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想握住朋友的手叙事文_facemaskdon作品集txt

第二个故事 04 04.
虽然碰了一个软钉子,但孙霆宇并没有生气,当然也没有放弃。
他很聪明的退了一步,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去。另一方面当然也是因为尹梨既然同意了进驻娱乐城,那么他们理所当然会有更多接触与联繫,只是一场普通的商业晚宴而已,不去也无所谓。
但事情真的如同孙霆宇想的那么简单吗?
尹梨很帅气的用现实狠狠打了孙总经理的脸。
那天相谈甚欢的晚餐彷彿像是一场梦一样,接下来一直到娱乐城即将开幕,尹梨一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电话打过去是助理接的,去餐厅堵人也堵不到,说明会更是助理跟经理一起来的,尹梨根本就没出现。对此,孙霆宇有点哭笑不得。
那天晚上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好,让他以为尹梨对他多少是有点好感的,现在看来好像完全不是这样?她不仅拒绝当他的女伴,接下来居然还乾脆失联了,这也让孙霆宇罕见的心焦了起来。
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只觉得烦躁不安,尹梨跟他认识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不同于那些因为他的温柔就动心的女人,也不同于那些围绕着他的人,她彷彿一点都不在意他的身分地位,对他的温柔更是一点触动都没有,更让他心颤的,是一种根本抓不住她的感觉。
她彷彿随时都会离开,彷彿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就在这种有点忐忑的心情下,很快的,娱乐城开幕了,当天晚上,尹梨穿着一袭简单大方的紫色礼服来到晚宴上。这场晚宴是孙氏主办,一方面是为了庆祝娱乐城的开幕,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宣布孙氏二公子的婚事。
虽然有点困惑为什么是二公子先订婚(还有娱乐城开幕到底有什么好庆祝的?),不过这毕竟不干尹梨的事,她就当来走个过场,捧捧合作厂商的面子。
原本她是不想来的,但一想到改变原身命运的进度表一直卡在40%,就觉得这大抵跟尹家或是徐绍有关,就是不晓得是得虐渣男还是怎么样,思前想后,尹梨还是决定乖乖上战场了。
离婚后一直到回国两年多以来,尹梨从没有回过一次尹家,尹家人也从未找过她,虽然她连电话号码都换了,但她可不相信尹家人真要找她会找不到。
这场宴会邀集了这个城市的政商名流,大大小小有名望的家族几乎都被邀请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天她会一口气遇到尹家人与徐绍,也许还有徐绍的小三或是小N之类的。啊,真期待呢!
递出邀请卡,尹梨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走进了宴会大厅,她从一旁的桌上取来了一杯香槟,悠悠哉哉的站到大厅一角休息。
尹梨一走进宴会厅,孙霆宇就发现她了,他立即和身边的人说了声抱歉,急着想走去她身边,只是既然是孙家办的宴会,身为孙氏大公子的孙霆宇根本无法脱身,好不容易摆脱了一群又被一群缠上,远远的看到那团移动得很慢的人潮,尹梨笑了。
上一世她参加的商业晚宴不少,也曾经是人群包围的目标,但这一世,她并不认为自己应该成为其中的谁,有几家小店,过着轻鬆愉快的生活就好,一直穷于追逐更富裕其实没什么意思。有那个时间她更愿意去安排自己的休闲嗜好,让自己过得更愉快一些。
这段日子她之所以能顺利避开孙霆宇,也是因为她去参加了一个密集的珠宝鉴定课程,大多时间都泡在鉴定学校里了,自然没时间到处乱跑。
大概是因为闲来无事,尹梨边喝香槟边打开自己的系统面板,系统上面的数字跟之前差不多,只差别在体力因为她这两年的锻鍊上升了三点,任务进度部分,改变人生仍旧停在40%,追寻真爱倒是有20%,想到真爱尹梨就想笑。
说真的她并不讨厌孙霆宇,他的温柔体贴的确让人很舒服,但那又怎么样?虽然任务要求要寻找真爱,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得谈场恋爱,在她心中,孙霆是无可取代的,哪怕记忆渐渐淡去,她也不想随便让谁取代他的位置。
「啊,是妳!」一声惊呼在尹梨耳畔响起,她悠悠哉哉的转头,就看见孙总经理的妹妹,也就是两年前曾把一整杯冰咖啡往她身上泼的女人。
她叫什么名字尹梨根本记不得,能记得长相还是因为这女人左眼下有颗红痣,衬得她的桃花眼看起来更加妩媚,也让人看过就很难忘记。
此刻,这女人正一脸错愕地看着她。我真想握住朋友的手叙事文_facemaskdon作品集txt而十分狗血的,在她的身边站着的,竟然是尹梨的前夫徐绍。
「妳好,请问妳是?」尹梨在看到徐绍的时候只是微微挑了挑眉,表情十分平静,还带点疏离。
「我是孙嫣然,之前真是不好意思,一直没机会跟妳道歉。」
「没关係,不是多严重的事情,妳能记上两年倒是我的荣幸了。」尹梨皮笑肉不笑,她可不相信有谁会把这种小事记那么久,更别说当时虽然她被泼了,但是她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接触,萍水相逢只见过一面的人,就算是记性好的人都不一定记得住长相,更别说是一般人了。孙嫣然为什么能记住她?
尹梨瞬间想起孙霆宇暗中的窥探,顿时有点不爽,看到一旁表情玩味的徐绍更不爽了。看来孙嫣然眼光真的很烂,前一任选了个渣男,现在这个徐绍当然也是妥妥的渣男一枚。
「尹梨,好久不见。」这时,徐绍开口了,坦白说他是有点讶异的,毕竟两年前尹梨还是个看起来柔弱胆怯的模样,虽然离婚的时候她的爽快让他有些诧异,但他以为那只是因为尹梨温顺惯了,不习惯反抗而已,怎么现在看起来,她倒像长出了爪子一样,懂得讽刺人了?
「徐先生您好,」尹梨举起酒杯敬了敬。
「你们认识?」
「是。」
「不,我们并不认识。」不同于徐绍的承认,尹梨笑着反驳,「我只不过是个小人物,怎么可能认识徐总裁呢?不多说了,我得去找点东西吃,你们自便。」说完便自顾自的走开了,再继续待下去她可能会忍不住喷徐绍一脸,别以为她没看见他眼里燃烧起来的光芒。
像徐绍这种种马最中二不过,总自恋的以为自己有魅力到不管是哪个女人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却没想过除了那张脸和他的身价之外,他身上有什么被爱的价值?至少,尹梨是看不起这样的人的。所以她很帅气的忽略系统发出的可攻略对象讯息,毕竟就算再想不开,她也不会在烂黄瓜身上浪费生命啊!选孙霆宇那个癡汉都比选徐绍这个烂黄瓜好。
晚宴进行得很顺利,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当孙霆宇挤到她身边,不管她走到哪都要跟的状况让她一不小心就备受瞩目,尹家人在宴会上看到她似乎有点惊讶,但也只是点点头打个招呼,似乎打算会后再跟她连络的样子,尹梨耸耸肩,无可无不可的点头了。
待她终于甩掉孙霆宇从宴会脱身后,回到家洗过澡换了衣服,尹梨这才有时间检查系统进度,果不期然,在这场勉强有跟渣前夫与家人接触的宴会之后,改变自杀命运的进度上升到45%,追求真爱也有30%,嗯,真是个好的开始。
她伸了个懒腰,愉快的捲了棉被睡了,没心没肺得很。

娱乐城店面开幕之后,庞大的买气与人流带来的是餐厅名气的上升,原本培育得差不多的经理与店长人才几乎被尹梨一口气用尽,她顺势推出了一个新的餐饮品牌,也顺便成立了公司,尹梨也在被尹家发现事业有成之后,被逼着回了一趟尹家。
不过,极品亲戚什么的,还是需要虐一下的。
所以尹梨一回尹家就拿出祖父母暗中留给她的股份与遗产,软硬兼施的挤掉其他兄弟姐妹,硬生生逼得尹家分家。她并不想揽权,所以一点都不想争什么总经理或董座的身分,她更愿意当一个每天挑刺的股东,时不时就这里戳一下那里戳一下,搞得主事者满脸血还不能赶她走。
尹氏之所以一直营运不良,最大的原因就是家族化经营,一大堆没有能力的人尸位素餐的卡在掌握权力的位置,除了有时没事派系斗争之外,根本没在做事。在这种情况下,有能力的员工根本就留不住,留住的都是一些马屁精,除了让公司绩效更差更浪费之外,一点意义都没有。
原本尹梨只打算当股东,反正扶个乖巧可用的魁儡主事就好,谁知道她刺来刺去居然把总经理给逼走了,她只好临危受命扛了。
上一世她曾经掌管过整个大集团,规模比起上一世的孙氏小太多的尹氏对她来说就像玩具车一样,要玩转起来一点都不难。她大刀阔斧的裁员,砍掉亏损的生产线,逼着几家子公司合併转型,三两下就把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弄顺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尹氏已经转亏为盈了,后来几年更是一年比一年发展得好。
抱着一叠资料夹,尹霄乖顺的站在总经理办公室外面等候召唤。
尹霄是尹梨二伯的独子,由于是老来子,所以现在不过刚满二十五岁,足足小了尹梨五岁,他刚从国外回来就被尹梨提溜进尹氏当特助,三年多下来,他从抱持怀疑到现在对尹梨根本就是死心塌地的信奉,在尹霄眼中,就没有比尹梨更厉害的人了。
她从无到有,把尹氏变得焕然一新,现在尹家的小孩都被尹梨洗脑得很彻底,有心想做出事业的可以从尹氏开始,也可以自立门户,只要愿意对家族贡献尹梨就会提供资金跟资源,但若一心想混吃等死就等着被她踹出去自生自灭。
现在家族的小孩也不信奉长辈所说的联姻那套了,透过联姻换来的资源或合作怎么可能比得上自己徒手拼搏来的稳定?结婚都可以离婚了,维持一个假相般的婚姻只为了事业或家族,那是哪来的蠢人做的赔本生意啊?
对于尹梨的改革,尹家长辈们刚开始是持反对意见的,但看到在尹梨的操作下,尹氏逐渐摆脱了早年绵软无力的模样,原本小得可怜的集团逐渐壮大,摆在眼前的利益跟好处让长辈们再也无话可说,最后也只能放任尹梨折腾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都只是纸老虎,也所以,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你觉得一个怕穷的人可以忍耐多久?」当尹霄问尹梨为什么能搞定尹家长辈,尹梨回答得十分爽快,「比起跟长辈证明自己有没有能耐,比起跟其他人所取认同,你自己能不能帮自己打下一片江山更重要,自己握在手里的东西才是真的。」
尹梨是把尹霄当成接班人培养的,尹霄的个性虽然偏软,历练也不多,但是却是个择善固执并且比较坚定的人,他的三观很正,做事也颇有条理,稍微磨练一下可以养成一个很好的领导者,像尹霄这样的小辈她从集团里挑出不少,大多带上几个月就会放出去历练,只有尹霄她一直带在身边。
只可惜尹霄并不是她的攻略对象,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多了,她算来算去攻略对象居然就只有孙霆宇跟徐绍二人,诡异的是这两个人不知道是哪里吃错药了,这几年的时间她明明都只是不冷不热的晾着,他们却像是追上瘾了,时不时就跑来献殷勤,搞得尹梨头痛死了。
徐绍信誓旦旦说他已经改掉花心的坏习惯,想和尹梨复婚,孙霆宇则是一贯温柔体贴的嘘寒问暖,说真的几年下来尹梨的确有稍稍对孙霆宇改观,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毕竟她怎么也不可能看得惯他那种对谁都好的性格,就当这是尹梨的劣根性好了,比起对谁都好的人,她更喜欢那种全世界只对你一个人好的那种,也许是曾经有过这样的感情,享受过最好的,谁还想要残次品啊?


第二个故事 05 (完) 05
阳光穿透窗帘撒落床上,尹梨从睡眠中醒来,盯着陌生的天花板,好半天回不过神来,昨晚的记忆有点混乱,只剩下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身体有些虚弱,是一种类似刚退烧的虚弱感,她皱着眉,试着回想昨晚的一切,突然,房门被打开了。
「妳醒了?正好,我请阿姨熬了粥,马上可以吃了。」走进来的是一脸惊喜的孙霆宇,他一身休闲服,头髮还微微滴着水,看起来像是刚梳洗过一样。
「孙霆宇?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妳昨晚发烧了,又喝了太多的酒,我担心妳一个人没办法照顾自己,所以离开医院后就把妳带回来了。」
「哦?」
「妳现在感觉怎么样?」
「你其实可以把我直接留在医院的。」
「有这种献殷勤的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孙霆宇脸皮厚得很,苦追了尹梨三年多,要说他最深刻学到的教训是什么,大概就是千万不要跟尹梨客气,你一客气了她包準退到你再也接触不到的地方去,原本在谈恋爱上很有自信的他可说是被打击得一塌糊涂,再加上有尹梨的前夫徐绍时不时冒出来捣蛋,孙霆宇的追妻之路何止坎坷二字。
「噗,说得也是。」尹梨笑了笑,听他这么一说她大约也想起昨晚的状况了,昨晚的宴会因为请来了很棒的调酒师,尹梨不小心喝多了,偏偏她这几天有点感冒,酒又是刺激的东西,她脆弱的喉咙承受不了这种刺激,宴会才过半就发烧了,偏偏她还以为自己只是喝醉了而已,直到后来意识不清、全身发烫差点昏过去,才让大惊失色的孙霆宇送到医院,幸好在医院打了几瓶点滴后她的状况就稳定下来,烧也在天快亮的时候退了。
尹梨定定的看着笑得一脸殷勤的孙霆宇,说真的她的确是有一点感动,毕竟这几年下来他的付出与追逐她都看在眼里,原本被她吐槽不已的好感度最终停在95%,这一停就是两年的时间,这之间并不是没有人试图倒追他,他却不动如山的始终守在她身后。
尹氏虽然在尹梨这几年的带领下发展得规模还不错,却比不上孙氏这样的庞然巨物,一些比较大的合作案与开发案要不是孙氏帮了把手,恐怕尹氏也不会发展得那么顺,偏偏孙霆宇从不把这些事情挂在嘴上,有人问他,他总是四两拨千斤,只说是公司评估过尹氏值得被投资。
比起口上花花的甜言蜜语,尹梨不得不承认孙霆宇背后的用心更让她心口发软。在这个世界待了五年多了,现在改变命运的进度已经满了,追求真爱的进度也到了45%,仅剩的那5%提醒着尹梨──对于孙霆宇,她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毕竟不同于她对孙霆还算和颜悦色,她对徐绍那渣男可是半点好脸色也没有。
也许,就只是差在她愿不愿意开口承认罢了。
「既然醒了,要不要去洗个澡?衣服已经準备好了,我去帮妳端粥。」虽然很想继续看着尹梨哪也不去,但看到她苍白憔悴的模样,孙霆宇还是有点心疼,他忍不住伸手去拍拍尹梨的肩膀,指了指一旁的衣服,这才起身下楼。
房门被轻巧的关上了,肩膀上的热度却彷彿还残留在肌肤上,尹梨垂眸盯着手掌下的床单,发现自己似乎有些难以抵挡了。
任何一个人在虚弱无助的时候被这样温柔贴心的照顾着,都免不了心动,更别说孙霆宇和孙霆如出一辙的用心了。哪怕她还是讨厌他对谁都好的那种个性,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两年下来他待她,的确与他人不同。
「系统,我能查询这个身体的寿命吗?」
──叮!权限不足,无法查询。
「好吧!」胡乱想些什么呢!尹梨对自己摇了摇头,她刚刚居然想着,倘若自己时日无多,那就跟孙霆宇凑合着过吧!但是回头一想又觉得这彷彿掩耳盗铃,若不是她心动了,只怕也生不出这样的想法。
但她也不是吝于面对自己的人,既然孙霆宇已经证明了他的用心,那么她似乎也该有点表示了。
拖着痠软的身体洗了个香喷喷的澡,因为还有些虚弱的原因,尹梨只泡了一个半身浴,她沾湿了毛巾敷了敷脸,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热气一点一点恢复红润。直到觉得自己把病气洗掉了,尹梨才擦乾身体披了浴袍出去。
「洗好了吗?早餐我已经端──」尹梨走出来的时候孙霆宇正好放下手中的托盘,他一抬起头就怔住了。
浴室热气争先恐后的从尹梨的身后散了出来,也许是因为她刚生了一场病,原本就白腻的肌肤彷彿上等的白瓷一样,白得几近透明。她脸上有着迷人的红晕,凤眸水光潋滟,平时似是为了掩饰那张柔弱的脸,尹梨的眼神总是有些凌厉,此刻的她眼眸里却只有淡淡的笑意,柔和了那张脸,也让她看起来更加荏弱无辜。
虽然时常见面,但孙霆宇彷彿第一次发现她有这么柔软诱人的一面,他不由得看呆了。
没理会孙霆宇的怔愣,尹梨走到床边放着衣服的地方,才拎起上衣就忍不住笑了,该说孙霆宇不愧是癡汉吗?他帮她準备的衣服不仅尺码是正确的,连款式都是她平时偏好的,她翻了翻,发现这并不是她常买的品牌,衣料与剪裁比她惯穿的更好,针脚细密,看起来像是手工订製的。
她挑了挑眉,放下了手上的衣服,转身就拉开一旁的衣柜,果不其然衣柜里面满是女装,看起来款式与颜色都和她手上这件差不多。尹梨回头打量了整个房间,发现不管色系或陈设全都是她喜欢的简约风,唯一的差别大概就在于少了她常用那种介于酒精与消毒水之间的气味。
「你这房间是为了我準备的?」
「呃……」突然被看破,孙霆宇罕见的脸红了,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驳,他只能转开视线不好意思看她,他其实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自从五年前第一次见过尹梨,四年前意外找到她之后,他一直偷偷的关注着她,她爱听的音乐、看过的书、喜欢吃的菜、惯穿的衣服、喜欢的颜色,每一个他都如数家珍。
刚开始只是因为喜欢而关注,后来苦追不得,他便下意识的开始收集那些东西,找得到名目送的礼物他会大方的送给她,但像更细节一点的小东西他就不敢送了。他甚至不敢面对自己连尹梨爱穿的鞋款都买的这种事情,就怕被她发现自己私底下的真面目。
等到孙霆宇从羞窘中回过神来,才发现尹梨已经离他很近了。
她的身材娇小,身高只到他肩膀,此刻她身上还穿着浴袍,因着她双手盘胸微微托起胸部的关係,衣襟微微敞开,露出大片白腻的肌肤,弧形优美的乳沟,意识到她浴袍下可能什么也没穿,他下身一紧,意识到自己的鼻血快喷出来了,慌忙退了一步。
「孙霆宇,你为什么喜欢我?」尹梨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这也让孙霆宇紧张了起来,他精準的直觉告诉他,他能不能得到尹梨就靠这个回答了,脑海中很多想法迅速跑过,但最后他还是选择诚实。
「我不知道。」就当他是冒险吧!这几年下来他也算了解尹梨了,不管什么事情她心中都有一把尺,若找藉口或骗她,后果可能不堪设想,与其编出什么答案,不如冒险一点说实话,而他的确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迷恋她。只觉得一切就像是来自灵魂的召唤,告诉他就是这个人了,不会错。
果然,听到他的回答,尹梨笑了,她从来没在他面前这样笑过,更让孙霆宇心悸的,是她眼里流露出来的感情──那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的。
「我必须承认,你的确让我动心,但若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永远不可能是你,你也愿意跟我在一起?」
「妳最爱的人是谁?」是徐绍吗?不!不可能!尹梨从来不给徐绍好脸色看,她甚至在他面前不知批评徐绍是渣男几百次了,孙霆宇被尹梨的话弄得又是高兴又是恐惧,好好一张俊脸都扭曲了。
「别紧张,那个人并不在这个世界。」心中对于孙霆的感情已经沉澱得很深了,尹梨并没有办法确定自己能不能像爱孙霆那样爱眼前这个男人,但不可否认有这么一个人在身边的感觉很好。就当她是自私吧!不管是为了完成任务,或是填补生命中的空缺,眼前这人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
向来冷冰冰的系统此刻意外冒出几句嘲讽,吐槽尹梨明明该是那个主动攻略人的,怎么好好的任务执行下来却变成是被攻略的那个,尹梨充耳不闻,只一心等着孙霆宇的回答。
「我愿意,尹梨,请和我交往……不不不,请嫁给我!」孙霆宇突然跳了起来,他回头冲往床边,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一枚戒指,一手拉着尹梨一边举起戒指单膝下跪,那动作流畅得彷彿演练过几百次一样。
尹梨低头看着那有双桃花眼的男人,他每次笑起来的时候,微微上挑的眼尾满是风情,再加上他温柔体贴的个性,妥妥是个招蜂引蝶的祸水,但这个男人此刻却满脸期待又忐忑不安的跪在她面前。
他的手心出汗了,笑容也有点僵了,满头大汗看起来是那么狼狈,但却让尹梨笑瞇了眼。
她低下头,轻轻的在孙霆宇唇上印下一个吻。
「孙霆宇,我们试试。」
「尹梨、尹梨,我会对妳好的,真的,我会对妳很好很好。」孙霆宇欣喜若狂的将尹梨拉入怀里,虔诚的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吻,他的怀抱很温暖,让尹梨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人的怀抱会给她一种近似孙霆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天生是属于彼此一样。
酥麻的感觉透过男人的手臂与胸膛传到她身上,她觉得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软,心也变软了。
好像,这样子也不错。
那么,就这样吧!

──叮!改变自杀命运任务,完成度50%。追寻真爱任务,完成度50%,目前总进度100%,所有任务已达成。现在脱离任务世界请选1,待原身寿终脱离请选2。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270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