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部定与感官世界

《感官世界》。不论透过录影带或特定影展观看,看过的人,少有不震撼的,就算A片看到眼睛脱窗,看惯男女演员裸裎相缠,真枪实弹,还是会被《感官世界》的爆裂后劲与冲撞力道所惊慑,为镜头传递出来的野蛮,绝望,灵与肉,爱与死亡,毁灭与占有而颤动。
阿部定与感官世界阿部定与感官世界
电影所依据的「阿部定事件」,发生于1936年5月18日,在「226事件」之后不到三个月。

「二二六事件」的前因后果很复杂,简单的说,1930年代以来,日本陆军内部因为政治主张分歧,而有「皇道派」、「统制派」两大派别。皇道派主张推翻现有内阁,天皇亲政,以改革社会,清除特权,改善农村贫困状况;统制派则试图加强军内统制,建立军部独裁,使日本成为高度集中的军国主义国家(东条英机即为代表人物之一)。

1936年2月26日,数名皇道派陆军少壮军官率领千余名士兵,以「昭和维新,尊皇讨奸」为口号,发动武力政变,袭击警视厅等机关,多名内阁官员遇害。数日后兵变遭武力镇压,发起的17名少壮军官被处死。事变后,统制派掌握军部主导权,日本走向军部独裁,对外侵略(尤其中国)的声浪甚嚣尘上,山雨欲来风满楼,民众处在惶恐之中。
阿部定与感官世界阿部定与感官世界
不久就发生了震惊日本社会的阿部定事件。民众争相讨论,追逐相关新闻,冲淡了战争前夕的紧张气氛。32岁的阿部定于东京一家茶室,将情人勒死,切除其生殖器。6年后刑满出狱。改名换姓,重新生活。但她的事迹从战后到1970年代,不断被媒体炒作,渲染,剧团据以排演节目。最著名的就是1976年大岛渚导演的《感官世界》(法文片名Ai no Corrida,爱情的斗牛。)1971年,65岁的阿部定音讯全无,去向不明。
阿部定与感官世界阿部定与感官世界
三岛由纪夫有一篇文章「我的思春期」,开头便谈到1936年这两则事件。他指出,二二六事件后,军国主义风潮日渐炽烈,社会气氛紧张,所有的享乐被视为恶习,性被视为阴暗堕落,有碍国家发展,会遭打压。不过或许因为暴雨将至,命在旦夕,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反而尽情寻欢享乐,以消除内心的焦虑恐惧。就在这个时候,阿部定凶杀案发生,街头巷尾纷纷讨论,为战争阴影下喘不过气的民众带来新鲜话题。

或许二二六事件与阿部定案件时间点的连缀,论者指出《感官世界》的导演理念缘于对军国主义之不满。不过电影里似乎并未呈现这样主题,只有一幕场景,男主角与日本军队错身而过,或许有所象征,但不那么明确。

又有人说,此片采取女性主义观点,实在不知何指。更有谓:面对象征男性暴力的二二六事件,一个弱女子居然敢将男子汉的象征物切掉,表示对暴力的否定,给日本军国一记耳光。这是延伸过度的解释,说得阿部定像是很有政治理念的革命女子。而割掉人家鸡鸡本身不是暴力是什么?何来「对暴力的否定」?

可见这部电影的争议,不只是情色的部分而已。

茂吕美耶在《茂吕美耶的历史手帐》最后一节,便以阿部定为主角人物,谈事件的来龙去脉,清清楚楚。茂吕美耶说,事发之后,仿效者众,未遂的、未报案的不计,光是成案的便有五十多起。这些案件的杀机,或基于憎恨,或出于嫉妒,「纯粹以罪行表达爱情深度的肇事者,只有阿部定一人。」

不过这观点有待商榷。阿部定绞杀男人,割其生殖器,正是因为嫉妒的占有欲,一如被捕后她说:「那是最可爱最重要的东西,如果入棺,他老婆会触摸到的,我不想让任何人摸到。」
阿部定与感官世界阿部定与感官世界
但法院轻判,大概也认同其杀机并非憎恨。持此观点,大有其人。1947年作家阪口安吾和阿部定见面谈话,事后他在一封信件上说:「石田吉藏死于性虐待的高潮,二人的爱情世界至高完美,完全没有犯罪性。」

茂吕美耶文章里提到阿部定的传奇半生。最不可思议的,除了后来的割鸡鸡事件,尚有她成为娼妓的经过。原来阿部定的家是制造榻榻米的,家境不坏,但兄姊争吵不断,母亲不愿意阿部定耳濡目染,常给钱要她出外游玩。渐渐的她和不良少年来往,阿部定的父亲气愤说:「你既然这样喜欢男人,干脆去当艺妓算了。」她18岁就被送到横滨一家妓院。父亲本意是让女儿后悔,向家里求情时再让她回来,但情况不如预料,阿部定没回家,后来卖艺也卖身,辗转各地。32岁时来到吉田屋鳗鱼料理店当女侍,和店主石田吉藏产生感情,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茂吕美耶的历史手帐》以「十八个你一定要认识的日本人物」为副题。该认识的日本人物岂止十八人?随便一想名单就有一大串名字。据说这是系列写作。那就好。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179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