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种田文小说完本推荐_莉莉卡奥特曼与怪兽

6 时间又过了两个小时,坐在舒适的沙发看杂誌,言哥又跟刚刚一样,倒睡在沙发上,而悸姊也坐在我旁边看八卦杂誌,不时会和我聊八卦杂誌里头的话题。
因为赋武帮的帮主没跟我们说开打的时间,所以我们通通没放在心上,跟在言哥旁的小弟也是一样,无聊到发慌,所以也倒头睡在沙发上。
时间又过了十分钟,我再度随意浏览不同内容的三本杂誌且已经是两次以上,当重看第二次的时候,我就已开始不耐烦,但也没有其他事可做,所以只好再重覆看好几次。
正当我决定要趴下来睡觉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与桌子发出宏亮刺耳的震动声,瞬间让我不禁的竖了鸡皮疙瘩,坐在我身旁的悸姊也稍微吓到,我们还眨着眼对望,对彼此露出微微的乾笑。
我赶紧的拿起手机,好显只是简讯,所以只有响个两三声,而言哥和他的小弟也没被吵醒。
『快回去学校吧,爸妈现在还在忙。』是妈传来的简讯。
一定是老女气到打电话给爸妈,但是爸妈一定还在忙他们最亲爱的工作,所以才只传简讯给我,叫我赶紧回到学校去。算一算,这是这学期第二十次了。
我抿抿唇,沉默半晌,一开始脑海中的念头本来是不想乖乖回去,但在言哥这也无聊到发慌,所以不如到学校找乐子,最后我决定回到学校。
「悸姊!」我推了推她的手臂叫她。
但悸姊没有侧过头看我,因为她不久前看完了八卦杂誌,换了一本她最喜欢的推理小说,整个人也融入在小说内。
「悸姊,我要回学校哦。」看悸姊没反应,我就稍微大了声。
「哦,好。」她依旧没侧过头看我,只是用两个字敷衍我。
这让我不禁笑了出来,我站起身,把手机放回书包内,就慢慢走到木门前,轻轻的推开,然后走了出去。
刚刚没特别的去注意手机上的时间,但外头的天空就告诉我大概的时间。
现在大概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因为赤红的太阳,渐渐的变成橙橘色,天空也彷彿被褐橘色的油漆给染过,十分美。
我迈大步的走向学校。刚进到校园,里头只剩一些社团或课后辅导的人,或是换好衣服又跑回学校操场打篮球的人。
这样的校园,我最喜欢,因为不太会人多吵杂。
走到二楼的导师室,喊了声报告,就进到里头。里头只剩四、五位的老师,而我环顾一下,寻找老女,但却没看到她的蹤影。
于是我礼貌的问了在我附近的老师:「请问,陈庭雯老师在吗?」那位老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低下去,并以不耐烦又不屑的语气说:「下班了啦,找她干麻?」
我不禁在心里咒骂了句髒话,这老师一定是常听老女说我的恶行恶状,所以才会对我这么吝啬。但我还是忍着气,客气的回答:「没事,谢谢您。」
带着微笑,轻轻的点头,就转过身快步离开导师室。
本来心里头想说要直接回去家里,但又想了想,老女有可能会回到教室,所以我决定再去教室看看。
三楼很安静,因为三楼的全八年级通通都已走掉,除了少数班级集合一起上课后辅导,所以格外的宁静。我开始放慢脚步,享受这宁静的时刻。
然而,隐隐约约的听见只有七年级的四楼教室那,传来钢琴声。
这让我更想仔细的听清楚,于是我回头走向楼梯,爬上四楼。
我慢慢的走,而钢琴声也越来越近,渐渐的,走到四楼最靠近外头景色,有小阳台旁的音乐教室。抬头,看见那教室外上面的挂牌,这是专门给社团或练习比赛的人和班级用的。
稍微靠近那教室的窗外,里头一台大大的钢琴,钢琴前还有一个人坐在那。我想看得更清楚,因为那钢琴演奏出来的乐曲,是我喜欢的古典音乐:帕海贝尔的D大调卡农。
他弹奏的琴声中,带着温和,让人有温暖的感觉。
这让我更好奇,到底是谁在弹?但是现在正好是太阳西下的时刻,所以太阳光与窗户互相反射,刚好那反射的光拢罩住整个钢琴和那个人的身子。
好奇心的引导下,我大胆的轻轻推开教室的门,走进里头。
<B>所谓的感动,彷彿已早早离我远去,但那美妙、温暖的钢琴声,深深把我吸引住。</B>

7 我的脚步,越来越接近那弹钢琴的人好看的种田文小说完本推荐_莉莉卡奥特曼与怪兽,到了钢琴附近,我稍微弯头,脚步也跟着停下来。
忽然,那钢琴声停了下来,而太阳光也渐渐离开他身上,这才让我看清楚是谁。
我们就这样的对望好几秒。
「何继翔……」我望着他,不自觉的说出他的名字。
而他是讶异的睁大他那乌黑清彻而深邃的双眸,凝视着我,我也静静的凝视他。再次,我们又互相凝视了好几秒。
彼此的眼神互相停顿半晌,最后,我先把焦点转移到别的地方,并且开口说:「四点多了吧,为什么还在这?」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不自觉的笑出声,因为我突然觉得我问的问题很愚蠢。
「没什么啦……只是想弹弹钢琴抒发心情。」他微微低下头,嘴角微微的上扬,语气温和的认真回覆我的问题。
我不语,只是默默的把眼神往右偏,因为我又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对他的怒吼。
「那妳怎么了?突然回到学校来?」他见我沉默半晌,就想打破沉重的气氛,于是以开朗的语气回问我。
我抿抿唇,然后抬起头,把眼神转回他身上,淡淡一笑的说:「老女找我。」
他瞅了我许久,接着就笑出声,露出整齐的上排牙齿说:「那……就去找她啊。」
我叹了小小口的气,接着说:「对不起。」
我这突然的话,让他睁大了双眸望着我,嘴巴因讶异的关係还微微张开。
看他没回应,我又再次说:「对不起……今天早上对你怒吼,把气都出在你身上。」我将目光放在他身上,认真的凝视他,眼神中不带杀气,而是带着歉意。
瞬间,整间音乐教室的气氛非常的尴尬。而何继翔也僵了许久,最后才笑出牙齿,语气温柔的开口说:「没关係。」
看着他,顿时让我感到好心痛。因为我竟然去对一个这么温柔善良的人出气,我真是该死。
「对不起。」我吸了一口气,再度说,并且还四十五度的向他鞠躬致歉。
「没关係,我晓得妳那时候很生气,所以才会对我这么兇。」他还是以那温柔的语气回我。
我抬头静静注视他,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责备的表情,反倒是一惯的温柔微笑。
「你难道都不生气吗?我对你这么兇欸。」我乾笑,眼神也不断的左右飘动。
「没什么好生气的,我想不管是谁,在那种气氛下,一定会兇、一定会生气的。所以,请妳别再自责了。」
「但……也是我做错了呀,你却一点责备都没有。」我仍旧乾笑着。
「世界上有哪个人不会做错?谁不会有不好的情绪?还是妳喜欢被责备?但我可不喜欢责备别人哦。」他还是温柔的笑着。
顿了顿,接着我笑出声,眼神温和的望着他,轻轻说:「……好吧,我真的遇到了一位善良的男孩。」
他也对我露出满意又腼腆的笑容,「我不是善良的男孩,我只是不喜欢刁难别人。而且,我想妳一定不是那种会随便把情绪施加在别人身上的,对吧?」
「你怎么会这样想?」我诧异。
「直觉啊,觉得妳是很好的人,只是别人都认为妳很兇、很难接近……就像我一开始一样……」他越说越小声,脸颊也微微泛红。
「是吗?不过我的确是很难接近很兇。」我失笑。
「可是妳人很好啊……不但带我到保健室,也对我笑……不像平常那杀气的妳。所以……我就想啊,妳可能是那种不喜欢把情绪写在脸上的人吧,但其实妳人很善良很温柔呢……」他说出这段话,脸上也漾起腼腆的笑容。
我不禁愣住,因为从来没有不熟悉的人对我说出这种话。
「我想……妳应该也喜欢音乐吧?因为我弹钢琴……妳就来了……」他腼腆的笑着,这模样很可爱很纯真。
注视着他,最后我笑出来,很开心的笑出来。
「是呀,因为你的钢琴吸引我来的喔。」我笑着,认真的说。
我随意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和何继翔聊了许多话题,内容几乎聊的是音乐的部份。因为他喜欢古典乐,而我对古典乐也有好感,刚好他又弹出我最喜欢的卡农。
「你钢琴弹的很好。」莞尔,以轻鬆的语气讚美他。
「七年了,怎么可能不好呢。」他傻笑出来,头也因羞怯的关係而微微垂下。
「我很喜欢钢琴,但一直没机会可学。」望着他,我羡慕的答道。
「我可以教妳。」他完全没多余思考的,就立刻开口回覆我,而且是以很诚恳的语气与眼神。
这让我讶异一会,最后我笑出声来,并且发自内心开心的说:「谢谢你。」
他呆愣的凝视我好久,最后才慌张的把焦点移开。
他腼腆的搔着头,不自在的抿着唇,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见他这样的神情,我又笑出来。
为了让他不那么不自在,我从书包里拿出手机看时间,才发现原来已经过了半小时,时间也已快要五点钟。
我把发亮的手机萤幕面向他,微笑着说:「要不要回去了呀?」
他看了手机萤幕一眼,接着就站起身子,神情紧张的说:「我竟然忘了今天轮我煮晚餐了!」
见状,我笑出声音,笑到瞇起眼的说:「那就快回去吧!」
「好!妳也是喔!」他拿起放在地板上的书包,眼神温和的看我,微微笑的回,然后就慌张的提着书包,匆匆的跑了出去。
但跑出去没多久,他又回来,有些慌乱的对我说:「……我还能再跟妳聊吗?」
剎那,我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我愕然,惊诧的看着门口的何继翔。
这时,太阳光又再度洒了进来,何继翔站在门口,正好太阳洒下来的光线,完全照在何继翔身上,那瞬间,他整个人闪闪发亮,淡黑色的髮丝,也被阳光染成褐色。
这样的他,有种说不上来的帅气,及吸引我。
我露出牙齿笑出来,对他说:「只要我们再相遇,一定没问题!」
最后,他像个孩子,开心的笑了出来,那笑容,很无邪、很纯真、很自然,打从心里开心的笑着,就像给孩子一颗糖,他就毫无戒心的对你笑,那真实、纯真的笑。
他向我挥挥手,最后就转身离去。
我温柔的微笑,轻轻挥舞的右手,告别他离去的背影。望着空蕩蕩的门口,明明何继翔已经走远了,但我仍旧把视线放在门口那。
他的笑容,又再次的浮现脑海里。
最后,发现何继翔真的远离,我的脸、我的表情、我的心情,又再度变回凝重。
我不懂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副德行的,我想……应该是唐拓也和刘小夏那件事,才让我变得与以前完全不同。
那光在心里头,準备一一回头忆起,心就已经痛得要命,犹如被千百支针用力刺进心坎里头般的痛,何况是说出口呢?
自从那次,也许,就是我的人生中,最大最大的转捩点吧。
<B>要经过严谨的磨练,以及不少的痛苦与压力之下,才可以朔造出最完美的人生──但我根本不完美,一点也不。</B>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