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值得通宵的女生小说_英语老师把身体奖励给我

说爱你(18) 「看起来好像真的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阿泽看了小筑一眼,两人笑得暧昧。
「真的不是那样!」我再次郑重澄清,「总之就是,我们现在不仅是邻居,还在同一个补习班打工,所以交集因此多了一点……就只是这样而已!」
「等等,我知道你们是邻居,但在同一个地方打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阿泽提问。
「就他来应徵,然后我们就变成同事了。」虽说这么解释一点也没错,但自己说完后都觉得废话得好笑。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连打工也刚好在同一间补习班!」
「是啊,我也觉得很夸张……」我满是无奈啊。
「那妳怎么没跟我说?」小筑问。
「我忘了。」
「这种事妳也能忘记!」她失笑。
我也跟着陪笑几声带过。其实说忘记也是真的,因为当时注意力都放在漂亮女生身上。
「你们也在这啊?」
好看的值得通宵的女生小说_英语老师把身体奖励给我好看的值得通宵的女生小说_英语老师把身体奖励给我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我因为是背对着,所以一开始并不知道那道声音是对谁说,是看到阿泽、小筑和左恩浩露出反应后,才知道对方说话的对象是我们。回头一看,是两个看起来有些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的女生。
「哈啰,又见面了。」其中一位女生,向我打了招呼。
我笑笑回应的同时,才想起唱歌那天她们也在。一想到那天,自己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不过好险不是遇到在背后谈论我的那两位,不然我会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因为大家都认识,自然又是坐在一起吃冰、聊天。当大家都吃得差不多时,阿泽提议一起去逛夜市,其他人也都「好啊、好啊!」地附议。
「可是我没骑机车来……」
「我载妳啊。」左恩浩想也没想地接了我的话。
「嗯,妳坐恩浩的车就好啦。」
原本我想说就不去了,但连阿泽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扫兴。
就这样,三台机车,六个人,出发!
一路上,左恩浩只要经过路边的商店、看到什么景象,都要分享让我知道,儘管我多半只是「嗯」、「喔」、又或是简短回应,他也可以很自得其乐地猛说个不停。
「你可不可以专心点骑车?」他这样东张西望的分心行为,实在让我很担心行车安全。
「我很专心啊,而且坐过我车的人,都说我技术很好、很安全耶。妳不觉得吗?」
我「呵呵」乾笑两声。
「就算骑很快,也很稳喔!」
他说着,突然加速。我「哇!」了一声,猝防不及地差点撞上他的背。
「你干么啊!?」我大叫。小命被他吓得差点去了半条。
「妳看,很稳吧!」他还得意洋洋地炫燿。
「拜託你骑慢一点,我觉得很恐怖!」我瞄了一眼时速,其实还不到一百,但那种速度感带给人的感受还是很强烈。
「是吗?」嘴上似是不认同我,但算他还有点良心,放慢回到了原本中等的正常速度。「这样呢?」
「嗯,请保持这样的速度。谢谢。」我认真地说道。
「是,客人!」他却还笑嘻嘻地回应。
哎……
我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约十五钟后,我们抵达了夜市。这里是有名的观光夜市,即使平日,也是人潮满满、热闹不已。虽然已是晚餐时间,但因为刚刚才吃过冰,所以我们就没特地找店坐下吃饭,而是边走边看到喜欢的就买来吃。
一行人一起移动时,往往是阿泽和小筑一起走,左恩浩和那两位女生,我一个人走在最后。也不是我故意耍孤僻,一方面是人多,一方面也是因为不好意思打扰阿泽和小筑,然后也找不到什么话题跟其他人聊,不如就自己一个人享受安静也不错。只是,我的注意力时常不自觉地,被左恩浩和那两位女生的互动给吸引去,然后看着看着,真的很想叫左恩浩适可而止一点!
这其实一点也不关我的事,左恩浩那对待男女毫无分际的交友方式我也早就见识过,而且他的女生朋友看似也很吃他这一套,但很多时候,「以为对方对自己有意思」的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也许他本人没那个意思,却不免让人有种「博爱」的感觉,尤其想到下午漂亮女生在我猜测她和左恩浩是男女朋友、她笑得开怀的样子后,现在看到这样的他,站在同是女生的立场来看,莫名地,很替漂亮女生抱不平;但现下的状况,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黙然以对。

说爱你(19) 玩也玩了,吃也吃饱了后,整个夜市也差不多被我们逛了一圈。準备结束、回家时,小筑说她爸妈因为有事到台中,晚上只有她一个人在家,想到我那里住一晚,我当然欢迎,于是说好她先回家一趟,再过来找我。
回程路上,左恩浩的话题还围绕着刚刚在夜市的种种,但我满脑子都是漂亮女生,好几次想开口跟他提关于他和女生相处的模式,但每次话到嘴边,又因为觉得自己太多事而打消。
到家后、进了公寓时,「妳怎么了?」左恩浩突然这么问我。
「什么怎么了?」我不明白地反问。
「之前妳不是很怕骑太快,怎么我刚刚骑快时,妳一点反应也没有?」
即使他这么说了,我也一点印象都没有。一定是刚刚太专注想事情,才会这样。
「你是故意骑快的吗?为了吓我?」
「我是这种人吗?」
你是。
「是因为我跟妳说话,妳都没回我。」他解释。
原来是这样。
「我在想事情,所以没听见。」
没想到他会注意到这个……不过说起来,他的确有时观察力还是满敏锐的;像是他觉得我有防备心、又或是在永和豆浆店不欢而散后,知道我一个人还是会怕,所以跟上来……等等,只是这样的细心怎么会忘了用在自己身上呢?
「想什么?」
「嗯?」我收回跑得有些远的思绪。
「妳说妳在想事情,想什么?」
「唔……是我自己的事。」思忖了一下,还是没能说出口。
「什么事?说出来,说不定我帮得上忙。」
「没什么。」见他一副好像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模样,赶紧开门、说了声「进去喽!」,然后溜进屋里。
*
小筑来的时候,我刚洗完澡,正舒服地靠着床、看电视。她一来,就往阳台的方向去,然后隔着纱门似是看着外面的什么。
「妳在干么?」看着她鬼祟的行为,我困惑地问道。
「如果我从这里叫左恩浩,他听得到吗?」
「许妤筑,妳别真的叫喔!」为了安全起见,我连忙将她带离阳台。
「干么这么紧张?我问问而已。」小筑大笑。「我刚看了一下,阳台的距离也不会太远,如果真的要在阳台上聊天好像也可以,感觉很方便耶!你们有试过吗?」
「没有。」自从他搬来后,我就甚少出没在阳台,就怕会遇到他。
「为什么?不觉得在阳台上聊天很浪漫吗?小说都是这样写的。」
「虽说我也很喜欢写这种场景,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浪漫这种事,只有可能会被一个自恋狂、幼稚鬼给气死的情节。」
「自恋狂、幼稚鬼?妳是说左恩浩吗?为什么这样叫他?」小筑感到有趣。
「会自己说自己很帅,然后认为大家一定都会喜欢他,这不是自恋吗?」
「可是依他的长相,他也的确有自恋的本钱。」小筑说着笑了。
这我是还满同意的,但就不能低调一点、谦虚一点吗?
「那幼稚鬼又是怎么一回事?」小筑继续追问。
因为他的幼稚行为不甚枚举,我就随便举了之前的蛋饼恶作剧,和刚刚去夜市时,突然骑快这两件事。只是小筑听了后,也没多大的反应。
「阿泽偶尔也会这样啊,不觉得这样相处起来比较有乐趣吗?如果太过正经八百,感觉稍嫌无聊一点。」
「当然偶尔为之可以,但是每次都这样,这就让人很无力了。妳也看到啦,今天在冰店的时候,明明我从头到尾都没说看到他很开心,他却硬要自己这么认为……」
「说到这个,我其实还满讶异的。」
小筑突然笑得意有所指。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27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