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集团股价回落近半,网络文学概念不灵了?

阅文集团股价回落近半,网络文学概念不灵了?

文 / 企鹅生态,转载请注明。

[企鹅生态]专注报道腾讯和腾讯系公司。公众账号ID:qieshengtai,欢迎关注。

在发布业绩还不错的Q2财报和拟以不高于155亿并购新丽传媒的公告后,阅文集团股价大跌14.6%,股价来到去年11月份上市以来的最低点的57港元,相较于当初上市当天最高的110港元已经跌去近半。

从当初港股冻资王,到今天向产业下游并购影视公司都是错的,不到一年时间,阅文正逐渐失去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相比于短期操作的影响,更重要的是阅文的股价回落,本质上是网络文学回归真实价值的过程。

网络文学根本撑不起阅文的市盈率

作为一家年盈利数亿元人民币的公司,阅文在港股市值曾一度高达千亿港元,很难想象这是一家以传统网络文学为核心商业模式的公司。

就像[企鹅生态]在当初阅文上市前写过的《网络文学在衰退 》一文中说的,在整个数字内容产业链条上,网络文学是个价值很低的环节。

网络文学IP最重要的去向是游戏和影视,但网文IP在游戏和影视改编中话语权很小,收益一般都高不过5%,面对强势的影视厂商和游戏厂商,分成比例只会更低。

因此别看网文号称是万亿数字内容产业的上游IP源头,但其实其影响力是很小的。用业内人士的话来说就是:是影视决定一个网文IP的成败,而非网文IP决定影视的成败。

比如去年被认为是最成功网文改编影视作品之一的《楚乔传》,普通观众几乎没人知道这是2009年盛大文学时代连载的一部女频小说《11处特工皇妃》,其IP的早早出售,使得后来接盘的阅文集团对影视制作环节完全没有影响力。而2017年火爆的的另一部剧集《人民的名义》,虽然原著影响力更大,但其作品本身是属于传统出版文学,与阅文代表的网络文学几乎没啥关系。

在游戏市场上,在2015年前后一众游戏公司哄抢网文IP,并迅速改编成手游推向市场效果不佳后,这两年来改编自网文IP的游戏作品几乎已在排行榜上消失。即便是近水楼台腾讯游戏自己,也很少基于阅文的IP推出游戏大作。

网文IP价值低的问题直接反映在阅文财报中,构成阅文集团80%收入的仍旧是传统的数字阅读收入(这有赖于腾讯的渠道能力),而版权收入也是在今年刚刚突破10%。这距离人们想象中的“上游网文IP号令下游数字内容产业”的景象实际非常遥远。

阅文集团股价回落近半,网络文学概念不灵了?

QQ阅读的渠道收入才是阅文能上市的关键

并购新丽传媒,其实是阅文自救的变招

网文IP在产业链中的价值低,而且从趋势上看越来越低。同时更严重的问题是,网络文学作为一个20年历史的上古级网络娱乐内容形态,其对用户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在快速减弱。

越来越多的年轻用户正抛弃相对枯燥生涩的文字阅读体验,直接跳入到视频和游戏中。这使得网络文学和阅文集团面临一个未来长期挑战。

并购新丽传媒,其实是阅文自救的变招。阅文的想法不难理解,包揽上游IP生产和下游影视制作环节,进行自产自销。这能够提升阅文集团的利润率水平和行业话语权。更重要的是,这是阅文集团从传统网络文学中突破的举措。

但这个做法也必然带来一些问题,作为上游IP供应商,阅文集团自己下水参与影视制作,必然影响其未来与下游影视公司的合作关系。

同时阅文集团这次对新丽传媒的不高于155亿并购出价,也遭遇到投资者的广泛质疑。今年光线传媒公布的一份公告显示,其以33.17亿元的对价将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股份出售给林芝腾讯。以此核算,腾讯给新丽传媒的估值是122亿。

而目前市值累次跳水的华谊兄弟市值也就是160亿元,光线传媒是260亿。阅文集团的高昂并购出价,也成为阅文股价大跳水的原因之一。

另外不能忽略的一个问题是,阅文集团的腾讯控股子公司的身份。作为腾讯大内容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阅文集团存续和继续生产的优质IP,在腾讯的规划中理应优先供应腾讯的数字内容产业链。这也是当初腾讯收购盛大文学,组建阅文集团的最重要目的。

这使得阅文集团今天产业扩张面临一个问题,其生产的头部优质IP,要么优先供应腾讯,将比较差的部分留给自己;要么以自身发展为主,但这将与腾讯组建阅文集团的初衷相背离。

来源:企鹅生态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8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