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位区后方通往小仓库的铁门已经开了道小缝

真正见习开始,佟汐染便整日跟着项隼,他上班她就上班、他出门探案她也一块去,给了她光明正大缠着他的理由。

「佟小姐。」

「叫我染染吧。」好歹两人也认识大半年了,虽然总是自己一厢情愿缠着,但佟汐染还是很不喜欢他叫得这么生疏。

「这暱称太亲密,我说不出口。」项隼皱眉拒绝。

「你应该不会称呼你的同事X先生、O小姐吧?」佟汐染锲而不捨。

「嗯。」

「所以我才觉得你这样叫我很奇怪,我现在,勉强也能算你同事啦,我希望你跟我朋友一样,叫我『染染』吧。」

唉,怎么佟小姐什么都能有理由?算了算了,染染就染染吧。

「染染,今天我要去练射击,顺道教妳打靶。」

「好啊好啊,是真枪吗?」佟汐染一脸兴奋。

「我的是真枪,妳的是剧组提供的道具枪。」他拉开抽屉拿出王製作準备给佟汐染用的道具枪,自己走到枪柜领用配枪。

「嘎,好想摸。」佟汐染亦步亦趋跟在项隼屁股后,伸长脖子眼巴巴地看着他手上的真枪。

项隼不理佟汐染,收好自己的配枪,带着她来到主建物后方的战技大楼,里头设有平常员警做例行训练的靶场。

项隼和佟汐染在靶场外的座位区坐下来,这时候没有相关的训练,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因为又逮到机会跟项隼独处,佟汐染暗自开心不已。

项隼将道具枪递给她时,她马上就学香港电影里的威猛警探,手指穿过枪护弓,玩转起来。

「喂,枪不能这样转。」

「电影都这样演的。」她还是劝不听,乐呵呵转着道具枪。

「真正的枪很重,最好妳转得起来,手指会扭到。」即便是道具枪,项隼也看不过去,伸长手抢下。

「那,你的枪借我摸一下,我才要相信。」佟汐染猛地扑到项隼身上,他连忙往后缩,单手将自己的配枪举得老高,不给她机会。

老天到底从哪里生出这么卢小小的女人!

「哎唷!你们两人的对话也太辛辣了吧,阿隼你的枪要收好啊,小学妹什么摸不摸的真令人害羞。」原以为靶场只有他和佟汐染两人,怎知突然冒出第三人的声音,还开了黄腔。

项隼听出了那人的弦外之音,面色微窘,忙推开佟汐染,起身往声音来源处探去,座位区后方通往小仓库的铁门已经开了道小缝,和他同在重案组的换帖好兄弟——唐扬从里头走了出来,全身灰扑扑的。

啧,这家伙老没个正经。

「你没事躲靶场仓库干什么?」项隼下意识将佟汐染挡在身后,上前问道。

「就前几天打靶落了个弹壳,管枪弹的那个怪老头限我三天找回,不然要写报告,我只好没事就来搜。」

「规定就是这样,跟怪老头没关係。」项隼毫不留情地吐槽他。

「什么没人性的规定啊,弹壳总会在靶场某个地方啊,难不成我还能吃了它不成?」唐扬抓抓一头乱髮,耸耸肩阖上铁门。

「奇怪,我们都打靶,就你常弄丢弹壳,真怀疑是你吃了。」项隼指着他的鼻头一本正经地开玩笑。

「呿,你要不乾脆说我连枪都吃了。唉,不说这破事了。唷,新来的小学妹啊?真漂亮。」唐扬几句话说了一堆状声词,硬是转移话歪头朝项隼身后的佟汐染挥手示好,「妳好,我是唐扬,妳可以叫我『炸鸡学长』。」

项隼再上前一步几乎贴着唐扬,用他一八六的身高挡住唐扬的视线,说:「炸鸡,她不是小学妹,是局长千金,你再乱说话大概就要调去杂务科了。」杂务科顾名思义就是处理杂务的科室,何谓杂务,便是没有人要收的案件,奇形怪状、见鬼的、神经病的应有尽有。

「啊,是佟小姐!失敬失敬!」唐扬瞪大眼,显然是被吓到,拚命哈腰行举手礼,看得佟汐染想笑。

「知道是自己失敬就好。不过『小学妹』这个称号挺好的,我喜欢,我现在正在跟着项隼见习,也算是『学妹』,你说是不是?」佟汐染从项隼的侧后方撞了撞他的胳膊,喜欢这样躲在他身后的感觉。

「随妳。总之,小心这个『炸鸡』。」项隼转而对着唐扬道:「没事的话,你可以滚了。」

「我为什么要滚?我也可以教『小学妹』打靶啊。」唐扬笑瞇了眼,项隼看了又不舒服了。

「你的弹壳我帮你处理。」项隼早就準备好方案,只要他别在这添乱就行。

找弹壳何难?他也许找不回唐扬落的那颗,但要再找到别人过去落掉的弹壳也不是什么难事。

「一言为定,那我就不打扰了。」唐扬喜出望外,比起美人,别写报告比较实在,于是他拍拍项隼的肩膀,连跑带跳出了靶场。

 

 

「炸鸡学长真逗,但他这样办案靠谱吗?」佟汐染望着唐扬的背影,笑问。

「办案还行,但平时总没个正经,只知道撩妹,不提也罢。」项隼摇了摇手,「走吧,干正事。」语毕,他推开厚重的防弹铁门,让佟汐染先进打靶区,自己随后跟着。

「哇!」佟汐染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见什么都新奇,东摸摸西碰碰,「早想进来了,每次来刑侦局找爸爸,他都不准我进到里头,只能在防弹玻璃后面看你们表演。」

「不要乱按!」见佟汐染走到其中一个靶位,对着侧边控制钮伸出纤指就要按下去,项隼连忙阻止。

「为什么不行?按下去会爆炸吗?」她回头,挑衅问道。

「不会,但让闲杂人等乱碰靶机,我得写报告。」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佟汐染露出神秘的微笑,指头又贼兮兮的凑上。

项隼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她的手,毫不温柔地制住她,另只手指了指角落天花板,道:「监控室的人会知道。」

「啧,什么都要CCTV,超没隐私。」佟汐染无奈叹道,垂头时视线正好落在项隼扯着她的手,抬眸对他甜甜一笑,但他很不领情,立马放开,走到一旁的置物架,在杂物篮里取出看起来像耳机的东西,一个自己戴上,一个递给她。

「我先示範给妳看,枪声很响,戴上耳罩。」

「喔。」佟汐染依言将耳罩往头上一戴,瞬间就隔绝了外部声音,以致于他说的话听起来像包在保鲜膜里,模模糊糊的。

「这是弹匣,你们到时候拍戏会装上空炮弹,不过操作都是一样的。」他简单介绍后,便俐落地在弹匣里装填了十发子弹,接着举枪瞄準,砰砰砰,每一颗都正中红心。

「好厉害啊!」佟汐染惊呼,她在一旁看着项隼实弹射击,觉得实在帅毙了。

「妳看,这是準星、这是罩门,打靶的时候,妳要这样瞄準⋯⋯到底有没有在听?」项隼示範完后,认真讲解,但佟汐染完全是一个不专心的学生,她在旁边转着她道具枪,还时不时说一些「喂,你射击的样子好帅。」这类的言语骚扰,可轮到她试做时,姿势完全乱七八糟。

「染染,妳得认真,如果妳乱演,所有女刑警都会不服气。」项隼来来回回纠正了几次,她还是没个样子。

「还是,你能让我打一次真枪吗?」

「当然不行,剧组并没有要求我得提供这样的协助。」

「拜託啦,不然我拿道具枪练再多都没用,演起来会很假。」这辈子除了自家老爸外,她从不对别人低声下气地撒娇,现在为项隼破例。

「妳⋯⋯好吧。」她的理由听上去挺有道理的,项隼拗不过她,只得答应,不过他下了个但书:「枪有后座力,为了安全起见,妳得委屈一下。」

「不委屈、不委屈,来吧!」佟汐染开心极了,一点矜持也无,连忙做好準备姿势。

「右掌心贴紧枪托,左手包住右手。」项隼站在她左后侧,让她握住配枪,先调整她的姿势,接着左掌包在她握枪的手上,替她盛起大部分枪枝的重量,右手由后环过她,扶在枪身上,两人靠得非常近,几乎是将她圈在了自己的怀抱里。

「好、好紧张啊。」佟汐染的确是一直想要揩油,但没想到居然揩得那么彻底,连自己都觉得心跳加速,好害羞。

「不要分心,调整呼吸,三、二、一⋯⋯」他倾身,替她瞄準。

此时的项隼,都还专注于自己的专业上没有多想,直到⋯⋯

碰!

子弹射击出去时,往前飞打了前方的靶板,枪枝的后座力让佟汐染往后撞上他的胸膛,她有些微的惊吓,不知不觉鬆了手,枪差点从她手上滑落,项隼下意识压紧双掌,牢牢将枪握住,她的手像三明治也一起被紧紧包在他的大掌中。

枪声方歇,空气间带点丝丝的烟硝味,那后座力彷彿震荡在他的心窝上,心如擂鼓咚咚作响,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总归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很不寻常。

「啊⋯⋯」她忍不住惊呼。

「没事。」他低沉的嗓音带了点嘶哑,鼻息喷薄在她的颊畔,两人肢体猛地碰触后,暧昧氛围不期然地漾了开,彼此都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他不是第一次和女人靠这么近,但这回怀抱里的却是一个陶瓷娃娃般娇贵的女孩子,比起十恶不赦的枪击要犯,佟汐染反而更教他头皮发麻。

好像,落入了什么圈套里,有些东西与原则,都在遇到她之后,一点一点被打破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92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