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和传奇越狱犯变成忘年之交的孩子

曾经听过一个论点,指称小说当中的「青少年成长情节」对成年人而言颇无聊。

因为许多物事或经历在我们年纪尚轻的时候看起来神奇,但长大后就没了那层奇妙色彩──这当然是因为我们在成长之间心境改变了、不再像年幼时那般对世界充满奇想,但,大家实际点吧,这也是因为很多物事或经历的确很平常,没什么神奇之处。

而「青少年成长情节」里有很多写的就是这些人生「转大人」之前与之后时刻的情节,既然成年人觉得那些物事或经历稀松平常,那么「青少年成长小说」读然也自然就无聊了。

这说法听起来虽然颇杀风景,但好像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不过事实上,这个说法忽略了两件事。

第一,成年人阅读「青少年成长情节」的时候,大抵不是为了得知某些成长历程可能获得的想法或启发、心理或生理的转变──大多数的成年人都知道那些,我们已经自己体验过了,也都明明白白地看着当年的奇妙色彩褪去之后、那些物事与经历从神奇变为日常。

但那个曾经拥有神奇感受的自己还存在着。小说情节会让我们年龄逆流,回到当年那个时刻,重新品尝那段时期的感受──或许是让自己用已经遗忘许久的角度重新看看眼前的世,或许只是单纯再次体会悸动。

如同在某个夜里喝最后一口酒时忽然尝到当年偷喝父亲那瓶高梁时的鲜辣,如同在某个早晨睁开眼睛时忽然想起多年没再联络那人唇角的浅笑。

第二,「青少年成长情节」可能出现在许多小说类型当中,而这些小说不见得一定是平平稳稳长大的故事。它可能有奇幻恐怖的情节,可能有科幻反抗的精神;除了内容可能是令人目不暇给的类型大杂烩之外,也别以为写出这些小说、照片上看起来笑容温暖的作者,就一定是些一路顺遂的人生胜利组。
那个和传奇越狱犯变成忘年之交的孩子
例如《吞下宇宙的男孩》作者川特.戴尔顿。

戴尔顿是个知名记者及编剧,《吞下宇宙的男孩》是他的第一本小说作品,带有自传性质,讲述一个在澳洲男孩的成长故事──这本书一出版就屡获大奖,也被归类在「成长小说」,所以想起来似乎就是本「想像中充满典型青少年成长情节」的小说。

《吞下宇宙的男孩》的确充满典型青少年成长情节,但却也处处出乎意外。

一是主角的成长经过不怎么寻常──并不是说故事里有什么超现实的设定,但是一个生长在移民及贫民区的十多岁孩子和传奇越狱犯变成忘年之交、自己决定要当毒贩赚钱之类情节,委实不是寻常人都会有的成长历程;二是戴尔顿的文字既现实又充满诗意,一如我们青年时期看待一切的心态,以为自己什么都了解了、什么都看透了,但真正面对时发现什么都与自己以为的不同。

这是阅读《吞下宇宙的男孩》奇妙之处。

我们会发现,无论哪个阶级、哪个族群,成长过程当中我们总有些共同的什么,一讲起来就会召出自己的回忆;我们同时也会发现,世界,甚至我们自己,仍有许多我们也不够明白的潜力,所谓成长,或许只是我们替懒得尝试找来的其中一个籍口。

只要愿意,我们其实能够吞下宇宙。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311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