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禁止的低调奢华──蕾丝史,只为炫富而生

蕾丝演进的过程,可以从一连串混乱到没道理的专业术语看出端倪。十五世纪的文献资料中提及「蕾丝」,但可能是指绳绣花边,而不是真正的蕾丝。随着「蕾丝」的用法日益确立,也就比较难以其他术语套用,毕竟,完全倚赖术语是不智的。以十六世纪英格伦王室使用的饰物为例,玛丽一世与爱德华六世分别佩戴的「金线镶边饰带」、「镶边丝带」可能是辫绳绣织品。但是,1553年,宫廷内务大臣纪录中的「金线镶边骨绳绣」也许是真正的蕾丝。到了十六世纪中叶,蕾丝在男女时尚服装界攫获一席之地,更令人惊讶的是,影响所及甚至横跨欧洲。[7]
 
 平民禁止的低调奢华──蕾丝史,只为炫富而生
 
起初,除了专业缝纫工人制作蕾丝,技艺纯熟的业余人士也自制自用。现存的图纹花样书籍可以追溯至1524年,单张的设计图样印刷的时间可能更早,女人可以依照设计图案复制。亚德里安.波因兹(Adrian Poyntz)于1591年写道,「基本上,这些主要都是贵妇们的工作,好让她们在贞洁的操持中打发时间。」多数制作蕾丝的工人,特别是那些大量制作且卖到市场的,可能都有家传背景,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学会技艺。无论如何,各种花样、风格的蕾丝能够快速在欧洲造成流行,这类入门书应该扮演着推波助澜的角色。比方说这本标题相当吸睛的书:Giardineto nouo di punti tagliati et gropposi,per exercito & ornamento delle donne,该书作者为马修奥.帕加诺(Mathio Pagano),内容聚焦于蕾丝与蕾丝制作,1542年首度在威尼斯出版,接着全欧再刷了三十次。相关书籍内容几乎都不包括技术操作教学:一般认定购买这些书籍的消费者技艺纯熟,足以搞定恶魔等级的繁复设计。
 
 
 
事实上,针黹女红是少数任何阶级的女人都被鼓励积极参与的工作。苏格兰的玛丽女王与法国王后凯瑟琳.德.麦地奇(Catherine de’Medici)都以热爱针线活著称。凯瑟琳.德.麦地奇的遗产中,包括数千件她亲手制作、花样繁复的方眼花边,以及一些床饰成品。[8]
 
 
 
这个产业所需的原料通常是顶级亚麻线。几乎所有十六、十七世纪肖像画人物的脖子与手腕上,都环绕着珍珠白蕾丝,它们就是顶级亚麻线的产物。变种亚麻线材质的蕾丝最可能保存下来,但其他材质当然也会被使用。
 
 
 
黑色蕾丝的材质是丝线,而非亚麻线,十七世纪中叶曾风行一时。白色蕾丝在其他布料的衬托下,产生强烈视觉对比的效果,因此备受欢迎,黑色蕾丝则通常搭配一样的深色布料,只有敏锐的眼睛才能察觉细腻幽微的质感差异。1620年,画家科内利斯.梵德沃特(Cornelis van der Voort)在临死前不久,为雷约尔(Laurens Reael)绘制肖像画,将这种效果发挥得相当淋漓尽致,该作品目前陈列于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
 
 
 
对梵德沃特来说,绘制这幅肖像画是一项重要的委托案。那时,雷约尔甫自为期三年的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一职卸任,回到荷兰,那可是当时最具影响力的职务;这幅作品是精心制作的图象纪录,展现其人的风范与成就。梵德沃特雀屏中选的原因,可能是他以擅长绘制奢华布料闻名。雷约尔肯定在衣着上花了一番心思。他穿戴优雅的蕾丝袖口与一种名为àla confusion的轮状绉领,它不是一般的SSS形结构,而是刻意制造不规则绉褶。他的衣袖以金线绣出辫状纹,马裤膝盖后方蓬起一小撮黄金蕾丝。衣袖、马裤与紧身上衣的质料,不但奢华且散发光泽(可能是丝绸),还镶滚着纹理浮凸的黑色蕾丝或绳绣饰带。
 
黑色蕾丝
 
 
 
黑色蕾丝在十七世纪大量应用于服装与居家饰品,1624年,知名贵妇安妮.克利福德(Anne Clifford)的丈夫多赛特(Dorset)伯爵甚至在遗嘱中提到「装饰马车的绿色与黑色丝质蕾丝」,尽管如此,黑色蕾丝往往为人所忽略,部分原因是它在肖像画中的表现效果没那么强烈,另一个原因就平凡多了,纯粹是留存下来的物件极少,不利研究。用来定着丝绸黑色染料的是酸性媒染剂,浸泡之后的丝绸会变得脆弱、易裂,多数情况下最终都会遭到腐蚀。[9]
 
 
 
对于另一种在十六、十七世纪受到追捧的蕾丝来说,比较没有脆弱易裂的问题。使用金属细线或金属丝制作装饰性网眼并非创举;荷马在《奥德赛》中曾生动的提及「金色的网状面纱」。这段期间,因为有些人特别喜欢高调消费,唯恐天下不知,带动金属编织蕾丝的人气变得旺盛。[10]
 
金银蕾丝
 
 
1577年,亨利三世企图给三级会议(具立法权的咨询性集会,由多组臣民团体组成)一个下马威,他在出席会议时,穿着长达四千码的黄金蕾丝。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衣橱肯定被蕾丝塞爆了,她买了一大堆,使用起来更毫不手软:一件衬裙用了八码的金银蕾丝缀饰。金银蕾丝非常昂贵,因此成为王室与顶级富豪贵族的最爱;社会阶级较低者,可能凑合着使用铜线制作的相关饰品。[11]
 
 平民禁止的低调奢华──蕾丝史,只为炫富而生
 
同时代的道学派倾向反对所有蕾丝制品,视之为浮华虚荣的象征,对金属蕾丝更是深恶痛绝。菲立普.斯图伯斯(Philip Stubbes)于1583年,在伦敦写了一本火力全开的小册《全面解读权利滥用》(An Anatomie ofAbuses),文中痛批轮状绉领「缠满了金、银或丝线做成的天价蕾丝,一针一缐手工缝制,花纹斑斓,这里日月照耀,那里星光闪闪,还有其他很多古董级蕾丝,看起来好怪异」。[12]从这段叙述看起来,斯图伯斯对蕾丝的情感似乎介于嫌恶与仰慕之间。
 
 
 
至于黑色蕾丝,存留下来的例证实在少之又少。它们通常因为太珍贵而遭到腐蚀——这些蕾丝往往被溶解,以便再次利用残留的金属。(法国政府在某些时期认定金属蕾丝属于非法,因为迫切需要使用金属来铸造钱币。)英国政治人物塞缪尔.皮普斯(SamuelPepys),其步步高升的前途与他日益夸张的蕾丝搜购互相呼应,他在1664年8月12日的日记中提到,「打算前往银匠史帝芬的店里换掉一些老旧的银蕾丝」。也许是想要换点现金回来;而他的下一个目的就是「去买新的丝绸蕾丝做一件衬裙」。[13]
 
平民禁止
 
 
 
蕾丝一直都是用来展现财富、品味与位阶的奢侈品。它的细致程度、制作过程以及价钱,决定了本身的价值,并成为一种社会地位的能指(具有特定意义的符号)。正因做为社会地位象征的力量如此强大,它的佩戴使用是有法律规范的,以免平民借此冒充上流。英格兰一则通过于1579年的文告中禁止「位阶低于男爵长子、骑士、从事公务的贵族、女王陛下的主治医师」佩戴「英格伦制作或加工的轮状绉领」。威尼斯则规定「居住在犹太区的人,不得穿戴超过四指宽的白色针绣蕾丝、金银蕾丝或任何梭织蕾丝」。[14]
 
 
 
亚麻是一种很难种植、处理过程非常耗时的作物;如果想要制作出质量最好的亚麻纱,在纺制与编织时都需要精湛熟练的技巧。奢侈品从制作到消费是一个持续性的轨道,蕾丝也在这个轨道上运行。制作蕾丝需要很多泛着珍珠光泽的亚麻线,设计与执行设计需要灵巧的双手、深思的头脑与相当程度的数学敏锐性。在维梅尔的画作中,我们只看见五支梭子,不过,花样最复杂的蕾丝可能需要运用到六百支。为了确保制作过程所需梭子数量正确无误,需要事先审慎的规画。[15]
 
 
 
蕾丝追求轻盈的效果。蕾丝遍布的孔眼要让底下的布料或肌肤若隐若现。最初是以空花绣(cutwork)的方式达到这样的效果,这种作法又称为「雕绣」,主要是以扣眼绣法沿着亚麻布上的设计花样镶边、凸显轮廓,然后挖空轮廓内部,或者从织好的布料中抽出纬纱线,再将剩馀的纱线调整出花样,最后以刺绣装饰收尾。
 
 
 
没多久,人们开始向往比这两种方式所能制作的,更轻盈、更透亮的蕾丝。于是,法兰德斯与意大利技艺纯熟的针线工人,开始从其他角度思考应对之道;两国之间的蕾丝元祖头衔争夺战,也自此愈演愈烈。总之,针线工人想出来的方法既不是移开布料,也不是抽线或挖空,更合理的方法是从头开始,一针一针地完成设计图案。[16]
 
 
 
广泛来说,蕾丝制造有两种方法:使用梭子或使用针。前者与常见于装饰军装的镶边饰带制作方式,有许多共通之处,后者则是直接源自刺绣。梭编蕾丝传统上都是直接在图案上制作。这段期间的图案设计通常以羊皮纸制造,用大头针牢牢固定在枕头上,保持图案紧绷不变形。(在〈花边女工〉这幅图中,可以清楚看见印好的图案以粉红色的粗线条勾勒,置放于天蓝色的缝纫靠垫上,女孩的手也靠在上面。)设计图案由一连串刺穿的洞眼标示出来,引导编结的位置。将纱线缠绕在成对的木制小梭子(或称棒槌)上,然后依设计图案编、结、扭、绕。过程中,固定图样的大头针并不会拔除,以便于确认编结位置,同时还要操作另一股纱线。直到最后才能拔掉这些大头针。
 
 
针绣蕾丝,一如字面所示,使用的工具是针而非棒槌。花边工人同样利用羊皮纸图案引导制作针绣蕾丝,但是图案是画出来的,而不是以洞眼做指标。针绣蕾丝是用较粗的纱线,以扣眼绣法镶边缝出轮廓,再以针线刺绣花样。punto inaria是一种意大利早期的针绣蕾丝变化;这个名词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在空中刺绣」。[17]
 
不论是梭编或针绣蕾丝,乃至其衍生的变化种类,无不高度响应时尚界多变的风潮与市场需求。欧洲各地偏爱特异风格的新设计,这样的产品能够抓住菁英阶级的心,不过汰换率也很高,一旦新欢登场,旧爱的销量立刻急坠。十六、十七世纪期间,设计风格从冰冷、几何风,转向刺激感官与巴洛可风。蕾丝可以透过特殊设计,或接受委托订制呈现具有特殊意义的图案或文字。以1588年的一条床罩为例,上面的图案是赛莲(siren)女妖梳着头发凝视着自己的镜中倒影,此外还绣着几个字——Vertu pastout(美德不是一切)。这张床罩的主人可能是一位情妇或艳妓。[18]
 
 
 
不论拥有者是谁,莫不以如此不实用的材料,制作袖口、贴身衣物与家饰用品,以证明自身的财富。首先,你得要买得起蕾丝,同时它需要维护与替换,这意味着雇用人手与非比寻常的讲究。毕竟那是一个只有少数付得起大把银子的富人,才能维持整洁与华丽的年代。比方说,乔治王时代的英格伦,所谓的「体面」就是每天更换干净的亚麻衬衫,这需要大量的人力与花费才能支撑。
 
 
 
十六、十七世纪时,肥皂是奢侈品。在欧洲大陆,顶级昂贵的肥皂以植物油制成;在英格伦,普通肥皂以兽脂或牛脂提炼制成;但因为兽脂也是制作蜡烛所需的原料,因此肥皂被课以重税,以防兽脂蜡烛变成奢侈品。可想而知,要维持蕾丝清洁真是难上加难。1753年,英格伦一位教区牧师对他的继母与妹妹来访表达强烈的恐惧,就是考虑到那笔多出来的清洗费用。牧师写道:「虽然她说要雇用洗衣女工,并且支付购买肥皂的费用,但是煤炭(特别是这么一大家子)的价格并不便宜……何况湿透的衣服会制造多少骚动与困扰啊!」[19]
 
 平民禁止的低调奢华──蕾丝史,只为炫富而生
 
当时,许多人抨击蕾丝这玩意儿确实毫无意义可言。十七世纪英格伦作家托马斯.富勒(ThomasFuller)称它是「一种不必要的穿戴物,既不能遮蔽身体,也无保暖之效」。不过,那些发表类似评论的人,身上照样穿戴蕾丝。蕾丝就像马裤,成为时尚穿着的一部分;正如富勒所说:「它真的能让衣物生色增辉。」[20]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627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