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韩国欧巴,和你想的不一样》(一)

光是一九八二年前半,就有无数现象在特定时间点,如水库泄洪般涌向日本大众,甚至冲到我的生活周遭。
 
这种潮流如何称之?为了要找出几波浪潮背后的意义,我认为必须找出底下共通的发想。
 
一个意念是:「行善」或称为「绝对的善」。这种意念带给我一种「无奈」。
 
《爱上韩国欧巴,和你想的不一样》(一)

我无意藉由这种无奈否定他们的善行,反而在这股慈善活动潮流中,自己随波逐流的虚脱感觉得一阵阵无奈。为了解读我包括自身在内的一切矛盾,我试图站得更远,以一睹这个时代的大众总体相。
 
提供八○年代各种世代消费的密室,是因应不同世代的生活方式以及情感,而制造出的身心净化装置。
 
卡拉OK满足了管理社会下一个世代想当主角的心愿,同时也在管理社会的压抑下,感情逐渐封闭的人们,能透过无情追求利润的获利系统,让必须活在性恶论循环社会下,心中燃烧的小小野性,能得到一时解脱。
 
愤怒(职业摔角)则透过正反派的分组,让一个世代的观众将情绪投射在复仇的英雄主角上,意图透过密室中的娱乐,净化自己处在管理社会中被禁锢的真实心理。
 
欢笑(漫才)以笑倒观众为目的的向度,常常透过拆解社会不合理过程中得到的快感,以及实话背后显现的人性真实,让观众产生共鸣,以得到精神净化效果。
 
《爱上韩国欧巴,和你想的不一样》(一)

透过这些密室的判读,从追求各自身心净化密室的不同世代间,我找到了最基底流窜的一个共通意识。
 
这些一面倒偏向正义的密室,具有一种相对性的类似:晴世界里正大光明的正义与绝对善良的狂热,到了亵世界则以另一种面貌呈现。如果有一边专投变化球,另一边则专投单纯、乐天的直球。
 
但是现今社会大众的自我表现,无论是在晴世界还是亵世界,前提都建立在实现「正义」「善良」的能量上,这时我又要对于自己不明白之处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八○年代的社会意识,才开始往行善的潮流倾斜,并且纷纷以此为标榜呢?
 
这些标榜的社会背景,我想当然是几个相对于此的时代之恶。
 
以《日本国宪法》为例,宪法读本之所以畅销,是因为要对抗战争这种时代之恶;反核武则是要对抗核武扩散这种时代之恶。

《爱上韩国欧巴,和你想的不一样》(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319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