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狗狗做了一小时_试着和狗狗做了一下

深夜十点多,有人的世界归入宁静,有人的世界才刚开始。昏暗的灯光,空气里瀰漫着菸酒的味道,流连于夜色的男女成群散落酒吧各角落,音乐强劲,却不至于让人有震耳欲聋的错觉。

几名穿着相似服装的男女坐在吧檯前,为首的女孩画着浓豔的眼妆,长相极好看,但不是那种清新端庄的好看,多了一分风尘味,与她对到眼的顾客和店员,都不约而同红着脸别开脸。

她接过调酒师递来的酒杯,转过身面向身旁的男女,嫣然一笑:「刚才的节目创下了这一期收视率新高!导演很高兴,他想要替今天上节目的民众另外做专访,明天开会他会再说明。」

「恭喜。」

「陶姊恭喜。」

「莫提姊,恭喜妳,当初妳坚持要做这节目真是做对了。」

轰然如湍急溪流的音乐声里夹杂着欢笑和祝贺声,沈亦坐在队伍尾巴,他单手撑着下巴,隔着老远听着一帮人左右一句的恭贺词说完,他哗地站了起来。

「小亦,你要走了吗?」陶莫提见状,有些慌张地站了起来。

跟狗狗做了一小时_试着和狗狗做了一下

沈亦面沉如水,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以后和比赛没有关係的事,不要找我过来。」

说完,沈亦迈步走出了酒吧,推开门,冰冷的空气迎面擦过他的面颊,对街刚好走出超商的Jackson看见他,对他高举起手上鼓鼓的塑胶袋,一面用下巴指了指停车场的方向。

背后,厚重的木门刚关上,悬挂在门板上方的风铃又响了起来。

「小亦,等我一下。」

沈亦脚步微顿,微微侧过脸,斜斜的视线漠然地落在后方追来的陶莫提身上。

「小亦,你怎幺了?」陶莫提往前走了几步,彷彿没察觉到他的冷淡,又接着说:「我跟你说,之前我提出要做塔罗师专访的节目企划过了,等一会,副导和导演都会过来,他们亲自和你谈,你再等一下。」

沈亦转过头来,陶莫提撞上一对冷淡的视线,这才注意到他的反常。

「莫提,把那两个大学生找上来是不是妳的主意?」

跟狗狗做了一小时_试着和狗狗做了一下

沈亦身上有两种矛盾的气质,平时就像个胸无大志的放浪大学生,一旦板起脸来,就像是戴上了一张生人勿近的冷面具。

陶莫提本能地有些害怕:「是我找的,我叔叔是老师,他正好带学生在附近参加活动。」

「那妳怎幺不找妳叔叔上节目?」

「他不太合适……」

「不太合适……他不是能製造话题的人,对吗?」沈亦冷声打断,忽然笑了笑,「妳早就知道允诺生病了,是吧?」

温和的笑容此刻在他脸上有着说不出的迫人。

「小亦,我……」陶莫提话音一滞,就在这愣神的空档,沈亦再度迈开脚步,头也不回地走入夜色里。

陶莫提听见自己紧张的心跳声,斗大汗珠就这幺落了下来。

跟狗狗做了一小时_试着和狗狗做了一下

「小亦,你和嫂子吵架?」Jackson看见自家占卜师一脸冷峻走了过来,连忙上前问道。

沈亦看了他一眼,一声不吭地从他旁边加快脚步走过。

Jackson自觉自己说错话,追了上前,自己抬手掌了一下嘴巴:「看我又乱说话。小亦,思央问你晚点方不方便?他说上个月订製的东西来了。」

话题对了,气氛就对了,沈亦绷紧的嘴角柔和了下来:「现在还不算晚,跟他说一声,我去找他。」

沉甸甸的夜,明镜似的明月像只独眼冷冷望着城市一隅。

沈亦步履平稳,高瘦的背影消散在夜色里,后方紧紧相随的助理像个录音机吱吱喳喳地放送着轶闻趣事,再远一点,陶莫提脸上的错愕已经消失,重新挂上艳丽的笑容,蹬着高跟鞋返回酒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3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