐团,日子在繁忙却充实的巡演中一天一天度过,她开始习惯久久才和尹浩见一次面,有时候是几个礼拜,有时候是几个月,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年,然后尹浩当上日曜航空企业发展部的副总经理,距离接班的时间越近,他肩上的责任也变得更沉重,能分出来给她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就连打一通电话给她的时间都没有。

宋茜知道他不是故意冷落这段感情,对于这样的聚少离多也能体谅,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问问自己,他们究竟还算不算在一起?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特别想念尹洵。

过去的她从没有机会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尹浩不在的时候尹洵总是会在她身边,陪她一起吃晚餐、替她写她写不出来的报告、听她说着每天发生的小事,偶尔还会和她一起窝在沙发上,一人佔据一端,陪她看她想看的爱情电影,即使那些情节对他而言无聊的令人发睏。

尹洵去了德国之后就没有回来过,不管是国外的耶诞假期还是农曆新年的长假,他都没有回来过,彷彿对这里的人事物丝毫不牵挂。

这几年尹浩其实也曾在这样重要的节日里带她回尹家和父母见面,可惜即使过了这幺久,伯父伯母还是没有接受她,她却不再像过去那样想要证明些什幺了。

少了尹洵陪伴的时间里,她多出一些没有任何人陪伴而能够发呆的时间,她有时候会想,她和尹浩这样平淡到几乎没有任何起伏的感情究竟是好是坏?

久久见一次面,大多时候见面的时间都很短暂,短得连吃一顿饭都显得仓促,好不容易盼到他休假,他却根本放不下工作,和她出游的时候都带着笔电,约会的时候也时常会和下属通电话,短则时十几分钟,长则一两个小时,就连上一回两人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去北海道度假的某个夜晚,正当要擦枪走火的前一刻,他却在听见手机铃响之后毅然地抽身,留下衣衫不整的她在饭店的房间里等了一夜,最后只得到了他一封必须先行回国处理公事的简讯。

那天之后,她就在想,尹浩在她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之前,是否曾经挣扎过?又或者,其实她从来就不是他的优先选项,无论在什幺样的时刻,她都不是。

她明白尹浩的无奈,可纵使明白,她却无法说服自己去谅解这样的情况,即使是再怎幺善解人意的人,都还是有情感的,尹浩每一次的选择都在无意之中伤害了她,他每一次选择搁下她离开,对她而言都是一种否定。

一开始他的父母不喜欢她,她总告诉自己,至少在尹浩心中她是唯一。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说文

可当他们在一起的越久她就越发现,她并不是他的唯一。

尹浩也许还是爱她,但更多时候,他其实更享受工作带他的挑战和成就感,他曾说过接受家族的安排是他的命运,可时间一久,她其实也感觉得出来他并没有他过去所说的那幺无奈。

他本来就对经营管理有兴趣的,谈到工作的时候,他的神情总是那幺自信,彷彿一个天生的领导者,眉宇间全是杰然英宇,可当她和过去一样与他分享着没见面的日子里发生了哪些事情,他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很多时候,他都不会听她把话说完就试图用亲吻和拥抱把话题不着痕迹地结束,她其实感觉得出来,他对于她口中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再感兴趣,也看得出来当听她说话的时候,拧在他眉心的皱褶代表了对这些故事的厌倦,可是她没有勇气戳破,没有勇气去承认他们已经不再是曾经的他们。

他们习惯了彼此的拥抱,习惯了彼此的体温,习惯了彼此每一个的习惯,习惯到不曾想过要分开,即便他们都感觉得出来这段感情已经变质的不再纯粹。

即使如此,他们还是忠于这段感情。

这六年来,伯母其实替尹浩介绍了不少对象,可每一次他都以她为由婉拒了对方的邀约,而她这六年来在世界各地巡演的时候也遇过不少追求对象,可每一次她也都以自己有男朋友拒绝了对方的心意。

六年前父亲和他们说过的话,如今似乎得到了印证。

六年后的现在,宋茜不得不承认,她和尹浩也许真的不那幺适合。

他们的生活圈相差的太多,他们知道彼此的兴趣,却永远无法融入彼此的世界。

这幺多年了,尹浩还是记不得五线谱上的符号代表了什幺样的涵义,一样分不清四分音符和八分音符有哪里不同,而她依旧无法理解他时常挂在嘴边的风险管理、成本效益或是市场行销究竟是什幺样的概念。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说文

有时候她会觉得,他们之间就像意外相交的平行线,短暂相遇之后就各自往相异的两端远去,没有峰迴路转,只有不复相见。

他们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的,只是这说短不短的七年时光,都没人想要先开口说放弃,他们其实都害怕承认蹉跎,害怕承认他们的相爱到最后却成了浪费。

要是尹洵在就好了。

她最近越来越常这样想,要是尹洵在的话,她和尹浩或许不会变成这样。

和尹浩在一起整整七年的时间,那些她当初幻想的美好情节都没有上演,现实把她的想像一一推翻,他们在各自的工作中忙碌,在各自的生活里成长,最后变成了即使没有对方相伴也能安然自适的成熟,他们不再依赖彼此,就连以前老爱让对方替自己做的小事也都习惯了自己处理。

有些时候,她会在夜里独自喝一点酒,每当这个时候,脑海里总会闪过一些连她自己都觉得疯狂的念头,比如要是当初喜欢上她的人是尹洵就好了,比如要是当初她喜欢上的人是尹洵就好了,比如当初相爱的是他们,或许一切都会比现在还要好。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这样的念头让她在面对尹浩的时候总背负着罪恶感,她明明和尹浩还在一起,却在心里想着要是他是尹洵的话该有多好,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卑鄙不已。

说来也讽刺,以前尹洵在的时候,她总是想着要是他是尹浩多好,现在尹洵不在了,她却会在偶尔看着尹浩的时候会想,要是他是尹洵就好了。

如果是尹洵的话,不论什幺时候他在做什幺,只要她一通电话,他就会放下一切出现在她面前,只要她需要他,他永远都在。

和尹浩在一起的时候,她也许曾是他的唯一,却不曾是他的第一。

可是和尹浩在一起的时候,她是尹洵的唯一,也是他的第一。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说文

这几年她总想不透,为什幺尹洵能做到这样?这些和她相爱的尹浩都做不到的事情,为什幺他却倾尽一切地替她做到了?答案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因为他是尹浩的女朋友,只是那幺单纯而已吗?

她不知道,更没有人可以问,可是她总会在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反覆地问自己究竟希望得到什幺样的回答,每一次得出的结果却都只令她更纠结也更挣扎。

她心里其实不希望尹洵对她的好只与尹浩有关。

她有时候都会想,难道她就是这样爱尹浩的吗?只因为时间、只因为距离就逐渐淡化了的感情,就是她宋茜爱一个人的能耐吗?

可是少了尹洵以后她才知道,自己依赖他比依赖尹浩来得深,那些他离开之前留下的便籤她至今都还收在抽屉里,要是没有这些叮咛,她也许会在他离开的隔天就因为忘了关掉熨斗的电源而把尹浩的衬衫烫破一个大洞,可能会因为不会调整烤箱的上下火而把每一次为尹浩準备的蛋糕烤成一块又一块的木炭,甚至会因为搞不清楚哪些东西放在哪些地方而把那些家里已经有的物品都重複买上好几回。

没有他并肩走回家的路上,路途变得比过去漫长,以前她总觉得才和他聊几句话就到家了,自己一个人走之后才发现,原来从学校出发得走上二十五分钟才能到家,对于走路五分钟就算太过遥远的她而言,这段路总让她体会到过去不曾有过的疲惫和孤单。

这些日子她其实打过电话给尹洵,他所在的下萨克森州和台湾相差了六个小时,她会特意挑在德国是白天的时候打给他,可是他没有一次有接,也不曾回拨给她过。

起初她觉得他是故意迴避她的联络,所以曾经拿尹浩的电话拨给他,他接起之后一听到她的声音就沉默,虽然没把电话挂掉,却始终不发一语,不管她说什幺都得不到回应。

再后来,他连尹浩的电话也不接了。

宋茜很生气,但比起生气,更多的情绪却是难过。

尹洵明明答应过她会回来的,可是这六年来,他却不曾主动联络过她半次,就连她想要听听他的声音、想问问他在德国过得好不好,他连问候的机会都不给。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说文

他从来不是个会接陌生电话的人,所以她借了悠然的手机打去,电话响了很久之后才被接起,接通的那瞬间,她的心彷彿被人狠狠地揪拧着那般,心酸的发疼。

他不愿意接她的电话,却接了悠然的电话……

她不想去臆测这背后的代表着什幺样的意味,只是失去勇气地听着他低沉的嗓音在电话那头低喊了几声,然后听着他因为得不到回应而把通话切断。

又后来,她趁着今年冬天到欧洲巡演时的一天假期去了一趟汉诺瓦,好不容易辗转问到了他的住处,在他落脚的公寓楼下等了一下午,却没有等到他的人,只好写了一张字条想留在他信箱里,却没想到在打开信箱的那一刻才发现,这些年来她寄给他的每一封信都放在里头,他连收都没有收。

他竟然做到了这样……

他分明答应过会回来的,可是离开之后就杳无音讯,像是要和她完全切割那般,对于她的一切不听不看也不闻不问,彷彿她的世界都与他无关。

在看见他的绝情之后,她心碎的哭了,蹲在他公寓的门口无助地哭着,哭得眼眶一片湿红,哭得伤心欲绝到彷彿被全世界遗弃那般,哭得路过的人们都纷纷停下来关心慰问。

哭到最后,天空飘起了纷飞的白雪,冻得她连呼吸都困难,她哭得力竭,蹲着的双腿冻麻到失去了知觉,只能无助地任凭大雪落在她身上。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出现,撑着伞从街口的那端走了过来,在看见清楚她冻得苍白的脸孔之后,她看见了他眼底染上了无尽的诧异,恍惚之间,似乎还看见了当中一闪而逝的心疼和自责。

他把她抱进了开了暖气的屋内,替她放了一整个浴缸的热水,不言不语地把她推进了浴室里,然后就把门关上了。

尹洵其实知道宋茜在欧洲巡演,在慕尼黑的那场演奏会他其实有去的,明天在汉诺瓦艺术中心的那场他也打算去的,他只是没有让她知道。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说文

没和她联络的这六年,他其实都知道她公演的行程,父亲是知名的钢琴家和教授,自小又在巴黎学习音乐,加上她的天赋和不曾懈怠的努力,毕业之后她成名的速度其实很快,让他不用费上太多的心力就能在网路上搜寻到很多有关她的消息,让他可以不用透过任何人就知道她大部分的事情。

他原以为他离开之后她和尹浩的关係会变得好一些,那些原本由她代替给的陪伴会由尹浩亲自做到,他们会像她心里所期望的那样,一辈子幸福。

可是半年前,尹浩为了和欧洲分公司的业务到了法国,趁着回国前特地飞来看他,他们聊了很多,包括他和宋茜的近况,他才知道原来这些年来他们连见面的次数都寥寥可数,他才知道原来他们各自忙碌到几乎都快忘了彼此是一对曾经深爱的恋人。

那时尹浩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表情只有遗憾,就好像他只是遗憾自己和宋茜的这段长达七年的感情成了可有可无的陪衬。

他其实有些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离开了太久,久到也许不太认识尹浩了。

那时候的尹浩提起宋茜,眼里不再有过往的柔情和光芒,平淡的像是在叙述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情那样,彷彿他话里的主角不是他,彷彿他提及的女人不再是他所深爱。

可是他们没有分手,没有人打算提分手,就像是即使继续这样下去也无所谓那般,因为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

他们都习惯了。

关于宋茜属于尹浩这件事,他其实也习惯了。

所以他不去拆她寄来的每一封信,不去听她试图与他联繫的声音,不让自己知道她其实可能想念他,不去看也不去想,以为这样就能够从过往里解套。

他的确答应过她会回去,可他其实也害怕听见她说希望他回去,他怕听见了,他对她的感情就永远停不了了,他不想要一辈子都只能活在尹浩之下,就算这样能继续爱她也一样。

一男攻一男受h文道具_快穿美男高H小说文

可是这六年来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却在她毫无预警地出现在他眼前时被全数击溃,他只是听见她哭泣,只是看见她掉眼泪,那些在心底说过千万遍的放手和洒脱似乎都不再算数了。

没有人知道他在浴室门口挣扎了多少遍才忍住了不顾一切佔有她的冲动。

他太清楚了,不管时间奔跑过了多少年华,都抹灭不了她属于尹浩的事实。

他们没有分手,即便他们知道彼此已经不爱了,她还是离不开尹浩。

而他永远都不能爱她。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6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