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得好的小h文_情节h文

打从有记忆开始,我的身边已有高以辰的存在。不知不觉,他从我的身边,一步一步走入我的内心。

第一个发现我喜欢高以辰的人,是我的继母赵阿姨。

虽然我讨厌她,认为是她与弟弟周清树的介入,导致我亲生父母离异。可我必须承认,她从未伤害过我。

就连知道我心中的秘密,也为我守口如瓶。

「清阳……」某日清晨,赵阿姨不知是太早醒来,还是一夜未眠,她坐在客厅沙发等候着我归家。

我对她向来没有话好说,看了她一眼,等她开口。

「早餐吃过了吗?」赵阿姨态度侷促地起身,显然面对我这继子,压力很大。

「嗯。」从医院回来的途中,匆匆吃了几口麵包。

赵阿姨微微点头,像在思索该怎幺对我说话。

「阿姨,如果没有什幺事,我要去换衣服,準备上课。」本该再给她多一点时间沉思,我却没有那幺多的耐心,等她对我循循善诱。

说完,我转身爬上阶梯。

写得好的小h文_情节h文

「清阳!」

「怎幺?」侧过头,我用眼角余光看着赵阿姨。

「你还喜、喜欢以辰吗?」

面对这个问题,总是敏感且焦虑。我不愿与她多谈,冷冷说:「喜不喜欢,与妳何干?」

她会得知我喜欢高以辰,是去年暑假,高以辰来访,从早待到晚,中途睡了午觉。

看着高以辰沉睡娇憨的模样,我彷彿被魔怔,竟弯腰亲吻他的嘴角。轻轻一吻结束,我转过身,看见赵阿姨一脸吃惊地站在半掩半开的房门外,手里捧着要给我们吃的点心。

当下,我的心发凉,以为她会抓紧机会,将我的暗恋宣扬出去,破坏我与以辰的关係--我不是害怕出柜,是我尚未做足準备,也拿不准高以辰的心思,怕他会厌恶我。

可赵阿姨没有。

「我不是想干涉你的感情。」赵阿姨被我锐利反问后,态度更加慌乱,「我只是、只是想帮助你。」

「妳帮助我?妳要拿什幺帮助我?」

高以辰的病让我心慌意乱,对赵阿姨的语气更加恶劣。

写得好的小h文_情节h文

「我能帮你和你爸爸说……」

「说什幺?」瞇起眼,我注视着她。

「说你喜欢以辰。」

「妳为我说这些做什幺?终于按捺不住,想要找我的麻烦?」

「我没有。」

「那妳告诉我,妳和我爸说,有什幺目的?」

「我没有什幺目的,只是认为你未来很有可能会跟以辰在一起。到时你爸爸知道了,有很大的机率,与你起冲突。我想先劝劝--」

「先吹耳边风?」我倚靠着墙壁,冷冷看着她,「妳招妳用过是吧?什幺时候用过的?哄我爸和我妈离婚的时候吗?在妳怀周清树,想要对我妈取而代之时--」

「周清阳!」认识赵阿姨那幺多年,第一次见到她愤怒失控的神情。

我知道,是我口不择言了。

可我不会道歉,更彆扭得不愿承认错误。

写得好的小h文_情节h文

「你很清楚,我没有介入你亲生父母的婚姻。」

「那周清树这个杂种是怎幺来的!?」

「他不是杂种!他是我儿子!」

赵阿姨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胸膛大幅度地喘气。

看她这样,内心的邪火被冷水浇熄。我低下头,不愿面对我其实早知道的事实--周清树不是我爸爸的亲子,赵阿姨也并未介入我父母的婚姻。父母会离婚,是个性不合。

说不定,到现在赵阿姨都没与父亲有夫妻之实。

「他是我儿子。」赵阿姨再次对着我,咬牙切齿地强调。

原来我只是在嫉妒,嫉妒周清树有个爱护自己的好母亲。而我自己的母亲,在与父亲离婚时,毫不留情,没有半点眷恋地将我捨弃。

「我不求你……把他当弟弟。只求你把他看成个人,尊重他。」

这个请求,同样让我哑口无言。赵阿姨难得强势,睁着通红的双眸,盯着我不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无力再与我对持,低声说:「至于你和以辰,我本来不欲多管,也明白这不是我能管的事。但你父亲只有你一个儿子,你们都不善表达情绪,我自以为能替你们缓解关係--看来又是我自作多情。」

写得好的小h文_情节h文

有希望,才会失望。

其实我挺能理解,为什幺生母不愿意带我离开,选择将我抛下。

因为我是个不乖巧、不懂事和讨人厌的孩子。除了赵阿姨,大概没有个长辈能忍受我的脾气。

而此时,连赵阿姨都受不了了。我狠狠踩下她保护至极的逆麟,触犯她敏感的神经……

「对不起。」在赵阿姨要彻底放弃与我促进母子亲情前,我开口道歉。

用生涩冷硬的语气说出这简短的三个字,却能让赵阿姨受到极大的刺激,摀着嘴巴,最在地板嘶声大哭。

「周清树是我的弟弟,是我说错话了。」

是啊。有些话说出口,就很难收回去。我能对高阿姨和高叔叔讲道理,唯独自己忘了。

「但我和以辰的事,还不到时候。」

现在除了让高以辰病好,不敢多奢望半点,怕老天爷觉得我过于贪心--本来我不信神、不信佛,如今为了高以辰,我什幺都愿意信。

「是因为以辰生病的关係?」赵阿姨压抑啜泣,抬头询问我。

写得好的小h文_情节h文

「是,也不是。」退一百万步来说,高以辰没生病,我也不会轻易开口追求他,要他与我在一起。

同性恋这条路很难走。

高以辰甚至是家中独子,他的父母对他赋予重望。

「有极大部分的原因是,我可能……并非是他的良人。」

如果在未来,他能与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结为伴侣,那幺何须与我走过崎岖多舛的道路?

倘若他能更轻鬆地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

我甘愿无声地退出,不再参与。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640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