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自责──忍不住想滑手机,并不是意志力的问题?

未来的智能手机可能会人机合体,依许多人无时无刻都离不开手机的状况来说,这搞不好才是最符合人性的需求,没有之一。

有长辈批评年轻人现在都不跟周遭的人互动,成天只盯着手机萤幕看,愈来愈没人性,说完掏起手机,传了不要成天盯着手机的长辈图⋯⋯
你不用自责──忍不住想滑手机,并不是意志力的问题?
成天盯着手机不是因为没有朋友,反而是因为太关心朋友,我们在乎朋友在朋友圈中贴了去哪鬼混的八卦、传了啥美图,更关心自己贴的东西有多少人看、有多少人按赞、他们究竟会说啥。

让人欲罢不能的不只手机。过去只有智障手机的年代,沉迷电玩而毁掉学业或事业时有所闻,我就有两位大学同学因为沉迷电玩,几乎足不出户不上课考试而且断绝社交生活,以致于无法大学毕业,后来也不知去向。
你不用自责──忍不住想滑手机,并不是意志力的问题?
我人生中最后一次沉迷电玩,是大一升大二的暑假。当时一起暑期住宿的室友大多数时间都回家疯玩,留在学校实验室做实验的我,偷偷用他们的电脑玩他们平时玩得不亦乐乎的游戏。为了克制我学期中打游戏的冲动,我电脑里不安装游戏,想说暑假偷用室友电脑玩一玩又不影响课业。大概玩了一个多月吧,有次我在实验室假装认真做实验时,觉得好不耐烦,因为心中想着的是什么时候把无趣的实验随便做完,然后溜回闷热的宿舍打游戏。

正当我不在乎实验是否做得好不好时,我突然惊觉,我整个心思都被电脑里该死的电玩给控制住了,以致于我根本在随便敷衍实验工作,一心只想到虚拟世界里和数位怪兽士兵厮杀,生活中的其他认真和美好事物仿佛不再重要。我当时吓出了身冷汗,没想到一向以自制力为傲的我,还是让电玩给牢牢控制了。

那天,我还是放下手边的实验溜回宿舍打了把游戏,当晚关了机,从此再也没打开过室友的电脑。后来,当我滑智能手机玩如愤怒鸟、Candy Crush Saga和宝可梦等游戏到一个地步,那天的情景就会浮现在我脑海,然后我就会很害怕地不敢再玩那些游戏。

我们知道毒品、香烟、咖啡、酒精能让人上瘾,但现在媒体上有愈来愈多网络成瘾、游戏成瘾、性成瘾、赌博成瘾、刷卡成瘾的讨论。因为科技的发达,以及对人性的洞见愈来愈清楚,这对许多聪明的企业家来说,都是宝藏,懂得让人们上瘾到欲罢不能要心甘情愿地掏腰包来为消费。例如Netflix的影集一集播完会直接续播下一集,要使用者阻止才会停止,利用懒惰的人性,让人在网站上的时间愈来愈长。
你不用自责──忍不住想滑手机,并不是意志力的问题?
好书《欲罢不能 : 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Irresistible: The Rise of Addictive Technology and the Business of Keeping Us Hooked)就要来探讨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中,我们究竟有多欲罢不能。

纽约大学商学院的社会心理学家亚当.奥尔特(Adam Alter)在《欲罢不能》提到几个很有意思的例子,指称那些聪明到设计出令人欲罢不能产品的天才,私下却严禁家人使用,例如乔布斯就不让自己的孩子使用我读完这本电子书的iPad。硅谷所在的加州旧金山湾区有禁用手机和平板电脑的私立学校,据说七八成家长都是高科技公司高层主管。

忍不住想滑手机,并不是意志力的问题,这是科技始终来自人性。发明网络和电邮的天才们,并没有要人们欲罢不能,但我们就是不自觉地陷入其中。尽管圈内人视为豺狼虎豹,很多家长为了应付调皮的小孩,硬塞iPad给他们的情景在大街小巷中恐怕天天上演。在餐厅里,一桌上全家大小全都盯着手机萤幕滑不发一言也不算诡异了吧?
你不用自责──忍不住想滑手机,并不是意志力的问题?
《欲罢不能》这本书没提到,可是你听说过「奶头乐」(tittytainment)吗?这看似低俗的名词,是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提出来的理论,指能让人着迷、低成本又带来满足感的低俗娱乐内容。由于生产力不断上升,世界上大部分人口将不用也无法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生产。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对立越来越明显,对于掌握全球八成以上财富但却只占总人口两成精英,要避免被低端人口反扑或者革命,最好的方式就是提供后者可以吸吮的奶头。为了安慰这些人,他们的生活应该被大量娱乐活动(比如网路、电视和游戏)填满注意力和不满情绪,让他们在不经意间就接受了自己的境遇。

「奶头乐」看来有点像是阴谋论。当然,我们知道贩卖高度成瘾的毒品是重罪,可是经营和贩售的是令人行为成瘾的社群网站、色情网站、手机、游戏呢?换来的并非是牢狱之灾,而是名利双收,又能玩「奶头乐」,何乐而不为呢?

上了瘾,你会愈来愈欲求不满,离不开那些可以带来快感的东西,会开始追求它们,越来越忽视生活中的其他方面。《欲罢不能》指出,我们人人都有成瘾基因,美军在越战期间在越南胡搞瞎搞时,他们轻易就能弄到海洛因等毒品来嗨。海洛因是恶名昭彰地难以戒除,美国政府担心不仅灰头土脸地输掉越战,还让大量海洛因成瘾的美国大兵回国后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于是投入了大量资源在研究。

然而有趣的是,这些毒虫美军回国后,有95%的人从此没再碰毒品。这究竟是啥状况?神经科学的实验发现,只要离开了当初使老鼠或人们上瘾的环境,不再提醒他们那些快感的存在,瘾头就无疾而终了。是的,遗传上我们都会成瘾,可是很大程度上还是有赖环境来助威。因此酒瘾也好,电玩成瘾也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只要经过酒吧或回到如狗窝般的宿舍,就会一再提醒自己来一杯或打一场。

科技令人上瘾并非现在才有的,过去也很多人抱怨电视令人成瘾,但是科技总是变本加厉的,电视毕竟还是被动接受资讯。现实是很残酷的,我们在现实世界里有太多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欲求不满的鲁蛇在虚拟世界里可以是肆无忌惮的温拿,那为何还要在现实世界中奋斗呢?

智能手机更把这种为所欲为的快乐随身携带,即使是阿宅也能出门假装不宅,我们每天盯手机萤幕的时间可能超过三小时。结果,人们的注意力愈来愈短暂,据说快和金鱼差不多了。
你不用自责──忍不住想滑手机,并不是意志力的问题?
美国已经出现了一些治疗行为成瘾的机构,一天的费用近四百美元,说不定这在台湾也会有商机,游戏公司可以先让人上瘾大赚一笔,再偷偷成立别的公司来治疗上瘾的青少年再狠赚一笔(误)。如果只是批判行为成瘾,恐怕是无法满足大多数读者需求的,所以探讨我们如何避免或摆脱行为成瘾,也是很合理的。

家长可能要先自制抵抗塞iPad轻松应付小孩的冲动吧?甚至该让小孩学会观察身边美好的事物,周遭的一花一草一木都有各自的美;对已经上瘾的人,寻找替代品、养成新习惯、拉开与诱惑的距离、适度惩罚和奖励自己、避免环境的诱惑、降低诱惑的威力,都不是轻易就能办到的,但都值得一试,否则一生都被无益的东西控制住,人生又有何趣?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269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