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古代小说_莞式服务双飞真实体验过程

18 讲到这,我好不容易鬆了好大口气,心里的刺痛也不再那么用力的禁锢着我。
夜间的景色,远处车水马龙的马路,西风飒飒的快速吹过树枝,路上的人行道也有不少人来回走过,更里头热闹的区域,叫卖着食物,但晚间的公园却是宁静的可怕,仔细听,也能清楚听到些许的虫鸣声。
我把注意转回公园长椅,直视着前方,轻声的对何继翔说:「这些故事也许在你耳里听起来很夸大不实,但我所讲的一切却是一个也不漏的发生在我身上,痛的、快乐的、怨恨的,我的心都游历过。」语毕,同时也垂下头。
因为垂下头的关係,所以我不知道他现在脸上的表情,但从他的语气中,我大概就能想像出来,他大概是想掩住慌张的情绪、用平静的语气安慰我。
「我想妳应该是熬了很久才熬过的吧?在每个人的眼中,妳都是个坏女生,但他们却没去了解妳内心世界,就去评论妳,我想……妳一定不好受吧?」
他这句话,深深的窜进我脑海中,因为……这是第一次除了言哥、悸姊、蔡宁之外,还有人对我那么的关怀、肯细腻去了解我话中的意义。
我低着头,默默的流下一颗泪珠,泪珠很自然的往我的大腿上落去。
「你真的是跟其他人与众不同,因为你,能了解我的感受,我目前认识的所有人,不过是虚伪罢了,谢谢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嘴里不自觉的说出这段话,也许这就是由感而发,真正从内心脱出。
接着,我二话不说的转侧身,紧紧抱住了何继翔,紧闭双眼,下巴靠着他的肩膀,双手深深的抱住他的腰,眼泪不自觉的又落了下来。
微风的吹拂,轻轻的让我闻到何继翔身上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也不是洗髮精,那是属于何继翔的味道。而我也可以明显感觉到,他的心跳跳的很快,我想应该是我突然的拥抱,让他顿时不知所措吧。
本以为他会推开我,但是,我感觉到他的手,也轻轻环住了我的左后肩,而另一只手则是轻拍着我的后脑杓,在我耳边轻轻的对我说声:「没事了。」
忽然觉得,自己的心灵彷彿舒坦了许多,何继翔的气味随着晚间的微风轻轻的吹拂在我的鼻尖,抱着他,心头舒坦又疙瘩,其实自己也不晓得为什么。
但,他带给我的感觉,是那种可依靠、可依赖的,原来,何继翔不仅是位纯真男孩,也是一位可依靠的男人。
何继翔陪着我走回家里,路途中,我们彼此都没开口说话。
其实我没有想回家的念头,毕竟昨晚被爸唸了一顿,又加上他们夫妻常不来往家中,那我何必又回到那呢?那只是块我洗澡、睡觉的场所罢了。
「等等在回去可以吗?」停下脚步,我微低下头,带点恳求的问。
只见何继翔顿了顿,接着微微笑,开口说:「那……要去哪?」想了一会,神情有点乾笑的看着何继翔,接着说:「我也不知道……你想想,去你常去的地方都行。」
望着他,有点充满期待的凝视着他的脸,等待他的回答。
「呃……不然我带妳去我常去的小桥上。」他稍微歪了歪头,露出腼腆又让人感到很舒服的微笑。
「你所谓的小桥上是指哪?」我微笑,好奇的问。
「去了就知道,我想妳应该会喜欢。」他作出平常很少透露出的表情,对我用力眨了眨眼,嘴角挂满着笑容,右脸颊旁的小酒窝也不自觉泛起,这感觉就像是个阳光男孩。
我点头,当作回答。接着就伴随着他的脚步,到了他所说的小桥上。
真不出他这纯真又善良的孩子所说,那座小桥,真的很美,尤其是在现在这种夜晚里,显现出这座小桥的美感。
它是用木头製作而成的小桥,桥的长度约略有五十公尺左右,甚至更低。
它是以凸起式为样子,所以走上去,人就会越来越高。走到最中央,木头的栏杆大约到普通人的胸部以下,桥下头还有小小的河流,清澈优良的水质,可以清楚看见水里头的小石子、底部。
这座小桥,布置的十分优雅,让人看的就很舒服。
而到了夜晚,小桥扶柱的栏杆下的一条条细长柱子,也放满了像布置在圣诞树上的串灯,淡黄褐色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在夜晚中发亮着。
「你怎么发现这座小桥的?」站在桥中央,双手放在木製的栏杆上,盯着底下的小河流,莞尔问。
何继翔悄悄的走到我身旁,也盯着小河流,微微笑的说:「五岁时,我迷了路,不知不觉,自己就走到了这个地方。」
听到这,我把焦点转到他的侧脸,但他没转过来,一直直视着小河流,接着继续说:「妳喜欢这里吗?每当来到这,我的心都会很平稳,因为这里的感觉,就是能让人清净心灵。」
我没回答,只是默默的望着他。
这时他刚好转过头来,正好跟我对到眼,但我们都没有迴避,只是互相看了几秒,接着他先开口说:「我相信妳来到这,应该也能放开以前的点滴,我希望妳快乐。」
他的尾句,让我不禁睁大眼,很自然的就说出了「什么」这两个字。
静静瞅了我,他继续说:「妳的痛,很明显的写在脸上,我想,妳一定很想把它抹灭掉,因为如果妳不抹灭掉,妳会痛一辈子。」
沉默半晌,接着我由衷开心的笑了出来,并且打从心底开口说:「谢谢你。」
<B>多久没听过关心的话了?为什么如今听到,心头却有点酸酸的。</B>

19 我们在那里待了一个小时多,聊得内容,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不过很清楚的是,已聊开彼此间的薄墙,这是从小学六年级后的第一次,如此信任一位班上的同学,甚至可以晋级为很信任的朋友。
那是除了蔡宁、言哥、悸姊之外,我那么的相信一个人。
「要不要回家了?」笑了笑,我把手放在他的头顶上,轻声问。
「嗯,现在差不多……八点了吧?」何继翔只是羞怯的微微点点头,然后顺一提现在的时间。
「大概吧。走吧,乖孩子别再外头逗留。」依旧保持着微笑,故作弄他。
他的反应还是微微的轻点头,双眸仓皇的只顾着四处飘动,无法集中望着我。
离开小桥后,我们慢慢的走到人多的大街上。
陪着何继翔走到一个巷弄里,听他说他是和妈妈、姐姐住在一起,至于为什么没有提到爸爸,我没再多问。
到他家门口,是一栋独栋楼,共有上下两层楼,说大不大,大约是四十几坪的房子,外观看起来十分温馨、优雅。就像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质一样。
「那么……明天见。」他走进家里头前,微微笑的轻挥着手,腼腆的说。
好看的言情古代小说_莞式服务双飞真实体验过程我笑着,举起一半的右手当作回道。等他走进去之后,我放下轻举起的右手,然后渐渐恢复严肃的表情,转过头,走向大街那。
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去,只是顺着路,走到热闹的商店街。
到了卖许多小吃的摊贩,我走到一家卖现烤的热狗麵包的店,点了一份,边拿在手上边吃,当作今晚的晚餐。接着就走到好久没去的舞厅。
把最后一口塞进嘴中,全数咀嚼完毕之后,我顺着阶梯走下去。还没进到里头,就听到里头放的很High很疯狂又非常大声的音乐。进到里头,摇滚的音乐迅速窜进我耳里,我到处环顾了下,然后到吧台那。
「小漾!」在吧台那替别人调酒,第一眼看见我的志杰立刻露出笑容,开心的迎接我。
「干麻?就那么想我?」我把右手放在吧台的桌子上,以玩笑的口气回覆。
志杰停下手边的工作,靠近一些,热情又专注的说:「妳太久没来了啊,舞厅一半的人都很想妳欸!」
「琐事一堆啦。」轻轻吐出这四个字,我竖直了食指,比出一的手势。接着志杰就微微笑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开始调我的特製酒。
「小漾!」突然一个尖锐又高八度的声音,直冲我这。
「小漾小漾小漾!」蓓芹像是好几百年不见般的惊讶又欢喜的叫着我的名字。
「蓓芹啊,太夸张了啦!」我乾笑回她,想挡住这过于冲动,要扑往我身上的女孩。
但她还是保持着兴奋状态。
「我好想妳哦,妳好久没来,害我在这好无聊。」语毕,她嘟起嘴,假装生气的看着我。
「好啦好啦,以后常来就好了。」拍着她的头顶,我以安抚孩子般的方式安慰蓓芹。
「走,我们去跳舞,我相信大家看到妳,一定都会很开心的,尤其是小直喔。」蓓芹拉着我的手,让我连回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她拉到舞台的正中间。
刺耳巨响的摇滚音乐声,让全场High了起来。
把我拉到舞台正中间的蓓芹,跟着音乐的节奏,疯狂的摇动身躯了起来。或许是我太久没来而有点生疏,所以我只是一直微微笑的看着他们跳。
「呦──」就在这时,在我右耳边忽然传来很近的招呼声,我转侧身一看,就看到许燄直。
「来了啊。」他以微微笑的方式迎接我,正经的向我打招呼。
「干麻?又有什么事?」我故意拉长前面两个字,也是以开玩笑的口气回覆他。
「妳都在干麻?传简讯妳都不回、也都不来这。」他笑了声,问道。
接着我摆了个鬼脸给他,吐吐舌头,假装不耐烦的说:「谁叫你一直打扰我。」
「好,那什么原因让妳好久没来这?」他还是不肯罢休,一直想追问下去。
「我说你也不懂。」叹道,我远离他,直直走向志杰那边。
才刚走到吧台,志杰一边递给我特製酒、一边莞尔的对我说:「别对小直那么冷淡,他一直很期盼妳来这。」
「期盼我来这?为什么啊?」我把特製酒轻握在手心里,轻皱了眉,诧异的问。
「当然是他喜欢妳啊。」志杰露出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而我则睁大双眼,张大了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
志杰把双手肘靠在吧台上,认真的对我说:「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对妳一见锺情,自从妳没来之后,他就一直期盼妳出现欸。」
「神经病啊……」我失笑,顿时怔然。
志杰叹了口气,说:「别看他这样,其实他很专情的。」
茫然的望着志杰,我不知道该接什么。
沉默半晌,也许是我的表情过于凝重,志杰拍了拍我的肩膀,莞尔的对我说:「别在意喔,也别因为他的爱慕,而去烦恼,小直他是很开朗的人,所以别担心。」
勉强挤了微微的笑容,不自觉地,焦点默默转向在舞台中间的许燄直,看着他,心里不自觉的疙瘩起来。
悄悄离开舞厅后,看了时间,现在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静静的走回家的路上,手机突然震动起,于是我赶紧的拿出来看,是妈妈的简讯。
里头写着:
「小漾,现在跟妳说这些话,也许妳会很痛恨我们,但很对不起,妈妈还是得要跟妳说。妈妈和爸爸因为在上海那的公司出了问题,所以要赶去那里处理,而这件事也发生的太突然,所以没办法当面与妳说。妈妈在妳房间里放了现金二十万,还有存摺,要用钱就拿去用,千万别饿着了!而我们回来的时间不确定,所以这阵子要委屈妳了,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们,抱歉。 妈妈。」
急促的感觉,我可以在这封简讯上看出。
仅仅短略的一封简讯,却让我的心煎熬起来。每次只会拿工作当藉口,这也明白的告诉了我,最亲的人,不一定是一直待在我身边的。
<B>但,这答覆,我早在十一岁的时候都明了了。</B>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