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如要的不是讨论什么网络文学,而是搞臭唐三剑和他儿子唐霜!

212400_3741653097_1_800_450

唐三剑:“我怎么看不打紧,关键是人民大众怎么看,刘主席刚才说了,我们要写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品,所以争论我怎么看,他怎么看,你怎么看,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们除了只能代表自己,代表不了其他任何人。” “你说这个作品有教育意义,那个作品肤浅甚至恶俗,那么行,摆到人民大众面前,请他们看,看看他们到底喜欢哪个,这是人民当家作主!而不是由极少部分人,坐在会议室里喝着茶看着报,凭想象说这个作品大家喜欢,有意义,那个作品不行,在作恶,我们禁止这个,宣传那个吧。” “这是拍脑袋决定事情,是浮在表面,不是实事求是解决问题,要不得!” “我们国家几十年前就彻底抛弃了这种唯心主义的方法论,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抱着当宝贝,也难怪思想腐朽的不像话!” 刘伟如大声说道:“我们的经济发展不充分,群众的审美水平不高,需要有一部分走在前面的人引导!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无可厚非!”

“相反,那些动不动就把问题抛给人民大众的人,才是不负责任、没有历史担当之辈,这种人要不得!” 唐三剑:“正如刘主席说的,在追逐商业利益和肩负社会责任之间应该寻求平衡,那么该少部分人做主,还是人民群众自行判断之间,我们更应该寻求平衡,该放手的放手,该引导的引导,就怕有些人眉毛胡子一把抓,管得太多,还说为别人好!” “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作恶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 “极权是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 刘伟如震怒,砰的一声拍桌子大声说道:“你说我独裁!!” 与他的震怒相反,唐三剑云淡风轻,虽然被怒目而视,但不紧不慢,不急着说话,而是端起茶杯,吹口气,轻呡了一口,还有心思对之前和他谈“气”的人笑道:“你看,要是把肚子里的气都排了,连喝茶都为难。” 说完之后,才对刘伟如说:“什么是独裁?首先你得有权!你有吗?”

你有吗? 有吗? 吗? 这句话把刘伟如气的……无话可说。 别说作协副主席,就是主席,也没几个权力! 作协不是权力机构! 别说权力,工资都没有! 没权力你得瑟什么,别以为给你安排坐在前排,就真当自己是领导了,不卖你面子,你就什么都不是。 称呼你一声主席,你还真当自己是主席了?? 唐三剑不理会刘伟如是否要被气死了,这种语言交锋的凶险时刻,谁先沉不住气,谁就先输了一半。 很显然,唐三剑的养气功夫要强过刘伟如。 虽然唐三剑在家经常被唐霜气的暴跳如雷,被糖果儿折腾的无语又无奈,但正是这种经久的历练,让唐三剑更懂得平心静气。 天天绑着沙袋跑步,当有一天把沙袋解下,才发现快人一步。 而刘伟如受惯了众人的奉承,很少和人红脸红脖子,这种人自诩高手,但往往死的快!

唐三剑看也不看刘伟如,继续说道:“我也经常教育我儿子,写书要有深度,不是说娱乐性的书不能写,而是如果有能力写更好的,就应该去追求更高的文学山峰,不能沉湎在山脚下的风景,平白埋没了才华。” “至于刘主席刚才说我儿子写的《龙蛇演义》宣扬的是暴力,是血淋淋的丛林法则,真的很难想象这是一位作协副主席说出来的话,因为有点文学功底的人都能看出,这本书的本质在于宣扬我国的传统文化,宣扬我们引以为傲的中华武术!” “中华武术数千年,文学深厚,博大精深,但是从没有人提炼其中精华,我儿子在做的,就是这件事!” “武侠确切说是一门幻想童话类,《龙蛇演义》和它们很不同,龙蛇立足真实的中华武术,一招一式都有迹可循。就我所知,全国没有这样的,虽然做了一定程度的艺术加工,但我认为同样很有社会意义!”

“我儿子为了写好,翻阅的书籍不下百本!” “不知道刘主席有没有看到这点,还是有意避开这一点来谈,故意歪曲?” 刘伟如已经完全撕掉面罩,冷笑道:“我看是你在故意歪曲!强词夺理!我从那本书里看到的,就是斗殴和血腥!” 唐三剑:“没有!” 刘伟如:“有!” 唐三剑:“没有!” 刘伟如:“有!” 唐三剑说道:“你看,我认为我说的对,你认为你说的对,真要争论起来,那就没完没了。” 刘伟如说道:“怎么会没完没了,我俩之间,大家更会信谁,不是显而易见吗?写《龙蛇演义》的是你儿子,你当然倾向他,而我,说实话对唐教授我是非常敬佩的,魏主席知道,我在多个场合赞叹你,我与你儿子更素不相识,没必要去诋毁一个后辈。” “所以我说今天这些话,完全是秉公出发,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讲出了一位有些许责任感的文化人都会讲的话,绝对不是有意针对任何人,相信在座的大家一定能理解我的一片良苦用心。”

唐三剑说道:“刘主席当然是一位有责任感的文化人,我唐三剑在大家眼里应该也算有些许责任感的文化人,我说的话就是假公济私吗?” 有人说道:“我不评论《龙蛇演义》这本书,只说说现在武侠和网络文学,确实如刘主席说的,过多地追逐商业利益,大大忽视了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甚至连底线的不作恶都失守了。” 有人开了口,其他人也纷纷发表看法。 在刘伟如和唐三剑之间,他们谁都不想无缘无故得罪,所以说的都是武侠和网络文学这两个大概念,并不针对唐霜和他的那本《龙蛇演义》。 从大家的话里,对武侠与网络文学存在很大意见,基本一致认为,有精华,但太少,充斥文化糟粕。 他们说的是事实,所以唐三剑没有辩论,事实上,他也是这么认为。

刘伟如要的不是讨论什么网络文学,而是搞臭唐三剑和他儿子唐霜! 所以他把话题拉回来,说道:“网络的大环境如此,导致看书的年轻人思想偏薄,龙蛇演义这么火热,我不相信它能独善其身,事实上它靠的就是感官的刺激和情绪的无端宣泄,吸引还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年轻人。” “大家可能都没看过这本书,虽然已经写到了一百多万字,但是只要看看前十几章就能知道这本书的大致风格,就能知道我所说的是真是假。” 说完,刘伟如直接对张厅长说:“张厅长,我认为,传统文学需要加快创新思维的注入,但是在某些方面,我们不宜迈的太开,比如在网络文学上,就应该加强管束,当然,我的意思不是封杀,而是指对那些关注度极高,在思想上又极度偏激,容易误人子弟的热门书,要求整改甚至下架!” “根据我们作协了解,中央相关部门也是这种想法,只是中央一动牵涉面太广,由我们粤州来做,最合适不过了。”

“我们粤州在思想上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我想,走的最快最远还不够,还应该走的最稳,最规范,走的最有可持续性,只有这样,才能不负中央对我们的厚望,为后来者树立典范!” 刘伟如终于暴露了他的目的,竟然想要封杀唐霜的《龙蛇演义》。 “那些关注度极高,在思想上又极度偏激,容易误人子弟的热门书”,更关键的一点是,必须是粤州文化厅能管到的,那除了《龙蛇演义》,还有哪本?? 唐三剑见张厅长沉思不语,心中焦急,但该说的话他已经说了,而且他说再多龙蛇的好话,效果也减半,甚至说多了成负。 在场众人,刚才已经说了,对网络文学感官普遍不好,根本不介意对其整顿一番。 就在这时,现场响起一个声音! “我完全赞成唐教授刚才说的话,《龙蛇演义》这本书的本质在于宣扬我国的传统文化,宣扬中华武术!这种,不大力宣传也就罢了,封杀打压就更大错特错!” 众人一惊,还是第一次有声音支持唐三剑的!

纷纷转头要看是谁在说话,然后就听到刘伟如气急败坏的声音:“魏主席!你!你,说什么胡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没错,刚才力挺唐三剑的,正是和刘伟如一起的魏主席,粤州作协的副主席之一。 唐三剑心中万分感谢,特地看了看他的座位牌,似乎有点印象,想了想,想起来了!听小霜说过!对,就是这个,当初小霜从盛京回来后去拜访过他! 他就是魏大群! 没想到是个熟人。 张厅长见是魏大群说话,好奇地问:“魏先生看过《龙蛇演义》?” 魏大群点点头:“当然看过,每天追更,追的好难受。” 张厅长和现场众人疑惑地问:“追更?这是什么意思?” 魏大群笑道:“就是每天追更新,更新一章内容就追着去看。” 然后对唐三剑说:“唐教授,回去能不能叫唐霜今天多更两章,看得实在不过瘾!” 唐三剑笑道:“今天他就算码字到天亮,也要多更两章出来。”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