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教父》告诉我们,警察不是白道,是灰的色调

相对于鱼肉乡民的流氓黑道,锄暴安良的警察被称为白道。但警察通常不是白的,是灰的。

灰,是介于黑与白的中间地带,警察灰灰的,不见得是手脚不净,操守不好,有时是办案所需,平时与黑道有来有往,维持既敌对又同国的微妙关系。线报、谈判、摆平麻烦,或者以夷制夷,都要靠平日所经营与黑道的关系。
《刑警教父》告诉我们,警察不是白道,是灰的色调《刑警教父》告诉我们,警察不是白道,是灰的色调
然而横跨黑白、亦正亦邪,是两面刃,禁不住诱惑就变成同流合污。黑白之间取得平衡,或者白多黑少,不向黑的一方偏斜,要看个人修维。这种黑中有白、白中有黑的现象,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的,更非二分法可以解释。

林庆祥的《刑警教父》便写出这些铓铓角角。

《刑警教父》写陈江这类老派刑警,熟悉地方黑白两道的生态,靠黑道人脉,掌握线报,甚至于操控黑道分子,使他们维持动态平衡,进而利用他们,以利办案。不像年轻一代这些高学历警官,虽然长于分析通联纪录,能够侦破网路犯罪,但降调到地方,硕士学位无用武之地。以陈江为代表的这些警员,从娱乐场所分红,油水多,于操守有亏,扫平黑道却不得不借重布建有成的他们。
《刑警教父》告诉我们,警察不是白道,是灰的色调《刑警教父》告诉我们,警察不是白道,是灰的色调
这些铓角,外行人如雾里看花蒙胧似懂非懂,若没干过警察,没混过江湖,怎知这些事啊?靠听,靠看,靠读——听内行人说,看电影,读书,凭靠一些二手经验,加减可得。尤其后二者,不须交游广濶,人人可得。或问,很多影视书籍,写到这些,夸张有之,瞎掰有之,如何知道作品是写实的呢?不难,以书为例,从语气、内文、作者身分、书序、出版文案等,稍可判定。

《刑警教父》便是内行人写出来具备写实风格的小说。

警察灰,记者也一样。尤其社会记者。模范生、乖乖牌是采访不到什么的,黑白两道不鸟你。本书作者、资深记者林庆祥在序里交代了记者生涯一个突破点:三十岁那年,他大半时间都在刑事组混到三更半夜,相处熟了博感情获信赖,被刑警大哥视为自己人,此后探问案情,门户大开,看得到整卷笔录,听得到整个秘辛。警察忙不过来时,他越俎代庖,帮忙给嫌犯按指模、拍照片,晚上则跟着吃吃喝喝上酒店,与警察共同面对台面上的风风光光,以及台面下的不能见光。有时还是参与者、同谋者。一起混,一起污,一起笑,一起哭。人在江湖,才能够了解江湖。在庙堂,在书房,只能似是而非的揣摩一二。

林庆祥写得逼真,也表现在对话用语。小说要写好对话并不容易,底子都在对话里,什么人讲什么话。黑道分子讲话不用文言文,不是摆几句粗话便了,还有特殊辞汇,所谓黑话。这些话在小说中大量出现,有些还得加上注释我们才读得懂。

这类小说难在要写出黑白两边的灰色地带。全黑全白好写,不过那是童话故事。

小说写白道染黑,黑道漂白,另一代表人物是陈志雄,以地方闻人之姿,资助政治人物,背景够,后台硬。他有个小弟,小瑞,初读小说以为是个不起眼的角色,小说的动线却靠他串接起来。《刑警教父》的书名所自,也要靠他解码。

刑警教父,教父指小说中哪位刑警?或说哪位是教父级的刑警?故事里头没有喊水会坚冻的呼风唤雨等级的警察。
《刑警教父》告诉我们,警察不是白道,是灰的色调《刑警教父》告诉我们,警察不是白道,是灰的色调
当然这里说的教父是后来延伸的意思,是指某领域内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人物。(例如音乐教父、棒球教父、牛排教父、AI教父、电商教父、塔罗教父、品牌教父⋯⋯这类尊称。)本书的警界主角陈江显然不具分量。若以电影《教父》的概念,指黑手党头目,或黑社会帮派的老大,同样的小说里也没有。

说到底,还得回归教父的本来意义。在西方社会,婴儿洗礼之际,父母或家人选择值得信赖的亲朋好友担任其教父、教母,教父母必须担起教导教子的责任,尤其是宗教教育。若孩子亲生父母双亡,教父母有责任照顾。

小瑞是杀手,以正统黑道自居,不碰毒品,笃信黑道逻辑,「脑袋里的江湖利害算计并不多」。对陈江这名刑警,存有信任与好感,这种信赖与他的老大陈志雄交代小瑞把陈江当自己人有关。而陈江私自纵放过他,他认为做人不能不讲义气,因此拒绝狐狸(陈志雄的左右手)干掉刑警陈江的提议。

狐狸说得对:「小瑞,老猴是警察,咱是黑道兄弟,永远是对立的。」

陈志雄与「流氓警察」陈江,既同行又为敌,既相斗又合作。但基调是悖反的,于利害相关时一定毁灭对方。只是小瑞不知道,他心目中的老大、大仔──陈志雄、陈江,只把小瑞当成自保或利益交换的工具,随时可弃。

对小瑞而言,陈志雄教他黑社会的人情世故,是一种信赖与呵护的感觉,而陈江看似陈志雄的换帖。他们像教父一样,照顾、启迪他。复杂的江湖生态小瑞看不清楚,终致谱出杀手挽歌。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048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