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两人的心离得很远,彼此就是异邦人──读《小异邦人》

短篇推理小说写作,对作家来说,很伤,一个集子里有多少篇,就要设计多少个谜案。设计出来的诡计谜团,还得让读者赞叹佩服,拍案叫绝。但对读者而言,短篇推理小说集里好故事连发,集中,快速,读起来何其过瘾。

连城三纪彦《小异邦人》就是这么一本好看而有趣的短篇小说集。
当两人的心离得很远,彼此就是异邦人──读《小异邦人》
《小异邦人》八个短篇,每篇情节发展都峰回路转,出人意表。但作者最厉害的是,故事背景只不过是寻常人物的日常生活,事件不见惊悚,命案、凶手、侦探等推理小说的基本款,书里几乎没有,却篇篇充满悬疑,吊人胃口。

推理小说若仅此于情节设计,在真相大白后,便了无余味,重读乏趣。《小异邦人》吸引人的地方,除了叙述魅力与塑造的氛围迷人之外,人物矛盾复杂的心理,微妙的人际关系,暧昧的情感状态,以及人与人的疏离感,都紧扣着故事而来。集心理分析与情节推理于一,让小说不只说好听的故事,尚有余韵可供回味。

第一篇〈戒指〉就是典型。
当两人的心离得很远,彼此就是异邦人──读《小异邦人》
〈戒指〉述说一名四十二岁男子,离婚三年了,某个连续两日,在街角人潮中发现一女子,背影仿佛有过七年婚姻关系的前妻,她打扮花俏,一身香气,看似在酒店上班。他在背后注意到她左手无名指戴的戒指,不起眼的白金细戒,朴素到很好辨认,是从前的婚戒。是她吧。恍惚中,看见女子把左手绕到背后,似乎让他确认戒指,不久右手伸过来,摘下戒指,弹指弃掷在地。

他再定睛细察,地上却无戒指。是错觉吗?可能只是去酒店上班途中,摘下戒指罢了。然而,别臭美了,谁离婚还把戒指戴在手上?男子怀疑是某种心理投射,因为当初离婚太过突兀,在问妻子商量是否考虑生个孩子时,她突然表示已另有对象,要求离异,他没多问,竟然同意,可能太过轻易了吧,他潜意识里认为或许前妻对这段婚姻恋恋不忘,因此仍戴着戒指。

但究竟怎么回事?种种猜测与心思,不全在男主角自己心里流动,也在与情感之路不顺的女同事互动之际展开。

《小异邦人》扣合着现代社会的爱恋形态,男男女女(本书还有男男)在孤寂中,很容易就情欲流动、情意牵动,很快就能找到情欲出口,但相对的,也意味着,爱情关系的不坚定,婚姻之不稳固,不管是两相结合的伴侣,或邂逅来的一夜情,关系都不长久不坚实,因此小说里充满疏离感,一如多数现代文学作品所要表达的主题。

例如〈直到天涯海角〉,这篇寻常到初读时不太起眼,随着情节发展,才渐有兴味──已婚的铁道售票员与未婚的女同事发生婚外情,但两人关系,在女方要求下,仅止于旅行外宿之时。奇怪的是,每次两人旅游回来后几天,就有个妇人来买车票,目的地正是他们上回旅游的地点,而妇人不付车票钱(不只买一张),反而在售票员面前露出一份旅馆──他们外宿的旅馆的介绍手册。此举形同恐吓,以换得霸王票,售票员心虚,只好自行补贴票价,多次下来不胜负荷。

但买票妇人怎么知道这对男女的行踪?是男子的太太找征信社跟踪?不对,他们第一次出游事前毫无征兆,不可能露馅。或是他们常约在柏青哥店,讨论旅游点而被偷听?但机率不大。那会是谁呢?

想看凶杀案的读者,读本书会失望,全书最可能出现凶杀案的是〈风的失算〉,三十二岁女子连续遇害,案子诡异,但案件只是陪衬之用,此篇主要讲的是流言,职场传来传去,如风散播的流言传播文化,而真相,一如他篇,令人意想不到。

令人意想不到者多矣,尤其最后一篇〈小异邦人〉,谜底怎么样也想不到,虽然故事有点夸张,解谜者的身分设定也不太合常理。

是的,〈小异邦人〉只是书中一篇,也称不上代表作,但篇名这四个字适可借来作为全书关键词。八篇作品所要传达的,就是一种孤绝感,当两人的心离得很远,彼此就是异邦人,而这正是现代社会的特点。
当两人的心离得很远,彼此就是异邦人──读《小异邦人》
本书有凶杀,但不是重点,凶手身分也不重要;书中无侦探,有时虽有警探但作用不大。算是推理小说,但推的是心理,人物所以如此这般的心理。这些令人错愕的谜底,因为是短篇小说,不绕太大圈,不太过烦琐,谜底便掀开来了,但大都出自当事人或旁人口述(这又是单一叙事观点的魅力),留下解释不完全的谜底,让读者慢慢自行思索,更进一步推敲案件相关者的心理动机。因此尽管案底揭晓,知道怎么回事了,仍会想要重读。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054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