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自己扒开臀缝打肿_2男1女的有肉小说

章七 第七章
尽管许晶晶有多么的想找尹筗初谈一下那天在夜店里发生的事情,又或者她想跟她道一句歉,但她就是要么只管替欧阳悦查资料找证据,要么就是当她有空打电话上去跟尹筗初的秘书想约时间的时候,尹筗初却飞去了世界某一个地方公干。
起初她以为尹筗初是小器鬼,还在生气所以不理她,后来第二天无意间在坐电梯时听见25楼的那些职员说经理不在之下,工作压力也轻鬆下来,那刻许晶晶才意识到……
她才是还在意那一天的事的那一个人。
面对欧阳悦的案件要上庭日期越来越近,她要抓紧时间在上庭前约对方出来庭外和解,现实的生活,迫使她要暂时放底她与尹筗初之间所产生了的僵化局面。几乎又是每天都熬到两三点,偶尔欧阳悦会过去她那儿一起核对资料,莫说许晶晶,连欧阳悦也有点熬尽身心的体力。
另一方面,律师界里的话题在这阵子里意外的都是关于许晶晶与欧阳悦这单案件,案件那么鸡毛蒜皮却引发了这么大的反应,对此,许晶晶也感到有些自己是不是红了!?
红了?!
别傻了,她太清楚多少人想看她被控方踩到谷底,再看着她被尹氏换掉!
本着拼了老命之下,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找到了一些重要的证据,可让对方立马收手,无条件撤销控告。
就在上庭前三天,她出信过去控方律师事务所,继而第二天,得到对方回覆后便即时连同欧阳悦到对方事务所的会议室进行闭门谈判。
控方律师陈光辉算是在业界有点名气,成绩由新人至老鸟的十年以来,赢多输少,不过很多人都清楚这业绩是如何得来的,全因为他只接有把握的案件,一听客人说必输的,他绝对不会理会。
陈光辉一张自信满园的嚣张脸容,倾高下巴像是要俯视对方,先来一招君临天下的气势欺压对方,加上这里是他的主场,案件也是摆明是对方输定了,他的气焰更是烧得更盛。
同时地,许晶晶与欧阳悦心里都翻个白眼,特别是欧阳悦一进去会议室便瞧见当年大她三年的师兄,曾经与她一起设计海报等事情,真没想到他是这么下流贱格,真不能怪她只能喜欢女生,爱不了男人。目光再怒瞪对方,但似乎对方认为自己羸定了,嘴角上扬得老天那么高。
「我啥都不想说,你自己看看里面是甚么样的东西,然后我们来谈谈庭外和解,陈大状还有……这位真是很爱学妹的学长先生。」许晶晶也不输阵势,一本厚厚的文件抛到他面前,然后与欧阳悦谈好此时一起做出了一个张等看好戏挑眉表情,还有双手要抱臂。
陈光辉一心以为对方肯定是装腔作势,还一脸不屑的嘲讽翻开第一页,才第一页,脸容已经由嚣张跋扈瞬间变僵硬,多翻两页后是皱眉,再翻多几页,他便阖上文件,取出西装口袋里的汗巾擦着额头。
「曹先生,看来我们要谈谈。」陈光辉侧过身脸带忐忑的对他说。
曹力恒感到不祥的预感。后来陈光辉让许晶晶与欧阳悦先移步到会客室先坐一下,当然了,许晶晶第一时间率先把她做好用来反击的文件夺回来,才冷哼一声带着欧阳悦过去会客室。
坐在会客室的二人在那个领路的职员关上门后才放下她们来就是要战下去的态度,鬆一口气的各自坐在沙发里,享用着即磨的咖啡,现今的一代,没多久等着没事做,无聊了,便各自拿手机出来瞄一下,继而机不离手。
不用多说,欧阳悦一定是发讯息给许宁,许宁似乎亦有注意手机,也跟她开始互相聊天,说甜言蜜语,聊着今晚要吃甚么,要去甚么地方,要不要一起过夜等等。
反观许晶晶,她拿着手机翻开与尹筗初的WHATAPPS对话柜,指尖却犹豫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落笔。她与尹筗初一直都以直接电话联络,本来九成是工作上的事所以要打上去25楼找她,后来变成七成,另外有三成是尹筗初会打过来她办公室找她说要去吃饭,她们是没有用过现今通讯的应用程式来文字上的对话。
可能她与尹筗初都觉得,有时候打上文字给对方,会不经意之间在文字中藏有某种不想让对方容易察觉的意思,字中字,文中文,她们不喜欢猜测,特别是许晶晶。以她的工作职业病上来看,她每次看别人的文字都要细读好一会儿,总在想……对方的文字中有没有其他的意思呢?她打这文字时的心情?对方平常用甚么语气说这些话的?
所以她规定若是有甚么特别事情,请各方好友找她时要讲话,别用文字传过来。
尹筗初不喜欢猜测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注要方面是,她已经太忙了,没法再花心思製作漂亮的文字,她喜欢直来通话,那才能够第一时间说想说的,表达想表达的。
决定了甚么,许晶晶莫名不想用说的,她此刻只想用文字表达,试探对方到底想怎么了。或许那也是一种职业病,先试探,再证实,然后才出击。「妳……忙?」
等了一会儿未见动静,许晶晶以为尹筗初可能连看手机的时间也没有,心中竟意外地带了点轻微堕下的空洞感,她手抓紧了手机,想借此舒缓这点陌生好像又有点熟悉感……
她好像有经历过,却又好像第一次有此刻没法形容的飘浮半空的感觉。
突然间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腰肢顿时坐直,心跳慢慢地加速,她瞄一眼手机上眨亮的小绿灯,那证明要么是LINE,要么就WHATAPPS了。吸一口气,彷彿替自己存些勇气,把手机解锁,看到是属于LINE的讯息,心情竟然莫名从紧张到极端的顶点一下子沉到半空,不上不下,她不理解自己这种心情。
点开LINE,看看谁这么不通气在她心里乱撞之下传讯息过来,喜料是许宁!她瞄一眼旁边欧阳悦明明就跟她在不停手在对话,她这个妹怎么还抽到空问她:小悦心情是轻鬆还是假轻鬆?
她翻个白眼秒回道:有我在,她根本不用紧张!别烦我!我才是真紧张好吗!妳家的小悦只要有妳在她身边,其他事都像鸟粪一样容易擦掉!
许宁也秒回了一个捧着心心有文字写上爱妳哟~的表情图。
瞪视那个莫名感到是太欠扁的表情图,心里头更是很不愤!她不愤甚么已经不明白了,只觉得尹筗初这女人太小器! 她都主动给她一个下台阶,她竟然连回都不回!
不服气翻开 WHATAPPS来看,意外发现是双勾的,刚才明明还是单勾,所有气愤又霎时之间化成了心跳万分的紧张,她完全不清楚自己到底怎么了!心率又不正常地乱崩乱跳,连预约看心脏科还有几天,她得要医生检查清楚。
对方看好像是看了,可还没有要回覆,许晶晶发疯破口大骂自己老闆是小器鬼那刻,连文字都打了,也按了发送,三个大字:小器鬼!便出现在对话框,却与此同时,尹筗初同一时间回应:对,在忙,现处新加坡。
许晶晶尖叫一声。「啊!!!!!!」
「怎么了?!」正与许宁聊天正开的欧阳悦吓破胆跳了起来。
察觉自己反应大了,许晶晶不好意思的调整坐肢道:「没事,我想骂人却发错了别的人。」
「笨哟!赶快跟那个人说发错就行啦!」觉得她无聊的白她一眼,继续投入与许宁聊天。
一言惊醒梦中人,她赶紧发过去:上面发错的!不用理会哟~
嘟一声已发送,亦即时由单勾变成了双勾,即是对方已经读了。许晶晶真的有点尴尬,不敢再看下去,逕自收起手机到包包里,刚好刚才领路的人敲门说:「陈大状请妳们过去。」
一谈回工作,许晶晶抛下了尹筗初会怎样看她那句骂话,挑起眉回头看向欧阳悦说:「好,我们即将会输,却会输得可以跟他们要钱。」
「好啊~最近我缺钱!」欧阳悦笑着跟她走出去了。
回到了刚才的会议室里的同样的位置坐下,许晶晶挑眉向陈光辉道:「怎样?现在你还要告我当事人吗?」
「我们待会便马上撤销控告妳当事人的了。现在……许律师……庭外和解的目的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我们现在无条件撤销控罪,咱们当没事发生。」陈光辉笑得尴尬与僵掉。
曹力恒则是脸都绿了一半,抿嘴不敢说话。
「呵哼!当然了,我们这边根本没时间跟你们再缠绕下去的。」陈光辉都鬆不了一口气之下,许晶晶马接接着说:「不过,既然你们都知道现在是谁理亏了,那就是另外的说法~」
陈光辉与曹力恒互看一眼,前者紧张到西装里的衬衣也湿掉,他拿出汗巾擦擦脖子上的冷汗硬笑着说:「许律师,妳说说看是怎样的另外说法,如果是我们能接受的範围的话……」
「哦,很小事啦~别紧张~」她三八的明显笑着掰掰手「我当事人欧阳悦小姐也不想再为这件事上花半点力气与时间,我们要求的和解条件很简单,控方——即曹力恒先生必需替欧阳悦小姐付上这次她聘用尹卓贝事务所律师的全部费用,以及赔偿三万大元作为这个月让我当事人浪费了时间而不能接工作的损失;至于曹力恒先生可以继续用那个已注册专利的标誌,欧阳悦小姐今后不会再在任何方面用上它,同意书我已经带来,曹力恒先生没意见的话……」她把同意书推到陈光煇面前:「就签了它吧。」
陈光煇转过头用目光询问曹力恒,瞧他无力的微微点头,他才敢拿起同意书由头看一次,认为文件上的字眼都没问题,才送到曹力恒面前让他签上。
双手站起来,许晶晶与陈光辉互相握手,但二人心情完全是极端的。至于欧阳悦与曹力恒根本不想鸟大家,欧阳悦更是急着要离开,因为她刚才瞄到许宁说中午提早了下班,现在正在楼下等她和许晶晶凯旋下来。
许晶晶嘴巴嘴贱的嘲了陈光煇与曹力恒两句才甘心被欧阳悦拉着离场,踏进电梯时,她们二人笑得开怀的互相击掌「呵呵~~虽然不能再用那个标誌了,可是我拿到钱耶~姐!妳好捧!是超级律师!」
鼻子高高的伸长,许晶晶被捧到上天地呵呵笑起来,有人讚美,她倒是不会拒绝!电梯噹一声很快来到大堂,电梯门一张开,欧阳悦眼尖的发现了许宁就在大门口处等着了。
「宁!」她飞奔小跑过去,许宁默契的瞧着她露出美到让人窒息的微笑,伸出手与她交握牵住。
「怎样了,还顺利吗?」许宁问的不是欧阳悦,而是从后来赶上的堂姐。
「有我帮小悦争一口气怎可能不顺利!安啦,事后的都交给我,妳们可以像以前一样开心快活,不用担心了。」许晶晶给于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也是她们姐妹之间多年来的不说话便明白的语言。
「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吗?现在快一点了,我请客。」许宁诚心邀请。
「哇~才请一顿午餐!妳也不用这么算死草吧,宁妹!」许晶晶开玩笑的点头,亦禁不住捏住欧阳悦那张帅脸。
「是啦,我之后会好好请妳吃一顿的,现在快点挑一间餐厅坐下来吃饭,我饿扁了,待会还有讲座,再迟就来不及了。」许宁牵住欧阳悦离开,走几步回头催促她。
许晶晶苦笑的遥头,哎啊,宁妹有了小悦后整个人都光彩亮眼起来,每个笑容都充满了幸福的,连之前担心都担心得有种小女人才独有的幸福感……
有点羡慕,有点在想……
像宁妹那样与一个女生来谈恋爱的话……
她又会像她那样得到惹人羡慕的幸福吗?
脑海突然闪出某一张脸容,她被吓怕的心跳加快,惊愕之间在前面的小情侣又回头啧她催她要快点之下,她撇走那张脸容,赶紧快步追上去。
她一定是太肚饿了。
= = = = = = = = = = = = =
尹筗初在跟许晶晶whatapps之后的第三天才回来,没办法停下来的她昨夜凌晨才下飞机回家休息一下,今天一大早便回来A.L上班,而且还有一大堆文件事务等着她处理与决定。
怎么忙的她,心中念念记挂着的,却是许晶晶在WHATAPPS里只有开头却没有结尾的对话,她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出口,问她到底那一天她到底有甚么事要找她的。
早上的会议都很顺利且比在预计时间里提早结束,中午午休之前,她的秘书跟她说:「总裁,上午的行程已经完结,由于我知道妳昨晚一定很晚才回家,所以我中午没安排其他应酬,下午也是三点半后才有一个会议,以及五点约了曹总,妳趁这个时间多休息一下。」
「妳是我的好秘书,够细心。果然世界各地十之八九的总裁的秘书都爱用女的,因为她们能看之余,在这方面一定比男人细腻一点。」尹筗初回到自己办公室后伸了个懒腰,嘲笑自家爱正经八度的秘书小姐。
她这位秘书小姐,比自己还要严谨,不爱笑,没甚么表情。
「总裁,怎么我觉得妳说的都是贬义之词。」墨任晴放出冷眼,毫不在乎对方的身份地位。
「啊?我在讚妳,妳听不出来?」尹筗初闭着笑。
「愿闻其详。」墨任晴双手抱臂,一张比平常更无表情的脸直接想瞪死尹筗初那嘴角闭不住的扬起。
「我讚妳是一个美人,而且做事细心有体贴,男人见到都爱啊,我能够有妳这个漂亮大方的秘书,是我的福气。」尹筗初套上外套,一只手拿起简洁设计的名包,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眼睛里充满了感谢与诚恳。
然而她却闭不住嘴角明显的笑意。
这一点,惹毛了墨任晴。
「但是有妳这样完全不体贴下属的老闆,我一点福气也没有。我不想多看妳一眼,请总裁慢走。」墨任晴怒目瞪住尹筗初带笑意离开的背影,老闆可以提早下班,她不能,在午休来到前要準备下午行程所需要的文件。
头有点胀胀的站在电梯前,忙了一个早上到此刻真的可以停一停之下,她脑子有点迟钝的空白了,人一旦空白下来,某些心坎上在发酵的味道便会传到脑海当中,电梯噹的声响,点醒了尹筗初此刻突然之间的空白。
电梯门缓缓打开,她踏进去后看着那排数字,指尖在G层与22楼之间徘徊,然后很手残的按了上方的22层,灯亮了,电梯门关了,不到二十秒,电梯门又打开,她默默的踏了出去。
「尹总裁,妳好,是有跟那位大状约了见面吗?」正在偷翻电话的前台小姐经验十足的眼尾瞄到有个人影赶紧把电话推到一堆文件里面,当正眼看到来人,心跳更是弹跳到过百,整个弹了起来。
有点发呆的尹筗初微微抬眼看了看她,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挥挥手道:「没事,妳继续看,我自己到里面……随便看看。」她扭头便推门进去事务所里面。
前台小姐疑惑的看着她进去的背景莫名奇怪坐了下来,心里头想读懂尹筗初刚才的话。
随便看看?
到底她还想“随便”看甚么了?
走进去的尹筗初才踏了两步,她那身总裁的气势是势不可挡,办公室的小喽啰纷纷站起来跟她问好打招呼,她心不在焉的一一只微笑点头,步伐迟疑的走到许晶晶的办公室门前顿住了脚步。
「尹总裁,妳找许律师?」田深芯正好从洗手间回来,不过刚才前台的AMY已经告知她尹筗初又来了。她没来了一阵子,怎么今天突然又来了?她记得许晶晶没有甚么案件关係AL集团的。
「啊……对,应该是吧。」尹筗初收回老瞪着办公室门前的“许晶晶办公室”的门牌的目光,一脸迷茫的改投向她。
这种事都有应该不应该吗?作风让田深芯觉得眼前的人不是尹筗初本人。「嗯……妳站在许律师房门前,我想妳是想找她吧?怎么了,尹小总裁,妳不舒服吗?」田深芯感慨继承者太忙,会忙到连病了也不自知。
绝对不像那套韩剧一样,那群继承者只顾着玩乐追女孩。
「我没有不舒服,只是在想事情吧。对了,许律师她在忙吗?」尹筗初有点想找一个理由给自己离开这里,她怕是再见到许晶晶便会禁不住自己再对她多一点的关心与投入更多不必要的情感。
「应该没有吧,前几天替她朋友谈了一场很精彩的庭外和解之后,手头上没甚么特别的案件,何况她今天下午很早之前就请假了,今早回来只是处理一下庭外和解的剩余工作。」田深芯拿起自己桌子上的台曆翻回去之前的日子,然后再翻回来,再确认一下说:「下午的假是上个月初已经申请了的。」
「哦。」尹筗初没有用心听,敷衍地回了她一下,本来是打算还是回去好了,怎么也想不到这时候房门打开,哼着歌曲的许晶晶已整装待发的要下班。
「尹……尹……尹……筗……」许晶晶抽了一口气改口:「总裁!妳回来了哟?!」她眼睛已睁大得不能再大,是一颗最肥美的荔枝般大。
「咳,对,凌晨的时候回来的。」尹筗初也吓了一惊,反过来好笑的是许晶晶脸上真是藏不住她的喜怒哀乐,她似乎是怕多于惊。
「那那那那那……妳来事务所是……找我?可是……我下午有重要事做哟……很早之前就申请了假哟……」许晶晶目光飘来飘去,心中实质已求神保佑尹筗初不是来找她的。
「哦?」尹竹仲初挑起眉「请假了?」
田深芯在一旁眨了眨眼的看向尹筗初,怎么总裁在许晶晶出来之后整个人变了个样了?还有……明明刚才她有说许晶晶请假了,她是故意装不知道吗?
「对啊,有甚么重要重要重要的事妳找卓大状好了!要不最近贝大状好像挺闲的,可以找他替妳解决问题……我有点赶时间……先走了!」许晶晶瞄了一下手錶,阁下一句话便马上逃离了。
真够不爽!在whatsapp上莫名被说小器,继而对方说是传错!这点尹筗初已经不太相信这个女人是传错的了,她被说小器也接受,怎料说是传错之后便没有下闻了?
她第一次搞不懂许晶晶在想些甚么了!
百年一遇她主动关心她在忙甚么,却没两句用一句传错了就结束,弄得尹筗初在那晚之后心情不上不下的,她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可以再做点甚么,她害怕向前一步,却更害怕没了这个有趣的朋友……
朋友……
是的,也许只能到朋友的程度。
尹筗初心有不甘,她不需要许晶晶有么样的感觉,她只想可以隔几天跟她吃顿饭,见面逛街,这股不甘心的冲动,让尹筗初话也不说便快步走出去电梯口,刚好赶上了快要关门的电梯,还不管那么多,用手挡住快要关上的一刻。
「啊!总裁,妳疯了啦!」在电梯里的许晶晶大叫一声,不停按压开门键。电梯门缓缓的往两边又一次张开,许晶晶才鬆一口气,然而尹筗初走进电惩罚自己扒开臀缝打肿_2男1女的有肉小说梯里后她心口上无形有种尴尬的压迫感,特别她想到了自己很白目的骂了老闆是小器鬼。
另外的是,隔了一段日子又一次和尹筗初闷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心跳声噗咚噗咚的震入她耳朵里,许晶晶对于这种乱来的心跳实在是搞不懂怎么一回事。「有没有夹到手了?」她瞄向她的手去。
「放心,没有。」尹筗初伸出手掌灵活的抓了抓,微微给她放心的笑靥。
嚯!
她清雅的笑容每一回挂到她脸上,许晶晶都感觉好像有一阵大风吹袭到她全身一样,风会敲响了某一处的共鸣声。赶紧从她笑容中撇开脸,低着头,脸颊发烫,她结结巴巴的问:「总裁……呃……筗初啊,妳中午好像早了休息,工作是不是没那么忙了?」
经过之前无数次的教训,许晶晶已习惯在没人的时间便必须喊她的名字。
「我答了忙或不忙之后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妳上次同样问我忙不忙的原因是甚么了?」尹筗初倚在一旁,微侧着头看着她的下巴因为低着头已贴到脖子上去。
她……是怎么了?脖子那样不怕酸吗?
「噢,上一次哟。」手扭捏住另一只手的手背,许晶晶心唸倒大楣了,她真的在提起上一次的事!
怎么办?该怎么说呢……
「我……问妳忙不忙的原因是……嗯……」许晶晶吸一口气,抬头直视她,这才是自己,她不会因为甚么而逃避的!高音量略提高回续说:「我是想跟妳打开一个话题,自从上次夜店之后,我不知道妳真的很忙,还是故意的,我们都没见过面,每次打上去楼上妳秘书不是说妳在开会,就是其他人接电话说妳们都出差工作了!连给我说一声对不起和谢谢的机会都没有!」
尹筗初挑高了眉,瞇眼揪看着她反问:「所以我没即时回妳就说我是小器鬼了?还胆小后补一句发错人了,不像妳哟,有胆发送过来没胆子承认了……」她一步便欺身过去,一只手撑到许晶晶的左边,如果以最近的潮语来说,这个场景叫单手壁咚。「嗯哼……辱骂自己的老闆……胆子很大喔,许晶晶小朋友。」她把头颅再贴近几分,用空出来的手指捲挠着她的髮丝,目光炯炯的紧锁住她脸上那震惊得瞪大两颗荔枝眼,十分逗人。
「对啦!说妳小器又怎样!谁叫妳已读却不马上回我哟!妳也知道我手残,比妳早送出去,妳现在也是小器鬼,秋后算账!」许晶晶倒是心火盛的欺回去,唇与唇都要碰上了。
许晶晶火气过了之后直接想咬舌自尽,她做了些甚么!!!现在怎么办了?太近,近到她完全感受到尹筗初的呼吸、心跳,还有她那双充满吸引力的漂亮眼眸,让她很丢人的吞嚥了一下,继而不用测也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正超负荷的跳动。
噹!
在电梯门打开前,尹筗初退开了半步,假装刚才没发生过任何事的问:「妳到底下午请假要去哪了?要我载妳去吗?」门打开,她率先踏出去。
被问到这个问题,许晶晶紧张起来,一向不懂怎么说谎的她冒着汗,想起她根本不用和她交代,亦不是在G层出去的「总之我约了人!我是要到B2的停车场的,下次再约,拜!」许晶晶僵着笑容说,在以为尹筗初看不到的情况下猛按着关门。
在门外的尹筗初眼来不及也不想硬来再吓倒她,只能用冰寒的冷眼死瞪住门缓缓的关上,还有该死的许晶晶的手明显在按着,加速门关上的节奏。
门关上之后许晶晶才能呼一口气,彷彿跑了一圈马拉松一样累透的倚到一旁,喃喃道:「今天一定要彻底让医生检查清楚才行,以刚才心跳来看,我会不会得了一种罕见的心脏病了?」她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口,一只手抚上她还在发烫的脸……
满脑子都是尹筗初的脸容,幼白的脖子与锁骨,还有她看起来很粉嫩的唇瓣,噗咚,噗咚,噗咚,心跳又缓缓的为这些画面而跳动起来,她心底的某一处好像在告诉她一些讯息,只是她不敢去正视。
“病情”似乎太不妥当了,电梯五六秒便落到B2层,一踏出去便小跑到自己的房车,俐落的把包抛到旁边,扣上安全带便全速往医院方向驶去……
一心只想快点奔去医的她,完全没发现,她驶出停车场之后,跟着了一辆很有气势的豪华MVP。

章八 第八章
有一部MVP缓缓的停在某间医院的门诊大门之外,坐在里面的尹筗初再三与郭叔保证她不是生病,只是来找朋友之下,郭叔才打开车门,放她出去,以及听从小姐的话,不会通知老爷及夫人。
尹筗初不疾不徐走进去,先躲在某一个角落等待。不一会,该是把车停好的许晶晶亦从大门口进来,她似乎好像很赶时间似的,一支箭般奔到去挂诊的那个窗口。挂诊窗口有点多人在排队,尹筗初故意排在许晶晶身后第三个人的位置,等到许晶晶排到窗口边时,便听见她跟挂诊的工作人员说话。
「我是预约了今天看心脏科的苏医生的。」许晶晶直接拿出她的证件给对方。
对方拿过证件查核了一下电脑之后,便给了她一张打印便条让她说:「小姐,可以的了,应该快到妳的,在左手边电梯上8楼。」许晶晶秒速把证件与便条拿走,步伐不犹豫的听从对方的说话,往左手边等电梯。
心脏科?
尹筗初满心疑惑的皱起眉头,悄悄的从队中离开,慢慢的移往同时左手边的方向,先躲在一个许晶晶不会看得到的位置。她紧瞪着对方的等电梯的背影,思来想去到底她预约心脏科纯粹是为了作一个健康检查还是……她心脏是有毛病了?
电梯不一会来了,她看着许晶晶进入电梯后,自己赶紧按另一部电梯,不一会电梯到了,她赶紧往八楼过去,只是到了八楼之后,似乎许晶晶已进去看医生了,看来刚才是她拖了她一些时间呢。
没办法之下,尹筗初假装在一个角落是在等人,虽然拿着手机,但她则是金精火眼紧盯住每一个角落。
在苏医生的看诊房间里,许晶晶坐下来讲了一些最近觉得心脏不正常的情况,也要求要做最彻底的检查,苏医生听了她一些像似心脏不正常的病症之后,便让护士拿一套衣服让她换上,再带她做一个全面的心脏检查。
许晶晶跟护士小姐走出房间坐电梯要去检查的地方,电梯门关上后,用杂誌挡脸的尹筗初眉头紧锁……
她心脏不是小毛病?是大毛病吗?好像要做很多检查的样子……
过了1个小时,许晶晶又跟着护士回来,护士让她换回自己的衣服后便可以到外面等,因为报告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出来的。
尹筗初此时突然震动,一看来电是任晴打来的,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快要接近三点钟,就醒起自己忘记下午还有会议要开!她接了这通电话,来了一招先发制人说:「我现在回来了!」
任晴气还没消,冷冷的下令般道:「给我马上从医院滚回来!」
「妳怎么知道我在医院的?」她的秘书不会在她手机会偷装了一些跟蹤的应用程式吧?
「我先问了郭叔的,郭叔说他在医院外等着妳。」任晴冷调的解释。
「啊!对,郭叔还在外面,成了,别生气,我请妳吃饭吧!现在谁才是老闆呢,若我来不及总可以延迟巴?」尹筗初卖乖起来。
「饭我吃不下,妳最好给我乖乖的回来,三点半的会议不准迟!」任晴说完把电话直接挂掉,不想再和难缠的老闆多说半句废话。
她迟了的话,对,尹筗初是没甚么大不了,可她却是要重新把她的行程编排啊!苦的是她自己!有时候对老闆仁慈的话,那只会虐待自己!
被挂线的尹筗初不甚滋味,利用一些说话技巧向入口处的护士套了许晶晶房间里的心脏科医生是苏志燊之后,她才鬆一口气的离开。
苏志燊她是认识的,还满熟,事后应该可以向他问一问到底许晶晶为了甚么要去检查了。
时间刚好,尹筗初前一秒踏入电梯,后两秒许晶晶换回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外等候,在报告出来之前,苏志燊还是为别的病人看病的。
科技的发达让等待变得有娱乐性,在等待里的时间里面,许晶晶看了最近更新的漫画,玩了一些看似很“益智”的连连糖果游戏,甚至还连线玩了一款手游游戏,再找了其他朋友哈拉聊天,就这样,眨眼四十五分钟的时间便过去了,刚才带她去检查的护士从苏志燊的房间走出来大喊道:「许晶晶,进来看报告。」
「是!」像小学生被点到名字紧张地站起来,站起来察觉四周有些人在偷笑,她瞬时僵掉了笑容,尴尬得要命地拿着她的随身物品快步走过去。
关上门后,许晶晶鬆了一口气的按指示坐在椅子上。
苏志燊已经把她所有的检查数据翻了着,他努力地翻了两翻,皱眉的宣布:「许小姐,所有收据显示妳心脏没毛病,还很健康呢,血管很畅通,没有闭塞的现象,心跳各方面等都在正常的水平……」
「那为甚么有时候突然心跳很快,快到我觉得自己很有问题。」许晶晶回忆每次心跳加速时的情况。
他再翻了两翻报告,真的没发现甚么问题,眉头皱得鬆不开,抬起头打量她问:「妳说妳有时候心脏会不正常的跳很快,那是甚么时候呢?例如是不是在上庭打官司前会心跳加快?压力过大?」
「打官司那会有压力!我做人忠旨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为自己的顾客,即使输掉我也会输得漂亮,这是我师父教我的,这世界上,不是输便是赢啊!我才不会为了打官司而心跳加快!」她自豪的仰高鼻子。
苏志燊越听越糊涂,她不是因为工作压力大而紧张心跳加速?那是为了甚么原因了?「妳再仔细想一下,每次心跳加速到妳觉得不妥的时间是甚么时候。」
自豪的脸蛋霎时冷掉,不用仔细想了,她想说出口又觉得说出全部会很不妥当,结巴小声说:「呃……就是……就是……我好像是每次和某一个人见到面或与她靠太近时,我心跳就会猛然地一下子加快,又一下子没事,然后又一下子加快啰……难道这不算不正常吗?」
苏志燊闻言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对方是鼎鼎有名的医院第一女神许宁的堂姐,一开始听到许宁向他打个招呼说她堂姐想来检查一下时,他就带着期待,想看看她的家族的女人是不是都很有质数,当许晶晶来了后,他也是眼前一亮。
两个人的美不同,许宁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是亮眼迷人,成熟又有韵味,而眼前这个许晶晶则是爽朗阳光气,看上去用容就会跟她熟在一起,亲民大方。这种女人,没道理不明白这种心跳所为何事啊!
以她的外表,应该有交过男朋友吧?
「呃……妳到目前为止还是……黄花闺女吗?」他虽然不相信这年代还有这种女生,不过还得证实一下。
「苏医生,你真会开玩笑!」许晶晶恼羞的尖叫!带点激动的说:「我男朋友都交过三任了!这年头还有多少黄花闺女啊!古墓派小龙女的贞洁也不是给了杨过,好吗!?」
「噗!」一旁的护禁不住笑了一声,瞄到许晶晶一脸尴尬怒视马上侧身遮挡。
「ok!ok!别激动,我只想确认一些事!如果妳有交过男朋友,没道理不知道妳见到一个人就心跳加速是因为妳对他有意思吧?我真怀疑妳以前真的喜欢妳那三任的男朋友吗……」苏志燊好笑又好气的。
一言惊醒梦中人。
苏志燊这句话对许晶晶来说是十级的风暴!
她倒抽一口气,张嘴瞪住苏志燊,后来心想不对啊!差点冲口而出「可是她是……」女的!
把最后两个字吞回肚子里,一方面想到干嘛要跟别人交代,另一方是想到苏医生跟许宁是认识的,他看起来也是个三八样子,这种秘密不易向他诉说,便硬生生的欲言又止。
「他是……怎么了吗?」苏志燊挑眉追问,觉得越挖故事似乎越好玩。
「没事!」她断言打断他的提问。
苏志燊搞她不懂,而且护士提醒他后面还有不少的病人,便提笔在报告书上写上一切良好四个大字,最后签字作证便把报告给了她交代道:「妳回去好好想清楚吧,或许妳现在还是迷惑的,但喜欢就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心情,它会以不同方式去告诉妳它的存在和真实性。」
许晶晶默然的把报告拿走,驾车回家的时候,她整个人陷入了无限的混乱当中……
久久都不能相信心里面告诉她的那个“答案”
尹筗初回去公司的时候已经三点十分,而且在郭叔在回公司前提前向墨任晴告状总裁下班后根本没去吃中午饭的情况下,尹筗初回去后马上被墨任晴拖到员工的休息间坐下,她已在员工的冰箱里找了一些材料弄了一份简餐给她。
「妳还有十五分钟可以吃,总裁。」墨任晴脸部没表情的瞪住一脸扬起笑容的脸色,最后献上一杯柠檬蜂蜜水「今天咖啡量已够了,妳要喝就喝这个。」
「谢谢,任晴,妳是我这辈子都不想解顾的秘书。」得了便宜总得卖点乖,尹筗初以一贯迷人的笑容打算装疯卖傻的混过去。
「喔,真的谢谢总裁的承诺,待会我重新打一份薪水有调升且终身的合约,我们就签了吧。」想混过去?在她墨任晴手中没那么容易啊!
墨任晴笃定她只是说说,以前当过不同的职位,她学会了有时候老闆的某些话可以选择无视。
「嗯,也好,妳调来当我的秘书时那份合约也有三年了吧,该把内容修改了,如果双方同意就可以,薪水就调升20%,妳修完合约拿去给许律师看一下,她说没问题我们下星期一就签了。」尹筗初耸肩的吃着眼前用简单东西就弄得好好吃的简餐,身旁这位秘书,必需留住,不能让她有想离开的念头。
这年头啊,又好又美又能干的秘书不好找!
「20%?!」墨任晴不可至信的瞪大了眼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这升幅已经很高了哟,还想讨价哦?」尹筗初挑眉看她一眼后继续吃她的。
「不是,总裁,呃……妳说真的?」墨任晴难以掩饰自己的心情,她开心却又忐忑。
「要不然?」吃得满嘴都是,尹筗初拿着那杯饮料站起来拍拍她的肩「我吃饱了,盘子就拜託妳洗一下,妳要知道……总裁不洗碗。」她转身先回去办公室準备,背着墨任晴的时候她禁不住嘴角往上扬。
啊……这秘书又好又美又能干,再加一点,又有点笨,真不错!
望着桌子上的盘子,墨任晴喉咙堵住了满腔的髒话,前一秒还想说这个总裁原来还不错,可以对总裁改观,下一秒,她恨不得想把她捏死!本着可以加薪20%,墨任晴选择没骨气的拿起盘子放到水槽里沖洗,抹乾,再放好。
下午的行程经过墨任晴紧迫的人盯人战术之下,顺利且準点完成,她们外出应酬后在七点钟完结,尹筗初让郭叔送墨任晴回家,她则约了苏志燊在某间餐厅準备吃晚餐。
坐计程车到达餐厅快八点,她进去后餐厅服务生己上前为她服务「尹小姐,苏先生已经来了,这边请。」他的手微微往下伸直,是国际标準的礼仪。
「麻烦了。」尹筗初向服务生微笑点头,跟随他身后走过去某个房间里。
「筗初,好久不见哟。」苏志桑站起来替她拉椅子。
「谢。」坐下之后,尹筗初从服务生手中接过餐牌,随之服务生离开。
「我们俩那么熟了,就不说客套的,开门见山吧,无事不登三宝殿,妳找我吃饭为了甚么事?」苏志燊才不会傻到堂堂AL集团总裁忙到饭也难找时间吃,会想到找他出来呢!
还单独吃饭!真是有鬼了!
「呵,我就喜欢你坦白直接。」尹筗初合上餐牌,「先点餐吧,我中午没吃饱,现在很饿。」她按了一下铃,外面侍着的服务生敲门进去「请问客人有甚么需要?」
「我要点餐。」她向服务生点了她要的前菜主菜与汤,最后道:「再开一支酒。」她把餐牌递回服务生。服务生又为苏志燊下单子之后,才正式离去準备食物来时再进去服务。
「现在可以说了。」苏志燊挑了挑眉。
「嗯,我就直说,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一个叫许晶晶的人找你看病?我就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情况严不严重?」一想到下午的时候许晶晶换上病人服装的样子,她不可以放下不问出个原因。
「HEY,小姐,妳知道医生不能洩露病人资料啊!」就知道她没甚么好事会找他呢!
「所以才想拜託你嘛。」尹筗初即时露出女人撒娇的模样。
「woo!妳不是尹筗初,妳是假的。」他认识的尹筗初才不是眼前这个看似柔软的女人,脸上还带了点小女人的撒娇。
「我以为你吃这一套。」尹筗初一秒变回了脸。
「先问一句,她是妳的谁?」苏志燊奇怪一问。
「她是尹卓贝事务所的律师,当然了,她是代替杜伯伯的位置,代表AL集团。那现在你可以说了?」尹筗初旁敲侧击,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苏志燊竖起食指失笑的摇着,后来服务生端进了餐酒,为两人倒酒后离开,他端起酒杯微摇着里面的酒,闻了一闻,在喝之前道:「嗯……原来是AL的代表律师啊……」
「OK,你不用透露,我只想知道,在你看来,她身体健不健康呢?」尹筗初眨着眼问,心里想到其实可以用另一个角度问,他用另一个角度回答,就可以了吧?
「噗,尹小姐,妳今晚怎么了,太不像平常的妳了,那个许晶晶对妳来说有这么重要吗?」苏志燊不敢再喝一口美味的酒,他怕会被尹筗初的话害到全笑喷出来。
尹筗初突然间沉默下来,她轻摇了杯子,端起它放到唇前顿了一顿说:「我只怕她像杜伯伯那样,因身体问题突然不做了,我要另找人会很麻烦也花时间。」冰凉的杯沿贴到唇上,倾斜杯子,里面深红且带浓厚香味的液体慢慢的滑到唇边,她细吮了一口才放下。
明显答案不是正确的,苏志燊心里想。不过她用了另一种方法问,他也不想为难她了,何况他最怕尹筗初处于这个气氛,他会连饭都吃不下。「她看起来很健康,外表是没话可说的啊,阳光爽朗的美,是很吸引男人的眼球,不过……噗!!!」他一想到那个姓许的明明喜欢了一个人才心跳加速却不自知,傻到跑上来看心脏科,他越来越对她有兴趣了。
「不过甚么?你笑成那样想怎样了!」话听到一半的尹筗初心急透了,他还在哪笑得东歪西倒的。
吃力的闭住笑意,苏志燊话不成句说:「她……她……她她……妳的律师很健康,但…噗……很笨!笨死了,她……每次心跳加快都是见到某一个人,却不知道自己喜欢了对方,还跑来看病!啊!真的笑死我了!」
未料到答案是这样,尹筗初微丝地露出了错愕抬眼看向苏志燊,她要证实自己没听错再问「你说的是真的?」脑海完全空了。
苏志燊继续喷笑地点头,而尹筗初有点无力感看着他脸上的笑,彷彿有一巴掌快狠准的打到她的脸上,刺痛了心坎某一处。
痛,是第一刻的感受。
后续发上来的心酸滋味,太久没嚐过,尹筗初有点吃不消。
第二天之后,尹筗初积极沉迷在工作当中,她不想空出一丝的时间让不必要的痛浮到她的心口上,她不要难受,她……
不想再伤到自己。
她管着自己不去打扰许晶晶,只会在工作上遇见她,她亦会假作自然的跟她聊些工作以外的事,可不像以往那样会缠住她不放,不会再约她吃饭,不再跟她一起逛街,更加不会故意等她下班送她回去。她得控制自己的心不再为她而动情,以往的伤痛,加上知道许晶晶心有喜欢的人,她更加变得不够勇敢去触碰爱。
年轻时代,即时明知道眼前的感情最终结果会是伤痕累累,也毫不在乎的直冲上前,把它拿在手中,即使手中是一颗火球,烧毁了她一双手,她也甘愿为爱情而受伤。如今,年少轻狂已被很多因素辗碎,散落一地也拾不回来,她只能怯步的立在原地,甚至有时候,她必须选择转身退后几步。
属于她的爱情都像泡影,这一回连指尖都未触及,它就破掉了。
****** ****** ****** ******
咔嚓,是钥匙拧开门锁的独有声响。
进屋子的人熟练得闭上眼也能在特定的门口位置脱下鞋子,弯腰把她的高根鞋子放到右手边鞋架上的第二层,再从最下的一层用脚拖出自己的居家拖鞋穿上。把钥匙挂在鞋架旁边的挂勾之上,带点疲乏的捏着自己肩膀走过去客厅。
她一路走,一路喊:「妈爸!我回来了,很饿,有饭留给我吗?」她摊躺在舒适的沙发上,眼睛闭上,手还是不断的捏揉自己硬掉的肩。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
「妈爸!」许晶晶再喊大声一点,还是寂静无声,她瞄向墙上的大钟,才九点,平常她的双亲没那么早睡啊!每晚都吵着要看完那套无心法师才睡的,特别是她的妈妈,总是大叫剧中的男主角又帅又可爱,还学会了一个潮语,称呼男主角为她最爱的“小鲜肉”
有点不对劲,似乎爸妈不在家,她拿出手机正想打给他们,却察觉微信上的许氏家族群里面有过百条讯息,好奇翻开来看,竟然看到是爸妈发放上去的一些漂亮的风景照,还有不少二人晒恩爱的合照……
其中一张是在一块石旁拍的,上面写着九寨沟。
呃……她爸妈何时说要去的?而且又抛下女儿跑了!?
十级的悲愤满溢在心口,她发现自从赚多了后,爸妈二人是管不住自己的腿,不爱留在家也就算了,她们连自己住的小城也不想多待过超过半年,这是甚么情况了呢?虽说趁着他们还有力气的确想他们多到外享受世界……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双亲那么狠心掉女儿一个人在家饿死啊!
眼泪在心里流,许晶晶哀叹连连,翻开爸妈与她之间的三人群组里面,心里安慰的是,他们两老有跟她报平安……
抛开手机,肚子饿得有点受不了,她决定先去换套衣服,再为自己煮点东西吃。
换好衣服在厨房简单煮了一个麵配一颗煎蛋、四颗饺子,当然在被许宁这位鸡婆得很的营养大师薰陶之下,她还煮了点青菜来吃。
电视节目正在播爸妈很爱看的那套无心法师,看了一点剧情,许晶晶还是被剧情吸引而继续观看,到了结束了,她才拿着碗子回去厨房洗掉。一个人在这么大的屋子特别感到寂寞,她不想待在客厅里,便早点洗了个澡回房间看书。
头髮还在半湿状态,可许晶晶无心情把她吹得乾透,拿着一本小说坐在窗台上的位置坐躺着上面舒适的软垫,翻了两翻,她莫名被一股失落的心情影响,书是翻开,可是心却不知道飞往哪,目光茫然的看着玻璃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色……
模糊失焦之间,脑里飘过很多心事,心情荡来荡去,好像找不到一个位置要降落,直至她被放在旁边的手机的震动拉了回来。「喂,妹,打来干嘛。」许晶晶一接听便自动装起平常的那个她。
「小悦最近有点忙,现在在书房里赶工作,我看无聊又想起妳应该前阵子就去了苏志燊那里检查,所以打来问一下情况啰。」那边的许宁躺在床上,用了广音模式与她聊天,那她就不用夹住电话那么累。
「寂寞难耐了啊~妳坏坏啰~」许晶晶嘲弄她。
「说甚么话!女人与女人之间的那个,妳这个只跟男人好过的直女是不懂的。」许宁伸过手,拿了小悦躺睡的位置旁的床柜上的娱乐杂誌翻看,她不志在看,只志在双手有事情做。
许晶晶听到直女那刻有点心虚,连她都搞不清楚原因为何自己会不跟许宁说她好像发现喜欢上了尹筗初。
或许,她怕的是……许宁会支持她。她不像许宁,认定了便会不顾一切,她太多考虑,就像大部分的女同志一样,她有她不想说出来的难言之隐。
「还那个这个呢。」她心虚的笑回。「检查方面,苏医生说我心脏很健康,可能是我到了新的事务所做事,加上被尹总裁看得太重,压力大了所以总觉得自己心跳快吧~呵呵,我还被他笑呢。」
「放轻鬆一点,不如这样,我们很久没出去逛街了,这个週末我有假期,小悦现在总为工作都不太理我,我们姐妹就一起出去逛街大吃大喝,最多我准妳全程喝冰饮料。」许宁为堂姐担心,想尽她当妹的力量,为姐姐分散压力。
「啊,真的谢主隆恩啊!」许晶晶直接对天翻个白眼。
「不用谢,平身吧,小奴才。」许宁配合她再亏她一把。
她们一路嘻嘻哈哈的聊着有的没有的事,许宁十句有七句是提到小悦,许晶晶忽然也闪过很多次某人的脸庞,她吸一口装自然的问许宁道:「哩,妹啊,姐问妳哟,妳当年是怎样知道自己喜欢小悦的?明明当时妳说只是对小悦有点印象而已,谁知道妳与小悦暗渡陈仓了呢!」
女人的第六感敏锐得让许宁挑高了眉反问:「妳怎么这么多年才突然问这个?」说来她也不确定是甚么个时候,只知道某一天,她见到欧阳悦在走廊上跟她三个好朋友以外的女生露出可爱笑容的时候,心中莫名不快,莫名吃醋,她为这种感受震惊得几个晚上睡不了,自我调整了之后,便清楚自己那份心情,就是……
喜欢上一个人了!刚好,那个人是个小女生;刚好,那个小女生就是欧阳悦。
「没有啦,就……就……」许晶晶汗颜起来,紧张得心跳又快速跳起来,不过她是律师的功力也不是盖的,几秒间她快速回说:「就之前替小悦和对方谈庭外和解嘛,和小悦两个人独处多了,也聊了不少深入的话题,真正了解到她的为人与个性,打从心底确定她是一个够给妳幸福快乐的人,无论她性别是甚么,这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所以啊……就好奇妳是何时这么确认她了。」
好像很有逻辑,也蒙走了许宁的第六直觉,心里甜蜜蜜的她,一五一十告知当年遇过甚么事,当时心情是怎样的,确定是小悦的那一刻又是怎样的。
许宁与许晶晶两姐妹今夜聊了很久、很久,久到欧阳悦工作好了回去睡房发现许宁还没睡,许宁开心小家伙回来了,才冲冲挂了许晶晶的电话。
电话挂掉后,许晶晶整个人更不知所措,头颅埋入枕头里尖叫!以许宁所说的心情与感觉看来,她真的是喜欢了尹筗初?
她终于弄清楚这些日子她飘浮不定又带点沉闷的心情是怎么一回事了!原因正是尹筗初在这阵子都对她有礼相待!可能这么说是很奇怪的,有礼相待不是很好吗!
是的,对现在许晶晶已弄清她对她的感情来说,真的糟透了!
忽然,许晶晶闪过一幕她推荐“怦然心情”给尹筗初的画面,那时候她的反应有点错愕,亦好像有点避讳!她懊恼了,难道是因为尹筗初察觉到她喜欢上她的心情?如果她再主动找她会怕自己误会?又或者她是排斥女人与女人之间的的感情的?
许晶晶在乱想一大堆事情,最后竟然得出的是……
尹筗初不会喜欢女人,更不可能会喜欢她。
她……是不是应该好好整理这份心情,把她隐藏到里面,直至它溶掉?
心坎处有点痛,有点伤。许晶晶发现……
原来真的用最真的情感的时候,比以往的那些感情更要来得複杂与难过。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2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