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这家车站书店,便能遇见当下最需要的书

《星期五的书店》是足以吸引爱书人阅读之书,因为设定的书店太过迷人,迷人之处并非美美的装潢或浓浓的艺文气息,也不是选书精准独特,(「很普通的书店,毫无特别之处。」主述者仓井史弥初见书店时如此说。)而是地点与形态太特殊了。
来到这家车站书店,便能遇见当下最需要的书
书店位于火车站月台的天桥下,再加上这个传说,在网路上流传:「听说去北关某间小车站的书店,就能找到想看的书。」更增添书店的神秘与神奇色彩。

网路盛传,去那家书店,会遇到当下最需要的书。所谓「小车站」指的是野原车站,小书店是「金曜堂」书店。

更特别的是店拥有令所有业者钦羡不已的地下书库。

书库很大,非常大,从书店仓储室掀开盖板下去,沿狭窄阶梯,转暗道,曲曲折折,就会看到书库。它位于地下铁月台,原本铁路局要在此兴建地下铁,通往东京,却因故废弃,成为地下空间,经整修当作书库,绝版书、稀有书,这里都有。书源来自倒闭的当地书店,那些书店无法退货的书,全部接收过来,不花半毛钱。

退不了的书,就是滞销书,书店倒闭,这些书无处可去,免费送给金曜堂。而滞销书,日后却可能成为某个人魂牵梦系非要到不可的书。能有如此庞大的库存,哪家店业者不羡慕?

什么书是爱书人非要不可?不一定是绝版的梦幻逸品,有时候只为了一分执着或留恋。本书第一个故事便以此为主题。叙述者,我,仓井史弥,二十岁。他的爷爷开了一家业界最大的连锁书店,后由他父亲接掌,父亲病中想重读庄司薰的《听不见天鹅唱歌》,但指定要学生时期阅读、珍藏的版本,而这书被仓井史弥不小心弄丢了,如今此版遍寻不着,买来所有能买到的其他版本,父亲统统不要。

仓井史弥惧怕真实世界的人际关系,逃避继承家业之事。店长提醒,父亲可能想借《听不见天鹅唱歌》一书,向儿子传递讯息,让儿子知晓,而仓井史弥也果然经由阅读了解父亲的意念。(但既然如此,何以父亲指定绝迹版本?儿子遍寻不着,又如何阅读?又如何明白父亲的弦外之音?)

这部小说,某些阅读现象以小说情节表现,颇有意思。例如非读过的某个版本的某书不可,如此偏执所为何来?或许就只是一种执着,或是对阅读当时环境的追忆,对翻阅那个版本的彼当时恋恋不忘,所以不愿以其他版本代替。当然也可能只是一分执着与怪癖,总而言之就有这种奇怪现象,而这现象不是作者名取佐和子凭空设计出来的,她在后记谈到自身经验。
来到这家车站书店,便能遇见当下最需要的书
名取佐和子在小学四年级时,于超市附设的小书店发现麦克·安迪的《默默》(这也是小说第三章的主题书),一读便着迷不已,但几度搬家,书遗失了,她未重买,因为认定了唯有那座小镇上小书店买的版本才是,其他的都不算。直到为写这部小说,决定重买,却在这个时候,望向丈夫的书柜,赫然摆着与当年所读一模一样的单行本。这书并未搞丢,只是自己未曾发现。

车站书店虽然库存量惊人,但反过来想,又如何呢?独立小书店生意难做,以日曜堂来说,非得进出车站才可能光临,除了当地高中学生、通勤的人,以及好奇者前来朝圣,大概没什么顾客。虽然充满传奇,也是名声大过实质。

但本书不讨论这个话题,而著重于人与书、人与人的邂逅。为什么说「来到这家车站书店,便能遇见当下最需要的书」?是人与某本书相逢的缘分,是与店员交谈后的触动,是人在其中氛围所引发的灵感,是磁场感应,因此得以走一趟书店,解开了长久的纠结,解决了扰人困境。

本书共四章,每章各有一主力书目,依次为《听不见天鹅唱歌》《漫长的告别》《默默》《家守绮谭》。此外全书提到的书目相当繁多,附录列出书名,洋洋洒洒,多达一页余。
来到这家车站书店,便能遇见当下最需要的书
这是以书串连起来的小说,类似的写法亦可见于米果的《欲望街右转》。这样子的主题可以发展成系列作品,一册一册出版。就像《深夜食堂》,食堂的客人来来去去,衍生出一则则故事,现已出版至少二十册了。《星期五的书店》也可以书店为圆心,画成一个又一个圆,当然前提是第一册好卖,才有后续。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0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