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1942年6月12日,是安妮·弗兰克的十三岁生日。前一晚,她与父亲在书店里挑选了生日礼物,当时这对父女不会知道,安妮挑的红色笔记本会成为二十世纪中最重要的一本日记——《安妮日记》。安妮曾在日记中表达对挚友的渴望,希望能有倾诉内心想法的对象,而她也将贾桂琳.范.玛尔森视为挚友候选人。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2019年6月12日,现年九十岁的玛尔森,与曾和安妮同学的亚伯特,为安妮庆祝了九十岁冥诞。他们回到当年安妮欢快度过十三岁生日的小公寓,与来自阿姆斯特丹国际学校的学生,共度这值得纪念的时刻。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如何在一个无情的世界中继续前行?」面对学生们的提问,玛尔森及亚伯特竭尽全力回答,「我认为你必须从发生的事情中学习。我曾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他们可能是罗马天主教徒、新教徒、无神论者、共产主义者、富人、穷人,」亚伯特说道:「我在躲藏期间睡在十二个不同的地方,我所学到的是:到处都可以找到好人。」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玛尔森谈到她曾因为被标签为「安妮的朋友」感到迷失自我,与安妮同一时期的其他人经历了相同的苦难,却未得到同等关注──这些感想,让一名十三岁的学生特别感动。「与他们见面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他们不仅是安妮的朋友,也是战争的幸存者,我试着思考,认为我们不但该记得安妮,也该记得许多人也经历这样的时代。」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1940年安妮写给祖母的一封信中,提及姊姊玛歌正把窗户遮盖起来,「我很生气,因为还没有必要,外面也很好。」那是安妮一家人躲藏起来的两年前,尽管希特勒对欧洲的控制渐强,安妮仍保有零碎的童真时光。几个月后,在给祖母与表兄弟的信中,安妮写道:「我现在正参加花式滑冰的课程,可以学习华尔滋、跳跃等和花式滑冰相关的一切。」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安妮持续在信件中谈论滑冰,而她学习滑冰的进程,恰好对应战争进程。1941年春天,她给祖母的另一封信里写道,「我希望能再次开始滑冰,但我必须要耐心等待,直到战争结束。」几个月后,她写道:「我正在学习法语,我是班上成绩最好的,我们在秋季假期之前就得到了评分。」「犹太教课程暂时停止了。」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1941年6月,当希特勒入侵苏联,安妮写道:「这里非常温暖,那里也很温暖吗?」然而,「我没有太多机会晒黑,因为我们不被允许进入游泳池,这真是一种耻辱,但我们无能为力。」

1942年夏天的一张明信片上写着,「天气很好,我们出去旅行,看见很美的明信片,我们想到了你。」「一切顺利。」她写道。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那是最后一张明信片。隔了几周、在安妮十三岁生日的三周之后,妹妹玛歌收到纳粹党卫军发出的征召令。「我们都知道纳粹党卫军发出的征召令意味着什么⋯⋯」为了避免被迫前往集中营,他们一家及其他四人,躲进父亲阿姆斯特丹办公室的密室,1944年8月,他们八人被捕并送往集中营,1945年4月,安妮于集中营病逝。
《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90岁冥诞 透过时空跨越文字的倾诉
安妮十五年的人生并不长,但她写下的日记改变了这个世界,让我们无法忽略偏执、社会集体憎恨与对立所造成的暴力,并记得这段残酷历史的惨痛影响离我们并不远。以苦乐参半的方式,安妮曾经渴望的挚友,仿佛化身她为自己选择的礼物——一本日记出现在我们面前,那本她毫无保留书写内心想法、感受的对象,也透过文字,跨越时空向我们倾诉所有。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011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