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旧思维拖累了未来的可能性。

出国参加研讨会或旅游,招计程车有时候不是件轻松的事,因为很多国家的计程车司机不说英语,要不然就是我不清楚计价方式,或者担心司机乱绕路。有次我出国查路线,Google Map出现了搭乘Uber的预计车资,几位朋友一同搭乘,居然和搭公车的价钱相去不远,我的Uber处女航于是开启。
别让旧思维拖累了未来的可能性。
在国外搭Uber,完全不需要和司机语言沟通,路线和车资一目了然,还能用预设的信用卡付帐,而且可以选车型,几乎零压力。如果遇上会说英语又健谈的司机,还能问出许多私房景点和美食,甚至探听民情。

现在不仅可以搭私家车,连别人的房子也可以住,跳过旅馆。我一些朋友间颇流行Airbnb,我偏好住旅馆,但也在维也纳住过私人公寓,不仅离著名景点咫尺之遥,而且还有很棒的体验。有时候朋友用Airbnb订到不错的公寓,顺便去聚会一下也超赞。

轻松用APP或网站预订就能搭乘私家车代步和住在民居内,这在不到十年前都是难以想像的。人工智能(AI)打败人类围棋高手已不是新闻。科技始终来自人性,而且愈来愈了解人性,我们很可能会见到一个AI比我们更了解自己需求的时代,AI正以空前的快速改变每个产业及每个人的生活。
别让旧思维拖累了未来的可能性。
麻省理工学院数位经济研究中心(MIT Initiative on the Digital Economy)共同主任安德鲁.麦克费(Andrew McAfee)和艾瑞克.布林优夫森(Erik Brynjolfsson)写了《机器,平台,群众:如何驾驭我们的数位未来》(Machine, Platform, Crowd: Harnessing Our Digital Future)重新思考人脑与机器之间、产品与平台之间、核心与群众之间的再平衡,全书依机器、平台、群众的讨论分成三部分。

现在我们常常看到大量「AI将取代人类工作」的言论,但乐观的学者认为AI会像ATM那样让银行业务更方便而扩张,因而制造更多新工作。过去电脑再强大,也还是人在操作,未来说不定会反过来,电脑操作人类。过去我们嘲笑很烂的译文,就说那是洪⋯⋯哦不⋯⋯是Google翻译的杰作,可是现在却要改说,说那是比Google翻译还不如。

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3D列印机、人工神经网络等「机器」将无所不在。《机器,平台,群众》里举了许多实例指出人类做决策时会受到的各种限制和干扰,例如隐性或显性的偏见,以及不完美的本能。那么确定机器可以做得更好、甚至胜过所谓的专家时,为何还要依赖人类的判断力?作者们主张,最好的办法是建立、善用人机新伙伴关系,在合适情境中让机器做决策,但也主张人类不能盲目相信机器,要明智地让人类智慧参与,否则就会出现GPS带人坠崖的悲剧。

AI是个很复杂的领域,老实说没有一个专家能够清楚整个AI研究的所有方向和方法,可是媒体或什至资助研究的政府部门,都外行地把一大堆不相干的研发混为一谈。《机器,平台,群众》提到规则式或符号式的AI很早就兴起但已退流行了,现在主流的是机器学习系统,这是更像人脑的AI。
别让旧思维拖累了未来的可能性。
他们提出机器人寒武纪大爆发的概念,指出机器人、无人机、自动驾驶汽车将会更便宜、更广泛、更强大、更多元,因此乏味、脏乱、危险、昂贵的工作将由机器人取代,但是数位科技不擅长满足我们的社会性需求,未来高超的社交能力可能比强大的量化能力更吃香,可是如果台湾教育仍擅长训练零社交能力但很会考试的阿宅,未来似乎真的岌岌可危。

现在的科技进展速度快得令人发指,过去电脑──尤其笔记本电脑──是高价品,制造商有可观的利润,可是现在已是一片红海,利润没比制作面包好到哪去;接着是手机的天下,但没多久智慧手机也变成红海,只有几家大厂能赚到钱。这个时代制造硬体不赚钱,提供平台的服务商能够大赚特赚;我有些朋友一直嘲笑苹果手机的SPEC不如其他品牌,是因他们搞不清楚苹果主轴是服务,难怪硬体制造较强的台湾,薪资水平会不断倒退。

在行动通讯的时代,我们手上的智慧手机比登月计划用的电脑更强大,功能更多。这在十年前难以想像,变化快到过去经验经常失灵,没有时时重新理解商业活动,就出现各种奇怪言论。

Uber可以让人方便叫车,可是他们几乎没有自己的车队,Airbnb让旅人在外地住到民居,可是几乎没有房产,脸书拥有大量资料可以卖给剑桥分析骗选票,可是却完全不生产内容。更赚钱的公司,已经不是靠卖产品而是提供平台,例如亚马逊、苹果、Uber和Airbnb等等带来的革命。

这些线上平台改变了成本结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并且利用收集使用者的各种资讯来作大数据分析,大幅改善供需媒合,在音乐、城市运输、电脑软硬体、团体运动等无数产业,创造出可畏的新竞争者。

然而,平台有所谓的网路效应,使用的人愈多就愈容易赢家通吃,大部分使用者都到人最多的平台去,除非有特别的需求,否则到老二平台去有什么用?《机器,平台,群众》用经济学的方法提出互补品会带动平台的需求,而成功的平台也极为重视使用者介面和使用者体验,这方面是台湾业者较不擅长的。
别让旧思维拖累了未来的可能性。
《机器,平台,群众》提出,这一波平台革命最应关注的是第二代O2O(Online to Offline)平台,能以多重效应结合原子经济与位元经济,创造极大价值,中国是O2O创新的温床。平台削减了资讯不对称而有助于成功的交易,对业者和消费者会有复杂的互动影响及动态发展,值得企业好好用心研究。

《机器,平台,群众》第三部分探讨群众的力量。企业需要的业务,过去为何主要由内部员工来做,而不是凡事外包?诺贝尔奖经济学家罗纳德.寇斯(Ronald H. Coase,1910-2013)给了经典的答案,因为问题出在交易成本,外包业务有更多不确定性因素,还不如雇人来干活更能提高确定性和品质以降低交易成本。

将业务交给乌合之众的确会提高不确定性、大增交易成本,可是现在网路上自动集结的全球群众,合力打造出世界上最大的作业系统LINUX与线上百科全书——维基百科。这个时代经常可见业外人士一再击败领域专家,因此《机器,平台,群众》主张,企业该秉持着开放等原则,谋划善用群众的力量。

去中心化的力量也日益明显,现在区块链技术很流行,除了比特币,还可能有许许多多创新的可能,只是有没有人能够早一些想到别人还未想到的可能,所以如果有一个新产业或新服务是用区块链或加密技术横空出世地创造的,别感到太意外。

读完《机器,平台,群众》,真令人感叹科技进步太快,已经不是量变而是质变,很多商业活动已有结构性的改变,即使不是企业或创业家,这本书还是令人很有启发,尤其是主导政策的政府官员,真该好好拜读,别让旧思维拖累了未来青年的可能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26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