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细节描写的h文_莉莉卡女奥特曼被猥琐

14 我跟何继翔一起走回教室,一路上我们也不断的聊关于花的事。让我觉得很特别的是,我们喜欢的东西,每每几乎相同呢。
这让我感到欢喜又吃惊。
「你先到教室拿课本吧。」到了快接近教室的走廊间,我停下脚步,微微笑的叫他自个回教室,因为我不想回到教室,回到教室一定会看见那老女。
「呃……好吧。」他顿了顿,不过还是点头。
他小跑步的跑回教室,我站在走廊边,望着人来人往的八年级,下课时间真的很吵。我叹了口气,想到安静一点的地方,于是我走向前,想走到另一头的小阳台那。
正当我要走过去的同时,我在不远之处的地方看见了他。
一开始看到,我睁着大眼,心里慌张了起来,于是我想回头,但已经来不及,因为我看到他的同时,他好像也看到了我。但我仍旧转过头,不过可悲的是,我转过头的同时,发现有人稍微用力的拉住了我的左手腕。
我不敢回头,虽然有可能抓住我的人不是他,可能是何继翔,但我仍然不敢望回看,只是默默的低下头。
「小漾……」那个人用有点惊讶又温柔的语气叫了我的名字。这让我心里更加慌张,非常想逃脱。
因为这个声音,的确是他的声音,我很肯定。
「小漾……」他再度叫了声我的名字,这次他的语气稍微急促了些。我仍然低着头,轻喘着气,心里更加的急促、慌张。
「妳,是小漾对吧?」他稍微用了点力气拉了拉我的手腕,彷彿很想抓住我的左肩,把我的脸面向他。
我不敢回头,也不敢吭声,因为我现在的心绪,十分的仓皇。
「喂……」然而,他终于使出力气,抓住我的左肩,把我的脸面向他。望着他的脸蛋,他是皱了眉头,嘴微微的张开,疑惑的打量着我。
「小漾……果然是妳。」他看到我的脸之后,便露出了笑容,是那种喜极而泣的笑容。
凝视着他,我仍旧不吭一语。
因为看到他的脸,使得我动弹不得,他的脸庞,仍旧没有变过,是我最熟识的脸庞。那咖啡色、带点温柔的眼瞳、英挺的鼻樑,带点微微稚气的脸蛋,以及旁分的斜浏海,再加上一头深咖啡的髮色,那是我最熟识、最熟识的脸庞。
「好久没看到妳了。」他开心的笑出了上排牙齿,明显的可以看到左上角有很可爱的小虎牙。我还是望着他,不发一语。
「怎么了吗?」然而,他的笑容渐渐消失,用有点疑惑又失落的声音问。
「我就算怎么样也不干你的事。」我冷瞪着他的双眼,杀气又极冷淡的回答。
「什么?」瞬间他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皱起唇,双眼有点惊讶的凝视着我。
「我说,我就算怎样也不干你的事,懂了没?」我不耐烦的抿起唇,颇些大声的再说一次。
「什么啊……」他自个乾笑出来,还顺手拨弄了他的浏海。我仍旧瞪着他,用力抿了唇,準备往他旁边的空隙离去。
但正当我要离开的时候,他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臂,一瞬间的就再度把我拉回到他那里。
「我有话要说,可以吗?」他神情颇点难过的望着我,双眼彷彿正告诉我他哀伤的思绪。冷望着他,我不打算说任何一句话,只是一直冷望着他看。
他叹了口气,拉住我,让我跟随着他的脚步,把我带到四楼最少人最安静的一间空教室旁。
我没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只是默默的斜着左边地板看。
他轻轻放开我的手,轻叹:「不要这样对我,那不是妳。」他这么一句话,让我的目光逐渐往向他的脸,因为他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哀伤。
「我知道妳恨我,但我拜託妳,别这样对我,我最不想看到妳对我这样。」顿了顿,他又继续说:「小漾……我爱妳……我其实一直都很爱妳。」他说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有点惊讶的看着他。
「相信我好吗?小漾……」他认真的望着我,轻咬着下唇说着。
「相信我,小漾……」他带着满脸哀伤,忽然伸出右手,一把的就把我拉向他厚实又宽厚的胸膛,紧抱住我,我隐隐可以感受到他的气味、体温。
他身上那淡淡的味道,与感觉,仍旧没有改变过。
我睁大了双眼,眼珠子慌张的左右飘动,嘴也微微张大。以我的力气,一定可以把他推开,但是现在的我,却是使不上力。
我想,应该是被他那熟悉的感觉给迷惑住了。
我有些瘫软的被他紧紧抱着。
好看的细节描写的h文_莉莉卡女奥特曼被猥琐「全世界都可以不喜欢我、恨我,但我最不能接受妳不喜欢我、恨我。」他轻声的在我耳边说道,因为他高我一颗头,所以我整颗头是靠在他肩膀上的。
「当初伤害妳,不是我愿意的。小漾,原谅我好吗?跟我重新来过好吗?」他继续说着,这次语气带点恳求。
我吸了口气,好不容易才吐出话:「刘小夏……她才是你的女友,我和你什么都不是。」我才刚说完,他就稍微放开我些,于是我赶紧推开他,并且退离三小步,抿着唇,凝视着他。
他双眼无力的望着我,便说:「原来妳顾虑小夏……」望着他,我的眼神从温和慢慢转变成充满杀气,握紧右拳,接着我忿恨的开口说:「难道过了两年你都忘了?你难道忘了你和刘小夏是怎样伤害我的吗?」
「不,那是小夏自己要做的,我没……」打断了他的话,我仍旧怒瞪着他,大声吼了出来:「那你有来帮我吗?我被欺负的时候,你有伸出援手帮我吗?有吗?」
他呆愣住,默默的望着我,不语。
我继续吼道:「你凭什么要我重新複合?你有什么资格?就凭你是我的前烂男友吗?告诉你,现在的成漾瑀,不会再是那楚楚可怜、娇弱又天真的女孩了。」说完,他仍然不语,只是默默又无奈的看着我。
「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了、就算全天下只剩你一个,我也不会再去爱你了。」我更加吼了出来。
语毕,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接着转身离去。而他只是默默的僵持在原地,说不出任何话来。
<B>你到头来才说爱我,那你当初也不会袖手旁观,冷淡的看着我被欺负。</B>

15
我面无表情又严肃的走下楼梯,走到三楼时,上课钟声也响起,因为音乐教室要走到三楼的最后面,所以班上的人都会经过楼梯间,何继翔也是。
我打算装作没看见,继续往二楼走,但跟着人群走过来的何继翔,轻轻拉住我的手腕,轻声的对我说:「先别走。」
顺着他的话,停下脚步,準备等他接下去说。
他放开我的手,语气无力又无奈的说:「刚刚……妳去哪了?我出来的时候妳就不见了……」
听到何继翔这么一问,我不禁轻叹口气,转过头看他,颤抖了几下唇角,有点吞吐的说:「没什么……突然有点事。」
何继翔看到我的神情之后,没再继续问下去。
「妳要上课吗?」何继翔顿了几秒,才又开口。
我再度叹气,轻轻摇头,接着他反应很快的,接下去,对着我微微笑的说:「好,那再见,我先去上课了。」说完,他对我轻轻挥了挥手,小跑步的往音乐教室去。
我抿了抿唇,然后摸着楼梯的铁扶手,走下楼。
我不打算离开学校,所以我到了刚刚跟何继翔一起去的小花圃那边。找了个较乾净的地方,我把双膝缩起,双手环抱着双腿,头靠在膝上,抬起头望着蓝蓝的天空。
「小漾……我爱妳……我其实一直都很爱妳。」
「全世界都可以不喜欢我、恨我,但我最不能接受妳不喜欢我、恨我。」
刚刚唐拓也对我所说的话,在我的脑海里又浮现了出来。
为什么你现在才要来说爱我、喜欢我?当初如果你说出口的话,也许这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了。也许我们的感情也能跟以前一样,但你就是不肯说出口,就是死要面子。
这让我的心又痛了起来,就算你说的那些话可能是唬我的,但我莫名的感到小开心,不过心的痛,已经可压过那小开心的感觉了。
我把左脸颊侧躺在双膝上,手指揉捏着一旁几根釉绿色的小杂草,双眼无神的凝视着杂草,继续玩弄着。
『现在的妳,根本就没资格和小拓在一起,只有我才可以。』
虽然现在外表看似恍惚,但我脑海里却是不断想着片段。就这么突然想起刘小夏对我说的那句话。但当初那狼狈不堪、懦弱无能、善良单纯的成漾瑀,已经变了。
我不会继续咬牙忍着被欺负,当初我愿意走进帮派这条路,为的就是要好好报复他们,只要是当初我饱受的痛苦,我都会加倍的一一回馈给他们。
我站起身子,回到杀气的眼神,拍了拍短裤上些许的灰尘,再度走进校园里。
漫步走着,我心头打算先到刘小夏的班级,她和唐拓也是隔壁班,所以就省了一些麻烦。至于接下来我想做什么事,我自己也不确定,反之,我就是也要让他们两个难堪。
很快的,我到了他们的班级外头。我站在比较不显眼的地方,双手环抱着胸,眼神杀气又冷血的瞪着,等着下课钟响。
下课钟响一响,陆陆续续每个班级的人一一走了出来,接着我鬆开双手,走到他们两个人的班级前面。首先我先看见唐拓也和两个男生走出班上,把焦点放在他身上,而他也望见了我。
「小漾……」他笑了出来,带点着开心的语气。而我是瞪着他,不打算说话。
「小漾……是成漾瑀吗?哇,本人好漂亮喔!」站在他身旁的其中一位男生,稍微顿了一会,接着突然笑了出来,双眼惊喜的说道。
「成漾瑀不就是那个漾姐?大姊大欸,哇!」另一个也站出来,惊讶的叹道。我还是把焦点放在唐拓也身上,然而,就在这时,我的眼角瞥见了刘小夏的身影。
「小夏来了,阿拓。」本来正在讚叹我的男生,忽然露出稍微严肃的表情,指向另一头。然后唐拓也也跟着转向他指的方向,而我也是。
第一眼就认出那熟悉的脸孔。
留着一头适中稍微过肩且非常浅,已快接近浅黄的咖啡色头髮、娃娃头的造型,制服裙已快要超过大腿,喷着在远方就可以清楚闻到的浓厚香水味,她带着微笑,往这过来。
她身旁也跟着了两位女生,我微瞪着她,但她却没发现我,因为她专注在唐拓也身上。
「刚刚下课来找你,你不在,去哪呀?」她专注在唐拓也的双眼、轻轻勾起他的右手,嗲声的开口问道。
「难道我就没自由?每节下课都要被妳缠的死死的吗?」唐拓也有些不耐烦,稍微用力的推开她的手。
「你怎么了?」刘小夏看到唐拓也这反应,瞬间变了脸色,蹙起眉,有点不甘心的说。
「没什么。」唐拓也只是默默的低下头,低声回答。
刘小夏的头也慢慢垂了下来,但登时,她马上抬起头,把焦点转移到我这,诧异的睁大双眼,嘴也微微张开些。
「妳……怎么在这?」她错乱的伸起食指,不断的眨着眼,慌乱的问。
我冷笑出声,嘴微微往左倾,双眼平静的瞪着她说:「我很早就在这了,只不过妳没发现,因为妳顾着保住妳的爱情。」
她蹙眉,眼珠子左右飘动的说:「什么?难道……」她瞬间恍然大悟,极快的把焦点转回唐拓也那,紧张兮兮的问:「你刚刚下课是和她在一起吗?为什么?原因是什么?」她被逼急了,眼珠子依旧不断的左右飘动。
「是又怎样?难道我就不能再去找小漾吗?」唐拓也压低声子,有点愤怒的反回道。
「什么?」她退后三步,轻摇着头,皱紧眉头,脸上很明显的写出「我不敢相信」这五个字。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心头不禁感到爽快,接着我忍不住的开口讽刺她:「只想以妳的外貌去控制妳的男朋友,当然妳男朋友一定会受不了。爱情不是口头上说说,而是要用行动去做,去好好保卫自己的爱情,这不是妳跟我说的吗?刘小夏小姐。」
她像是被我激到说不出话来,只是咬紧下唇,双眼有些泛着泪光,握紧拳头,不甘愿的瞪着我。
<B>所有的一切已不会再重来,破碎的心,也要再度讨回公道。</B>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