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大好爽体育老师_菲佣式保姆什么意思

43 抬头看清楚那人影,是小雅姊。
一股深深的期盼又被打落谷底。是呀,我真的很希望会是何继翔……虽然知道那是多么微小的机会,但还是会抱持着那小小的机会,希望能见到他一面。
「小漾……」小雅姊一脸讶异,但却也很镇定。「发生什么事了吗?妳脸色很差。」
小雅姊靠近我一些,摸了摸我的脸,微蹙眉的凝视着我。
「没事啦……」我浅浅微笑,但却无精打采。
「我就知道妳会来。」小雅姊的这句话,让我微睁大眼,纳闷的盯着她看。
「该是说出那个故事结局的时候了,这个时机很好。」她莞尔,又摸了摸我的脸颊,轻柔的说着。「小漾,我可以先跟妳说结局是悲剧,所以要有心里準备。不想听没关係,想听就放心去听吧。」
我纳闷的点点头。
最后小雅姊靠过来站在我旁边,双手靠在小桥的栏杆上,看着桥下清澈的小溪,静静的说:「他们再次相遇,再次交往时,一切都很顺利,虽然过程中多少会有争吵、挫折,但他们还是互相包容,走到最后。」
我静静凝视着小雅姊,不禁狐疑:这会是悲伤结局吗?
小雅姊察觉出我的反应,于是又说:「只是……事事总是难以预料……」她吐了口气,顿了许久后,才又开口:「命运总是捉弄着。那个男生出车祸死了。」
我睁大双眼,惊诧的瞪着小雅姊。
「就在女生生日那天,被大卡车撞死了。」小雅姊又说。
「……」
「男生是因为想提前先到约定的地方,给女生惊喜,而在过马路时,距离不到约定的地方三百公尺左右,就被闯红灯的大卡车以高速撞死。当场死亡。」小雅姊静静的说。
而我则是脑袋一片空白又惊愕。
「赶到现场的女生,也不禁痛哭出来,躺在满身是血的男生身上痛哭着。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那之后,应该是花了很多时间才释怀吧?」我战战兢兢的问,深怕眼泪会流出来。就算不是我自己的故事,但现在听在我耳里,却好像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心疼的让我跟着鼻酸起来。
「的确,故事的女主角,花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才释怀一切。」小雅姊点头。「但也在男生的身上发现一个礼物和一封信。」
「準备送给女生的生日礼物吗?」我问。
「嗯,是喔。男生送给女生一个粉红蔷薇的吊饰,包装上头还绑着漂亮的蝴蝶结缎带,蔷薇吊饰上头也镶着一颗美丽的爱心钻。」
「而信里,就写着:<B>我们走过了风风雨雨,一切终将雨过天青。我对妳的心依旧没有改变,儘管在这一路上有多么多的考验,我还是选择爱妳,因为妳是我一辈子的挚爱,也是我一辈子永远不变的心。</B>」小雅姊轻轻的说。
这时,我的眼泪也支撑不住的流了下来。
小雅姊温柔的看了看我,「小漾,粉红蔷薇的花语就是……」
「一辈子。一辈子在一起对吧?」我轻轻的说好硬好大好爽体育老师_菲佣式保姆什么意思,莞尔一笑。
「嗯,对。」小雅姊淡淡的微笑,轻轻点头。
「小漾……」
「嗯?」我擦乾眼泪,等着小雅姊继续说。
「这个故事,是个真实故事。」小雅姊平静的说,同时也将目光转向前方的小溪。「也是我的故事。」
「蛤?」
「不用惊讶,这真的是我的故事。是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故事。」小雅姊轻轻的说着。
「小雅姊……」我又哽咽起来,一脸惊讶的看着小雅姊的侧脸。
「我和我的男朋友,真的度过很多风雨。之前我和妳说过吧?我小时候也是很爱玩、很叛逆,而最后就是他将我拉了回来,让我了解了什么叫做幸福。」小雅姊莞尔一笑,最后将目光转向我这,温柔的看着我。
<FONT face="标楷体">「我以前也是像妳这样,翘课啊、化妆啊、不听老师的话、成绩低落。」</FONT>
「我真的以为我们可以走到最后,但还是敌不过命运的注定。他最后还是离开我了,离开到我看不见他的地方……」小雅姊落寞的轻轻一笑。
「所以啊……小漾,妳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像我一样喔,妳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保护妳和继翔的感情。不然最后后悔,也什么都来不及了。」小雅姊摸摸我的头,轻轻的说。
「小雅姊……妳知道我和何继翔的事吗?」我有些疑惑的问。
「看得出来喔,以我对妳和继翔的了解,我看得出来喔。」
小雅姊神秘的笑了笑,又再次摸了摸我的头,「所以,小漾妳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不要重蹈我的辙,好好珍惜你们之间的感情,千万不要放手了。因为一旦失去之后,就算哭着后悔,一切也都不会重来的。」
<FONT face="标楷体">「时间一旦过去,即使你流了再多的眼泪、再想挽回,它依然不会回头等你。」</FONT>
这时的小雅姊,顿时让我感觉到她跟何继翔,也非常相似……就连说的话……也非常相似。
小雅姊的温柔,散发出来的气质,都让我想亲近,感觉很安心。
「好……」我忍着快流出的眼泪,不禁想起那些与何继翔在一起的点滴,以及他深刻的那句话,还有小雅姊那温柔、那让我安稳的心。
「小漾。」小雅姊再次唤了我,「我比谁都明白妳现在的感受,分离真的是件很痛苦的事。所以一旦机会来了,妳一定要好好紧握住,千万别让机会从妳手中逃离。不然就很有可能会像我一样,后悔一辈子喔。」
她对我柔和的微笑,并摸着我的头。
我除了点头还是点头,依然忍住冲动的情绪,微微一笑。
「妳自己休息一下吧,好好调整心情吧,我想这时候,自己独处才是最好的。」小雅姊再次对我微笑,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慢慢离开小桥,只剩下我一个。
我将双手放在小桥上的木栏杆上,平静的看着前方小溪,又仰起头看了看灰暗的天空,看来是快要下雨了。
凉凉的微风吹上脸、抚上髮丝,四周宁静的只听见风的飒飒声,小溪的淙淙声,这样的氛围,又让我沉浸那记忆里……
<FONT face="标楷体">「现在时间还早欸,要再去哪些地方逛逛吗?」在前往家里的马路上,牵着何继翔的手,我微抬起头看向他,微笑的问。
「妳累了吗?」何继翔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我,「妳想要再去逛吗?还是想回家休息了?」
何继翔真的只会关心别人,什么都先替我想……
「不会啦!跟你在一起嫌时间都不够,那有可能会累。你呢?累了吗?累的话就回家休息吧!」
「当然不会累啊,我跟妳想的一样……在一起嫌时间都不够了……嘿嘿……」何继翔腼腆的笑了笑,也轻轻搔了搔头。
「那我们再去逛逛吧!」我温柔的微笑,深情的看着他。
「还是……我们去小桥上?」何继翔想了下,就露出笑容问。「可以吗?」
「和你在一起那里都好,小桥更好呢!」我大大的微笑,并紧紧握了那牵住何继翔的手。
「嗯!那我们走吧!」何继翔也露出像孩子般的天真大笑,也和我一样,用力的握住我的手,并且换成十指交扣。
我们漫步走到小桥那里,走上小桥时,鞋子与木头也发出吱吱声。
「好像没有这样以情侣的关係来到小桥呢……」何继翔轻轻的说着,也将焦点转向我这。
「是呀,但第一次来我们就互相吐诉心事了。」我也看着他。
「嗯……我很开心那时候妳能将心中的一切通通告诉我呢。」何继翔深深的笑着。「我们来拍照好不好?」
「你今天特别喜欢拍照喔!」我微瞇起眼,开何继翔玩笑。
「当然啊,今天可是我们约会的日子呢!当然要好好纪念!我打算将今天每一张照片通通贴满在房间里呢。」何继翔讲得非常认真。
「你也太可爱了吧!」我不禁伸手捏了捏何继翔的脸颊。
「因为我很珍惜,真的很珍惜妳,还有我们的感情,我们的缘分。」他认真的凝视着我,非常温柔的说。
「……」我说不出话来,只能静静的注视着他。
「我们来拍照吧!」何继翔对我露出温柔的笑容,摸了摸我的脸,轻轻搭住我的肩,拿出口袋里的相机,「先以小溪来当背景吧!」
何继翔轻轻搭住我的肩的手,慢慢转为搭腰,和在动物园一样,没有碰到,只是在后头绕着。接着举高拿着相机的手,轻轻的说:「笑一个──」
连续拍完三张照之后,何继翔又说:「转过身再拍一张吧!」
接着何继翔轻轻的将我转面向小溪,再次举高拿着相机的手,温柔的口吻说:「笑一个──」
拍完这张之后,我下一个动作就是将自己的脸颊靠近何继翔,还在审视刚刚照的照片的何继翔,不禁愣住,有些茫然的看着我。
「感觉我们的距离,不像情侣,而你也那么君子,从来没搂过我的腰。」我轻轻的说。
「不是啦!」何继翔连忙解释,「我……我很想……其实很想搂妳的腰……很想靠近妳一些……」他说的脸开始红起来,口齿也开始慌乱起来,「只是……我不想让妳感到困扰……因为……我……很想好好珍惜妳啊……」
他的告白,让我感到害羞起……
「真的……很想珍惜妳……」他的双颊完全红润起,抿着唇,羞赧的说。
「哈哈……你真的……真的好单纯好可爱……」我不禁笑了出来,这让何继翔慌张起来:「蛤……呃……呃……」
「我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这样的你喔!」我重複说着,不断强调出自己是有多么喜欢何继翔。
「……真的吗?」他微睁大眼,害羞的问。完全是个孩子。
「当然啊!」我捏了捏他的脸颊,开心的笑。
「嗯……那我们……再继续拍吧!」他露出完美的笑容,动了动手里的相机。这次,何继翔轻轻搂住了我的腰,我们的脸颊只剩下一公分的距离,头靠着头,幸福的打从心里……笑了。
夕阳照在彼此的身上,让照出来的照片更加完美。
结束拍照后,我们靠在栏杆那,凝视前方。
「小漾。」
「嗯?」
「我觉得啊……时间一旦过去,即使你流了再多的眼泪、再想挽回,它依然不会回头等你。」你唤了我,然后微笑着,轻轻说了这句话。
先是愣住了一会,我专注的凝视着你的侧脸,微风牵动着你的髮丝,白皙的脸,在夕阳余晖下,你淡黑色的头髮被染成咖啡色,整体显得更加俊美。
「……所以?」我歪头,不解的问。
你的嘴角漾起了笑,最后转头看向我,一脸灿笑的说:「所以啊,我绝对不要做这么浪费的事,也不要到时候才在一直哭泣。我要把握当下,把握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就算只是小小的问候,就算只是轻轻的微笑,就算是在怎样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我都会牢牢记在心里,绝对不会浪费掉!」
「绝对不会浪费掉!」你又再次强调。
「噗──」我噗哧的笑出来,因为你说话时的认真、诚恳,你的笑脸、你的可爱、你的单纯,逗我笑了出来。
「吼,小漾!你这样不认真啦!应该要好好体会这句话啦!」你噘起嘴,用一副认真谨慎的表情看着我。
「好啦好啦,会好好体会的!」我随意搪塞你,因为真的觉得你太可爱了。
「一定喔!」你也露出笑容来,算是与我订下了小约定。
「嗯!」
之后你送我回到家,我们也在家门口聊了好久,才肯分开。</FONT>
这段回忆,是多么美,多么令人回味……
但却也不禁想……如果我拥有一架小叮噹的时光机,那我会先回到那时候,好好地真心去对待你、捉住你。
这样……也不会照旧出往后后悔的我们……
这时,天空也降落透明雨水……
一滴接着一滴,越来越大,滴落在我的脸、我的手、我的衣服……
同时……也缓缓弄湿我的双眼……让我分辨不出……布满在脸上的究竟是雨水还是……眼泪……
我想起唐拓也的话,想起你的笑容,想起那段回忆……
胸口的酸痛也蔓延起来……
何继翔……你在哪里?
你到底在哪里呢?
<B>总是一直期盼你的出现,可惜你到底在哪里?躲在哪个我看不见的地方……</B>

44 雨愈下愈大。
而我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瞅着被雨水侵袭而凹陷的小溪,水流微湍,雨也迎着风,吹往我脸上。
脑袋一片空白,脸上湿透的完全分辨不出是眼泪还是雨滴。
这个场景,简直是在演偶像剧。
但说真的,除了整个人定格在这,任由雨的肆虐,我实在想不出能用什么方法,可以来掩饰内心的酸痛。
因为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
何继翔……
你到底在哪?到底在哪……
<FONT face="标楷体">「何继翔转走了……这也表示他离开妳、不爱妳了。」
他亲吻我的触感,让我感到又噁心又厌恶!他紧紧的将我拥住,最后还得寸进尺的想更深入的吻我。</FONT>
在学校与唐拓也争吵的片段,不断的涌现在脑海里……儘管已经用水拼命清洗嘴唇,但还是洗不掉唐拓也的那个吻。
他粗鲁的硬是吻上我,温热的唇覆上我的,急切又冲动,完全将他的佔有慾给凸显出来。和何继翔温柔的吻,小心呵护的珍惜我,完全天壤之别……
不断想起这件事,却也想起你……
真的太想你太想你了……
「小漾!」这时,小雅姊的声音从远处传进耳里。「雨下成这样,为什么不躲啊?」
小雅姊急忙的跑向我这,靠近我身旁,让雨伞挡住大雨。「赶快走啦,再这样妳会感冒的!」
「……我想再待一下。」我静静说。
「可是……」
「我没事的,没事的。」我莞尔,但眼神没有对上小雅姊。
「不然这把雨伞给妳,这样就不会一直淋雨了。」小雅姊将握在手里的伞硬是塞进我的手里,列嘴一笑之后,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往另一头跑去。
我呆滞的看着前方,又看了看手里的雨伞,下一个动作将雨伞放在地板上,转身离开小桥。
我就这样被大雨淋湿,狼狈的走到马路,走回家里。
蹒跚的走到家门口,抬头才发现家门口站了一个陌生的人影。
坏人?色狼?
我放轻脚步,探头探脑的慢慢走过去,是一个黑髮的男子。
何继翔吗?
我讶异的睁大双眼,不禁想起何继翔的人。越靠近,我站在那个人背后五公尺的距离,当他一转过身,映入眼帘的脸孔,让我惊诧的瞪大双眼。
「你……」我盯着那个人,惊讶的顿时说不出话来。
「有那么吃惊吗?」他无奈的笑着说。
是……许燄直。我瞠眼的瞅着他,还是说不出话来。
「欸,回神啊──」他碰了碰我的肩膀,好让我别再蹬着双眼,惊愕的看着他。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啊?」我指着他整个人,纳闷的问。
「还好吧?」他反问我。
「……」
不是我太夸张,是因为许燄直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以往的酒红色亮眼头髮,斜浏海差一点就要遮住右边的眼睛,加上那有些迷濛又杀气的灰色眼瞳,竟然……
通通变成淡黑色的头髮、温和的深咖啡瞳孔,斜浏海也不再快遮住眼睛,变为落在眉毛上,看起来很简洁俐落。
「你……被雷电昏了喔?」许燄直一脸期待的希望我能说出好听的话,或是讚美他新造型的话,但我却静静的说出这句话……
「蛤?」
「……是不是被电昏了啦?」我又再问一次。
「妳很奇怪欸,昨天不就跟妳说我要让妳看到不一样的我吗?我看妳才是被雷电昏吧!」许燄直乾笑着,还拍了拍我的头。
「可是也转变太大了吧?而且你昨天不是在开玩笑吗?」
「开玩笑?哪有,我是认真的好吗!倒是妳,怎么会变成这样啊?全身溼漉漉的。脸色也很差欸……」他边说边揪起我还在滴着水的头髮,一脸纳闷又蹙着眉。
「说来话长……」我没对上他的眼睛,只是淡淡一笑。
「喔,那我就听妳慢慢说吧!」许燄直这一句话,让我猛然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有些讶异的看着他,而他露出那一惯的灿烂笑容,也许是改变造型的关係,这时的许燄直,比以往都温柔许多。
「欸你……」我静静的瞅着他,轻声说:「这样的造型,真的很不习惯呢。」
「蛤?不会吧?」他讶异的睁大眼,歪了歪头扫量着自己,「有吗?是第一次看到所以才会不习惯吧!」
「也许吧。」我轻轻的笑着,「但其实你这样,我也很喜欢喔。比以前温和很多,不再那么有杀气。」
「是吼,那就好啦,妳觉得好看就好。」他傻傻的嘻嘻笑。真是有够纯的人。最后他突然睁大眼,慌乱的看着我,「欸对了,妳啦妳啦!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啊?」我不禁瞠眼,顿时木然。
「妳啦!先给妳,」他边说边脱掉身上的薄外套,接着将外套围在我身上,又说:「妳赶快进去洗洗澡吧,我在外头等妳。」
「喔、喔。」我顺着他点点头,然后拿出口袋里的钥匙,向前準备开门,突然间,我又转过头看向许燄直,问他:「欸,一起进来吧!」
「蛤?」
「对啦,在外面干嘛?你在客厅等我就好,我很快就好。」我平静的说。
「可是……」
「走啦,我都没怕了你在怕什么?我会吃掉你喔?」我咯咯的笑出来,便拉起他的手腕,将他拉进家里。
我相信许燄直。所以才会想将他拉进家里。
「欸……这样不好吧,我们又不是……」他停在玄关,纳闷的问我。
「不是什么?情侣?但我们是好朋友。」我笑笑的回答他。
「欸,妳真的太过大方了,尤其是我。小姐,我喜欢妳欸,妳不怕我对妳做出什么事吗?」他无奈的笑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搔了搔头,很认真的问我。
他这句话,让我平静的看了他一会,最后才说:「就是相信你,就是知道你不是这种人,所以才会让你进来。」
他顿时愣住,傻傻的望着我。
「喂,发愣了啊?」我在他眼前伸手挥了挥,许燄直才回过神,有些痴呆的回话:「喔喔,没有啦,只是想不到妳会那么信任我。」最后还嘻嘻的傻笑。
「是呀,很信任你喔。赶快先去客厅坐吧,我去整理一下。」我静静的说,等到许燄直点点头,脱下鞋子,準备往客厅去之后,才转身走进房里。
进入浴室梳洗前,大雨已经减缓许多。在浴室,从洗脸台的镜子看见自己,头髮已梳洗过而全湿,虽然已洗了热水澡,但是脸色依旧苍白。
毕竟刚刚淋了大雨,又加上烦恼繁多。
穿好衣服,吹乾头髮之后,我也离开房间,走向客厅。
许燄直挺直身体,正经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前方发愣。这场景,让我笑出声来。
「欸?妳好啦?」因为我笑声的关係,他惊讶的转过头看向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嗯,你要喝些什么吗?绿茶可以吧,家里好像只有绿茶。」我边问边走向厨房,打开冰箱,里头果然只有水与绿茶,其余什么都没有。将绿茶倒入玻璃杯后,就端出去给许燄直,「坐吧,没什么好紧张的啦!」
「喔。」他轻应一声,最后也坐了下来,从我手中拿走绿茶,啜了一口。「欸,妳一个人住吗?可是感觉不像,因为房间很多。」他又喝了一口,环顾了家里四周。
「嗯,现在是。因为我爸妈都去上海了。」我面无表情的拿着手上另一杯的绿茶,坐到许燄直旁边,淡然的回答。
「蛤?爸妈都去了?留妳一个人啊?一个女生啊?」许燄直惊讶的张大嘴巴,瞪大眼睛。
「对,没错。」我淡然回答。
「欸……妳怎么可以这么淡定啊?留妳一个人在台湾,妳一个女生欸!很危险欸!」他仍是张大嘴巴,不敢置信的问。
「嗯,因为我爸妈都将工作摆第一,而我这女儿是第二。」
「真的假的?」
「真的。我应该跟你说过我小六发生的事吧?」我又问。
「嗯,有呀。」他点点头。
「那时候他们大概只有来医院看我三四次吧,其余都是医院的护士小姐照顾我,让我自生自灭。」我喝了口手上的绿茶,平静的说。
「嗯……没想到那么惨……好过分的爸妈……」许燄直不断的轻点头,喃喃自语着。
「习惯了。」我淡然。
「是吗……啊,对了!妳今天全身湿漉漉的原因,是什么?」许燄直盯着我瞧,平静的问。
「嗯……就是…………」当我先将唐拓也在学校对我做的事时,许燄直突然猛烈站起,握紧双拳,气愤的大吼:「靠!那个人渣!我要把他拖去斩了,要杀了他!」
我愣了愣,最后才急忙挡住他,「喂喂喂!别那么激动啦!虽然真的很生气,但也没必要这样。没事的!我难过的原因不是这个啦!」
许燄直冷静下来,看着我,蹙眉的问:「不是这个,那妳又是为了什么淋成这样?失魂落魄的模样?」
「我还没说完你就激动的说要杀了唐拓也。他只是事情的开端啦!」我乾笑。
「那还是跟他有关係啰?」他又问。
「呃……应该算吧。反正你听我说完啦!」我甩甩头,拍了拍他的肩,要他坐下来,冷静听我说完。许燄直冷静下来后,我也重新讲起。
「……嗯……所以……还是因为何继翔。」他听完一切之后,抿抿唇,静静的说了这一句。
「嗯……听了小雅姊的真实故事后,我真的很怕和何继翔之间也变成这样……然后不自觉得又回想起那段回忆……那段最美好的回忆。」我看着自己的手,声音越变越小。
「妳呀,总是担心过头欸。」许燄直轻轻又温柔的说。我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他,他微笑着,温柔的轻声说:「那个叫小雅姊的故事,虽然跟妳和何继翔很像,但并不代表你们也会是这样结局。」
「那只是妳担心过头了。」
我愕然的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好好读书,考上好学校,这样才更能有机会遇见何继翔啊!怎么打退堂鼓了呢小漾?别因为听到一些故事,而影响自己原本的决心与勇气!这样就不像我喜欢的成漾瑀了。」他温柔的说完这句话。
我盯着他看,改变造型的许燄直,加上那温柔的语调,比以前都还要让人安心、感动很多。他对着我温柔的微笑,眼神也不再像以前的看不透,变成柔和又将人吸引住的暖心眼神。
顿时间,我也彻底发觉到……原来……自己真的也喜欢许燄直。
「……」我张开口,但却也说不出话来。当我再次想开口时,许燄直抢先我一步,「讲得好肉麻喔,哈哈。」
他的这句话,让我笑了出来。
这时,许燄直站起身,走到阳台那边,有些叹息的说:「又开始下雨了欸!而且越下越大了!」不知怎么地,看着许燄直的背影,让我觉得有些落寞感。
下一个动作,连我自己也不清楚那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我起身,走到他背后,紧紧的环住的他腰,拥住他。
许燄直惊讶的抖了下,最后才瞠眼的转过头,低头愕然的看着我。我看了他一眼,将头别到另一边,将心里所想的全都说了出来。
「许燄直……我发现自己……好像也喜欢上你了。」说完这一句,我明显感受到许燄直又抖了下。
「可是……那种喜欢却还是输给我爱何继翔的心。我对何继翔……实在是太深太深了……深到我的心都在痛,深到我不想放弃,想紧紧抓住。而对你的感情,却是无比的暖心……从来没想过对你会有这种感情……但我能坦白说,是你的那份热心与陪伴,才让我对你产生出这份情愫。」
「我喜欢你……喜欢你许燄直……」我轻轻的说,抱住他的双手,也逐渐用力起。眼泪也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沉默了好久,才听见许燄直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将我的手拉开,他将身子完全转向我这,低着头看我,我微微瞥见许燄直的眼神,是深情又有些黯然。
我还来不及反应,许燄直就将我紧紧的拥进他怀里。紧到让我有些难以呼吸。
他沉稳的呼吸,但明显感受的到他有些颤抖着。
「谢谢妳……」最后,我听到许燄直低声的说了这三个字。
然而我又涌起一股冲动……很想吻吻许燄直……
我轻轻的推开他,抬头看着他,他轻轻微笑着,也深情的凝视着我。我看了他好久,不禁流下泪来……我的脸越来越靠近他,近到剩下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但这时,许燄直轻轻捧住我的脸,微笑的低声说:「我知道妳接下来的动作,但我想停住了。妳的吻,不会是我的,而是何继翔的,我不想趁机佔有妳……我希望妳快乐、妳幸福。」
我顿时木然,惊诧的看着他。
「知道妳的心意,听到妳的告白,一切都足够了。我不想再自私的想拥有妳……因为我知道,虽然我们有情,但没有缘。和妳有情有缘的是何继翔,他才是妳注定的人。」他又温柔的说了这句。
这让我的眼泪,又涌现出来。
<FONT face="标楷体">「相信妳自己的心,随着妳自己的心,走向妳最想走的那条路,也是属于妳自己的路。我没事的,因为看到最深爱的人,有人爱、能快乐、能在一旁守护妳,就是我最大最大的心愿了。」</FONT>
许燄直的贴心越来越多……他的体贴,总是让人心疼。这时我才终于发现,原来许燄直,也有几分像何继翔……他的那份傻劲、那份贴心、那份温柔、那份眷顾、那份正直,原来就是吸引我,最大最大的原因。
其实许燄直不用改变造型来凸显温柔,因为他……早已是个温柔体贴的男生了。同时也发现,只要许燄直的出现,总可以让我开心的忘掉一切难过。能够对他吐诉心中的故事。
看着许燄直,除了流泪,我什么也说不出口。最后我再次紧紧拥着他,複杂的心情、複杂的思绪,通通在他怀里,涌现出来。
雨又变大了,但倚在许燄直的怀里,我却感到无比的安心。
然而我忘了跟许燄直说,其实你,一定可以和何继翔做好朋友的。
<B>因为你们都有,那吸引我……最真诚的心。</B>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