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忘了程律师是好男人的优良模範,不碰菸酒的

小铁和姚乾坤已在电脑前就绪,敲门声又起,项隼皱眉貌似不耐烦,姚乾坤眼尖麻利,忙示意小铁去把人打发走,不过一个须臾间,小铁却是一脸困窘,缓步将来者给带进了组长室。

「你这家伙⋯⋯」姚乾坤见他办事不力,本想叨念,却在看清来者后,立马转了话锋,轻声对着项隼道:「组长。」

项隼抬眼,眉头更皱了。

是个他不待见却又赶不走的不速之客,还没开口,人已经走到他桌旁。

「我是染染的律师,我要求在场陪同製作笔录。」程君临一身笔挺纯黑西装,淡漠表明来意,项隼亦是神色倨傲,微颔首后便迈开长腿走到一旁沙发落座,冷眼旁观。

「只是证人笔录而已,有必要吗?」小铁感觉气氛不对,快步走回电脑前,嘴里还碎念着。

他就觉得自己很衰,好不容易请走三位妈祖婆似的学姊,又来了一个难搞的律师,虽说也不关他的事,但就怕组长不当连结,往他身上捣鼓的话,那他得多倒楣。

唉。

「染染,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就没有联络我?我找了妳大半天了。」程君临侧低着身,忧心忡忡轻声问道。

「喔⋯⋯」佟汐染顿了顿,对于自己这整个过程中完全没有想起程君临这事,感到有点心虚,不过表面上,她是不会显露出来的,理所当然回应:「也还好吧,在项隼这里不会有什么事,也就不麻烦你了。」

闻言,程君临脸色一滞,往项隼投去一记不悦的眼神,却见他仍好整以暇地在沙发上翻阅书本,心中实在不服。

「没事就好,不过如果有什么问,一定要联络我知道吗?毕竟我是妳男朋友。」程君临在佟汐染身边落座,这话却像是刻意说给项隼听的,在场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不过项隼并没理会,只见他翻页的修长指头一顿,又继续不动如山,专心看书。

「好,有问会联络你。但是现在只是做个简单的证人笔录,我不用你陪,你忙你的去。」不知为何,程君临那句针对项隼的宣誓性言词让她听得很不顺耳,、佟汐染没给面子,直接就拒绝他作陪。

「染染,那我去外边等妳做完笔录,送妳回家。」程君临不请自来又碰了个软钉子,颜面着实无光,他只好给自己造台阶下。

佟汐染还没回答,话却是项隼接了去,「程律师,劳你跑一趟,如果方便的话,外面一步说话。」语毕,他也不给程君临拒绝的机会,直接将他请走。

不过正好程君临也一肚子晦气要吐给项隼,便跟着他来到户外阳台。

项隼随意靠在休闲桌上,从口袋里掏出菸盒,打开递到程君临面前,他皱了皱眉,推回,「我不抽菸。」

「也是。」项隼缩手,取了一根细长的白菸塞进自己嘴里,勾起单边嘴角笑了笑,「我都忘了程律师是好男人的优良模範,不碰菸酒的。」

他点菸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圈时,侧头望向程君临,淡笑道:「可惜,染染喜欢坏男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程君临脸上泛红微愠。

「有办法的话就上啊,何必骗染染说妳是他男朋友?」

「你说话小心一点。」程君临虽是翩翩君子,却不是好惹的,他反讥:「我没骗她,我们的关係也不需要跟你报告,你只要搞清楚,你已经是她的过去式,而我是她的现在式。」

「程君临,你自欺欺人的样子很可笑,染染不会是你的,过去不是,现在也不可能是。」

「你有资格站在这边跟我说这些吗?当初你得到染染的时候,怎么不珍惜?和女人牵扯不清,伤她伤得那么重,让她差点走上歧途,要不是我拉回来,她现在已经万劫不复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项隼狠狠吸了一大口菸,菸身都要掐扁了。

「你不会不懂,你只是不想承认。当初就是你那小三去跟染染说那些话,染染才会为了气你,跟着俞剑锋乱来,闹到离婚,最后还差点捲入谢语洁命案,也才会有今天这个恐吓案!」

「说什么你!」项隼捻熄菸头,上前拧住程君临的前襟。

「说你,让婚外情的女人跑去找染染呛声,她气不过才会被余剑锋给拐了,跟他到处跑趴,然后还差点捲进命案,啊,何止是小三,除了周安茜,我记得还有一个徐初雪是吧?项隼,你真的很烂你知道吗?」

「你,没资格评价我,全天下唯一可以评价我的人,只有染染!」

「这就是她给你的评价,可惜我们都无从证明了。虽然很不忍心染染出了那样的意外,但那意外让她忘了你、忘了痛苦的感情,我们都很庆幸。唯一失算的是,你居然还有脸回到她的人生里!」程君临无惧地说出真话,那威力比起任何一个说出实情的人都还要猛烈。

项隼懵了,他颓然鬆手,跌坐在椅上。

思绪落回了过去,那一段他曾经以为可以永远的美好。

 

「哈哈,他给我LINE欸!我居然要到他的LINE了!」佟汐染捧着手机笑得周身粉红飞扬,阳光穿窗而过洒落在她身上,形成一幅美好的风景。

「哎,美女就是美女,连项学长的LINE妳都能要到,真厉害。」方桌另一侧的短髮女孩托腮看着佟汐染,忍不住讚叹。

「夏若娣,不要助长她好吗?」不同于短髮女孩,坐在佟汐染正对面,长相豔丽的美人完全不顾形象,翻了个大白眼。

「凯莉萧,我要追他!」佟汐染对着豔丽美人大声宣誓。

「拜託,刑警没一个好东西,不要闹了。」萧凯莉放下手中的咖啡杯,杏眼圆瞪的表情显得有些激动。

「妳自己以后不也会当刑警吗?」佟汐染不解,歪头询问。

「大概以后我也不会是好东西吧。」萧凯莉耸耸肩,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接着仍是极力反对,「总之,妳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配上他,那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无法接受。」

「不是吧,项学长帅成这样都是牛粪的话,那其他人怎么办?」夏若娣的意见显然和萧凯莉完全相左,极力维护自己心目中的男神。

豔丽美人萧凯莉和短髮女孩夏若娣都是警大二年级的学生,项隼虽是前期学长,但名声如雷贯耳,多少女同学都争抢着大三暑假去刑侦局实习,就只为一睹项隼学长的真面目,萧凯莉却是少数没被项隼光环迷惑的人。

「帅能当饭吃喔?他之前在反黑组,曾经卧底三年,现在虽然恢复身份,但还能乾乾净净吗?我不相信。」

「齁,这样正义的反差更迷人了!」佟汐染还是讲不听,像个怀春少女似,捧着双颊兴奋不已。

「我觉得妳爸知道的话,会把妳关在地下室,让妳一辈子都出不了门。」萧凯莉拿她没办法,只能出言恐吓。

「所以妳们要帮我保密啊。」她将食指搁在双唇中央眨眨眼,模样俏皮。

「我说啊,局长这是把自己的女儿推入虎口了,大概没想到妳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拐走了。」萧凯莉摇摇头,无奈地感叹。

「说什么啊,是我要拐他,才不是他拐我呢。」佟汐染还在大鸣大放,毫不害臊,听得萧凯莉直翻白眼。

「妳说妳这是要当明星的人吗?我劝妳,收敛一下妳的任性和口没遮拦,不然等妳红了,小心人家说妳耍大牌、不检点。」

「爱说随他们说去,管他去死。」佟汐染依然振振有词。

「妳⋯⋯都被妳爸宠坏了,我看妳才最应该来读警大,让人教训教训!」

「我爸才捨不得咧。」佟汐染低头挖了一口烤焦糖布蕾送入口中,笑得灿烂如花。

「妳真的是⋯⋯」萧凯莉实在很怀疑,像佟汐染这样的外星人种到底该怎么适应地球生活,难怪中学时代她经常被讨厌,不过她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是说,妳暑假过完还是得回美国读书啊,那要怎么追项隼?」夏若娣发出疑问。

「我不回去啦,我要留在国内好好发展演艺事业。」

「那局长不气死?」萧凯莉再度瞪大她的大眼睛,浓妆下更令人震慑。

「读书,不就是为了毕业后能找到工作,既然我已经找到工作,那在哪读书就不是重点啦,回国内随便找个大学拿拿文凭就好。」

「我说妳,怎么就歪理一大堆?国内随便一个大学的文凭能和妳现在的学校比吗?」她在美国读得可不是什么野鸡大学,而是UCLA啊。

「可是我觉得染染说得也满有道理的,我们是没办法才去读警大,好先找个铁饭碗端,但染染还没大学毕业就有好出路,的确没必要执着读什么名校啦。」

「欸,夏若娣,我怎么觉得有点后悔介绍妳们两个认识,妳根本都在助长她的胡搞瞎搞啊。」萧凯莉面露不悦。

佟汐染和萧凯莉是国中、高中一路上来的同学,夏若娣则是萧凯莉警大同期同学,某次她放长假回国,她正好跟夏若娣要出去玩,就一起约去了,没想到没什么朋友的佟汐染和夏若娣意外合拍,很快三人就成了一个小圈圈。

「哪会啊,我觉得染染很棒,我最喜欢她了。」夏若娣将身体往佟汐染歪去,双手一揽,紧紧抱住她,看上去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好好好,妳们原地结婚吧,真是够了。」萧凯莉觉得没眼看,不再和她们瞎扯下去,吃完下午茶,抽了一张纸巾擦嘴,然后从包里取出化妆品开始补妆。

「欸,我上次送妳的口红妳怎么还在用?都换季上新色了。」佟汐染眼尖,伸手抓下萧凯莉噜到嘴边的口红。

「这口红用一半不到。」

「来来来,这个给妳们,一人一条。」说着,佟汐染就从包里拿出两条一模一样、全新包装未拆封的名牌口红,各自给了两个闺蜜。

「是有几张嘴,一条就够了,妳不要乱买行吗?」萧凯莉咒骂,将新口红扔回佟汐染的包包。

「哇唷,谢谢染染!」夏若娣则是欢呼,欣然收下。

「凯莉萧,妳真的很讨厌欸。」萧凯莉的不领情让佟汐染觉得挫折。

「我就是这么鸡掰。」萧凯莉不理她,逕自对着镜子整理妆容,明明就长得漂漂亮亮的一个女警官,讲话却十分呛辣直白,又道:「所以妳和那个项隼如果有什么进展,都要跟我报告,他要是敢欺负妳,我绝对将他折成两半。」

「好喔,呵呵呵。」佟汐染笑得甜美可爱。

「拜託妳不要露出那么笨蛋的微笑,以后红了会被媒体看破手脚。」萧凯莉又嫌弃。

「妳才笨蛋,妳全家都笨蛋。」佟汐染回嘴。

「哈哈哈,看妳们两个吵架好好玩喔。」夏若娣边吃饼乾边看两个好姊妹斗嘴,成了最佳观众。

午后咖啡馆一隅,三个漂亮的小女生叽叽喳喳,为这座城,添了点生姿勃发。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92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