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种田空间文完结_莉莉卡奥特曼工口里番

8 在原地顿了会后,我站起身子,优游的慢慢走到靠近外头的窗户旁。仰望着天空,褐橘色的天空渐渐变暗,秋天吹出的西风,不断亲吻着我柔软的咖啡色髮丝,让它不时飘动。
『爱情不是妳觉得永远就是永远,而是妳得要去努力追逐的。』
想起这一句话,让我不禁的在心里头咒骂了髒话。脑海里不停出现,她说出这句话时,所表现出的莫名的骄傲与自信,语气中还不时偷偷流露出讽刺。
当时的场景、人物、表情,甚至他们对我做了什么事,每一幕,我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两年下来,我一直拚命的想要抹灭掉,但却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无法做到。
老实、天真──那时的我,真的只能用这两个词来形容。
每当我回忆起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段时,我都痛苦到无法顺利的自然呼吸,彷彿有人在我的鼻腔附近用毛巾类的物品,堵住我的鼻腔,这让我痛苦不已。好看的种田空间文完结_莉莉卡奥特曼工口里番我拼命的想挣脱这痛苦的束缚,但却没有用。
它越挣扎,只会越痛。
不知不觉间,眼中开始冒出温烫的泪水,看到的景物都已变成朦胧状态,当眼泪慢慢滑落在双颊,心也跟着剧痛。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瞬间宏亮的手机铃声把我给震醒,让我不再那么的痛苦,眼泪也就此停了下来。
于是我打理好激动的情绪,吸了一大口气,擦拭眼中的泪水,才快步走到原本的位置,从书包里拿出手机。
「喂?」我清了清喉咙,好让电话另一头的人觉得声音不会带着哽咽。
「怎么了,悸姊?」电话一头是悸姊打来的,她在电话那头十分的激动,这让我开始紧张。
我仔细听着悸姊跟我说的每一句话,因为她太过激动,所以有些不清楚。待悸姊讲完,我不禁睁大双眼,接着嗯了一声,就挂断电话。
是赋武帮的帮主害悸姊那么的激动。
他们在不久前,打了通电话给言哥,说开打时间就在今天晚上,还说他从我们影帮抓走了一位很重要的人,说如果今天晚上没有来的话,就会把那个人给灭口。
但是悸姊、言哥都不晓得那个重要的人是谁。
于是悸姊就激动不已的打电话给我,要我赶快回去聚集的地方,说要讨论。
再度打开手机,现在已经是下午快六点,外头的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我手里握着手机,又一边把一旁的书包拿了起来,并且快步的走出教室。
在走的同时,边打着手机的简讯,告知妈妈今天我不回去了,但打到一半,我放弃这念头。因为就算我怎样,爸妈他们依旧把工作放在第一,而我是第二。
于是我阖上手机,快步的走离学校。
「嘿,美女!」走到都是衣服、饰品、餐厅的大街上,突然有三位男子走到我面前,其中一位开口向我搭讪。望了他们一眼,我不自觉的翻了白眼,扁紧双唇,不耐烦但又压住愤怒的说:「我很忙,闪。」
于是我往另一个方向走,但他们不肯放过我,三个人就团团的围在我身旁。
「别这样子麻,陪我们玩玩。」其中这一位有点娘,从他讲话的语气中,不时流露出让我觉得很假的感觉,动作也非常的女性化。
「我再说一次,闪开。」我努力的不让自己愤怒的情绪上来,我咬着牙,再一次慎重的提醒他们。
「陪我们去舞厅玩啦。」其中一位又站了出来说。偏偏在这个时候、偏偏是在这么紧要关头的时候,出现这三个憨包!
「别逼我动手。」眼神杀气的冷冷瞪着他们,我静静的说。
「哇,好兇哦。」
「哈哈,人家我喜欢。」
「我们运气太好啦。」
这三个人竟然还给我一人出一句,这真的让我无法忍受,于是我冷望着站在我最近的男子,我轻啧一声,平静开口说:「找死。」
只见他稍微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他还来不及反应,我早已握紧的拳头,用力的往他的肚子去。
他啊的一声,就这么软弱的跌坐在地上。
而其他两个人看到这种情形,神情十分慌张、手指上下颤抖、口齿不清的喊:「妳妳妳妳……老天啊……我我我、我们走……」接着他们就赶紧拉起跌坐在地上的那个人,屁股尿流的跑开。
冷望着他们离去,我大概可以想像现在自己的表情,一定是面无表情、不笑不愤怒,任何的情绪都没显现出来,在别人眼中,真的可说是个冷血动物。
闭上眼,我慢慢调适自己的情绪,叹了小小的气,张开眼,就迈大步的赶紧走去言哥那里。
到了言哥那,就看见一群小弟立正站好的站在言哥、悸姊身边,根本无法算清楚有多少人。
「哦,漾姐!」第一眼看到我的是最常跟在言哥身边的小弟──小凯,因为他的声音跟悸姊差不多大,所以其他人也通通把视线转移到我这。
我慢慢的走向他们,正当我要打招呼时,旁边的一群小弟就异口同声的大喊道:「漾姐好!」瞬间整齐又宏亮的声音,让我顿了下,但我还是列嘴大笑的伸起右手挥舞,「嗨,好久不见。」
「慢了哦。」才刚走到沙发附近,悸姊就笑着开口说。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答道:「遇到三个憨包,他们把我挡住,然后就吃到苦头了。」才刚说完,悸姊就大笑了出来,并且说:「他们活该啦。」
微微笑了笑,接着我把焦点转向言哥,言哥面无表情的,只是静静坐在沙发上,他把拇指放在下巴上,正思考着事情。
我偷偷戳了悸姊的手臂,然后小小声的在悸姊耳边问:「知道那个重要的人是谁了吗?」望了望悸姊眼中的神情,我就猜想到,言哥他应该想到是谁了。
接着悸姊小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应该是晓贝。」悸姊才刚说完,我就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晓贝,如果我没记错,她应该是……言哥的前女友。

<B>当你快乐的过日子时,我却是在痛苦中徘徊,而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多么的痛苦。</B>

9 晓贝这个名字,一直在我脑海中徘徊。
凝视言哥面无表情的脸,心想这件事一定不单纯,虽然之前就有听悸姊说过晓贝的事情,但我没有更深入的询问,毕竟言哥不说出口的事,肯定是会使他心痛的源头。
「妳别想太多。」悸姊轻轻戳了戳我的脸颊,微微笑的对我轻道。
「言哥的表情很严肃。」我小小声的回。
「也许吧,毕竟……赋武帮的这次做的太过份了。」悸姊稍微紧抿了唇,轻轻叹了口小气。然而,我们就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言哥下达指令。
但这一等,还给我等了一小时有。
「言,你沉思够久了。」等到悸姊不耐烦起,她翘起右脚,嘴型扁平的对言哥说。言哥只是默默的低着头,然后悸姊又继续说:「晓贝被抓走你更应该快去救她,而不是只会在那沉思,OK?」
接着言哥抬起了头,表情很严肃但又有点温柔的开口说:「我知道了,抱歉。」
我静静的凝视着言哥,就清楚的从他的眼神中看出许多的悲伤,那是很痛的心情。至于我为什么一眼就看得出来,也许是因为我也曾经被深深的伤害过吧。
「走吧。」悸姊站起身,走向前轻轻拍了拍言哥的肩膀说。
言哥轻点了头,向旁边的小弟们喊道,「大家走。」
「是!」而小弟们也整齐的答道。
「小漾,要去吗?不去也没关係。」悸姊拍着我的头顶,温柔的问。
我摇了摇头,坚定的说:「我要去。」
悸姊先是愣了下,笑了出来,也再度拍了拍我的头顶,接着拉起我的手腕,向前走。
坐上言哥的车,我静静的望着车窗外,夜晚已经来临,整个天空都是黑漆漆的,四周的建筑物也发出闪耀的灯光。我望着夜空,很期盼能看到星星,但因为在都市里,看到星星的机率很小,所以我也只能捨弃这个小心愿。
「我觉得妳好像很疲倦、很没精神。」悸姊望着我的脸,担心的问道。
听到悸姊这样问我,不自觉的双眸一直左右乱飘,我想应该是悸姊看透了我心里在想什么,所以才使我那么的紧张吧。
我嗯了一声,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悸姊握了握我的手,微微笑的对我说:「讲出来比较舒服哦。」讲完,还不忘的对我眨了眼。我笑出了声,于是把在音乐教室想起那段事情的事跟悸姊说。
讲着讲着,我的眼框竟然红了起来,鼻头也酸了起来,渐渐积多的泪水也不时在眼中打转。最后我还是忍不住的掉下了泪,立刻慌张的把脸掩住,低声啜泣着。
悸姊把我拉进她怀里,不断轻拍着我的背,在我耳边温柔的说着:已经没事了。被悸姊抱在怀里,也清楚感受到,悸姊那温暖、那想保护我的心。
正在开车的言哥也默默的不说任何一句话。
在我哭泣的同时,言哥也把车子开到了赋武帮聚集的场所。擦拭脸上的泪水,我们下了车后,言哥先叫一旁的小弟分批的站在四周,把整个地方围绕住。
言哥和悸姊、我直接开了门,走了进去。
「哇,挺快的麻!」
「唷乎,久不见啦!」
才刚走进里头,里头站在赋武帮的帮主旁的小弟,轻浮的开口说道。
「不快又会被说怕了,不是吗?」悸姊双眼杀气的瞪着他们。
「只会用嘴说,也只会耍贱招,烂透了。」我接在悸姊后头说。
「唉唷,这不是漾姐吗?哈哈,那个小妹妹嘛!怎么都没长高?」其中一位轻浮的笑着,还不时对我睁大眼,拍着我的头顶,以为自己很高。
「手拿开。」我冷冷的瞪着他,平平的说道。
「哈哈,生气了呀,哎呀!漾姐啊,说妳矮干麻不……」他才讲到一半,我就举起右手,用力的往他的脸挥了一拳,接着平静说:「我说的话不理,那就是你找死。」
见状,悸姊马上轻抓住我的手腕,用眼神告诉我先别再动手,我忍下气,收回右手。
「看来你们还是一样。」前方忽然发出了一阵宏亮的笑声,则一旁的小弟通通排成一列,九十度鞠躬的喊道:「伍哥!」接着那个人慢慢走向我们这。
脸庞上有很深的轮廓、一双浅浅的咖啡色双眸,以及一头橘红色的头髮再加上右耳上穿满了耳洞的模样,我仍旧没忘记过。
「好久不见了,言。」他微微笑着说道。
「进入重点。」言哥二话不说的直接打断伍哥的话题。
「还是没变嘛你。」他咯咯的笑出了声音。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都是输的那一方?」言哥不受影响的反道。
「呿,你怎么敢肯定这次一定是我们输?说不定这次输的就是你们。」他睁着大眼说道,彷彿是被言哥给激怒了。
「我敢肯定,因为像你这样的鳖三当然会输啊。」悸姊接在言哥后头说,语气中带着不少的冷嘲热讽。
「你……算了!」他气愤的咬着牙,便不语。
「要打就快点!」言哥瞪着他,有点怒吼的说道。
「呿,我哪有可能那么快就打啊。」他再度笑出了声音,并且露个眼神给一旁的小弟们。
那些小弟慢慢的靠近我们三个,把我们团团围住。
「当我会那么好吗?我当然是要给你们颜色瞧瞧。」他大笑了出来,将双手环抱着胸,慢慢的将焦点转向我这,伸出右手的食指指向我,带着开心的语气说:「第一个。」
围在我们一旁的小弟轻点个头,其中几个人开始慢慢靠近我。
我静静的望着他们,一点都没有要退缩的意思。
「打!」伍哥在一旁大声喊出,然后那几个人举起右手,往我这过来。我迅速的闪避,然后伸出右手、握紧拳头用力的往其中一人的鼻樑去。
只见那个人痛的双手摀住鼻樑,并且退了好几步。接着其中两个人一起往我这过来,我摆出预备的状态,瞬间,这两个狰狞又丑陋的脸庞,就被我打出瘀血。
剩下的几个小弟则是站在一旁,眼神有点恐惧的望着我。
「怎么?不敢吗?」望着他们,平平的说。
他们则是对望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便一起往我这来。
我早已预备好,迅速的就往他们的脸、致命点狠狠的过去。其中一人没被我打到,便想掐住我的脖子,但我没让他得逞,在他準备掐住我的脖子时,我迅速的转过身,举起左右手,狠狠的往他的脸、肚子去。
三两下的就把他们通通解决掉。
「呿,有够没意思的。」悸姊看到我三两下的就把他们通通打倒,不禁的讽刺的说。
我斜望着伍哥,开口说:「你真的以为我好欺负是吧?告诉你,我成漾瑀没在怕的,就算你拿刀砍我,我也不会退缩的。」只见他扁紧双唇,愤怒的瞪着我。
「如果你真当我们影帮的人好欺负,那你真的是看走眼了。」悸姊站出来接下去说。接着她走向前,握紧举起拳头,用力的往伍哥的脸颊去。
他就这样的往一旁倒去,跌倒在一旁的他,则慢慢抬起头,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皱着嘴唇瞪着悸姊。
<B>就算以前的我是多么软弱的人,但如今的我已不是,永远都不会是。</B>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