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汐染的额头-《巨星之路》连载

这人,简直莫名其妙啊。

「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跟你重什么新?开什么始?」佟汐染往后躺靠在沙发椅背上,双手撑在身侧,拉开彼此的距离,「而且说什么换我追回妳,好像之前是我死缠烂打把你追到手似的,我有必要吗?」她越说越激动,最后闭着眼几乎是吼着。

「妳的确是死缠烂打把我追到手。」项隼欺身而上,她一睁眼,便见到他乌沉的双眸近在咫尺,当下面上一红,忙别过脸,他的气息还喷薄在耳畔间,低语:「我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无赖。」她双手用力往前将他推开,心跳得飞快,脑中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啪地在脑仁间划过一道闪电似的白光。

「啊⋯⋯」她忍不住扶着额头,发出了细碎的呼声。

「怎么了?」项隼被她的样子吓到,忙扶住她的双肩,低头细细审视。

「不知道,头好痛,大概是后遗症,之前偶尔也会这样,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幸而那疼痛很短暂,她很快睁眼,甩甩头,呼了口气,恢复正常。

「不然,妳到房里躺一下,不是说拍戏拍了一天一夜,肯定是太累的关係。」项隼也不顾她愿不愿意,话一说完便直接将佟汐染打横抱起。

「喂,谁要睡你家,送我回去!」佟汐染搥打他,却止不了项隼的脚步。

「这也是妳家,妳看看房间被妳搞成这样,不睡一下,对得起我一个睡在蕾丝房里的大男人吗?」

佟汐染这才留意到,这个家,太女生气了,的确一点也不像一个男人的屋子。

项隼一脚踢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垂下来的水晶吊灯,和四柱大床上方的蕾丝床罩。

的确是她会搞的风格。

她惊呆了。

「你居然,放任我让你睡在这样的公主房间里?」项隼将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时,佟汐染翻身坐起,又仔细看了一圈卧房里的摆设,深觉不可思议。

项隼闻言,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眼神一滞,很快恢复如常,只是半垂眼目,摇头轻笑道:「是啊,我也觉得自己宠妳宠得太过,这要传出去,我项隼的脸面往哪搁?可看看妳是怎么回报我的?」

佟汐染这是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离婚之后,你怎么也没改装?」她以前到底在想什么,居然让丈夫睡在这样的房间里。

「离婚后我马上就出国,现在也才刚回国没多久,还没空弄。」项隼将童话公主般的卧房环顾了一圈,心里滑过一丝丝暖意,脸上线条不知不觉也柔和不少。

不过,现在好像也不急了。

「所以,你就继续睡在这个房间里?」佟汐染受不了了,瞪大双眸,抱着肚子在床上笑得滚来滚去。

「当然没有,我睡别间房。」心里才刚滑过的暖流,倏忽间降到了冰点,项隼这次真的觉得自己男性的自尊受到伤害,他背过身,走到窗边一张小桌子边抽出便条纸,上头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恢复冷然,道:「好了,妳睡一觉吧,我先回办公室,等妳休息够了再打电话给我。」

哎呀,不高兴了?

「知道了。好啦,我姑且相信你是好人。」佟汐染躺正,对着他的高大宽阔的背影说。

喀啦。

项隼将门阖上之后,四周再度陷入安静,房里淡淡的栀子花香,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佟汐染忽觉一阵睡意袭来,不知不觉沉沉睡去。

 

佟汐染一愣,因为双手突来的暖热,她感到一股热气窜上脑门,两颊这会都烫得不成样,想挣脱却被牢牢扯住,随即有些愠怒,「你怎么可以偷听我讲电话!」

「我耳朵很灵,不小心就听到了。」项隼撇撇嘴,轻描淡写道。

「我跟谁约会不关你的事吧。」项隼的态度彻底惹怒她,她翻眼瞪他,任性起来,「即便我相信了你是我前夫又怎样,就是前夫嘛,我跟谁约会要你管。」

「程君临现在是妳男朋友?」项隼不理会她的撒蛮,微使劲,两人距离更近了,佟汐染的额头几乎碰上了他的胸膛,他开门见山问。

她别过脸,抿着唇不说话。

「回答我。」项隼再没耐心,鬆开一只捋住她细腕的手,扳过她的下巴,硬逼着她仰头面对他。

「对。」她不是很甘愿,说得勉强。

「怎么在一起的?」项隼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拧了一把,有点痛,但还能忍受。

「不知道,我记不得了。」

「那妳怎么会认为程君临是妳男朋友?」项隼觉得荒谬。

「是他们告诉我,大家都这么说,程君临的表现,也的确像是我男朋友。」在项隼灼灼目光的注视下,佟汐染忽而觉得莫名心虚。

「啧,这些人真是⋯⋯」项隼撇头啐了声,又问:「那妳对他有感觉吗?」

「我正在努力想起。」她知道自己认识程君临,但却没有和他谈过恋爱的印象。

意外之后,经过一年的休养,佟汐染脑部的伤基本上已经复原得差不多,功能也完全不受影响,但毕竟记忆是很个人的,她罹患的心因性失忆症,连医生都掌握不了,所以如果有人刻意提供错误记忆,她也只会以为是自己忘记,根本无从判断真假。

「妳要知道,感觉这种事,即便记忆不在,也是不会忘的,那是本能。」项隼忽而放开捋住她的手,转扣住她的腰,另只手捧住她的后脑勺,倾身低头,动作快的,佟汐染连躲都来不及,气息便喷在了她脸上,差一点唇就要碰上她的。

心如擂鼓般咚咚作响,那声音大得彷彿有个环绕音响在耳边放送,心跳也快到几乎要从猴头蹦出来,一时间忘了呼吸,屏息数秒。

就在她以为要发生什么事时,整个人一鬆,项隼已经放开她,向后退出一个安全的距离。

「染染,妳记得我的。」项隼满意地笑了笑,「即便全世界的人都说妳和我一点关係也没有,也掩盖不了我们曾经相爱的事实。」他明确感受到佟汐染的心跳以及她脸上的潮红,说明了,感觉记忆扎扎实实地,仍遗留在她体内。

「你⋯⋯流氓、混蛋!」佟汐染无法阻止自己的脸蛋如火烧般的热烫。

「妳自己判断吧,我敢说,程君临绝对不是妳的男朋友。」

「他是不是我失忆前的男友还轮不到你来下结论!」佟汐染恼羞成怒,只能捏紧自己的手提包,对他咒骂,接着扭头仓皇离去,嘴上兀自嚷着:「别跟过来,我自己走!」

砰地一声,门被人重重阖上。

「没跟,慢走。」项隼也真没追上,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勾唇露出得逞的微笑,贼贼的。

今天就到这里,适可而止吧,再下去,佟大小姐怕是要恼羞成怒,不计形象从猫咪变小虎,咬得他血肉模糊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92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