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妖精别那么紧_高H限肉宠文从头到尾肉

第二十七章 27.(今天两章~)
见瑀芊不知所措,许佳音却是轻鬆总裁小妖精别那么紧_高H限肉宠文从头到尾肉得多了,她站起身来,温柔的给瑀芊一个拥抱。
「别想了,回去休息吧,妳心里的事情,等妳愿意说了再跟我说,好吗?」抱着瑀芊的她说的温柔。「…这是朋友的拥抱,代表我对妳的支持,也是我对妳的承诺。」
「佳音姊…」听着许佳音的话,瑀芊心头一热,想到过往那些日子她对自己的多般照顾,瑀芊不忍。
于是是她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会,早午餐店外头的透明玻璃门外,沐凝薇站在那儿,她失神的看着门内,握着门把的手迟疑了好一会,终究是放下了。
—-
「妳居然真的来看我了,凝薇,妳对我这么好,如果哪天我真的爱上妳了怎么办?」
快乐的接过凝薇递给她的豪华日式便当,坐在餐桌边的晓珊扳开筷子,开心的大吃特吃起来。
吃了两大口炸虾,晓珊这才发现靠坐在她床旁地板上的凝薇沉默不语、神色黯然,她担心的撑起自己的腰,忍着痛慢慢的坐到凝薇身旁。
「怎么不吃了。」凝薇说着,她清丽的面容彷彿染上了严寒,她这般模样,纵使是关心也听不出半点温度。
晓珊看了她眼,倒是不以为意,只因凝薇这模样她看得多了,每几个月固定会发作一次。「看妳这样,妳一定心裏有事。」
她靠在凝薇肩上,遥看着远方餐桌上的便当,有几分后悔刚刚没有顺便拿过来吃。「妳上次这么不开心是妳哥跟妳爸吵架的时候,好像是妳哥吵着要离婚吧,妳觉得妳哥这样做很过分。」
「是吗?」凝薇虚弱一笑,想起了上次那件事,也想起了那件事有多伤李曜晴的心。
可那件事,她毕竟不是当事人,或许还远远不及她眼下的伤心。
──她刚刚看到了什么?
因为李曜晴的鼓励,她终究下定了决心,依着上次的记忆搭着开快车到了瑀芊家,可按门铃无人回应,瑀芊的手机似乎没电了也打不通…
然后,该说是巧合吗?她恰巧在一旁的早午餐店里,看到了在裏头用餐的瑀芊和许佳音。
那瞬间,她本想不顾一切的推门而入,可她看着她们牵着手说话的模样是那般亲暱,那让她迟疑了。
更不用说,她们最后的那个拥抱,她看得出来,许佳音对瑀芊的感情一点也不单纯、一点也不…
瑀芊呢?瑀芊会不会迟早对许佳音动心?
──如果是这样,既然有人能给瑀芊幸福,她又何必破坏这一切?
「凝薇,我觉得妳最近真的怪怪的欸,妳还好吗?最近妳哥也没惹什么事阿…妳是不是跟男朋友吵架啦?」见凝薇又陷入了沉思,晓珊轻捏着凝薇的手指。「妳跟我说阿,虽然我现在单身,但凭我过往的『实战经验』,应该还是可以帮上一点小忙。」
看晓珊这般认真的胡乱猜测,那模样挺逗,终于让凝薇的心里轻鬆了些。「不是妳想的那样,只是想要静一静,妳家借我躲一躲?我暂时不想回去,这样还可以照顾妳。」
「好啊,不嫌弃我家很小的话,妳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晓珊答应的乾脆,想到要跟凝薇一起住还有些欢天喜地,因为那代表她可以脱离眼下这有一餐没一餐的苦日子了。
但看到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可我等等不在家欸,我要去附近的理髮店洗头髮,晚上有个约要赴,妳就待在我家、不要拘束?」晓珊说着,有些歉然。
听着晓珊说,凝薇回神,只因这话的其他部分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阴郁的心情起了几分好奇。「赴谁的约?妳只告诉我这样?」
「不是妳想的那样啦…」就怕凝薇想歪,晓珊正色,却是有些紧张。「是那个撞我的人,他还算有良心,说今晚要接我去吃饭,算是跟我赔罪。」
看晓珊越说越欲盖弥彰,凝薇失笑。「只是问问妳而已,妳就这么心虚,就不怕人家看得出来妳对他有意思?」
「凝薇!」见凝薇瞬间说出自己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晓珊崩溃。
「好啦,不闹妳。」让晓珊惹得轻笑出声,心里的阴霾也少了些,这会,凝薇觉得来找晓珊真的是做了个对的决定。
但看晓珊那般认真,知道晓珊空窗好一阵子了,凝薇不免有些担心。
「我好奇妳会看上什么样的人,他叫什么名字、在做什么工作?有没有照片?」想着,她问起晓珊。

第二十八章 28.
「凝薇,妳难得对我的对象有兴趣欸,之前我好几次硬找妳去酒吧玩、每次我带去的男伴都一直换,妳也没特别问什么?」晓珊讷讷,转移紧张似的把玩着凝薇的纤指。
「那不一样。」凝薇叹息,这会比起她自己、她更担心的无疑是晓珊的感情状况。「之前妳带的那几个连妳自己都不认真,我又为什么要对他们认真?」
想着,凝薇继续说。「我太了解妳了,妳不认真的对象,妳总能把他们唬弄的服服贴贴的,可妳若一认真起来,那就…」
让凝薇这么一说,晓珊挺直了腰、轻摀住凝薇的欲语还休。「他叫张侑军,照片的话我没有、工作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们认识还不深嘛,而我也只是现在对他有点意思而已。」
晓珊乖乖吐实,只盼凝薇放她一马。
张侑军?这名字倒跟简佑均听起来有几分像,凝薇蹙眉,不过人叫『佑钧』倒不是个多特别的名字,既然姓氏也不同,凝薇便不愿再细究。
只是晓珊这一问三不知,多少也证实凝薇认为晓珊一谈起恋爱就少了平日蒐集情资能力的猜测,凝薇失笑。「妳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就不怕人家已经有对象了、编个假名字唬弄妳?」
被凝薇这一点,晓珊哑口无言,她这才意识到她对『张侑军』的资讯知道的少得可怜。「假名?不会吧,何况他又不是主动接近我的,城府应该不会这么深吧…」
看晓珊这般紧张,凝薇嫣唇轻勾,轻拍晓珊的脸安抚。「我逗妳的呢,妳真紧张了,不过妳既然会担心,不如趁着今天吃饭多了解一下?」
「也对。」晓珊应着凝薇,之前她总为自己到底要不喜欢『张侑军』而苦恼,跟凝薇一谈才着实点出了她的盲点。
──她应该先认真搞清楚『张侑军』这人的来历才对。
晓珊心下澄明。几小时后,她一上『张侑军』的车,心裏便想着凝薇的提醒。
「欸?妳今天怎么这么安静,看来妳腰伤越来越好,也总算学会了礼貌?」见晓珊这般安静,开着车的『张侑军』嘲弄着她。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晓珊瞥了『张侑军』一眼,却是百般聊赖的模样。
「我今天心情好、懒得跟你计较。」晓珊轻笑。『张侑军』这点拌嘴的功力太浅,怎么会是她的对手?「你今天怎么突然想找我吃饭?难道你良心发现了?只是你都撞伤了我这么多天你才良心发现、你的良心是不是起床的太晚了点?」
「妳!」又给她惹的气结,『张侑军』心下不快却没有立刻发作,说起来,或许跟晓珊这样逗逗嘴,他心情还会好上许多。
其实他今天的心情很浮躁。
昨晚他彻夜未眠,就等着凝薇天亮后跟他联络,怎知接电话的人不但不是凝薇,反而是凝薇的同事──那个叫单瑀芊的女孩子。
他对这个女孩子有印象,就是凝薇刚过去宽翔时让凝薇帮着收烂摊子的员工。
可他不懂的是,凝薇本来就极少喝醉,这次不但喝醉了、还让个认识没多久的员工送她回家,这着实一点都不像凝薇平日谨慎的作风。
而且,凝薇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打通电话给他、要他帮忙?他可是她的男朋友、是她论及婚嫁的对象啊?凝薇到底把他当成什么?
思绪几番纠葛间,他终于在中午接到了凝薇的电话,没料到凝薇打来是为了拒绝他的邀约,说是要去探望朋友…
挂上凝薇的电话,『张侑军』的直觉告诉他凝薇最近真的不对劲,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张侑军』心急如焚、却无从得知。
无助的他不自觉的陷入了思考跟情绪的泥淖,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打电话给了晓珊,邀她今晚出来吃饭。
──晓珊或许知道什么吧?他思忖。
「被我一问就心虚了?」看『张侑军』这般沉默,不知他的心思,晓珊笑意盈盈,她就喜欢『张侑军』的这点耿直,少了点那些男人们常有的自以为是。「看在你请我吃饭的份上就放过你,你今天打算请我吃什么?」
「就吃忠孝东路巷弄里的那间…」『张侑军』说着,心里却是郁闷难平。
他本来已经订好东区某间知名的无菜单料理,说到此处心下却临时改了主意,想喝点酒解闷。「妳不是自己胡乱猜测说我老在外头玩?其实是因为我最近投资了间酒吧,有供应简单餐点,妳要不要去看看?」
「你投资酒吧?」晓珊愕然。
她虽然看『张侑军』开的车知道他手头宽裕、也喜欢嘲笑他是个爱开快车的有钱人,但那多少有点玩笑意味。
此刻,听到『张侑军』一说『投资酒吧』时那口里的轻鬆随意,这才让晓珊认真起来,因为这并不是一般小康人家出身的人会有的表现。
「家族事业。之前是我叔叔在处理,我爸之后有打算让我帮忙,所以先接间分店了解一下。」『张侑军』说着,彷彿说着日常琐事般的稀鬆平常。「…妳不会是那种不喝酒的女人吧?我怎么看不出来?」
见晓珊一时无语,『张侑军』忍不住调侃她。
「要你管,反正我肚子饿了,吃得不能少,其他随便你。」晓珊瞥了他眼,一双漂亮的眼怀疑似的瞇起、像只精明狡诈的狐狸。「…你们家到底是在做什么的?你这样的人…真的没有女朋友?光是你这种条件,很多女生都会贴上你吧?」
晓珊这话多少直击『张侑军』心里的痛处。
──因为有这些条件又有何用?看在不在乎这些的人眼里,也就是一张张无用的标籤而已。就怕他贴满了全身,也得不到沐凝薇的真心相许。
想着这些,『张侑军』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苦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1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