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随身空间文推荐_莫柔依纪臣全文txt

22 「小漾。」何继翔轻轻抓住了我的左肩,将我的脸面向他,他温柔的微笑着,我也放开他的右手,接着他的右手悄悄举起,在我的左脸颊上轻轻摸着。
「没事的,别再气了。」他依旧温柔的微笑着,那天使般柔和的嗓子,真的融化了我的心。凝视着他,我稍微噘起了唇,有点不甘愿的说:「我气的是我害你……害你被我拖下水。」
「拖下水?」何继翔稍微睁大了眼,傻气的露出不理解的表情。
「嗯……我们交往的事。」我不敢把眼神放在他身上,便自然的飘向地面。
「我不觉得你拖我下水啊,」他这么句话,让我把眼神再度转回到他那,他轻轻微笑着,接下去:「我们交往又没有错,谁说我们不能在一起呢?只要我们互相信赖,那不管是什么样的谣言,都无法破坏我们之间对彼此的感觉。」
注视着他,我笑容可掬的笑出牙来。
「你刚刚叫我小漾哦。」撇开有些不愉快的话题,我故意用逗弄他的语气说道。接着他露出慌张又害羞的神情,微微张大口的说:「呃……没、没有啦……」
「真的很喜欢你这样呢。」我噗哧的笑了几声,还是保持着开心的笑容,伸出手摸了摸他那泛红的脸颊,满怀欣喜的说着。
「嗯……我也很喜欢妳。」何继翔又害羞的泛红了整个双颊,接着他竟主动的牵住我的手,稍微用点力的握住我,彷彿是在告诉我,我们彼此谁也不能离开谁。
我微微的笑了笑,并且又再度摸了摸他的脸颊说:「我们回去吧,我心情好很多了,谢谢你。」只见何继翔用力的笑了笑,我就懂他的意思,接着我们手牵着手,一同往学校的方向去。
「小漾。」才刚回到教室,蔡宁就拉住我的手臂,叫住我,「刚刚唐拓也和刘小夏有来,他们要来找妳,而唐拓也非常生气的样子,一直和刘小夏起争执。」
「啊?」顿时还来不及反应,回过神,接着我继续问:「所以呢?他们等等还会来?」
「应该会吧,我看他们很急的要找妳。尤其是唐拓也。」蔡宁露出微微害怕的表情,好像是怕说错什么话,怕我生气似的。
「嗯,我知道了,谢谢妳蔡宁,没关係我会处理的,还有,何继翔如果问的话,就别跟他说事实喔。」眨了眨眼,向蔡宁挥手之后,我快步的独自前往唐拓也和刘小夏的班级。
我没有跟何继翔说,是怕他会担心,然后成绩会整个被拉下,或是再度被我的事情,给拖下水。于是我偷偷不让何继翔发现,又加快脚步的往他们两个的班级去。因为我给他的麻烦真的够多了,也许这样做,我就能保护我最重要最爱的人吧。
我是这么认为的。
「叫唐拓也出来。」不分青红皂白,我握紧拳头使出全力的敲着他们班的后铁门,心中的火已经燃烧到最高点。只见一群正聊的开心、起劲的人,通通闭上嘴,骇然的望向我这个方向。
「再说一次,唐拓也出来。」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坏脾气,我小心翼翼但又非常不耐烦的冷淡说。接着就有识相的人大喊着:「唐拓也外找。」,然后唐拓也也小心翼翼的往我这过来。
「怎么了?」他一望进我的黑色眼帘,那认真的眼神,顿时有让我无法说话。但我还是试着保持镇定,不让他看出我有被他的眼神所吸引到。
「你说,是不是你到处招摇我交往的事?你最好给我说实话,不然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我用极冷淡又带点威胁的语气直逼问他。
接着他吐了口气,把头些微别开,眼睛直望着我说:「如果我说不是我呢?你会相信吗?」
霎时,我顿了一会,不解的望着他,「什么意思?」
「蔡宁有跟妳说我和小夏去找妳吧,而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就是小夏到处去招摇的,她到处招摇说:何继翔和妳是有交易才在一起的。当我知道后我也很生气,而其中也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小夏处处都要针对妳、另一个是……」他说到这就忽然停顿下来,这让我有些愤怒,包括了他说的内容,以及欲言又止的模样。
而我有些不耐烦的对他大声喊:「另一个是什么呀?干嘛说到一半就不说了?说清楚啊!」
我才刚说完,唐拓也就睁大了双眼,他的眼神中充满着悲伤的说:「因为我还爱着妳啊!当我知道妳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后,谁不会难过不会心痛?」
听完唐拓也这段话之后,我什么也不想的举起右手往唐拓也的左脸颊赏一个巴掌。接着,温热如珍珠大小的眼泪,从我的双眼中滑落下来,我抿紧双唇,不甘愿的瞪着他看。
因为我是被气哭的,并不是感动而哭的。
「你根本没资格跟我说这句话!」我不自觉地怒吼了出来。
「可是我……」他才刚说出前三个字,就马上被我打断:「这辈子,我不可能会原谅你的,请你明白这点。还有,这笔帐,我会再找你们讨的。」语毕,我用手背擦了擦眼角旁的眼泪,接着头也不回的走人。
但走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还有刘小夏这贱人要处理,因为最初招摇谎言的人就是她。然而我又再度走回去,而唐拓也还两眼呆滞的站在他们班的教室门口。
看到我回来的唐拓也,瞬间露出笑容地看着我、也往我这小跑步几步,轻轻的叫了我声小漾。但我连看他一眼都不肯看,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地用力踹了刘小夏他们班的前铁门。
声音大到隔壁两个班的人,都好奇的探头出来看,但看了几眼之后,一些识相的人都默默的退回去,在角落偷偷地看好戏。
「叫刘小夏出来。」我不断告诉自己要心平气和的静下来说,等到刘小夏出来,把她带去安静的地方,我再来发飙。但一群白目的人,只顾着看好戏,没有任何一个肯帮我叫她出来,而原本是以平和讲话的我,却已被他们通通激怒到。
接着我犹如疯婆子似的发狂怒吼:「Shit!又不是要找你们,你们在不敢个屁呀?我再说一次,叫刘小夏这贱人出来!」说完的同时,我又用力踹了她们班的铁门。这时终于有人肯出来大声叫了刘小夏的名字。
接着刘小夏带着不耐烦的表情走向我这里。浅咖啡色的一头短髮,以及那股很重的香水味,让我不禁啧了一声。
她斜着眼凝视着我,语调中充满了许多不屑:「找我干麻?」她讲完这句话,又让我不自觉地啧了一声。
「妳说干麻?」怒瞪着刘小夏,言讫,我伸出右手用力的揪起刘小夏的黑白色制服衣领,便大吼起:「妳少装蒜了!是妳自己干的事妳最清楚,不用轮到我来戳破。」
正说完这些话的同时,不知道是哪个班级的人到学务处叫了学务主任来这里,看来,他们很想把事情愈闹愈大。
「欸欸欸!搞什么搞什么,吵什么架?通通给我住手!」带着黑框眼镜、穿着整齐洁净的白衬衫的学务主任,脸上充满愤怒的跑向我们这,在我们两的耳朵之间怒吼着。
「放手成漾瑀!有话好好说。」学务主任拼了命想要让我的气平稳些,所以不断地在我耳边大声嚷嚷着。大吐了口气,我用力甩开紧揪住刘小夏衣领的右手,也习惯性动作的转侧身一些。
而被我甩开的刘小夏,也差点儿让臀部跌坐在磁砖製的米白色格子状的地板上。
「真是的。妳已久久不闹事了,现在又闹事,是怎样?快走吧,跟我一起到学务处去。还有,那位女同学也一起去。」学务主任累地叹了长长的气,他用眼神告诉我,要我跟在他身后,一同到学务处去。
虽然到学务处去对我来说已是家常便饭,完全不会畏惧,但也许是因为现在有了何继翔在身边,让我感到有些内疚。
「成漾瑀啊,到底要我说几次妳才懂啊?」学务主任摆出完全受不了的表情凝视着我。我不回话,只是默默的凝视着学务主任,然而学务主任继续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骂妳处罚妳了。」他说完,便叹了长长的气,然后将焦点转向刘小夏。
这让我很惊讶,因为平常我在怎样做出违反校规的事情,主任总会好好的跟我说一大堆人生道理,但现在却没跟我说半句,又和我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罚我了,顿时让我觉得,我真的完全没救了。
整天惹事生非,给人找麻烦的我;叛逆不听话,让人气到咬牙切齿的我;个性兇悍,让不少有恃无恐的人想靠近的我;作风潇洒又直接,让人既讨厌又害怕的我……这些都是我的全部,而这些坏的全部,何继翔却是完全不在意的爱我、保护我、眷顾我。
何继翔──内心、外在完美无缺,带给人开心的他;品学兼优,让每个人都喜爱的他;温柔体贴,让人都非常想靠近的他……这些都是何继翔的全部,每个人都喜欢他的全部……
而他的这些全部,和我的全部,却是一个如此大的反差。
也难怪刘小夏会想到处招摇,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的人想来看何继翔这个人,就是因为,这完全是「不搭」又「不可能」的一对。
我是坏学生;何继翔是好学生。我们之间,就已经有异样眼光的阻隔。
明明自己心里很明白别人的眼光没关係,只要我和何继翔互相相信,互相相爱彼此就好,但我却是顾虑到何继翔会被人怎样的看待……
<I>── 她到处招摇说:何继翔和妳是有交易才在一起的。</I>
好学生和一个坏学生在一起,听说是可能两个人发生什么事?
好学生和一个坏学生在一起,听说是好学生根本其实是个伪君子?
好学生和一个坏学生在一起,
听说是……
听说是……
听说是?
人与人之间传一件事情时,原本是一件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情,到了最后,传到了好几百人的耳里,自然而然就会变成了一个既夸张又离谱,完全不切实际,不符合原本事实的事情。
因为人的闲言闲语,都是伤害他人最大的锐器。
别人怎样看待我成漾瑀,我早已经习惯,但如果别人将何继翔看待成很糟的人,我实在无法冷眼旁观。
因为我爱他……
所以我要保护他……
而我能保护他的方法,也只剩……离开他。
如果我出面将这件事给平息,那么别人一定更会想,两个人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的,这就是人的习惯。越要把事搞越大,才肯罢休。
现在我满脑子都想着这件事,忽然间想到了何继翔的人,顿时,我感到一阵鼻酸,一股莫名的心痛。
虽然在外在地表情上我没有流露出悲伤的表情,但是我心里却充满了哀伤。主任跟刘小夏大概谈了十分钟左右,于是我突然站了起来,向主任深深的鞠躬,并且说:「我马上就回来。」言讫,我冲出学务处,留下了满脸疑问句的主任、刘小夏。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时间,离下课时间只剩下三分钟,于是我加快脚步的冲到自己的班上。一回到班上,不管在台上老师的存在、坐在位置上上课同学的存在,我一心只想把何继翔拉出教室。
我该做一个结束了。
不属于我的,终究该还。
从何继翔的座位拉走错愕表情的他之后,我一路上完全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流着眼泪,拉着何继翔快步走着。
「怎么了?怎么了小漾?」何继翔着急死了,一直拼命想要我停下脚步好好说清楚,但我一直哭,完全抵过他的力气。
我把他一直拉到之前我们第一次接吻的小土壤花圃那。
「小漾!」这次何继翔急到不行,才把我的脚步停了下来。停下脚步的我,还是一直流着眼泪,完全不说话。
「妳怎么了啦?」何继翔皱着深深的眉头,担心又温柔捧着我涨红的脸颊,用拇指擦拭我的眼泪,慌张的看着我。
看着何继翔那天使般的脸孔,以及那拼命想安慰我的慌张语气,还有那一颗温柔体贴的心,完全融化了我,让我的眼泪不听话的拼命流下来。
接着我二话不说的向前深深吻了何继翔那柔软温热的唇。
这跟第一次的羞涩、甜蜜的吻有些不一样,这次的吻……是充满哀伤以及离愁的吻。亲吻他的同时,我的泪腺又不听话了起来,拼命的流下温热又斗大的泪水,用双手环抱着何继翔的腰,这持续了约有五分钟左右。
鬆开双手、离开彼此的唇的同时,我悲痛的眼神,专注在何继翔那一直很错愕的表情,我抚摸着他那红润雪白又稚气温和的脸颊,我轻轻的对他说:「对不起……再见了……」语毕,他根本没机会回任何话,我又再次地深深亲吻了好几次他那柔软温热的嘴唇。
离开彼此的双唇之后,我轻轻地微笑着,我那完全哭得通红的双眼,流露出疲惫的神情,我轻轻举起了右手,轻轻地舞动着,向何继翔道别,转身远离去。
我知道我这么做非常非常的愚蠢,但如果我不这么做,伤害何继翔的人,就不只是我一个人了。
<B>请你原谅我的突然,因为我比谁都不愿意伤害你爱我的心。</B>

23 转身离开之后,我马上离开学校,奔驰到大街上,跑向巷子里头,放声大哭。
我知道一切对何继翔来说都非常非常的突然,但这也是我唯一能替他做的最后一件事,那就是──离开他、离开有我的世界,好让他可以作回以前的他。
刚刚在学务处时,我霎时终于想清楚了,其实我根本与何继翔完全不配,他有他该待的世界,而我也有我自己该待的世界,而我们,是存在着「不可能」的关係。
即使我爱他爱的再深,他爱我爱的再深,也没有任何用。
所以我决定回到没有与何继翔认真相处前,我决定回到以前的我,回到一个冷酷、没血没泪、兇狠、好强,人人眼中的坏女生。
一个人人既憧憬又厌恶的成漾瑀。
放声大哭完之后,我擦乾自己的眼泪,从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化妆包,拿出黑色眼线笔,在脸上画了好久没画眼妆。眼线主要可以将我原本杀气的眼神更加有杀气,不但可以掩盖住我的一切,也是让我回到以前的我的最快捷径。
冷酷兇狠,我从小镜子中所看到的我。那就是我,成漾瑀。
在我不断在大街上游蕩着时,何继翔果真不出我所料的一直来电过来,但我一直都没有接。他拼命的传了好几封简讯,里头几乎都写「为什么走了?」或者「到底怎么了?」这些简短的字眼。
我想,他一定是趁着老师转身写黑板背对大家的时候传的。
我深深叹了口气,因为一想到何继翔为了我而担心又伤害的表情以及心情,就让我非常的内疚,也非常的心疼。但这是我最后一次伤害他,也是最后一次能替他做的事。
离开他。
于是我将他的手机号码删除,还有以前我们互相传简讯关心的内容,我通通将它移除,并且将他的号码设为来电拒接。
这样,至少我能以物体上暂时放开他。
但我承认,那真的很痛。百般的不捨,不捨将所有我们之间的回忆给移除,但这是我必须做的,必须狠下心去做……
我毫无目的地的一直游蕩在大街上,一边走着、一边沉思,虽然内心的伤痛非常深,但从外表看来,我却像个非常难相处且看起来很兇悍的样子。接着我停下脚步,仰起头,望着蓝天,凝视着在天空飞的鸟儿,牠们不停的拍打着那柔美又感觉有些脆弱的翅膀,发出微微的叫声,直飞奔到天空的另一端。
难道,鸟儿在天空中飞翔,不会觉得累吗?
但是我好累。心疲倦了。
低下头,我叹了口气。顺手摸了摸自己咖啡色的髮尖,接着又顺手拨了拨已有些乱掉的斜刘海,我又叹了口气,告诉自己,这样不像我,脆弱无能不是我要我有的风格,于是我再度打起精神,好让外表的样子,也跟内心的样子一样。
我站起身,恢复到跟以前一样的架式,不管是眼神、表情、走路方式,都恢复到还没认真与何继翔交心前的成漾瑀。
我再度回到学校。回到学务处。
「报告。」我抬头挺胸的站在学务处的门口,轻轻敲了门,喊了声。而望来我这的学务主任便稍微挑了一下眉头,接着以手势告诉我要我到他那边去。
「妳果真回来了。」主任微微的泛起嘴角的笑颜,轻叹了气说。
「答应你的。」我轻轻笑了笑,然后我从口袋里主动拿出手机,并且交给主任:「帮我保管吧,我想静一静。」
「虽然说学校没有禁止带手机,但我很乐意帮妳保管呢。」主任抿了抿唇,笑道。
「嗯,好,那今天我要做什么悔过?记过、抄写还是劳动?」轻叹了小口气,我专注的望着主任,等待主任给我一个答案。
「呃……劳动好了,反正记过和抄写妳也很多次了,而妳也学不乖。今天就去扫操场旁的篮球场吧。」主任依旧微微的露出笑颜说。接着我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放扫具的置物柜那取得扫具后,準备往篮球场走去。
在那儿劳动服务,当然引起不少的目光。虽然早就已经习惯了,但我还是有些不屑的瞪了瞪那些爱看热闹的人。当我扫到一半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很熟悉的声音。
「小漾……」我抬起头看时,出现在我眼前的就是何继翔那张温柔又微皱起眉头的表情。默默无表情的凝视着他几秒,我就马上将扫具丢下,转身準备离去。
「等等!」当我转身的那一剎那,何继翔也迅速的伸出手抓住我的左手腕,接着将我的脸庞面向他的脸庞。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突然就离开?为什么什么话都没说的丢下我?为什么?」他紧皱着眉头,悲伤又慌乱的抓住我的手,有些激动的问我。
而我只是默默的望着他的双眼,看着他那深邃又清澈的黑眸,纯真圆润又很吸引人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慌与害怕,明确的告诉了我他是多么的疑问。
但我拼命的靠毅力告诉自己,要狠就狠到底,别因为他那真实且可以把人吸进的眼神,而乱了自己,让自己心软。于是我凝视着他的眼睛,毫无任何表情的开口说了简单几个字:「没什么,腻了。」
当我说完的同时,他的眼神又有变化。这次他的眼神变得十分地哀伤,而他那哀伤的眼神,整个将我吸入进去,让我透彻感受到他眼神中所要说的话,让我完全理解他眼神中无数的惆怅。
但我只是默默的凝视着他,不发一语。
「妳不是这样的人,妳骗我、妳骗我!」他难过的紧抓住我的双肩,一副不敢相信的微大声喊着。
凝视着他,我稍微皱了些眉头,接着用双手用力的拨开他抓住我双肩的双手,然后对着他有些悻然的说:「你烦不烦?你懂我又有多少了?你自以为什么?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就是!我就是个兇狠、不记人情、没血没泪的坏女生,大家都讨厌的人。」
「不是好看的随身空间文推荐_莫柔依纪臣全文txt的……不是的。」何继翔听到我这些话之后,瞬间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口中不断重複着这三个字。
我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不说任何话、不作任何回应,然而他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些,他那乌黑又深邃的双眸,一眼望进我的双帘,我又从他那极吸引人的眼神中,感受到他那哀伤又微微透露出失望的神情。
「我不想失去妳……因为我已不能够失去妳了……」何继翔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那纯真圆润的黑眼眸,缓缓地流下了两道浅浅的眼泪,他黯然的神情以及那两道透明的眼泪当中,明白的告诉了我他是多么的心痛。
「我想……我早已无法自拔的爱上妳了……」说完这句话后,何继翔又再度的流下好几道透明的泪水。
而也在他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轻轻的抓住我的双肩,深情又失落的眼神,一眼就直逼进我的双眸,让我顿时无法动弹。
然而他慢慢的将他那既柔软又温热的双唇,细腻且小心翼翼的深深吻上我的双唇,当我们的双唇互相重叠时,我睁大了双眼,看见了他那细长浓密的睫毛,微微被泪水沾湿了些,也微微的颤抖了些。
明明其实自己的心里很想从他的温柔中挣脱,但却不知道为什么的,我完全被他温柔的光环之下,融化了整个心坊,完全无法动弹。然而我被他那强烈的温柔地光圈环绕之下,我轻轻的阖上双眼,沉醉于他深情又甜蜜温柔的吻中,持续了好几分钟。
但在我沉醉没多久之后,我的理智告诉了自己,绝不能在软下心了。
我用力的将何继翔从我身边推开,并且往后退了三大步,与他保持两公尺的距离,接着我用杀气的眼神凝视着他,语气极冷漠的对他说:「你走吧,管你爱不爱我。因为我从来没爱过你,以前对你的感情,全都是假的、全是骗你的,因为我只想把你当作一个洩慾的工具罢了。」
看着何继翔那呀然、不知所措又很哀愁的表情中,我知道我的这些话成功的让他心碎了,因为我说出了对他非常重伤害的话。
接着我冷笑出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说:「你够笨了何继翔。」语毕,我不理会他接下来的任何回应,头也不回的直接掉头走人。
我知道也非常明白,我对何继翔的感情是非常深的爱。但唯独我离开他的世界,才是对他、爱他所该做的。
因为只要有我在他的世界徘徊,他肯定会受伤害,所以我宁可自己先选择离开,也不愿让别人伤害他。而我也宁愿他恨我,我也不想看到他因为我的事情,而被别人说任何闲话。
离开学校的一路上,我的眼泪是用飙地,流下一道,下一道泪水也紧接着滑落下来,就算一直用手掌擦拭,还是无法擦拭乾净。
我哭到最后也变得说不出任何话,哽咽到一个不行,双眼、嘴唇与鼻头都已变地完全通红。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很爱你很爱你……对不起……」然而我不在乎路上来往的行人,我蹲下身,把头埋进双膝之间,抱着后脑勺,泪流如雨的痛哭着。

<B>其实最明白,我是最爱你也是伤害你最重的人。</B>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