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姿势

香港作家一位作家写她曾挑九本书出国,在日本某城,买张小胶凳,坐在僻静老街,看书,从晚上八点直到凌晨四点。我心向往,却不能至。莫说出国独游我不会,长期阅读我不行,单是坐在凳子上超过八分钟便如坐针毡,何况八点到四点长达八个小时。
阅读的姿势阅读的姿势
我臀肉薄,板凳木椅不耐久坐。曾经年少坐在小板凳听长辈训话,渐渐发现,怎么屁股刺痛起来,仿佛无肉的瘦骨变成一根骨针刺在肉上。偏偏人不能动,不能站,真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无奈。

这时候很羡慕屁股肉肉的人。屁股有骨无肉,刺痛难挨,即使换坐塑胶材质的椅子,也不过减缓几分不适而已,此中之苦非屁股正常者所能想像。

之后又发现自己不耐久坐,不只是臀瘦,姿势差,更是主要原因,所谓「坐无坐相」,或驼背,或斜靠,或跷二郎腿,或挺腹摊滑如泥。想那古人没沙发,木头椅四四方方,自然坐相庄严。今人自由便利,以致什么坐姿都有,每为腰酸背痛上身所恼。

中医每有劝戒,好好坐,不要跷二郎腿。不知何时养成习惯,我不跷腿便不会坐,有时蓄意脚掌放平,不但三分钟,腿又叠了起来。

坐不住。在家往往坐不了多久便躺上床或沙发。床上阅读多舒服啊,尤其冬天。天冻,宜动,移动或运动皆宜。忌久坐,忌缩踞。然而热水浴后,钻进被窝,待被子里比地球还暖化,翻看闲书,不亦乐乎。

床上只能看闲书。书不得严肃生硬,以免读不满一页即沉沉睡去;书不得太厚重,以防瞌睡后脱手砸到自己。

在床上读书,专家学者都说不好。有一说是此举亵渎书卷,如马桶上读宗教经典般。但书在哪读不是重点,读进去了没才重要。若使心不在焉,跪着读趴着念也一样。

又有人从健康角度来说,躺着读书,脑子的血量增多,心跳变慢,血液循环不好,容易疲劳,影响阅读效率。更不用说,躺着时眼里血管容易充血,用眼吃力,会让眼睛疲劳。

但这事难讲。若有人躺着读,效率高,吸收好,何不就躺着干?唐诺《阅读的故事》有云,千万别相信读书只有某一种特定的正确姿势,怎么舒服怎么读,「因为读书就是读书,你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分给别的事。」
阅读的姿势阅读的姿势
中国近代读古书最活用的人毛泽东,就是躺读界的代表人物。他读的不是闲书而是《二十四史》之类的硬书。

毛泽东主席手不释卷是出了名的,除了办公、接见外宾、睡觉休息之外,其余时间几乎留给阅读。他爱侧躺在床上读书,把书卷起来,左右两面轮转着看,每有心得,则拿起床头小桌上的铅笔,画些​​标注的符号,符号涵意或许只有他懂,可能怕日后忘记,他曾注记在一个小本子上。

这样一位对书爱不释手的人,临走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应该也是阅读吧。据说1976年9月7日,毛泽东过世前两天,多次病危,多次抢救,又不断昏迷。每当他清醒过来,就是要看书。最后一次,他醒来,提到一本书,但语言含糊,声音微弱,没人听懂他要哪本书。他心急,示意给他纸笔,颤抖写下「三」字,又用手敲敲床头。床头是木制的吧?秘书猜出来了,当时日本首相名叫三木武夫,听说要下台了,老毛想起这事,想要看的书就是《三木武夫》。

书找来了,毛泽东看了几分钟,又昏迷过去。这是毛泽东读的最后一本书,也是一生中唯一未读完的书。这种死亡逼近理想成灰的空虚寂寥,是一代伟人临终时真实的内心写照。这资料出自《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郭金荣著。

不管平日读书如何端坐英挺,姿势如何标准,临老多病,还是得躺着看书。既然如此,何不早点习惯躺着看书呢?以上,仅供只会老花而不再近视的中年人参考,年轻朋友不要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144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