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20年 为何阿里最后入场?

这是网文作家漠兮从未意料过的。最近,她正在创作一部小说《夜余留白》,写到12万字的时候,就已经以数百万的版权费出售。

494eb18aef134a67a49e305cad6e053d

  宇乾第一次看到这部小说时,故事刚进行到7万字,独立、好强的策展人黎夜光与“小土狗”人设的壁画修复师余白的故事吸引了他。那段时间,每每见到制片人、编剧,他就掏出这颗新挖掘的宝物,“策展人、壁画修复师,这个职业很新鲜,故事很有趣。”

2017年8月11日,在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阿里大文娱CFO、阿里文学CEO宇乾首次宣布,阿里文学处在内容端的重要战略地位,要打造网文IP为核心的全链路衍生模式。

网文自诞生至今,轰轰烈烈20年,江湖虽小,却成了兵家必争之地,阿里的入局凑齐了BAT征战其中的最后一片拼图。巨头们将如何重新审视IP这盘生意?一个肉眼可见的转变是:比起大海捞针式的遴选,产业链上的从业者开始更早进入,从写作初期就给予帮助,有的放矢地孵化IP。

 市场失灵,亟待升级

2018年已经过半,与红火的电影圈相比,网剧市场略显惨淡。

改编自天下归元的小说《扶摇皇后》的电视剧《扶摇》,投资高达8亿元,杨幂、阮经天的加持没有奏效,反而再次引来抠图、演技不佳的口碑触底。

过去两年的资本热潮正在迅速消耗头部IP。《2017猫片·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显示,前十大IP,包括《盗墓笔记》《琅琊榜》《后宫·甄嬛传》《择天记》及《花千骨》等,已被抢购一空。

一方面,好IP难寻;另一方面,作家的作品版权被平台买断,平台成了直接收益方。而作者失去了对版权的控制权甚至话语权。

IP改编还可能面临政策紧缩的致命打击。一些曾经大火的网剧,包括《太子妃升职记》《心理罪》《余罪》《河神》《镇魂》等,都因种种原因遭遇下架。

玄幻、穿越等题材在政策制约下已经失去了题材红利。宇乾看到产业升级的必要,“过度虚幻、玄幻对现实不利,会导致丧文化、宅文化的盛行。所以,产业升级,意味着在我们的网络文学中,要加骨架和导向。”

作为阿里文学的掌舵手,宇乾对旗下IP提出3条标准:正能量、好的世界观、喜闻乐见。他认为,没有这些东西,光是以字数取胜,或一味追求爽,那么,网络文学依然带着1.0时代的包袱,没有内核,依旧虚胖。

首要标准就是正能量。一方面,网文中大量的穿越、玄幻题材都是为了爽而爽,而过度虚幻对现实不利,会导致丧、宅文化的盛行;另一方面,网络文学的读者年龄偏低,正处在三观建构期,也易受影响。

宇乾认为,文字有传承的功能、教育的义务、惩恶扬善的导向。2017年,中国作协、广电总局推选了24部优秀作品,入场不久的阿里文学旗下两本书和4个作者位列其中。

“船大难掉头。我们船很小,很结实。”宇乾说,他很认同唐家三少说的一句话“你写出的文章敢不敢给自己小孩子看?如果你不敢给小孩看,就不要写”。这正契合了阿里文学的价值观,人和企业同样需要信仰。

空有导向不够,还需脱胎换骨。网络文学激荡20年,取得了长足进步,作者和读者数量实现了全面爆发,也留下了一些旧时代的包袱,其中之一,就是是网文作者收入来源单一、形式单一:按照千字计费,导致注水现象严重,一篇动辄几百万字是常态,上千万字的网文比比皆是。

“千万字的篇幅中,涉及核心的内容很少,这是虚胖,不健康。”宇乾说,正因如此,他敢于在《夜余留白》才写到7万字时,就拍板买下,并鼓励作者不要有篇幅压力,力求精悍。

这在按千字付费的网文1.0时代是不可想象的。《夜留余白》光影视版权给作者带来的收入,就已经是文字部分收入的十几倍,这种模式上的转变可以让作者专心打磨作品。

产业必须升级。当正能量、好的世界观、喜闻乐见的导向确立,剩下的关键就是踏实搭好骨架。

升级2.0,打造基建

网文行业进入下一个20年,路在何方?从业者清楚看到:付费市场规模的增速在逐年递减,网文用户增长已经到了瓶颈阶段。有数据显示,2017-2020年,网络文学付费阅读市场规模分别为64/86/111/137亿元,增速将从39.9%逐年递减到22.9%。

业内公认的是,依赖传统的付费阅读并不长远,在网文付费用户到达瓶颈的当下,版权运营才是突破之路,为作者甩掉付费阅读、注水写作的包袱是当务之急。

后入场的优势是什么?毫无疑问,是轻装上阵、全新的打法。

网文江湖中的“新人”阿里文学,矢志要建设文学市场的基础设施,打造行业的“水电煤”,服务整个文学市场。

具体而言,向上服务作者、出版社、购买IP的机构,甚至包括上下游的伙伴,向下服务读者。

翻看这几年的网文作家富豪榜,仔细算算就会发现:头部网文作家人均创作1200万字。这意味着即使每天写作10000字,也需要连干三年半。“每天10000字什么概念?不是做我们这行的人仔细想想,你们上学的时候写一篇一千字的作文,有多费劲?”网文作者“跳舞”曾在知乎这样指出。

这样的更新压力之下,有的作者一边在产房外陪产,一边写作;有的在新婚当天五点就起床,先写完一章再去接新娘。

宇乾清楚地看到他们的痛点。“网络文学不能光是文字,必须打通与影、游、视、漫画、衍生品、舞台剧等其他形式的联通。”在他看来,新时代的网文平台可以给作者拓宽原本单一的盈利出口,“你不用为了挣一千万写1000万字,现在可能你写20万字也能挣一千万。”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隔阂也亟待打破。很多网络文学作家文笔很好,但没有传统作家的影响力;一些传统作家功底深厚,但苦于没有渠道。“这个界限应该打开,传统作家也可以网上写文,我们帮他推广。”宇乾说。

面向读者则应按需划分服务产品线,多管齐下。近日发布的《2017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去年,中国数字阅读规模达到152亿元,同比增长26.7%。6月11日,阿里文学发布电子阅读产品“天猫读书”App,以方便用户在淘宝、天猫购买纸质书的同时,购买其电子版。阿里文学旗下已有的一款App“书旗小说”,目前装机量已过亿。

“天猫读书”的背后,是阿里文学进军严肃文学的野心。宇乾解释,书旗小说、天猫读书定位不同,承接两种类型的读者与作者。前者偏向网络文学、通俗文学,更注重娱乐;后者偏向严肃文学,追求知识的获取和情感的承接。

这正是阿里文学打造基础的一环——服务好读者。“让阅读更简单、更高效、更快乐,只有这样,更多人才会来读书,选择阅读的方式消费内容。”一方面提升读者阅读体验,另一方面让他们可以轻松、快速分享,从而将数据反馈给作者、出版社,让行业良性循环。

“天猫读书”背靠天猫图书,有着天然的流量优势。据了解,2017年,天猫图书达到350亿码洋(图书定价与印刷数的乘积)的市场规模,超过1亿用户通过天猫购买图书。

阿里文学将目光放到了更远的增量市场。在宇乾看来,从天猫图书到天猫读书,这就是增量市场,“现在这批读者是读严肃文学的,天猫读书将他们引到线上,成为电子阅读用户,未来也可能成为网络文学的用户。”

在他看来,网络文学市场必须升级,如果不升级,将始终徘徊于文娱市场的边缘,只是很小的类目,也许能做强大,但不会伟大。为此,打造“水电煤”这样的基础设施,是征途的第一步,也是基业长青的基础。

“我们不是为了吆喝,而是当作事业来做,不是投资。投资的话,赚钱就跑了;事业来讲,会考虑八年、十年后怎么样。”宇乾说,想要成就这番事业,就要让产业链上的各环得到体系支撑,进入良性循环。

 文娱全链,生态共振

7月30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首场IP路演的阿里文学专场上,网文作家骠骑作品《零点》、森林鹿作品《唐宫奇案之血玉韘》都已经在影视化的路上。

阿里文学签约作者骠骑擅长军事题材的写作,当他刚有将科幻融入军事创作的想法时,阿里大文娱IP内容合作中心总经理王平、《打狗棍》《铁梨花》制片人马千策就加入了前期商谈。如今,《零点》刚进行一半,其影视版已经确定由金牌制片人马千策亲自操刀,骠骑本人进行剧本改编,新锐导演赵锦焘执导。这是阿里文学推出IP影视顾问团后的首部作品。

这是网文作者、影视制作者、平台的三方合力。宇乾强调,“作者签约我们,不光是签约阿里文学,而是签约整个阿里巴巴大文娱的生态体系。”他口中的生态,既是加速IP孵化的坚实后盾,也是阿里文学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为了辅助作者将IP充分开发,阿里文学成立了IP影视顾问团。签约的重要作者在写新书之前,阿里文学会安排他跟业内知名的制片人、制作团队交流沟通。其中有些是阿里大文娱生态里的一一份子,也是业界知名的制片人、导演。

“这意味着他们写书的时候会有影视化的思考,会得到很多建议。”宇乾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作者和大文娱生态的影视从业者也可能一拍即合,作品尚未完成,IP就提前锁定了,写完就拍。

对大量的腰部以下作者,阿里文学也有针对性的孵化方式。一个由阿里影业、优酷、阿里游戏多方构成的团队每天都在一起碰撞,分析哪些书适合衍生,一旦觉得有苗子,就马上介入。这种提前进入、不懈发掘的功课极大地提升了IP衍生的效率与成功率。在宇乾看来,这是生态间的深入沟通、合作,是单体公司无法比拟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做基础设施,它让我们捕捉到天才作者的概率更高。”宇乾说,建好体系能提供很多数据和人的反哺,从而一面保证腰部作者的产出率,一面提高“大神”诞生的概率。

为了做好优质IP的捕手,阿里文学搭建的生态圈不止体系内。“大部分的IP衍生不局限在阿里大文娱生态圈里,IP也不一定全都卖给优酷。”宇乾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目前,阿里文学的IP购买方一半来自体系内,一半来自体系外。但是,体系外的公司也基本上和优酷、阿里影业、阿里游戏都有合作,“因为生态是一环套一环的。”

阿里文学、优酷、阿里影业曾联合发起HAO计划,共同升级服务、模式、IP范围及发行渠道。在最新公布的HAO计划合作名单中,传统制作公司华谊兄弟、慈文,网络电影制作公司新片场、奇树有鱼、淘梦、映美等各方合作伙伴均位列其中。

  这进一步印证了生态共振的效果。

2017年,《白夜追凶》从小众题材变身年度爆款,豆瓣评分9.0,最终被奈飞收购,得以输出海外。在这背后,是整个文娱生态联动的功劳。剧集上线两周后,“千万别去淘宝搜白夜追凶”的消息迅速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自发的大范围传播。优酷与手机淘宝合作的互动视频在一周内就吸引了超过3000万人参与。随后,虾米音乐、阿里文学又同步推出了原声音乐和同名小说,实现了产业链的延伸。

今年初,在首届阿里文学行业生态峰会上,阿里文学宣布签下酒徒、何常在、墨熊、风行烈、安思源等作家,并推出IP星河汇。轻装上阵的阿里文学要用一套“IP孵化”的模式开局,最终做成网络文学的基础设施。

目前,阿里文学刚成立三年,在发力原创IP衍生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有过百部IP在衍生路上,电影、电视、漫画、游戏,各种类型不一而足。宇乾认为这就是阶段性成果,“我们为什么比别人要快一些?因为我们从鸡还是鸡蛋的时候就在想怎么弄,而不是真正长成母鸡了、长成公鸡了才开始卖。”

在宇乾看来,用生态打法联动文娱上下游,这是行业特性使然,大家会殊途同归。阿里文学将以更精准、更轻巧的姿态,甩开包袱,驶入孵化IP的网文2.0时代。

来源:中金在线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