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络文学说起

从网络文学说起

转眼,我们在网络时代生活20年了,也从怪异新奇到熟悉利用,逐渐适应了网络化时代的生活。最重要的是人们开始理性地面对网络了。

最近,先锋派作家陈村,现任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在接受邵燕君“网络文学二十年”专题访谈时,从多年参与网络文学的经验出发,客观地阐述了自己对网络文学的一些体会和看法。

首先,陈村肯定了网络文学优长的一面:“实际上网络文学从一开始就走在不一样的路上了,他不是我想的那种能出现另类的、实验性内容的写作,而是以抓取最多的观众为目标的写作。我们现在讨论的有几千年历史的文学,在过去的几千年里可能是少数人知道的,而网络以自己的方式把文学推广到那么多人面前,让这些过去不大看书的人也去关心文学了。”网络文学的突出特点是广泛的群众性、通俗性与娱乐性。

其次,陈村依据亲身经历谈到了网络文学在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我以为先锋的东西,网络上并没有出现”“先锋实验远远不足,甚至还不如我所看到的1985年的先锋性”“在文学创作中会有不安分的人,写出先锋的东西”“但是在网络环境下是不被鼓励的。网络上的东西更迭太快了,很快被淹没。可能一个浪都没有,就下去了”。陈村还对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做了比较,他坦言:“总体来说,我觉得网络文学没有超过传统文学,说得高一点的,没有超过《红楼梦》,说得低一点,没有超过莫言的作品。”他还谈到为什么一些网络上走红的作家,还要出版纸媒书籍呢?“印书了之后就很骄傲,你看,我有书出版,你没有。一个网络作家怎么可以以印书作为评价的标准呢?这是不合理的,是倒退的行径。”

以上是陈村多年网络文学经验,分析20年来网络文学的成败得失。当然,20年也许只是一个过渡期,但对于整个网络文学的回顾,对于我们还是很有借鉴和启示作用的。

比如,从网络文学扩而大之,我们就会想到全球化,就会想到当前这个科技全媒体大时代,文学的所谓“新路向”到底在哪里?面对如此庞杂的“新”问题,一些学者专家高论滔滔极力渲染“唯新主义”,声言“对古老的经典也要重新审视了”!好像网络文学一出现,传统文学都要重来似的!

面对复杂的现实,我们有必要慢一拍,退一步,冷静思考。只要我们回顾数千年历史,类似网络多媒体这般信息传播工具的变化和革新,不是多去了吗?例如,印刷术代替竹简和帛书,电话电报收音机代替书信和驿站……这些工具和器物的不断革命,当时都是影响极其重大的事件。当代网络多媒体和新科技,也同样是工具的变革,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是对出版与阅读的丰富与完善,但它决然不会轻易打破几千年文学运作自身形成的客观规律。相反,我们已经看到,把网络的副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有的人却会名噪一时,粉丝云集,唬一唬少不更事的年轻人。

这说明,多媒体也好新科技也好,它们也就是作家创作运用的工具而已,至于你会写出何等水平的作品,对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的要求都是一样的——关键要看你那个时代的人文条件和环境如何?你本人的质素和条件如何?这两者缺一不可。最近,中国出版公司副总裁、著名出版人潘凯雄对记者说:“遗憾的是,现在一讲网络文学就是数量和财富,一年诞生了多少个千万元、百万元收入的‘大神’,这些数据的确可观,进而就依据这些数据断言我们的网络文学取得了如何巨大的成就。可从常识角度看,这些和文学自身写作有关吗?拿这些作为衡量文学成就的标准,除了暴露自己的无知还能说明什么呢?”

总之,作为工具的多媒体网络和高科技,就其属性来说,可成事也可败事,关键就看人类怎样运用它、驾驭它。

回过头来,再看看近些年我们身边与文学关系比较密切的网络现象,一个是博客,一个是微信群。

网络时代伊始,最先出现的是天南海北的博客,极大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丰富了人们的文化生活。记得有两年我常上作家郝炜的博客,他两三天就挂出一篇散文来,写得都是现实生活中的小人物小事件,亲切新鲜,一团诗意。不久,他把这些散文编为一本书《酿葡萄酒的心情》,并且起个名堂叫“微散文”,一炮打响。

博客地盘越来越大,从网络逐渐扩大到报刊纸媒上,从南方到北方上百种报刊纸媒开办了博客。吉林市的《江城晚报》在2012年3月13日《博客看吧》正式创刊,直到现在越来越红火,反映了广大民众的真实生活。近两年读者自愿建立了微信群,讨论写作事宜,还有位作者连年购买当天的晚报,把拍下的《博客看吧》照片挂在微信群里。听说《看吧》文选也即将出版了。让更多的民众参与写作、普及文学,也是好事。

继博客之后,近几年红火起来的是微信群。如果说博客还可以引发更多的文章发表,也更多一点文化文学气息的话;微信群可就自由、随意、散漫多了。同学群,姓氏群,同乡群,太极群,唱歌群,几个人的好友群等等,像生活本身一样庞杂,但更多了烟火气和世俗气。

从名目上看,微信上也有不少文学群或“作家群”。网络时代,由于信息发达,表达自由随意,给文学的交流带来了很大便利,同时也带来了很大的混乱。诸多的文学群,人数太多,难免鱼龙混杂。浮夸风、谬赞风盛极一时,可谓乱花渐欲迷人眼,使得微信文坛有如杂耍般热闹。但是,热闹绝不等于繁荣,更不能很好地达到文学交流和文化交流的目的。

吉林市龙潭区作家协会组建的龙潭文学沙龙微信群,偏安于龙潭山一隅,北岸临风,坚守自己的文学阵地。他们在组织的沙龙活动中,坚决摒弃文坛的浮夸风,老实写作,平等交流,不谬赞,不奉承,不恭维,不护短,踏踏实实地开展文学交流和创作活动,形成一个良好的创作和交流的氛围。沙龙群共有四十多人,他们不求其大,务求其精,除了几位特邀的编辑和顾问,大部分都是来自本土的文学爱好者,这里有作家诗人,有比较成熟的写作者,也有刚刚上路的新手。有职员、工人、市民,还有一些村镇的农民,大家一律平等写作,互相鼓励,互相“批判”。正是这样坦诚相见地学习讨论,让大家受益匪浅。其实每一次讨论交流都是很好的学习机会。大家心无芥蒂,非常珍惜和重视这样的文学交流活动,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非常具有亲和力和开放自主的文学新风气。

沙龙群活动的灵活性随意性,更便于激发大家创作热情。群里根据每年的二十四节气布置群课作业,应季写作。同时根据需要,随时加开不同内容的群课作业。有一次,笔者在群里转发了作家陈晓雷的一篇散文《大地的童谣之野菜谣》,群里马上有了共鸣,唤起了人们对野菜的亲切回忆,而这回忆多半和自己的童年生活有关。于是群主当即倡议,写一篇和自己有关的一种野菜的群课作业,大家纷纷响应,几天时间,就收到了二十多篇有关野菜的作业,连老作家宋虹也参与了这次作业。最后这些作业以“那些长在大地上的星星”为主题由公众号推出,其中的很多作品被报纸杂志等刊物选用。他们建立微信公众平台,展示并向外推介群员的优秀作品,并且还开设文学评论、作品赏析、专题写作等栏目。他们倡导写作自由,体裁广泛,诗歌、散文、小说均可。这里给初学者搭建平台,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创作的热情和信心,也培养了一支良好的文学创作队伍,同时也给文坛注入了一股清新之风。说心里话,这是笔者在微信文学圈里见到的少有的最干净最干正事最民主的文学交流群。因此在这里,意在让更多的微信群积蓄更多的正能量。我相信,会有一天,我国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相互融合渗透,取长补短,作家们投入到历史转型期艰苦卓绝的生活实践中去,秉承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意志,放眼古今和世界,会创造出华语文学新的经典、新的高峰!

来源:吉林广播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64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