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爽快一点h_艾斯奥特曼男女合体

Chapter 4 曝光的糊涂天使(五) 就在方静丽小天使身份曝光后的第三天,李源田约我晚上到美食街逛逛。
『秀媛,约会吼?』方静丽对我露出诡异的神情,才三天她就完全恢复精神了,这令我感到相当欣慰,但她这句话却也让我感到困扰。
『不是啦,他只是请我吃个宵夜而已,这不算约会啦。』看到其他几位室友暧昧的笑容,我赶紧矢口否认,却正好对上了陈月桂不怀好意的眼神。
『明明就是约会还不承认,要不然他没事干麻请妳吃饭?』方静丽继续逼问我。
好大好爽快一点h_艾斯奥特曼男女合体也没什么,他只是为了谢谢我上回帮他脱身的事啦。』我试图想要一语带过。
『脱身,什么事啊?说来听听吧。』坐三号位置隔壁班的徐沁莲好奇地问我。
『没…没什么啦,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不值得一提啦。』感觉到六号座位的方向似乎有火山随时準备爆发,我连忙轻描淡写尝试浇熄徐沁莲的好奇心。
到目前为止,整个寝室只有我、方静丽以及陈月桂三个人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正因为保密得宜,我们寝室才得以维持表面的和平,我可不希望我和陈月桂的私人恩怨搞得众人皆知哩,我也不希望整个寝室的气氛弄得乌烟瘴气的咧。
『可是那件事上次不是他买单的吗?我记得很清楚呢,李源田他可豪爽的,连我点的都一起请了咧。』方静丽对着我说道。
『哇,秀媛,要和妳约会的人是李源田啊?』四号座位的许玉琴一如往常地早早就洗好了澡,原本还对着镜子忙着保养自己脸蛋的她,一听到李源田这个名字马上像个疯狂粉丝般地转过头来对着我狂叫。
『李源田不就是传说中很像平成御三家的那位帅哥吗?』五号的曾云慈完全不顾自个儿脸上贴着一片面膜,她也兴奋地对着我问道。
『平成御三家?』我嘴上喃喃重複了一遍这个名称,真没想到连隔壁班的都知道这家店,相较之下我实在是孤陋寡闻啊。而且消息还传得真快,几乎全系都知道我们班有李源田这号人物,这个世界还是非常现实的,不管你是高中还是大学,甚至将来出了社会之后,门面都是很重要的,比起我们这些不起眼的平凡人,果然长得漂亮的人要出名似乎容易多了。
『拜託,想也知道,平成御三家哪会看得上丑八怪啊?』陈月桂冷冷地丢来一句。
『喂,陈月桂,妳嘴巴乾净点,凭什么说秀媛是丑八怪啊?』方静丽生气地站起来对着陈月桂的方向发怒。
『欸,我只是自言自语啊,又没在对妳们说话。』陈月桂抬起下巴挑衅地对方静丽说着:『除非…,妳打从心底认为程秀媛是个丑八怪,那我就无话可说啰。』
『陈月桂,妳…。』方静丽生气地看着陈月桂,但随即又考虑到我的感受,她赶忙转过头对我解释:『秀媛,我没那个意思。』
『小丽,我知道。』我浅浅笑了笑,不希望因为陈月桂的挑拨影响了我和方静丽的友情。
『秀媛,方静丽没那个意思啦。』
『是啊、是啊,妳别介意啦。』
隔壁般那三位室友也跟着安慰起我来,原本不在意的我,心中却忽然感受到一股隐隐作痛的滋味,莫非大家都认为我配不上李源田吗?
『没事啦,快迟到了,我先走了。』我淡淡地回应了室友们的关心,接着拿起包包缓缓离开寝室。

Chapter 5同班同学(一) 『妳今天想吃些什么呢?』
走在美食街上,李源田温柔地问我。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我和他单独外出逛街了,理由从一开始为了答谢我帮他脱身,一直到后来说要问我功课。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单独约我出来,但是问我功课这个理由让我觉得好笑,因为坦白说他的功课比我好,虽然还没期中考,但是从每次课堂上老师抽考的表现,还有他所提出问题的深度等等这些线索,不难看出他是个很有慧根的学生。所以当他用问我功课当藉口邀我出来时,当时正躺在宿舍床上发呆的我惊讶得几乎就快从床上摔到地面上来了。
别说我了,就连我那帮室友也不相信,徐沁莲难以置信地对我说:『妳连一台电脑都没有,他竟然要问妳程式怎么写?』
『这不稀奇啦,前几天他还问秀媛会计咧?』曾云慈说完大伙都笑了。
会计是我们系上一年级的必修课,它是一门很令人头大的课,第一它是全部原文上课,第二它牵扯到恼人的数字问题,英文就已经很令人头疼了,更何况又加了複杂的数字进来凑热闹,一提到这门课,几乎所有资管系的学生都会痛苦地哀号。我英文不是顶好,数学更是烂得可以,两相加总之下,会计也成为我可怕的梦魇,当然它更不可能会是我擅长的科目啰,关于这一点,身为我的室友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当然陈月桂还是维持一贯没有明确主词的带刺言语:『问一个笨蛋功课不如去掷筊还比较实际。』
习惯了陈月桂自言自语似的骂法,我和方静丽也不再傻傻地对号入座了。倒是方静丽偶尔心血来潮会搭个几句同样没有主词的话来回应:『好臭啊,拜託,去刷个牙吧,嘴巴臭死了。』
而隔壁班的那三位室友对于陈月桂不友善的态度似乎也见怪不怪了,反正只要没有明显的冲突发生,大家也就继续努力维持这种表面的祥和状态。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9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