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鲍勃·迪伦(Bob Dylan)

2016年12月10日诺贝尔奖颁奖典礼,被成为摇滚民谣诗人的巨星:鲍勃·迪伦(Bob Dylan)成为唯一一名缺席的得奖者。摇滚歌手获颁诺贝尔文学奖在文坛掀起轩然大波,伴随得奖人争议而来的则是各种「何谓文学」的争论、诺贝尔文学奖精神的辩证与鲍勃·迪伦飙升的点阅率和CD销量。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1940年代萌芽的摇滚乐竟能使历史棋跨一世纪的诺贝尔文学奖传统打开大门,实在令人惊奇。面对委员会的抉择,媒体与艺文人士各有褒贬,其中最严厉的批评指称委员会错失表扬真正文学家的机会,做出「令人失望的选择」。然而,不论读者与评论家们如何看待这次出人意表的获奖,摇滚乐与文学的关系都远比大众所想的更密切。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皇后乐队(Queen)主唱:佛莱迪·摩克瑞

摇滚乐结合非裔美国人蓝调、乡村音乐、爵士乐以及福音音乐,不止形成独树一格的曲风,更是一种精神。这两字绝非形式上的「三名吉他手和一名鼓手」便可定义,而是在音乐背后呐喊的叛逆精神、对解放的渴望与追逐生命的力量。摇滚乐与文学的目的在某种程度上高度重叠,同样具有改变一代人的人生观、品味甚至语言的力量。以下十首摇滚歌曲便由经典文学获得启发:让故事入歌,转生成另一种扣人心弦的篇章。

1.〈Sympathy for the Devil〉──滚石乐团(The Rolling Stones)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摇滚乐历史上举足轻重的滚石乐团在〈Sympathy for the Devil〉一曲中向俄国作家布尔加科夫(Mikhail Bulgakov)小说《大师与玛格丽特》致敬。《大师与玛格丽特》描写魔鬼撒旦现身莫斯科艺文界所引起的骚乱,并在魔幻的叙事中写入当时的苏联社会。〈Sympathy for the Devil〉开头的歌词便与故事中撒旦登场的自我介绍呼应,而余下的段落紧接着引出俄国历史中的重大事件,紧扣着《大师与玛格丽特》的背景、氛围与精彩的铺陈结构。

2.〈Richard Cory〉──赛门与葛芬柯(Simon & Garfunkel)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同样轰动1960年代,曾为电影《毕业生》配乐的二人组赛门与葛芬柯,将诗人罗宾森(Edwin Arlington Robinson)的诗作〈Richard Cory〉改编成歌。诗篇主角Richard Cory坐拥城中一半的土地,出身名门而举止高雅,故事最后却在家中饮弹自尽。赛门与葛芬柯的同名歌曲以一个名为Richard Cory工作的工厂员工为叙事视角,咒骂自身贫穷的同时祈愿自己能成为Richard Cory——即便在他结束性命之后亦然。

3.〈Thieves in the Night〉——黑星(Black Star)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Black Star乐团创作的〈Thieves in the Night〉呼应文学史上另一篇大作:《最蓝的眼睛》(The Bluest Eye)。由诺贝尔奖得主托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所著,故事的女主角琵可拉是一名黑人女孩,梦想能够拥有金发碧眼的外貌,并深信这样的改变能让她的人生完全不同。Black Star成员以「Thieves in the Night」形容黑人在美国社会中的处境:是心理上的奴隶、只能活在黑夜的小偷。黑人们仿佛都是女孩琵可拉,无法骄傲地拥抱身作黑人的命运。

4.〈美丽新世界〉──铁娘子乐队(Iron Maiden)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反乌托邦代表作《美丽新世界》在铁娘子乐团的诠释下化身同名重金属摇滚乐,收录该曲的专辑甚至冲上当年英国专辑排行榜上第七名。原著小说的故事发生于未来,在那个社会中人类从出生到死亡全都在机器与科技精密的操纵下进行;爱情、亲情与思想等可能造成社会动荡的因子早已从文明社会中消失殆尽。铁娘子乐团的音乐将失去自由与真实的心境和被钳制的压迫感浓缩在歌曲中,呐喊出「美丽新世界」的丑陋与恐怖。

5. 〈Pigs (Three Different Ones)〉——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另一部世界名著《动物庄园》则在平克.佛洛伊德的再造下成为歌曲:〈Pigs (Three Different Ones)〉。《动物庄园》的作者乔治.欧威尔以其笔下充满政治寓意的作品闻名。《动物庄园》影射从俄国十月革命至苏联1940年代的历史,以猪只与动物代指当时的政治领袖与扮演不同角色的民众。平克.佛洛伊德的歌曲中同以猪作为社会权力结构顶层的代表动物,并在歌词中暗讽政治人物Mary Whitehouse,多方呼应乔治.欧威尔露骨嘲讽的写作风格。

6.〈White Rabbit〉——杰弗森飞机(Jefferson Airplane)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迷幻摇滚天团杰佛逊飞船最迷幻的代表作之一便是衍生自《爱丽丝梦游仙境》与《镜中奇缘》的〈White Rabbit〉一曲。卡洛尔笔下的爱丽丝对大众而言肯定不陌生,而杰佛逊飞船便以其中著名的变大与变小魔药衍伸至迷幻药与摇头丸产生的幻觉。不过歌曲中人物与他们的行径与原著相比似乎搭配错误,而曲末「Feed your head」的谜样歌词更是让歌迷百思不解。尽管杰佛逊飞船的主唱曾试图解释歌词,然而在迷幻仙境中,无理与癫狂似乎更胜有逻辑与道理的诠释。

7.〈Ramble On〉——齐柏林飞艇(Led Zeppelin)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号称1970年代最大乐团的齐柏林飞船在作品中加入奇幻祖师爷JRR托尔金最广为人知的作品——《魔戒》。《魔戒》讲述主人公佛罗多历经漫长的跋涉与险境,最终于末日火山摧毁可以统御天下的魔戒。齐柏林飞船在〈Ramble On〉中不仅放入了「魔多」与「咕噜」等《魔戒》中的地名与景色,更将《魔戒》里「远征」的主题延伸为追寻梦中情人未果的心路历程。

8.〈Tom Sawyer〉——匆促乐团(Rush)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来自加拿大的匆促乐团则与身兼诗人与作词家的菲.杜布瓦(Pye Dubois)合作,谱写〈Tom Sawyer〉致敬美国儿童文学中的巨星:《汤姆历险记》。《汤姆历险记》的主角汤姆机灵幽默,热爱冒险。汤姆的顽童形象与历险事迹在匆促乐团与杜布瓦的合作中转化为反叛与向往自由的精神,并加入鼓手Neil Peart些许自传元素,〈Tom Sawyer〉成为匆促乐团最成功的作品之一。

9.〈The Catcher in the Rye〉——枪与玫瑰(Guns N' Roses)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拥有「世界摇滚巨星」之称的枪与玫瑰有一首叫〈The Catcher in the Rye〉的歌,与JD沙林杰经典《麦田里的守望者》同名。《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主人公霍尔顿.柯尔都斯被学校开除后在纽约城内游荡,以青少年焦虑偏激的口吻道出对虚伪世界的厌烦及反抗,然而,谋杀摇滚巨星约翰蓝侬的凶手行凶前读的书也是《麦田里的守望者》,也因如此,枪与玫瑰的曲子里似乎就多了点控诉味道。

10.〈The Ghost of Tom Joad〉——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除了抢诺贝尔文学奖,摇滚乐手还很喜欢在写歌时把文学放进去! 
昵称「The Boss」的布鲁斯·斯普林斯汀致力于让世人看见中下阶层民众面对的生活困境,并将这份关怀写入歌曲。歌曲〈The Ghost of Tom Joad〉取材于史坦贝克描写农民困境的小说《愤怒的葡萄》。书中主角汤姆.约德为假释出狱的杀人犯,然而重获自由时他面对的却是荒芜的故土与压迫农民的雇主。史普林斯汀的音乐呼应故事尾声主角发表的演说,声明抗争的力量将永远与被压迫者同在。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024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