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穿越权谋小说_莉莉卡奥特曼的乳液h文

12 早晨淡黄橘色的微光,轻轻照映在我的右脸颊上,暖和的微光,让我慢慢的睁开双眼,压了一整晚交叉的手臂,已麻痺、没知觉。我没回到床铺上睡觉,则是交叉着手臂,趴在窗户的阳台边。
摸了摸自己的双颊,清楚的可以触摸到两道已乾掉的泪痕,昨晚哭到累了,都已忘记要擦拭泪水,就这么靠在窗边、昏昏的睡去了。
我稍微举高双手,目的是想让双手不再那么麻痺,一边也可以伸伸懒腰。
撑着一旁布满了饰品、化妆品、和一面大镜子的桌子,站起身子,打了个哈欠,转向床头的时钟,现在已经九点多,快十点。
缓缓走出房间,走到浴室去梳妆。
梳妆完毕就已经十点多,换上便服,从放满许多包包的抽屉里选了其中一个粉色的软皮侧肩包。
并从昨晚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一看,竟然有十几封的简讯和三十几通的未接电话。不过想也知道会有谁,其中一定包含了许燄直、蓓芹、志杰、还有一些学校不同班的同学。
言哥和悸姊是不太可能,因为他们昨晚回去应该都很累,所以也没闲工夫来打电话、传简讯。
我把手机放进包包,也顺便在桌子那找了必须品,通通把它放进包包内,离开房间,打开大门后,顺手的又把大门反锁,就往热闹又吵杂的大街上。
不知不觉间,我竟然走到了学校大门口,也不知道为什么,双脚自然的就走到这里。望了望四周,然后轻叹了口气,走进里头。
现在正好是下课时间,所以有很多人在校园里逛。
「喂!同学。」突然有人在背后叫住了我,于是我转过头看他,是教务主任。他人比学务主任宽鬆些。
「啊,成漾瑀是妳啊。」主任看到我,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
「怎么,我不能出现吗?」我轻笑一声。
「现在是上学时间欸,妳怎么穿着便服啊?」他扫描了我一眼,有点无奈的说。
「我并没有想来上课,我只是来这里看看。」我抿抿唇,耸了耸肩。
「真是的……来上学就好好上,不然就请假,干嘛说来这里看看啊?还有,穿便服,待会有人看到又要学了。」主任无奈的说着。
「怕什么,他们也顶多撑个一两天。」我理直气壮的说。
「好啦好啦。啊,对了!听说最近妳到校的纪录有很多缺旷,如果不再来,国三可能就无法毕业了。」主任表情突然变的很严肃的说。
「哦,好吧,那今天到算不算?」我微微笑了出来。
「妳十点多才来哪算啊。」主任摆出被打败的样子。
「哦,那好吧,那我明天再来。」我露出上排白牙回。
「拜託妳认真点,长得那么漂亮,为什么不肯好好读书呢?真是的。」主任叹了口气,扁紧双唇。
「主任掰掰,明天见。」我故意跳过他的话,并且挥了挥手,走进校园里头。主任看见我又跑进校园,就在我背后不停的喊道,但我装作没听见,继续往里头走。
不少人看见我,都露出惊讶或是憧憬或不屑的表情,看他们的神情,就可以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
闲逛在校园没多久,就突然听见广播说:「八年B班成漾瑀、八年B班成漾瑀,请立刻到学务处报到!重複一次,八年B班成漾瑀、八年B班成漾瑀,听到广播,立刻到学务处报到!」
是学务主任的声音。
看来那位学妹果然向主任打小报告了。
「报告。」喊了声后,我面无表情的走到学务主任那。主任一看见我,立刻微蹙起眉,抿唇,无奈的说:「是不是又翘课了?」
「嗯。」
「为什么?」
「太晚起来。」我淡然。
「……唉,今天找妳来妳应该很明白。」主任叹了口气,闭上眼又睁开,严肃的说。
「那个学妹的事情对吧?」
「对。」主任点点头,同时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不想多说,但对方的嘴角有些擦伤,她并没有跟家长说,对方只是想要妳一句道歉而已。所以,今天找妳来我想好好把这件事讲开,学妹不会追究,她只是要妳一句诚恳的道歉而已。」
「……」我没回答,只是默默的看着窗外。
「成漾瑀。小事化小,不要再给自己找麻烦好吗?妳被记过记的够多了,这样下去妳真的休想毕业了。」主任又叹息,婉劝我。
「我要记过,我不愿跟她道歉。」我将焦点转回主任身上,直接明白的说出这句话。
「什么?」主任蹙起眉,狐疑道:「学妹只是要一句道歉难道这么难?妳宁可被记过也不愿将事化没事?妳到底想不想毕业啊?」
「我就是不愿道歉。」我对上主任的眼睛,丝毫不退缩,「我就是宁可被记过也不要向那种人道歉。我没有任何退缩之词,所以叫她别再妄想了。」
「妳!成漾瑀!」主任开始激动起,但我还是坚持己见:「没甚么好说的,主任看你要记小过还是记大过都可以,反正别再为了这件事叫我来。」
「成漾瑀!」主任吼道起,但我已转身準备离开,「别叫了,我就是这样决定,再见。」
我头也不回的离开学务处。我不怕被记过、不怕被人说态度不好,因为我坚持的事,我觉得不合理的事,我绝对不会退一步,绝对不会。休想我成漾瑀会退缩。
离开学务处后,我无奈的抿抿唇。正当我要準备离开学校时,在走廊上,我遇到了他。
他穿着运动服,莽撞的往体育馆的方向跑去,差一点我就这么和他擦身而过。但他没发现到我,因为在远方看见他的同时,我马上跑到楼梯间,望着他跑去。
我睁大双眼,喘着气,不断吞着口水,扁紧了双唇。看到他的同时,心里头就不禁阵阵的剧痛。
「为什么我要逃啊?」我抓了抓自己的头髮,用力闭上眼睛,有点不甘心的小声对自己呢喃。
<B>原来不管过了多久,我仍旧无法逃离你痛苦的束缚。</B>

第二章 《第二章》
于是,簌簌流下透明泪水的天空止住了哭泣。
镶在天空上的黑云也渐渐散去,透出一派日光来,照的大地闪闪发亮。
云朵间的微光,正照映到我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微光与戒指的小花银钻,互相反射着。
轻轻摸了摸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脑海中想起你的脸庞。
稚气、天真、羞涩的脸蛋,我一一的把他列出在脑海中播映着。
我举起右手,把冷凉的钻戒,轻轻贴上我的唇。让钻戒,和我的心合为一体。
13
要走到校门口的路上,我不断的叹着气,明明事情都过了两年,为什么我就是放不了手,让自己痛苦有什么用呢?我总是这样,一直放不了手,使得自己心里痛苦。
「成漾瑀。」正当我离校门口不远之处时,有人叫住了我的名字。我疑惑的转回头,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何继翔。
「咦……」我怔在原地,傻眼的望着他。
「吓到妳了吗?现在是美术课的户外写生,妳看。」他微微笑了笑,并且伸出食指指向另一头的同班同学们。
我轻点了点头,沉默一会后,才开口问:好看的穿越权谋小说_莉莉卡奥特曼的乳液h文「你找到要画的东西了吗?」
「呃……还没……不知道要画什么。」他搔了搔头,傻傻的笑了笑。
「是吗……」我想了一会,才突然开口,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然画紫色郁金香!」
「学校有吗?」他惊讶的问。
「嗯,我知道一个地方有。」我微微笑了出来,于是向前拉起他的手,什么也没多想,就往有紫色郁金香的地方去。
那里是学校很少人会去注意的地方,它位于在放体育器材室后面的小土壤那。不知道是谁在那种植紫色郁金香、麦桿菊这两种花,刚好这两种花又是我喜欢的,所以我蛮喜欢到这里。
「好漂亮哦。」何继翔看见种满整个小土壤的花,不禁惊叹了起来。
「我常常会到这里,只要无聊的时候,或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走向前,蹲下身子在小土壤前,静静凝视着眼前的小花圃。
「这是……紫色郁金香和麦桿菊,没错吧?」何继翔也走到我旁边,蹲了下来,指着眼前的两种花。
我勾起微微的笑容,点头当作回答。
「妳知道花语吗?」何继翔侧过脸,望着我,带点疑惑的问。
「知道。紫色郁金香花语是:永恆的爱,麦桿菊花语是:永久不变。」我抿了抿唇,望着这些花,微微笑出牙来。
「妳喜欢这两种花吧。」何继翔望着我的侧脸,微微笑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转过头,惊讶的看着他。
「看妳看花的时候的表情,我就想到妳应该是喜欢这两种花。」他笑出牙来,带点自信的说。
「算你厉害。你呢?喜欢什么花?」我也跟着笑出牙来,然后认真的望着他。
「我喔,我喜欢黑色白杨木和白玫瑰。」他望了望天空,笑的很开心。
「黑色白杨木?第一次听到欸!」我带着讶异的语气。
「它的花语是:勇气。」他把焦点转向我,依旧笑的很开心、很灿烂。
「你想要有勇气是吧?」我笑着回他。
「的确是呀,呵呵。」他开心的笑出了声音,两颊也不自觉的红润起来。这模样真的可爱极了。
「嗯……我记得……白玫瑰的花语是:天真、纯洁。」想了想,便自然的讲出它的花语。
「是呀,我的姊姊也跟我说过。」他带着微笑点了点头,当作附和。
我又笑了出来,凝视着他,我轻轻的说:「的确很适合你喔。白玫瑰是指你的人格,黑色白杨木是指你嚮往的,对吧?」
「也许吧,从小我就很喜欢白玫瑰,黑色白杨木是长大之后开始喜欢的。」他站起身子,转过头从一旁拿起写生用的画纸本、铅笔,接着坐在地上,并且把画纸本摊在自己的双腿上,抬起头又问我:「紫色郁金香和麦桿菊是妳从小就喜欢的吗?」
「也不是说从小,是小六快毕业的时候,我开始喜欢上的。」我抿了抿唇,把焦点专注在花朵上。
「紫色郁金香和麦桿菊都很漂亮。」他微微笑了笑,然后动起笔,开始画它们。
望着他认真的侧脸,我暗自叹了口气,因为郁金香和麦桿菊是因为发生那件事之后,我才喜欢上的。也许是因为我没办法得到永恆的爱,所以才会把心通通寄託在郁金香和麦桿菊这两种花身上吧。
我静静的盘腿坐在何继翔身旁,他很认真的投入在绘画中,焦点完全不会分散。时间也经过了三十分钟。
「画好了!」何继翔开心的说,并且欣喜若狂的把画纸举得高高的。
「恭喜你。」我笑了出来,双手也不自觉的给他掌声。
「妳看,」他将画纸递到我手中,一脸期待的望着我。「好看吗?」
我接了过来,细腻的观赏,他画的很仔细,花的轮廓、细小的地方都有画出来,整张画非常的栩栩如生。
「你很用心的画,很好看。」我笑出了上排牙齿,发自内心的快乐笑了。
「谢谢。」他泛红了双颊,羞怯的笑了笑。
最后我们就一起走回去,班上的同学几乎都集合好,因为只剩五分钟就要下课。
「你去吧。」我带着微微的笑容,把他推向前,自己则站在原地。
「一起来呀,反正剩五分钟就要下课了,下一堂是音乐课,老师人又好,又说要让我们看影片,一起来啦。」他带点紧迫的要求我,神情紧张,不时的咬着下嘴唇。
我再度开心的笑出上排牙齿,走到他面前,把手放在他的头顶上,拍了拍几下,说:「你好可爱,谢谢你哦。」瞬间他白皙粉色的双颊变得很红润,嘴角还微微的上扬起来,「嗯……所以,一起来吧。」
我仍旧笑着,又再度拍了拍他的头顶。接着他拉起我的手,脚步轻快的带着我到班上的人那边。
「大家请把绘画作品交上来。」美术老师站在最前头大声喊道。
「我去喔。」他放开拉住我的手,并且快步的走向前面,交给老师。远远的看见老师笑的很灿烂,还不时睁着大眼开口说话,想也知道,老师应该是很喜欢他的作品吧。
刚好这时下课钟响也响。
接着何继翔就跑回我这,他满脸笑容开心的说:「老师他很喜欢我的作品欸,好开心喔。」
我又笑了出来,再度拍了拍他的头顶,「那就好,这样就没白费了呀。」他轻轻点了点头,快乐的笑出上排牙齿。
望着他天真、纯洁的笑容,让我顿时感到十分的温馨,凝视着他,我露出了发自内心,最快乐、最自然的笑容。
<B>你那天真、纯洁的脸蛋,深深的烙印在我心头,挥之不去。</B>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