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很衰、朋友很狠、故事很厉害,作者很神

就算你没看过动画,大概也听过日本自成一个宇宙观的机器人动画系列叫「机动战士高达」;其中的「机动战士」指的是那个世界里搭载人、由人控制作战的人型兵器,英文用的是「Mobile Suit」,所以有时你会看到这系列动画里的机器人被称为「MS」。「MS」其实不是动画新创的,而是来自美国一本科幻小说里出现的「机动步兵」(Mobile Infantry)和「动力战服」(Powered Suit)两词混合。
主角很衰、朋友很狠、故事很厉害,作者很神
那本科幻小说叫《星船伞兵》,出版时间是1959年,人类还要再等十年才会登陆月球,但书里头许多科技设定相当扎实,而且其实暗藏许多对现实(尤其是政治)的讽刺──这本书的作者,叫罗伯特·海因莱因 (Robert Anson Heinlein)。

海因莱因被尊称为「科幻先生」,这称号绝非浪得虚名。海莱因的小说大多数极富娱乐性,绝对不会故作姿态、沉闷说教,就算要嘲讽某些现实,也大多被他包在高潮迭起的情节当中。加上海莱因的想像力相当跳跃,故事因而充满惊喜,常常会从一个看来日常的设定开始,读出意想不到的发展。

例如1956年的《Time For The Stars》,描述在太空旅行的时代,科学家发现某些双胞胎具有不受距离限制、彼此心电感应的能力,于是被一个基金会征召。这个基金会正要发射长途旅行的太空船,在距离以「光年」计算的星际旅行当中,讯息来回得耗上许多年,所以基金会想利用双胞胎的能力保持太空船与地球之间的通讯。
主角很衰、朋友很狠、故事很厉害,作者很神
「双胞胎之间的心电感应」是种很多人觉得「好像有又好像没有」的日常传闻,《Time For The Stars》把这个设定放进来并不是因为好玩,而是因为在长途星际旅行中,这个能力不但变得很「实用」,双胞胎还可以呼应狭义相对论里的「孪生子悖论」──这本书有译本,书名叫《4=71》,就和这个悖论有关,但就算对相对论和这个悖论一无所悉,读这本书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反倒会从情节里开始思考:就算两人有能力心灵感应,是否就能够​​了解彼此?

或例如1959年的《All You Zombies》。这故事只个中篇,常被称为「最复杂的时空旅行小说」──它读起来其实非常流畅,没什么让人疑惑的古怪转折,完全不会觉得烧脑;要等到读到结局、你突然发现「什么这是怎样前面原来是那么回事吗啊啊啊啊」时,你才会明白它究竟「复杂」在哪里。

又或者是1957年的《进入盛夏之门》。
主角很衰、朋友很狠、故事很厉害,作者很神
这故事里的时空发生在1970年和2000年,对出版当时而言都算「未来」,但你在2019年读这故事,也不会感觉过时古旧。《进入盛夏之门》描述主角在1970年代设计出可以赚大钱的发明后,被好友和未婚妻联手背叛,倒霉地到了2000年才醒来,发现自己名下没钱没产。主角很不爽地想报仇,但自己当年创办的公司早已消失、理应成为巨富的两个背判者完全不知所踪,而且身上也没什么可以运用的资源。设法调查的过程里,主角发现一桩怪事:有个他从前想过但没实做的设计,居然被人拿去申请了专利⋯⋯

《进入盛夏之门》是个很闹的故事──主角很衰、朋友很狠,有背叛、有算计,有笑料,也有爱情,你读完之后不但会发现「故事里居然在还没出现时光机器之类东西时就让主角进行了时光旅行」,而且还找不到逻辑上的漏洞。

爽朗、紧凑、流畅、愉悦,阅读《进入盛夏之门》时,除了这些,或许你还会感受到某种悸动。

那是读到一个创作者举重若轻地温柔叙述一个厉害故事时,才会出现的奇妙感动。

而且,这故事里还有猫呢。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3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