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第一次疼的小说_腿交小说h

第三章#03 放学回家时,璟芸在路上就这么冤家路窄地遇到余祐然,运气真是太背了!
她故意发出奇怪的音调,眼神轻蔑:「哦──这不是我们威风凛凛的班长吗?」
或许该说璟芸是自找麻烦,本来余祐然是不想理她的,结果她先做出白目的事情,余祐然也不好不开砲。他冷笑:「看妳一脸花癡样,收到情书就高兴成这样。」
这话真是刺中了璟芸内心的小脆弱,她的表情明显受伤了一下,仍嘴硬:「对啦,怎样?你是羡慕还是忌妒?」
「都没有。」他收到的可比璟芸多了。
「没关係,你不用说我也知道。」璟芸正在自欺欺人兼说谎中,「那男的很帅,怎样,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余祐然一语点破:「帅不帅我们心知肚明,就怕妳被骗、被耍。」
天,他讲话一定要这么毒吗?璟芸暗自翻了个白眼,撇过头不想跟余祐然讲话。
「我是在关心妳。」他还继续振振有辞地说着,让璟芸的愤怒值又飙高。
「关心你大头啦,你会关心我?」要是余祐然会关心她,天肯定会塌下来。
余祐然耸肩,好似真有那么一回事,「不信就算了。」
如果这句话是别人来说,不管是余左然、余上然、余下然来说,璟芸绝对会相信,但因为是余祐然,璟芸完全不敢相信。是余祐然耶!他怎么可能会关心她,想太多了吧。
璟芸现在是一个无语的状态,她张大嘴望天,平复好自己激动不已的小宇宙后转身就要离开──原因不过就是,她饿了。
余祐然斜睨了她一眼后追上,「那个人叫什么妳知道吗?妳了解他的品行吗?妳敢确定他真的不是想耍妳?」
璟芸心里又无限个白眼了,她叹了一口气:「余祐然、余先生,拜託你不要装得一副很关心我的样子好吗?真的噁心无误。」
「我是好意──」余祐然还没说完,璟芸就匆匆打断,「如果你在讲一堆好像在关心我的话之前不要讲我花癡,我一定、绝对会相信你是关心我!」
究竟有哪个人在关心前会骂人花癡的?还有女生最讨厌「花癡」这个词了,他到底懂不懂呀?
余祐然沉默了,璟芸不想和他再多说一句,应该说半句都不愿意。
等到走回家后,余祐然才叫住正準备要开门的璟芸。
「妳要小心王士钧这个人,他风评不太好。」
「喔。」璟芸转动门把的动作稍稍迟疑了一下,「谢谢喔。」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转开门把进入屋里。
逕直地走到房间,璟芸突然觉得很无力,懒懒地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一种头昏昏脑胀胀的感觉,最近她怎么老是遇到一些麻烦事情。
先是被不认识的人告白,对方是什么涵义都不清楚;再来是余祐然反常的关心,都让她害怕了啊。
璟芸猛地坐起:「我一定要去收惊!」
虽然嘴上说要去收惊,但她洗洗睡之后也就忘了,到最后根本没去。
隔天一早璟芸到校时,赵若雅飞也似地冲到她的座位前,模样是一股激动:「璟芸,我们下课的时候就去回覆王士钧好不好?」
「为什么?」璟芸除了想问她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去回覆,还特别想问她干什么这样着急,都快直逼她这女主角的位置了,地位不保啊。
「唉唷,妳也知道我们班上那群八婆,妳还没来的时候她们就在那边说什么可能王士钧只是写好玩的,想整整妳,还有人说那是妳自己乱写给自己,演戏给大家看而已,不然为什么都不回覆。我听了就觉得很忿忿不平,她们根本是忌妒啊!」赵若雅说到激动处,双手还死死地握着拳头,「我就冲过去跟她们说王士钧才不是要整妳,妳只是在想要怎么回覆才不会伤害到他。」
璟芸晕了。敢情这小妮子已经替她在众多女性同胞面前树敌了,虽说是好意帮她讲话,但还是有点帮倒忙的迹象啊。
「妳这样讲……她们不会生气吗?」
说到这个,赵若雅就害羞了,「嗯、她们绝对不会针对妳什么的,我发誓……应该是不会怎样啦。」
好样的,这家伙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早自修过后,趁着还有五分钟的下课时间,赵若雅十分兴奋地拉着璟芸就要去四班,然而璟芸却是千万个不想去。
「唉唷,干么一定要去啦,不回应该也不会怎样吧。」
赵若雅停住脚步,一脸看她是白癡的样子,「是不会怎样,但是还满伤人的。」
璟芸歪头:「伤人?为什么?」
「换个角度想嘛,如果妳跟别人告白,那个人偏偏不回妳,妳不会难过吗?」
璟芸想了一下,点点头:「会。」
「这就对啦!」赵若雅打了个响指,继续拖着璟芸前往四班,璟芸都有一种被拐了的感觉。
到了四班门口,王士钧就站在那,璟芸顿时冷汗直流。当她和王士钧四目相交时,别说冷汗,她的小心脏都要跳了出来,也不是什么脸红心跳,只不过就是一种紧张感。
王士钧并没有告白者看到心仪者的那种激动,在璟芸眼里,他倒给人一种不想走过来的感觉。
肯定是因为太喜欢所以害羞到不敢走上来,一定是这样。璟芸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儘管她也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这种僵局搞得看戏的人都觉得沉闷,璟芸也很受不了,最后是王士钧的朋友推他一把,让他走上前靠近璟芸,助了他也助了在场所有人一臂之力,解救了这股沉闷,真该好好感谢他一番。
「呃……」因为王士钧靠得太近,璟芸突然觉得很有压迫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不尴尬。
不只是她,王士钧也同样尴尬,往他朋友那里看了好几眼,也不知他们在挤眉弄眼个什么意思,总之最后王士钧颇艰难的跟璟芸打招呼。「嗨,我是王士钧,就是那天写信给妳的……那个人。」
璟芸傻傻地点头,只觉得这个人很没情调,和所有的相亲一样,开头一定是枯燥乏味的自我介绍,让人顿时失去想攀谈下去的胃口。

第三章#04 「我知道。」璟芸只是很淡定地回了这么一句。不是她想耍什么「被告白最了不起」的大牌样,而是她真的不知道该回什么才好,如果有更好的选择给她,她一定二话不说选那个。
没有练就到那种地步,自然不能好好掌控气氛,璟芸这话又让气氛降到了冰点。
赵若雅很想上前搧璟芸一巴掌,她长这么大还真没看过这种白癡。
好险不等赵若雅上前搧巴掌,四班有一个很外向的男同学就缠着璟芸厚脸皮地问:「梁同学,妳对士钧有什么看法吗?要不要……」他话没有讲完,璟芸却了然。
交往什么的,还太快了,他们两个简直是陌生人,说交往未免也太快。
璟芸装傻,朝着那个外向的男同学说:「嗯……他很好啊,人很好。」
现场顿时嘘声不断,大抵是璟芸的回答太没看头了,不是这年纪的国中生爱听的,他们想要的可能就是琼瑶般的肉麻式爱情,抑或是总裁小说里的洒狗血剧情。
这时,上课钟声就这么刚好的解救了她,或者该说他们,毕竟没有人想继续待在这里。
「啊,上课了啊,梁同学,改天再聊吧。」那外向的男同学比璟芸还会装傻,傻笑着和她挥手说再见,那表情根本像是希望永远不见。
「再见,改天再聊。」王士钧也跟着朝璟芸挥手,有点鬆一口气的感觉,璟芸很是不懂,他为什么面对她要搞得像是打仗一样,明明、明明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也不像吃人的野兽,怕成这样没理由呀。
回到教室后,璟芸仍然苦恼于王士钧的反应,实在不是她爱多想,只是因为对方给她的感觉太过稀奇古怪了,她不想多想都难。
──而事实也就这么随着她的想法,王士钧果真有鬼。
那天过后,璟芸从班上某些八卦女的口中得知王士钧因为和四班同学玩大冒险,结果输了,惩罚是要和她告白。
可能是因为之前就有猜想王士钧有鬼,璟芸不难过,被当成惩罚她真的不难过,只是哀伤自己是从别人口中知道这件事,多凄凉呀。
「那家伙……」这会儿赵若雅还气成这样,明明都过了这么久了。
相比赵若雅的气愤,璟芸显得淡定多了,她一脸不在意地摆手:「这又没什么,不用这么生气啦。」
「我不是生气王士钧,我只是觉得……」赵若雅欲言又止的模样让璟芸颇好奇,在她炯炯有神的注视中赵若雅先深吸了一口气才说:「我是生气那些八婆,只不过是妳被……当惩罚罢了,她们就要在那里看笑话,我真的很替妳抱不平耶!」
听到这话,璟芸都想痛哭流涕一番了。人一辈子都该要有这种会替自己抱不平的朋友,真温暖。
她安慰道:「真的没什么,我一点都不在意,打从王士钧写给我那封信起,我就没有一丝丝上心。」
而这个时候余祐然刚好从教室外走进来,偏偏就和璟芸对到眼,她是一阵羞呀,当初多信誓旦旦地说王士钧是个多好多好的人,女的第一次疼的小说_腿交小说h女的第一次疼的小说_腿交小说h他有多喜欢她,这下被那些八婆一传,余祐然想不知道也难。
璟芸默默移开目光,不敢看余祐然的眼睛,她心里慌得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动都不敢动。
看璟芸这样拘束,原本趴在桌上的赵若雅马上就疑惑起来:「妳怎么了啊?」
「嗯?没、没事。」璟芸一脸顾左右而言他,心里一阵虚。
赵若雅看璟芸这样就猜想到她是不想多讲,点点头后觉得坐得酸了,站起身活动筋骨时看到余祐然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朝他招手:「欸,班长、班长!」
天!妳在做什么?璟芸脸上很淡定,心里却是万马奔腾,她真想冲过去摀住赵若雅的嘴。
余祐然稍微皱眉,非常勉为其难地抬步走向璟芸她们,「什么事?」
璟芸听到余祐然那稍稍变声的嗓音不禁脸红地低下头,她此时更多的想法是害怕,她好怕赵若雅乱说什么话,尤其是在余祐然面前。
「班长,我们班有人被欺负了,你要不要出来协调一下呀?」赵若雅果真是好样的,说出来的话完全不辜负璟芸的假想。
余祐然低头沉思:「……被欺负?」
「对啊!就是这孩子。」赵若雅把璟芸拉到她和余祐然的中间,璟芸觉得有些丢脸,抬手遮住自己的脸颊,真想说句「你看不到我」来麻痺自己也催眠余祐然,可惜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她说不出口,也不会有人相信。
「妳怎么了?」余祐然语气很平常,就像一般的同学发生事情,作为班长的人象徵性地问一问,可事实上他们并非那么单纯。
「其实没什么啦,只是若雅太小题大做了,真的没事、没事。」璟芸像在哄小孩一样,笑得牵强。
余祐然想了一下后说:「是因为王士钧?」
璟芸一脸「你怎么知道」地抬头:「咦?」
「我就知道……」
天,她怎么那么容易就让别人看穿?尤其是被余祐然。璟芸在心里唾弃自己好几次,但不管唾弃几次,余祐然还是知道了,这是无可挽回的事实。
她好像听到余祐然轻轻叹了一口气,好似这是多难解决的事情。「我会帮妳的,不过这真的没什么。」他很没安慰样的给予璟芸安慰。
璟芸很闷:「……喔。」
气氛有些凝重,赵若雅觉得自己错了,她没事叫余祐然来解决干么?简直是多此一举啊。
「呃、谢谢班长大人愿意帮忙呀!」赵若雅语气上显得很兴奋,实则已经冷汗直流,双脚抖啊抖的。
「嗯,没什么。」余祐然冷冷地瞟了一眼赵若雅,完全不想多谈地转身就走,赵若雅颇难过,原来她就这么没魅力,就这样被人给丢下了。
赵若雅独自哀伤中,而璟芸却鬆了一口气,像是那种突然被人上紧了发条,就快要爆掉的时候又突然被放鬆,坐云霄飞车都没那么刺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97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