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母职,许多我的情绪不是无力或厌恶,而是愤怒

会当上愤世妈妈,完全是巧合。有一阵子生活苦闷,工作家事养小孩的困顿以及各种鸟事仿佛约好似地纷至沓来,光用文字无法抒发,而且有些闷是讲不出来的,于是开始画图,放在脸书上和朋友(其他的妈妈)分享。许多人看了有共鸣,敲碗叫我成立粉专。那,粉专要叫什么名字呢?一开始想叫厌世妈妈,但已经有人注册了。有朋友说:「那就叫愤世妈妈吧。」于是,我就应观众要求,成了愤世妈妈。

面对母职,许多我的情绪不是无力或厌恶,而是愤怒

虽说是误打误撞,但愤世妈妈和我的个性蛮合的。面对母职,许多我的情绪不是无力或厌恶,而是愤怒。但是,我们的社会好像不太允许妈妈(其实小孩也是)有愤怒的情绪,网络上充斥着「妈妈生气大吼会对孩子造成恐怖后果」之类的文章,许多我认识的妈妈生气对孩子大吼也会有罪恶感。我知道大吼不好,但是会对孩子造成伤害的东西有很多,比如社会忽略/不尊重小孩的氛围、制式的学校教育、环境污染、错误的法律制度……为何检讨妈妈的文章特别多?爸爸和其他人在哪里?

妈妈生气大吼、骂人甚至打人,的确会伤害孩子,为了保护、尊重孩子,妈妈也确实应该好好面对、处理自己的情绪。但是,要妈妈完全不生气,或是每次生气都可以冷静觉察,站在孩子的立场着想并且照顾他的需求,好像有点太理想而不切实际,至少,我做不到。

愤怒通常是问题的结果,不是原因。看见愤怒背后的问题,去解决它,甚至化愤怒为改变的动力,对我来说比处理愤怒本身来得重要。一直要妈妈「好」,要她不生气、不伤心、不委屈,永远准备好牺牲奉献(而且还不能觉得自己在牺牲,因为太悲情了,只好自我催眠「都是我心甘情愿」),似乎也会造成很大的压力。不过,有时愤怒的程度过于激烈,就要处里它,比如发现自己快要失控,可能会对小孩说很伤人的话或打小孩,这时如果可以,就赶快离开现场冷静一下像《月薪娇妻》说的:「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我想说真心话,有真实的快乐、忧伤、愤怒,不必让自己和他人有压力,所以我画愤世妈妈。我把愤怒留在画里,这样就能带着比较平稳的心情,迎向生活里排山倒海的鸟人鸟事。生气的时候就去画画,这是我面对的方式之一,也是我的减压阀。

面对母职,许多我的情绪不是无力或厌恶,而是愤怒

当然,生活中不是只有愤怒,也有微小平凡的幸福和悠闲喘口气的时光,我希望用画画把它们记录下来。我也不想把老公小孩扭曲成屁孩(虽然很多时候他们真的很摩托车),借此塑造自己苦情伟大的可怜形象。人生从来都不是那么黑白分明的,虽然黑白分明可能比较符合观众胃口,但这样画久了我搞不好也会真心相信,生活就很难过了。

生活是什么?走到三十七岁的现在,我觉得啊,生活是一地的碎玻璃。有光照上去的时候,碎玻璃会闪闪发光,看起来像钻石,但是,千万不要光脚去踩。要走过去,至少要穿个马靴。这本小书是献给我自己,以及许多在生活中奋斗的妈妈们的马靴。马靴是:不要再温娘恭姐了,可以像自己,可以不足,可以有讨厌的事,可以生气,觉得干可以大声骂出来。但是平安走过玻璃后,记得不要让自己变成玻璃,也不要拿玻璃去扎人,可以的话,带着温柔同理把玻璃扫一扫,让走过去的人不被刺到。

面对母职,许多我的情绪不是无力或厌恶,而是愤怒

因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一双马靴来面对世界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627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