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文排行_写h文写的非常好作者

「傻瓜,不要笑了。」

手拿浸湿的毛巾,我小心翼翼地擦拭高以辰因病而瘦弱的身体。高以辰没有说话的力气,只能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反驳我说他在笑的话。

这双浑圆通透的眼眸,使我百看不腻。

「你的眼睛在笑,笑得很灿烂,宛如小太阳。」

人世间的万事万物,皆有光明与黑暗的一面。

我虽名字带有「阳」字,可论起照亮他人的工作,高以辰做得比我还称职。

他天生受人喜爱,是亲友间的万人迷。与他相处过后,没人会不喜欢他--包括我,我喜欢着高以辰。

不是朋友的喜欢,从来都不是。

高H文排行_写h文写的非常好作者

是想要做情人的喜欢,夹杂着难以忽视的爱意,让我无怨无悔地陪伴在高以辰的身边。

就算做不成情人和伴侣也无妨,我只想看着他结婚生子,拥有属于他幸福快乐的人生。

但,变故来得很快。向来健康活泼的高以辰,于高一某次晨会,站在烈阳底下,整个人毫无警觉地倒在操场的正中央,引起一片譁然。他的同学们将他送往保健室,护士小姐判定他是中暑,喝点凉的,降降体温即可。

倘若真如护士所说的中暑,那就好了。可惜事实往往超乎旁人的预料,一场不可逆、无法改变的基因型疾病,在病发的日后,逐渐拖垮了高以辰的身体。

高一至高二,高以辰已发生多起晕倒昏迷的突发事件。上一秒他在与人谈天说笑,下一秒他能直立倒下,怎幺叫也叫不醒,等过了两三个小时,才昏昏沉沉地醒来。

高以辰的父母开始带他寻遍大江南北的医生,做无数个检查,希望能找出他生病的原因。

原因在某个大型医院被检测出来,他体内的某个染色体基因序列不全,略有残缺。不致死,也不会畸形变傻,就是在长大接近成年后,缺陷会逐渐放大,大到无法呼是的地步。

医生替他做紧急治疗,希望能缓解高以辰身体萎缩的速度。

高H文排行_写h文写的非常好作者

这是高以辰第一次住院,住了一个多月,皆是高阿姨陪伴照料着他。

疾病会折磨病患,更会折磨家属。那短短三十天,高阿姨的压力以倍数无限增长。她瘦得很快,双颊凹陷,引以为傲的乌黑亮髮逐渐有些许染白。除此之外,从来不吵架的高叔叔和高阿姨,也为了高以辰的疾病而反覆争吵。

我目睹一切的同时,也将高以辰绝望惨白的脸映入眼底。

「叔叔和阿姨,你们都累了吧?」高以辰住院的期间,我一下课就会往医院跑去。这次我一打开门,就看到他们夫妻在互相指谪--他们自以为很小声,实际上这音量,连门外都能听得见。

「清、清阳你来了啊。」看到我来,高阿姨立即住口,佯装温柔地说:「你下课怎幺不回家休息?每天赶来做什幺?」

「你们太累了,我来和你们换班。」

高阿姨欲言又止,最终抿起双唇,踌躇片刻说:「是有点累了……今晚麻烦你照顾以辰……阿姨想……」

「阿姨,妳跟叔叔一块回去吧。小辰我来顾,你们不用担心。」

高H文排行_写h文写的非常好作者

「有清阳在,我自然不担心。」说完,高阿姨不自觉地埋怨:「你可不是某人,总是不负责任。」

站在一旁的高叔叔脸色微变,碍于我在现场,不好跟高阿姨争吵,只能忿忿地撇头。

我本不想参与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可想着高以辰,知道他最不愿意见到这样的情况,低声劝:「阿姨,有些话一说出口,就收不回去了。你们都关心以辰,是关心的高式不同,导致意见偏颇不一致。以辰的病,需要我们同心协力,一同面对与抗战。」

高阿姨又是一愣。

「我并非刻意替高叔叔讲话,也明白您这些日子很疲惫。但,叔叔努力工作才能支撑起以辰看病的医药费,这是无法避免的现实经济问题。」平时我的话不多,却要为了促进他们家庭和谐而努力。

突如其来的一场病,换任何正常的父母,在短时间内都会难以接受。

排斥、怨怼到争吵,每个环节都足够伤人。

「叔叔。」劝完高阿姨,我侧过身,看着同样在沉思的高叔叔,「我知道您工作很辛苦,也明白您不是不关心以辰。可是阿姨长期待在医院,负面情绪累积比较快,或许会有言词锋利之处,您多担待一些吧。如今最主要的目标,是让小辰痊癒,我们一起回家。」

高H文排行_写h文写的非常好作者

高叔叔的个性通达,听了我的话,主动退一步,「是我的错,没有设身处地的替她着想。」

高阿姨也不再彆扭,顺着台阶下,与叔叔轻声道歉,两人迅速求和。

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在乎他们的感情好坏。只要不扯到高以辰,让他别不高兴就好。

见他们不再吵闹,我让他们回去休息。等他们离去后,病房剩下我和以辰。

「回去了?」始终闷不吭声,装睡的以辰问。

「嗯。」

得到我的回覆,他吐出一口闷气。

我知道他仍在忧郁,却也无能为力,硬生生地转移话题:「我去拿毛巾替你擦澡。」

高H文排行_写h文写的非常好作者

「好的,谢谢。」高以辰的半张脸压在枕头上,露出的半只眼睛,毫无往日的光彩。

待在医院太久,会使人失去原有的斗志。

「周清阳。」

替他擦拭身体的时候,安静的高以辰喊了我的名字。

「怎幺了?」

「你说我会不会好?」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至今医生都无法给予我们正面的回答,每次皆是含糊其词地带过。基因病比癌症更难解,天生注定,非要用后天来逆转,实在太艰难。

「会好的。」饶是知道有多不容易,我依旧这幺回答他。

高H文排行_写h文写的非常好作者

「你不要为了我说谎。」高以辰不信我。

「不是说谎。」

高以辰躺在病床上,对我虚弱一笑,反问:「那是什幺?」

「是我内心的期望。」

我愿意,顷尽所有,换取高以辰一生康健。只求他能早日康复,回归本属于他的花花世界。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6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