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

现在有很多常见的疾病,按时吃药或动手术,就能大幅减缓症状或者完全治疗。然而,当社会失调,愈来愈多人辛劝努力工作,所得却仅够温饱,坐看庶民花个好几千万炒房,才发现原来自己是贱民,仅因为出身没有权贵好,或者没不要脸到去当政客──我们不会主张「因为疾病是自然规律,所以生病了不用治疗」,但为何会有人主张这样的社会状况是好正常的自然规律?告诉鲁蛇,能有这样的日子已经很好了,没事别仇富。这和放弃治疗有何差别?无法解决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吧。
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
贫富差距扩大,是媒体一再报导的旧话题,旧到我们已无感了,可是生活的压力却让人超有感。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让这样的贫富差距越来越扩大,肯定会回过头来摧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如果生活过得不好的人,非得要认命安份时,那是要在人性为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而努力创新的动力上踩煞车吗?让低端人口或者甚至是中产阶级放弃进步,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不会自然停滞或什至衰退吗?

乐施会(Oxfam)2018年的报告指出,全世界创造的财富有82%到了最富有的1%人口的口袋里,而较为贫穷的那一半人的财富并未见增长。他们在十个国家访问的七万人当中有72%都强烈支持各自的政府尽快应对贫富分化的问题。

在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中,贫富差距扩大究竟对国民的整体福祉,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有了这两本姐妹好书《社会不平等:为何国家越富裕,社会问题越多?》(The Spirit Level: Why Greater Equality Makes Societies Stronger)和《收入不平等:为何他人过得越好,我们越焦虑?》(The Inner Level: How More Equal Societies Reduce Stress, Restore Sanity and Improve Everyone's Well-being),我们可以充分地应用科学的资料和方法来认识到贫富差距的恶果,以及一个公平的社会有多值得追求。

一般上,探讨贫富差距的书籍,大多是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或者记者写的,可是《社会不平等》和《收入不平等》的作者理查.威金森(Richard Wilkinson)和凯特.皮凯特(Kate Pickett)却是流行病学家,他们算是把不平等当作一种流行病来研究了吧?正因为如此,这两本书能够鹤立鸡群。

《社会不平等》是发表在约十年前的好书,使用大量跨国资料和引用学术论文,利用许多图表指出不平等对社会有害:削弱信任、增加焦虑和疾病,鼓励过度消费,还会对心理健康与吸毒、生理健康与平均寿命、肥胖、教育成果、未成年生育、暴力、监禁与刑罚、社会流动性等等健康与社会问题造成不利的影响。资料和图表,他们都放在平等信托基金会(The Equality Trust)网站上供民众检视。

《社会不平等》提及,日本和北欧国家算是较平等的国家,美国、英国、葡萄牙是高度不平等的国家,加拿大、欧陆国家则差不多介于中间。因为《社会不平等》是写给非统计学训练出身的社会大众阅读的,其中大量的图表对有受过科学训练的人来说,稍嫌简单。可是,这些大量的图表都不约而同地透露了贫富悬殊和各种社会弊病的相关性。

《社会不平等》发表后的十年间有更多研究、更多的证据,证明不平等如何腐蚀社群。到了《收入不平等》,他们利用心理学解释不平等如何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包括思考、感觉和行为举止,以及我们如何将自己置于社会阶级制度中。他们也从演化与表观遗传学的观点提出,人类社会并非永远都是自利且彼此竞争。《收入不平等》解释了不平等程度如何加剧,以及我们为什么因而紧张沮丧。

《收入不平等》涵盖广泛的主题,探讨不平等社会中自恋和精神病的发病率不断上升的趋势,还有更多的焦虑、忧郁、药物滥用。不平等不仅是政治或经济问题,也是公共卫生问题。如果无视贫富差距扩大,以为不平等理应存在,那就像是无视好几种可治疗的疾病已经在国内扩散了,不仅不采取行动,还删减公卫预算。
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
《社会不平等》和《收入不平等》的资料令人感到怵目惊心,因为不平等不仅对穷人产生不利影响,而且对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有害。当贫富差距越大,人们就越容易以阶级高低来评价自己与他人,因为担忧自己落于人后。甭提底层人民和中产阶级,富人也会互相评比,你有天龙国的豪宅又如何?人家有的是纽约、伦敦、巴黎的豪宅,可是那又如何?还是有人有的是地中海的小岛⋯⋯难道,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美国无疑是个贫富悬殊的国家,很多好莱坞电影和影集都爱以此为题材。我第一次到美国时,要从华府搭火车到普林斯顿面谈,途经巴尔的摩,放眼望去的贫民窟像极了落后的贫穷国家,耸立其中、华丽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像是个魔幻的存在。后来在加州念博士班,到过多个贫富差距极大的城市,见识到隔一条街就货真价实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就因为如此,虽然美国是世界强权,可是社会问题比起相对更平等的北欧及日本,国家和社会问题多如牛毛:

更惨的是,美国极右翼富人不断不择手段地宣扬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这是主张只要个人不侵犯他人的同等自由,个人应该享有绝对的自由以其自身和财产从事任何活动的政治哲学。他们主张对企业的各种松绑,包括在金融和环境保护方面的放任,并且砸重金游说政客为富人大刀阔斧地减税。保守派学者甚至主张,贫富悬殊是有利经济发展的,因为穷人可以以富人为榜样努力往上爬升,所以也难怪保守派智库对《社会不平等》群起围攻。《社会不平等》书末也对这些批评进行了有力的反驳。
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
美国极右翼富人还利用赞助各种政客、智库、学者、媒体的方式,对大众洗脑,只要有人主张更公平,就被贬低为不懂经济学、程度很差、不爱国、惩罚努力等等,以至于有时连谈论公平在政治上居然都成为某种脏话,仿佛只要有钱就绝对是靠自己努力达成的,没有运气和作弊的成份。包括恶名昭彰的科氏兄弟(Koch brothers)等财阀,砸重金洗脑大众,暗中赞助保守派政客,已是公开的秘密了,有兴趣可读这本《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2016年的十大好书《Dark Money: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Billionaires Behind the Rise of the Radical Right》。

当社会乱糟糟时,富人真的能幸免于难吗?底层的生活有多令人感到绝望呢?会来读书评的朋友可能不容易想像吧?电影《小丑》(Joker)近来爆红,超叫好又​​超卖座,因为杰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实在是把主角「小丑」亚瑟.佛莱克(Joker/Arthur Fleck)演得太出神入化了,肯定是今年必看神作,没有之一,值得一再回味。片中不知民间疾苦的富人对照绝望到上街暴动的低层人民,看看香港、智利和伊朗,根本超写实。
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对穷人而言不好,对富人而言也糟──什么状况?
当然,先进国家即使贫富差距再大,穷人往往也不至于会饿死(除了灾难发生时),反而是只能吃垃圾食物而肥胖超重。别人的地板是自己的天花板,落后国家的人民也难以理解富国的穷人是在苦什么。因为,无论是一个国家进步到何处,都会存在「相对剥夺感」(Relative Deprivation),即使某一群体本身的处境已有所改善,但如果改善的程度低于其他参照群体的改善程度,相对剥夺感也会产生。就是这个相对剥夺感让社会中的底层人民感到极不幸福,即使他们的生活比起祖父母辈已经算是改善了许多。

贫困对我来说,并非抽象概念,我妈在高中班上是第一名,可是她小时候的家穷到有一餐没一餐,大学教育无法想像,高中毕业就只能马上上班养家糊口。如果她上了大学,肯定是位优秀的学生,专业知识也肯定更能够造福社会,可惜她并没有那样的机会。不过还好她出生在一个落后国家中均贫的年代,所以还有机会和一大群所得不多的人一起努力奋斗脱贫。

出生在现在贫富悬殊的时代,就没那么幸运了。我有朋友在一所后段私立大学当行政人员,那所学校很不幸地受到少子化很大冲击,大量学生来自弱势家庭,高达七八成的学生来自同一个县市;即使他们念了大学,但能够摆脱贫困家庭带来的束缚吗?他刚到该校上班时,听说不少快毕业的大学生,心中能想到最好的工作居然是便利超商的店员,感到很惊讶!

有大量扎实资料的《社会不平等》和《收入不平等》肯定是不可多得的好书,可是让人变穷到不可翻身的状况究竟是啥呢?因为贫富差距扩大近年实在难以令人忽视了,所以市面上也有不少值得一读的好书,也很值得有识之士一起研究。

《匮乏经济学:为什么老是在赶deadline?为什么老是觉得时间和金钱不够用?》(Scarcity:Why Having Too Little Means So Much)指出贫穷有许多后遗症,让陷入贫穷的人恶性循环,甚至影响到他们的认知能力。他们利用许多实验一再验证:甚至只要提出暗示,就让人陷入匮乏的陷阱,影响层面非常广,从智力到无法按时服药,还有以债养债,到教养子女的疏忽等等。他们指出,穷人缺的不仅是钱,还有认知频宽。

就连《社会不平等》和《收入不平等》书中一再提到相对英美更平等的日本,近年也出现了各种贫富不均造成的社会问题,众所周知的有派遣工作的穷忙问题。不少探讨此议题的书籍在台湾也出版了繁体中文版,如《贫困世代:低收入、长工时、无壳蜗牛、无法结婚生子⋯⋯大人无法理解年轻人的穷忙并非不努力,而是社会制度所逼!》(贫困世代社会の监狱に闭じ込められた若者たち)、《社会为何对年轻人冷酷无情:青贫浪潮与家庭崩坏,向下流动的社会来临!》(なぜ日本は若者に冷酷なのか:そして下降移动社会が到来する)、《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万,我们仍将又老又穷又孤独》(下流老人:一亿総老后崩壊の冲撃)。

2019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研究贫穷议题的印度裔美国经济学家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法国经济学家杜芙若(Esther Duflo)、以及美国发展经济学家克雷默(Michael Kremer) 。任教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巴纳吉与杜芙若夫妇过去二十年来致力于利用实验经济学的方法,了解穷人如何落至如此不幸的境地,以及有哪些可能的解决政策,他们把研究成果写成《穷人的经济学:如何终结贫穷?》(Poor Economics: A Radical Rethinking of the Way to Fight Global Poverty),让我们见识到许多国家过去对贫穷的想像有多贫乏,扶贫政策有多脱离现实。

《穷人的经济学》指出,过去大家都以为穷人之所以贫穷是因为财务的处理上很不理智,可是应用实验经济学的方法到田野进行研究后,巴纳吉与杜芙若夫妇发现,穷人有穷人的经济学逻辑,他们所得不多不代表他们就无法追求生活的乐趣,在手头拮据下的花钱逻辑也要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才能了解到其中的理性考量。

无独有偶,《下一个家在何方?驱离,卧底社会学家的居住直击报告》(Evicted: Poverty and Profit in the American City)是位社会学者在低层社区的卧底报告,极为生动地描写了一群入不敷出的穷人的生活状态,以及穷人间的弱弱相残,令人大开眼界,我读了感到极大的震撼,原来穷人有许多行为是逼不得已,如果没有适当的救济方式,即使原本有体面的工作,一旦因为各种原因落入贫民窟,几乎就是永不翻身!

在另一本好书《我在底层的生活:当专栏作家化身为女服务生》(Nickel and Dimed:On (Not) Getting By in America),有细胞生物学博士学位的女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契(Barbara Ehrenreich)为了了解一年到头辛苦工作却左支右绌的美国低端人口过怎么样的生活,于是卧底去当女侍、旅馆房务员、清洁女工、看护之家助手,以及沃尔玛的售货员。她发现,当底层工作收入太低,一份工作根本无法糊口,两份工作也只是刚好混口饭吃,她疲惫到需要靠止痛药维生,更甭提还有心力脱离那种地狱式的贫苦生活。

《当收入只够填饱肚子:走向贫穷化的年轻人,正面临什么样的困境?被困在低薪、低保障、高物价的「新贫世代」,为什么无法脱贫?》(Hand to Mouth: The Truth About Being Poor in a Wealthy World),当收入仅够付房租、水电和糊口,低薪、低保障、高物价的「新贫世代」为何故意变得更穷以领取保障,或者只能追求小确幸,更无力生养小孩。谁都会变老,现在中老年人可以呛年轻人,可是无望的年轻人有一天变成了中老年人,当回过头来让未来的年轻人感到绝望,那人类的未来能有多灰暗?

贫穷当然有个人因素,可是《穷忙:我们这样的世代》(The Working Poor: Invisible in America)也告诉我们,贫穷问题也有其社会因素,政策和体制也可能是让贫困人民难以超生。采访了十多个家庭,作者大卫.谢普勒(David K. Shipler)发现教育、医疗、家庭、心理、薪资结构、居住品质的失能,都可能让穷忙族离美国梦愈来愈远;另外,《穷人》(Poor People )作者威廉.福尔曼(William T. Vollmann)到了亚洲、非洲、俄国、东欧和美洲,在全球各地的城市和乡村,访问各个底层人民,让他们从每个人自身的文化、社会和宗教角度,解释自己落入贫穷的原因和后果。

近年因为房价飙升,夫妇皆为中学教师的双薪家庭,甚至都难以负担旧金山湾区的房租,甚至矽谷的工程师也要住在拖车公园,无法过体面的生活。教师和工程师都不能算是底端人口了吧?当受高教育、勤奋工作的人都要为生计奔波,那社会不算有问题吗?与大多数其他经济发达的民主国家相比,美国的向上流动性更小,美国梦已破碎!

《游牧人生:是四海为家,还是无家可归?全球金融海啸后的新生活形态,「以车为家」的银发打工客,美国地下经济最年长的新免洗劳工》(Nomadland: Surviving Americ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作者洁西卡.布鲁德(Jessica Bruder)采访了一个横跨全美的游牧社群,他们原本是教授、软体工程师、大学行政人员、退役军官,这群中老年美国人,受到金融海啸冲击的重创,付不起房租与房贷,只能开着露营车的,陷入一个又一个低薪、高工时与高风险的工作中。

虽然美国很多弱势族群是黑人,可是有些白人也没好到哪去,难怪他们都把票投给狂妄的川普。出生在残破的美国乡间小镇是有多难翻身呢?在不被主流媒体与社会大众关注的阿帕拉契山区与「铁锈地带」长大的杰德.凡斯(JD Vance)的自传《绝望者之歌:一个美国白人家族的悲剧与重生》(Hillbilly Elegy: A Memoir of a Family and Culture in Crisis),带我们见识到美国经济萧条对工人阶级带来的沉痛打击,那些家庭出生的小孩在父母悲惨的生活和不称职的家庭教育下长大,待人接物的方式和狭隘的眼界,把他们困在一个又一个牢笼中!

无独有偶,《白垃圾:美国四百年来被隐藏的阶级真相》(White Trash: The 400-Year Untold History of Class in America)揭示了那些贫穷又绝望的白人的状况,述说在美国文化下,失败者如何无情地被整个社会抛弃和歧视。当他们居住的乡镇变得又老又穷,有时候仅是全球化造成的产业外移而已,可是愈来愈右倾的政治氛围让政府缩减福利,向上爬升的阶梯从何而来?美国纵然再强大和富裕,不吝往中东狂丢昂贵的武器,却弃一群国民不顾,让他们的生活和中东战区差不多,这道义何在?

即使我们真的可以把贫穷归因到个人的堕落或不努力,那么在底层家庭出生的孩子,难道就是活该了吗?不管左派还是右派,只要不是冷血冷酷无情的反社会人格,都无法接受无辜的小孩只因为出身不好,就注定一辈子无法翻身,这完全是违背任何自由民主国家及文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的。如果是如此,那和奴隶制度有何差别?

没有任何脑袋正常的人,会允许整个社会向下沉沦,《社会不平等》和《收入不平等》用的实证方法来说明的一切,都值得不管是左右派来面对,别再假装房间里的大象不存在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232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