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狂妃 太子殿下别惹我_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下药

第三十四章 暗中较量 「我估计啊,是咱们这后院的美人太多了,王爷平时大鱼大肉吃多了,如今想换换口味,偶尔吃几餐青菜豆芽。这等的姿色连你我都看不过眼,更何况是王爷了。要是她真有过人之处,王爷又怎么会削去她王妃的封号,把她贬到这后院里来?依我看啊,出不了十天半个月,她肯定会再次被王爷给遗忘。」一个粉衣女子一脸嫌弃地看了云锦诗一眼,傲慢地说道。
那种高傲的神态,自负的语气,真真是让人厌恶到了极点。
不过,那粉衣女子的话,似乎让那个黄衣女子颇为开心,只听她娇笑了一声,用手中的丝帕轻轻沾了沾嘴角,说道:「伊人妹妹说的确实有些道理。」
一直站在一旁默默不语的紫衣女子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着云锦诗,不由得轻轻地皱起眉头,她有一种直觉,是属于女人特有的直觉,她觉得眼前这个看似平静的女人一定不简单。这是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这个女人有朝一日一定会凌驾于她们所有人之上。
「秋水、伊人二位妹妹,我看未必。」那紫衣美人朱唇轻启,一双美目看向云锦诗。只见她对她们三个人带有敌意的目光丝毫不以为意,依旧低着头,心中暗道:本想偷个懒好好睡一觉的,看来现在是不行了。
「云妹妹,咱们同是伺候王爷的人,自然都是姐妹,你也不要那么拘束,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了,知道的那是咱们姐妹说说话,聊聊天,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三个合起伙儿来欺负妹妹一个呢!」紫衣美人上前一步,一把拉住云锦诗的手,亲热地说道。那只拉着云锦诗的手却在袍袖底下暗中施力,用力扭了一下云锦诗手背上的白嫩肌肤。
云锦诗脸上依然不动声色,悄声抽回了自己的手,后退一步,声音毫无波动地说道:「锦儿不敢当。」说着,一个转身,便已离紫衣美人五步之远。
紫衣美人自是十分尴尬,愤恨地盯着云锦诗,秋水和伊人见此情景不禁掩面偷笑。
「妹妹看来还不懂得这府中的规矩,不过,我想妹妹既然是初犯,那我也不和你多做计较了,但是你要记住了,若是有下一次的话,我定不会轻饶了你!」紫衣美人恶狠狠地留下这样一句话,拂袖而去。
紫衣美人走后,秋水和伊人两人对视了一下,又别有深意地看了云锦诗一眼,然后转身紧走了几步,跟在紫衣美人身后离开了。
待到三个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回廊之中,云锦诗才轻轻地歎了口气,低下头看了看手背上的那一块红肿,看来以后的路是越来越难走了,这一夜侍寝也不知给她带来了多少敌人。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云锦诗準备回去洗那一大堆快要堆成小山的衣服。
谁知,刚走到半路上,迎面直直的便碰上了香儿。
「你个臭丫头就知道偷懒。又跑到哪儿去了,害的我好找啊!」
香儿看见云锦诗没有老老实实洗衣服而是跑到别处去了,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不由双手叉腰,一副泼妇样,开口就骂:「跑到没人的地方睡懒觉去了是不是!」
「锦儿实在是累得紧,姐姐就担待些,莫要向羽美人告了去。」云锦诗心里不禁暗道倒楣,本来是想着偷偷睡一会儿就赶快回去,谁知懒觉没睡成,却又被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三个女人给骚扰了一通,她急忙从嫡女狂妃 太子殿下别惹我_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下药头上拔下那天羽美人赏赐的那根银簪塞到她手中,柔柔笑道:「锦儿如今身份低微,用不到这些个饰物,姐姐先替锦儿收了吧。」
香儿见她态度恭敬,也是早就相中了那只银簪,喜滋滋地接了插在自己的头上,又要装出一副十分不愿意的样子,撇了撇嘴:「就暂且饶了你这次。」说罢,她便转身往回走,走了没几步又突然转过身,懒懒地道:「先别洗了,回去吃饭吧!」
「谢姐姐提点。」云锦诗柔柔一笑,一幅乖巧模样。

第三十五章 百般刁难 兰趣苑里有属于自己的小厨房,还有一个公用的小食堂,平日里丫鬟侍妾们都在那里用膳,那里摆了几个长长的桌子,也没有凳子,拿了碗站在桌子旁就草草吃了,云锦诗进去的时候,里面挤满了人,红肥绿瘦,莺莺燕燕,香脂味扑鼻,与别日不同的却是今日安静许多,她在人群中探了探头,这才发现羽美人倨傲地坐在中央,珠光宝气,锦衣云裳,雍容华贵。
「都听明白了?」羽美人冷声轻喝,美目扫过众人,瞥到角落的云锦诗竟是眼角一挑,很快又别开目光,威力十足。
「是。」众女子异口同声地应了,如玉珠碰撞,好不悦耳。
云锦诗暗暗纳闷,便转头向身旁的女子轻声问道:「羽美人在说什么呢?」
那女子回过头,两眉弯弯,月牙似的双眼含笑看她,同样轻声回道:「过些日子便是中秋了,每每这个时候王爷都要请戏班子来听戏,丫鬟侍妾们都能去看,羽美人听说柳美人不知在偷偷準备什么节目,这会子正商量对策呢!」
「原来如此。」云锦诗点了点头,没再搭话。
「你们有什么好的主意没有,都说来听听,咱们兰趣苑可不能输给她们林海苑。」羽美人凌厉地扫向众人,似乎对这事极是看重。
「羽美人,奴婢听说柳美人练得是舞,美人要不要与她比个高下。」一个讨好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来。众人一听,颇为怜悯地看了她一眼。
殊不知她正好揭了羽美人的短处,羽美人琴棋书画会是会些,却不精通,说白了她本身并没有什么过人的才艺,当初她得宠也不过是因为她丰满妖娆的身姿和老练的床上功夫,而柳美人以舞闻名,她自然是比不过的。
羽美人没有说话,但是精緻的脸上已有不悦之色,身后的香儿急忙出声圆场:「美人,我们何必要和她一样,不如做些别的,来点新意,也许胜算大些。」
羽美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柳眉一挑,扫过角落。伸出纤细手臂,朝云锦诗的方向一指:「你,过来。」
众人顺着她的胳膊将目光投过去,直直地看向云锦诗,云锦诗不由得一愣,不明白羽美人打得什么主意,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被羽美人叫过去肯定没什么好事。可是不过去又不行,云锦诗只得蹭着身子走了过去,她的步子极其缓慢,强忍着一身的酸痛,儘量不让人看出异状。
「听说你们青岩国的人个个都多才多艺,能歌善舞,你都学了些什么?」羽美人笑着看她,笑意却未达眼底。
「羽美人说笑了,锦儿愚笨,也就识得几个字,并没有什么才艺。」
「哦?」羽美人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伸手指了指不远处长桌上那茶壶,柔柔笑道:「麻烦妹妹给斟些茶来,姐姐我渴的很。」
羽美人若想喝茶,身旁的丫鬟只怕早就给她斟了,哪还有她云锦诗倒茶的份,这让云锦诗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却也只能听话地过去,拿了白瓷茶碗斟了,那水冒着热气腾腾地泻进茶杯里,杯沿被沁得滚烫,云锦诗双手将那茶碗托了,恭敬地递了上去。
「多谢妹妹了。」羽美人勾起一个娇豔的笑容,伸手去接,两人之间只隔数步,那纤纤玉手碰到碗壁似乎被烫了一下,羽美人不由惊叫起来,纤手一扬,那滚烫热水便直直朝云锦诗胸前泼去,云锦诗无处可躲,灼热的湿意狠狠地打在胸口最娇嫩的肌肤上,被烫伤的剧痛,彷彿一把利刃直插胸口,狠狠地撕裂开来。浓雾般的热气从衫子上蒸腾而起,顺着布料流下,几滴茶水溅到脸颊上,马上变得微红,一股灼热如针般的刺痛袭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