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多道具多花样h文_轻狂巫哲

可当下最忧愁的是屁股上的药酒真的快凉了,「妈,我的屁股还要不要揉?不揉我能把裤子穿上吗?」

「妳怎幺这幺煞风景?我正感伤呢!」

「感伤也要穿裤子啊!」讲点心事不是不好,重点是我屁股晾在这,不穿太奇怪了。

「妳这屁股谁想看?一阵青一阵白。都多大了?怎幺老长身高、胸部,就是不长脑?」唠叨归唠叨,老妈仍帮我把裤子穿上。

我眨眨眼,任凭她在我耳边唠叨。

「妈,我能问妳一件事吗?」昏昏欲睡前,我準备向我妈提出一个疑问。

「什幺?」

「如果我有天跑去搞基,妳会怎样?」

bl多道具多花样h文_轻狂巫哲

「搞基是什幺意思?」老妈坐在床沿,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妳又做了什幺?先透露点,不要让我临时被妳气晕。」

「搞基是指两个男人,在一起。」

「妳要搞基之前,先搞定阳阳吧。妳连他那关都过不了,问我干嘛?」务实派的老妈朝我泼了一盆冷水,瞬间透心凉,「再说妳身上就没那个物件,为何老是幻想自己有?幻肢?」

「我跟妳说个秘密。」

「什幺秘密?我看妳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我的确是吐不出象牙,但我能逗老妈开心啊!

「我,其实有个隐藏的唧唧。」

老妈一听,瞬间露出「妳到底在胡说八道什幺」的表情,等我继续鬼扯。

bl多道具多花样h文_轻狂巫哲

「我不是在骗妳,我是真的有!隐藏的唧唧一米八!」

「行了妳,妳的隐藏唧唧拖地还不觉得疼啊?」嘲讽完,她比我还乐,趴着柜子哈哈大笑。

看她笑,我也想笑,嘴巴不忘辩解:「我是口误!口误妳知道吗?」

「一米八?十八毫米我都嫌太多!」

被赤裸裸鄙视的我气成河豚,不想再和她谈心事了,哼。

「唉呦,笑得好累。」把快乐建筑在我的羞耻上,老妈自顾自地笑完,接着拿好药箱,準备下楼就寝。

临走前,她靠着我的房门。

「晨晨啊。」

bl多道具多花样h文_轻狂巫哲

突然被叫晨晨,我有点会意不过来,卡壳道:「怎幺回事?」

比起「晨晨」,我更乐意她喊我高以晨。病情加剧的那个月,妈妈不再喊我的全名,说是怕被鬼差听了,把我招去。她用辰辰来替代,每喊一声,皆包含着她最卑微的渴望与祈求。

她求老天,别这幺快把我收去。

「妳的考试成绩快出炉了,保持平常心,妈妈尊重妳做出的任何选择。」

明日是毕业典礼,紧接着公布第一次基测的成绩。

「我只希望妳,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其他繁琐的事,妳的智商顾不上,交给阳阳去处理吧。」

前半段后很温馨,后来突然变调。熟悉的母亲,真对味。

「还有,阳阳被妳这傻瓜赖上很不容易,未来得对他好一点才行。」

bl多道具多花样h文_轻狂巫哲

什幺傻瓜赖上?!我就不能得到好一点的形容词吗?

「我知道啦!未来我把他当成佛祖一样供奉,可以不可以?」说来说去,她是怕我辜负周清阳。

如同她所说,周清阳哪里都好,唯一的缺点是眼瘸。选谁不好,偏偏选到我这傻瓜。而以他坚定的心智和执拗的个性,必然是此生不悔。妈妈很担心,我长大之后,反悔了。

可我知道自己不会。

我怎幺捨得辜负周清阳?那个永远把泪搁置在心里流的大男孩,必须让我好好疼着。

「呵,妳别被他当佛祖一样照顾就好了。」

知我俩者,非我母亲是也。

人活着真是辛苦,体会各种生活磨难之余,还得抵御母亲波涛汹涌的言语攻击。熬到这时候,我不禁佩服自己的耐力。

bl多道具多花样h文_轻狂巫哲

「妈,您老快去睡吧,再和妳聊下去,我都快被妳气晕了。」从趴到仰躺,我缓慢爬下床,想準备去洗澡兼换卫生棉条。

可我脚还没落地,老妈瞬间帮我关了灯。

好的。

明日再洗澡,明日再换棉条。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639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