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的衰减让世界变得寂静

我们人类,无疑是个毁灭性的物种,对很多生物而言。我们是地球有史以来能够直接改变自然生态的动物,我们甚至引以为豪,以为是人定胜天。《大灭绝时代 : 一部反常的自然史》(The Sixth Extinction: An Unnatural History)这本好书,就是要带大家见证这场大规模的生态浩劫,它荣获《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推选为2014 年十大好书!

而这本《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生物多样性的衰减如何导致文化贫乏》(Vom Verstummen der Welt: Wie uns der Verlust der Artenvielfalt kulturell verarmen lässt),则是要带领大家从另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看我们身边的生物多样性逐渐消失的问题。与其述说那些消失的物种,在科学上有多重要,罗比森从一个很特别,也是生态学家比较少着墨之处来探讨这个问题,就是从人类文化如何因生物物种大规模灭绝而变得贫乏的角度来着手。
生物多样性的衰减让世界变得寂静
《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作者马歇尔.罗比森(Marcel Robischon)以散文随笔的方式,详细描述他的各种见闻。他来自德国弗莱堡,曾于弗莱堡及牛津大学就读森林学,并于英国剑桥大学取得生物学博士学位。虽然他是位生物学家,可是《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却是七分人文、三分科学。

罗比森在《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中,试着带领我们去看见野生世界之美、听见丰富细微的声响。他当然也要告诉我们,为什么生物多样性如此重要。他描述了过去自然界物种和平共处的美好时光,同时也点出现今动物的栖地受限,有些甚至早已绝种的危机。更重要的,《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要让我们晓得,生物多样性的消失,不仅代表自然界多样性的降低,随着颜色、香气和声音的消失,人类数千年来所累积的智性及文化宝藏都将随之衰减。生物物种的多样性与人类文明的繁茂直接有关。

在《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中,我们会到青葱的山谷去仔细观察森林里的动静;还有山洞里观看原始人留下的壁画,让我们了解有什么过去存在的动物,我们却未曾见到过;他也从文学作品中发掘过去曾经被描述过,可是今天再也见不到的各种生物;到苍翠的街道上见证我们究竟改变了什么,把看来很自然的环境人工化;除了人类直接破坏了栖地或者滥捕滥猎,我们也让动植物跨洋造访了新世界,排挤了原住民,永久地改变了地景面貌;除此之外,道路和铁路的兴建和使用,也无意伤害了许多小生命,或者让他们的家园支离破碎。

在城市中生活久了的人们,可能还是会先问,和生物物种有关的文化贫乏了,「关我屁事?」,我们不是有了iPhone 和iPad 吗?XD 姑且不论什么生态平衡能够怎么让我们更能够对抗天灾如地震、台风和洪汛,或者说如何让我们免于新兴疾病的侵害,还有什么有待开发的新药等等的理由。事实上,要作一个身心健全的人,定期接触大自然,搞不好就是必要的!

在西方,已有人提出,缺乏和大自然的接触,会让儿童罹患「自然缺乏症」(Nature deficit disorder)的状况,虽然这个「疾病」还未被临床心理医师承认,可是却有愈来愈多的证据显示,较常接触大自然的儿童,比较少行为上令人头痛的问题;注意力不集中的儿童在接触大自然后会获得改善,常到户外活动的儿童也比较快乐等等。

当然,让儿童和城市人接触大自然,舒缓身心上的压力,和物种的多样性保育看似两码子事,城市里可以多盖公园绿地啊。可是,如果从小接触了大自然,清楚了大自然里原来有许许多多有趣的生物,有各种虫鱼鸟兽和花草树木,当未来可能不会再看到它们,能不痛彻心扉吗?经济上的富足,能保证我们能够温饱,也能够有休闲生活,可是却不见得能够买到真正的快乐。

生物多样性之父艾德华·威尔森(EO Wilson,1929-)提出了「亲生命性假说」(Biophilia hypothesis),指出我们对生物世界的喜爱,是根植于我们的天性之中的。也就是说,我们生而热爱大自然里的虫鱼鸟兽和花草树木。如果硬要把人和大自然分开,会造成身心上许许多多状况。现代社会里,各种文明病如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等,还有心理问题如忧郁、焦虑、强迫症等等,即使并非是因为远离大自然而产生的,可是亲近大自然或多或少都能改善身心的健康。

我和罗比森同样有个有趣而难得的经验,那是《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提到一个诡异的事件:有一对母子座头鲸(Humpback whale,学名:Megaptera novaeangliae)在美国加州旧金山湾迷了路,一路沿着深水运河游了170公里到了西沙加缅度(West Sacramento)的沙加缅度港(Port of Sacramento),然后就在那里一直徘徊了六天,才花了大概十天慢慢游回旧金山湾出海。当时我刚好在离沙加缅度大概三十公里的戴维斯(Davis)求学,也去凑了热闹赏鲸(请参见〈到沙加缅度赏鲸〉)。

对加州地理不熟悉的朋友,可能无法理解到沙加缅度赏鲸这件事原本有多变态。这样说好了,这件事的变态程度,基本上和跟人家说去南投的中兴新村可以赏鲸的变态程度是差不多的。因为加州州府沙加缅度是在加州内陆的中央纵谷(Central Valley),离最近海岸的直线距离大约至少80 公里耶!

那对座头鲸母子为何会迷路,众说纷纭。有可能是因为寄生虫感染而丧失方向感,或者身上的天然导航系统被人为电波等干扰等等。还好它们最后找到重回大海的路,因为鲸鱼在淡水中的生存时间有限。不管原因为何,人为的因素仍有了很大的可能性。在这个时代,我们对这对鲸鱼母子算是很善待的,翻开《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你会发现我们少部分极为贪婪的人类在残杀动物时可一点也不心软。

《从世界变得寂静开始》中一而再、再而三提到的生物界悲剧,我们已无法挽回了,只能到博物馆去缅怀。但是,我们肯定还能在现在做些什么,或者说不做些什么,让环境不再继续恶化。即使我们无法把已破坏的土地在我们有生之年恢复,至少就好好珍惜已开发的土地,别再去碰触山林里的处女地了。相对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来说,生活已经足够富足了!即使要再发展,也不可能再是剥削自然资源,大力开发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否则赚再多钱,让子子孙孙生活在垃圾堆里,我们的未来就会幸福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306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