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作叫好又叫座后,作家必须面对两大麻烦──而她很尽责地让大家失望

唐娜·塔特(Donna Tartt)1992年出版她第一本长篇小说《校园秘史》,一鸣惊人。
处女作叫好又叫座后,作家必须面对两大麻烦──而她很尽责地让大家失望
如果你看过这本书的外观,会觉得它有点厚──原文书的页数是五百四十四页;读起来倒不像看上去那样沉重,情节叙事很流畅,角色描写很细腻,主要剧情发生在大学校园里一小群又是菁英又是密友的学生小圈圈当中,是个带有悬疑推理味道的故事。

这本塔特以自身校园为参考基础写出的小说处女作销售非常好,书评也多有赞誉,也就是说,大众读者被这个故事并不故做姿态的叙述方式吸引,而书评从中读出更深一层的东西。

一个作家推出叫好又叫座的处女作之后,必须面对最大的麻烦有二:一是每个人都希望你快点出下一本,二是每个人都担心你下一本没有第一本好看。
处女作叫好又叫座后,作家必须面对两大麻烦──而她很尽责地让大家失望
塔特倒是很尽责地让大家失望 ──每个人都希望她快点出下一本书,结果她隔了十一年,2002年才出版第二本长篇《小友》(The Little Friend,暂译),和《校园秘史》差不多厚(原文书只多了大概三十页);每个人都担心她下一本没有第一本好看,而《小友》不只销量一样好、书评更喜欢,还获得文学奖评审的青睐,拿下了好几个文学奖项。

《小友》也是个带着悬疑气息的冒险故事,有黑暗的情节,有死亡的谜团。可以看出这是塔特越来越熟练的技法,用一个神神秘秘像应该躲在被窝里偷读的那种故事,混合哲学及文学经典当中的思辨,包裹更深更浓的墨色灵魂,有某些专业阶级做作虚矫的情调,也有赤裸低劣的人性。

塔特的下一本书间隔稍微久了一点。相距十二年,她在2013年推出第三本长篇,但厚度一家伙加了两百多页。故事由一名男子主述,回顾自己十三岁时,母亲带去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参观一场荷兰主题展,遇上爆炸,当时,母子两个正在观赏荷兰画家法布里蒂乌斯的名作〈金翅雀〉。爆炸发生之后,母亲身故,男孩幸存,同时悄悄带走了那幅画,没想过自己接下来的人生,会与这幅画持续纠缠。

法布里蒂乌斯对很多人来说可能不甚知名,但他有个世人皆知的老师(可能是最有名的荷兰画家):林布兰。法布里蒂乌斯是林布兰的得意门生,但三十出头就死了,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因为爆炸──法布里蒂乌斯遇上1654年荷兰有名的台夫特火药厂爆炸事件,那起事故毁了大约1/4个台夫特、烧掉了法布里蒂乌斯大多数作品,还要了他的命。
处女作叫好又叫座后,作家必须面对两大麻烦──而她很尽责地让大家失望
一人一画,都遇上爆炸,命运也都因而改变。塔特的第三本长篇直接用了法布里蒂乌斯没在爆炸中烧毁的画名《金翅雀》当书名,以这本书拿下2014年的普立兹奖,同年售出电影改编版权。

电影版《金翅雀》上映后口碑并不是很好。不如先读读原著里的故事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310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