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中h文_沉睡中h文

山路慢慢开,路上栗原语带不悦的问她:「最近是怕我?还是躲我?」

她垂下头沉默一段时间后才小小声的说:「都要怪太受欢迎的你上回故意恶整我。」

「恶整?像这样子吗?」故意的,他抓过她手指佯装用力咬,被她气得用力拍开。

很好,终于恢复成平时的她。

微怒的,她认真瞧栗原先生侧影。「可能是日本男性比较会装扮吧,但你知道你很帅吗?」

「嗯。」这点他厚脸皮的没否认。

他的确很受欢迎,因为D大学的官网及招生简章用的就是当年他年轻时的帅相片,当然也跟他是栗原家族有关,省钱,不用白不用。

「有个别科的学姊……」见栗原先生一脸烦,她简单说明:「其他人就算了,不过美美最近因为你上回像吸血鬼的恶行而不理我,这让我很伤心。」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栗原一副不甘他事轻描淡写的说:「那是高同学自己的问题。」

「你这人真是的,有人喜欢你还摆高姿态。」

「没想到你们的友情如此脆弱。」

「乱讲!我们好得很。」

俊眸微睨她一眼,依旧用淡冷的口气说:「高同学父亲权高位重且管教严格,若她想继续当她的千金大小姐,就必须付出一些自由,难以自行决定往后的一些人生大事。」

单纯目光凝望被对向车灯照得一亮一暗的栗原先生,觉得他离她有点远。不加思索地开口问:「你也是吗?」

「怎幺说?」

没犹豫,她直接了当地问:「栗原先生,你是栗原学园的继承人吗?」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栗原轻笑一声。「为何问?」

「你不是别科的职员或老师,但藤林老师特别倚重你。」她停下话思考一会儿后又说:「我们的班导渡边老师有一次跟成久老师聊天,以为学生都离开了,不小心说出将来D大学应该会由你接手。」

大手,伸过去拉拉她秀气耳朵。「呵,没想到妳小耳朵这幺会偷听。」

「美美说你是栗原家族的人;李洋说你一句话就能决定学校聘请他当约聘的英文老师;阿香说你随时跟在理事长身旁……而我,最好奇的是,若开进口车的你是富二代,为什幺会同意藤泽太太的要求住在没浴室的破藤泽庄,天天去泡公共温泉?」

「为了与妳相见啊。」

哈哈哈,她大笑三声。「不想说就算了啦,编那什幺烂理由。」

可栗原没笑,在昏暗光线中静默瞅着她,直到她停下笑声后,才缓缓别开脸,专心开车。

车子越开越偏远,最后弯入一处拿两颗巨石当大门的碎石子道。「到了。」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这哪里?」别看外头像废墟,里头车子停得还不少。

「远近驰名的地鸡炭火烧。」

踏入满是烧烤味的店内,琪琪立刻看到她认识的银行职员佐藤先生站了起来跟他们挥手。

「唷,栗原,原来是去接琪琪小朋友。」

佐藤一双眼充满问号,摆明对两人关係极度好奇,无声举起左手正欲翘起小指头问栗原时,栗原直接塞根菸到他翘起的手指上,用菸封住他的问题,懒得解释。

什幺朋友聚餐?被拉到座位时,很明显的,琪琪发现自己破坏了栗原先生与朋友成双成对的大人聚会平衡。

原本四男四女,因她的出现而形成四男五女,让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垂头乖乖坐好。虽然有人不承认,但喝着乌龙茶时,她还是忍不住认为自己实在太幸运了,竟然能亲眼目睹日式大人的看对眼「联谊」!

抽菸回来后的栗原先生,一坐下就对大家说他今天开车,滴酒不沾,让男生那边发出一阵哀号。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看到栗原先生如此遵守规则,她投他一眼讚许目光,谁知他竟靠过来就坐在她身旁不动,不管她要不要听,像教科书般的一本正经说明日本酒驾的严厉处罚。

酒醉驾驶,吊销驾照三年内不得重考,併科五年以下徒刑或一百万日圆罚金。带酒气驾驶,酒精浓度超过零点一五未满零点二五,停止驾照九十天,併科三年以下徒刑或五十万日圆罚金。酒精浓度超过零点二五以上,吊销驾照且三年内不得重考,同样併科三年以下徒刑或五十万日圆罚金。

「哇,罚得好重啊。」而栗原先生的声音更像是在背书!

见她惊讶表情,他继续说明除开罚驾驶,连车辆提供者、酒类提供者、车辆同乘者也会一併处罚。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一旦因酒醉驾驶被吊销驾照,就算三年过后有资格能重新考照也是难以再次考取,一辈子恐就此丧失开车权利。

吓得她推开桌上所有酒类,连一口都不敢让他碰时,他大掌用力拍她头顶,捉弄似的以五指抓乱她长髮,接着以中文抱怨她这大麻烦两句,惹得一旁看出点意思的佐藤出言嘲笑他。

挥开佐藤后,栗原问她:「有驾照吗?」

「有。」虽然毕业前那段时间她心情不好,但她还是听话照爸妈安排,考上一张不知何时才用得着的驾照。

bl中h文_沉睡中h文

「很好。」栗原点点头。「日本考一张自排车驾照的费用,全国平均约三十万日圆,而这还是一次就考上的费用。」

「好贵啊!」吓得她又大喊一声,「虽然我第二次才考上,但也只花一万块。日本,果真什幺都贵。」

下回预告:

第五十七堂课新手驾驶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5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