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男互摸很爽,下面出水_腹黑总裁夜夜宠 m.kenshu.cc

第一章#07 璟芸和余祐然在比赛。
他们在比谁写得快、写得多。
这种比赛看起来很无聊、很幼稚,但对于这时的他们来说就是一种不可以输对方的比赛。
璟芸遇到了很多不会解的题目,但她不好意思开口问余爸爸,只好一直跳过跳过再跳过,直到余祐然看不下去为止。
「妳白癡吗?不会的题目是不会问喔?」余祐然语气很差地开口,还翻了一个白眼。
璟芸嘴硬:「这是比赛!」
余祐然不屑:「反正妳也不会赢我。」
璟芸输了,自知理亏她不回话,只是低着头随意摆弄手上的铅笔,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其实她根本没感到委屈,只是找不到一个好反驳的话罢了。
余爸爸偏偏就这样误会了,这下子余祐然又遭殃了。
「祐然,对女孩子说话不可以这么粗鲁。」
余祐然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他心里想回的是:梁璟芸真的可以算是一个女孩子吗?
写完数学讲义后有将近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在紧绷的状态下能够有一点点放鬆的时刻真的很好,璟芸明白,因此她很努力、很认真地休息,没有浪费任何一点力气与精神。
但她不明白了,为什么余祐然不休息?为什么他把数学讲义写完了又跑去写国语讲义?
彼时尚未被称作国文的科目──国语,对璟芸而言是非常简单的,不过就是写写注音写写国字,连连线造造句,有什么困难?
她不知道的是,对她而言国语很简单,数学却很难;对余祐然而言,数学很简单,国语却很难。相同的道理,不过就是两人所会的东西是不同的,这是一种互补的概念,若是他们俩善加利用「互补」这个概念,对于学习肯定会有很大的帮助。
不过他们是不可能会互相帮助的,他们可是死对头。
学习的要领在于认真、努力、持之以恆,不放弃任何一个时间。当别人在用功时你也在读书,当别人休息时你还是在读书,做到这样子时,你才有资格说,你认真了。
璟芸看余祐然这么认真的模样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赶紧坐到一旁的小凳子上,翻开余爸爸给她的国语讲义开始练习习题。
环境对于一个人就是这样重要,生活在充满读书气氛的地方,对于学习有着极大的帮助,璟芸受教了。
「欸,这题。」余祐然突然把讲义摆到璟芸面前,她着实被吓了一跳,身体往后移动了几步。
璟芸觉得这景象真是稀奇,跟不知何时会发生的陨石撞地球、太阳突然自爆、外星人入侵等事情是一样的稀奇。
──因为余祐然从来都不会问她问题。
这是一种极度自大及自负的心态,几乎可以说是病态,有些人就是这样,总以为自己高高在上,老拉不下脸来请教别人,却会希望别人请教自己,这样显得他们是神一样的存在,其实在别人眼里不过就是神经病。
余祐然不耐烦地开口:「这题!」
璟芸:「啊,是!」
这种时候她特别紧张,说不出的紧张,但紧张的同时她也女男互摸很爽,下面出水_腹黑总裁夜夜宠 m.kenshu.cc骄傲着,自相矛盾的心情其实很好。
余爸爸在一旁看着两个小家伙的互动,心里高兴得很,他有一种凑合成一桩婚事的喜悦感,他想,他上辈子肯定是个称职的媒人婆。
****

这几天的段考前集训究竟有没有成功,都看在今天了。
今天是段考第一天,一个悲惨的礼拜一。
璟芸不懂,为什么明明没几个科目学校偏偏要分两天考,让学生要多紧张一天,实在很不道德,若是以后她当了教育部部长,她肯定会下令不准分两天考的。
不过更肯定的是,一定不会有这天,假设有这天好了,但她做的这种改革肯定只会让少数人高兴,多数人抗议,她不想上任一天就被喊下台,这太没面子了。这样转念一想,她还是别当教育部部长好了。

第一天考的是数学、国文,璟芸觉得悲剧,第一节就考数学,她真的能行吗?
邻座的余祐然看了她一脸大便样,瞬间明白她在想什么。可是他不擅长安慰人,只好对璟芸说尽力就好。
璟芸回他:「尽力不一定会考好啊。」
余祐然无言:「……」
两人的谈话还没到一个段落,璟芸还没有得到一个她满意的答案,她还不想考啊。虽然那是无语问苍天,苍天不回你的问题,但璟芸仍想得到答案──她差点就要跟监考老师说等她找到满意的答案再发考卷。

第一章#08 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在寂静的教室里太过响亮,让璟芸感到一阵胃痛──只要一紧张她就容易胃痛。
你说为什么人跟人之间比高下就非得要用考试呢?要考试也就算了,为什么非得考数学国语英文这类的东西呢?
璟芸不了解,她不能体会大人的脑袋在想什么,应该说,没有一个小孩子能够体会。
此时此刻,她多么想快点长大,好了解大人的脑袋。
小孩子就是这样,希望快点长大,快点脱离童年,快点成为更好的大人,可是长大了以后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从前讨厌的那种大人。
璟芸遇到了一题瓶颈题了,这题大抵可以算是进阶题,不会很正常,但碍于她的好胜心,她想解出来。
她无意间抬头一瞧时钟,不得了了,只剩下五分钟怎么可能解的出来啊!
想了很久,她决定无耻一回,就、当个长颈鹿吧……。
伸长脖子往旁边看去,余祐然很认真地检查考卷来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璟芸在做的不耻之事。
璟芸心里高兴极了,余祐然跟她肯定是心有灵犀,要不怎么这么刚好就翻到了她要的那一面呢。
这样抄抄写写下来也耗了一点时间,当她写下最后一个数字时正好打钟。
「停笔啰,最后面的同学麻烦收你那一排的考卷。」老师的声音突然出现,璟芸被吓了一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恶人无胆吧,她害怕。
因为璟芸是最后一排的,于是她战战兢兢地站起身,往前一个一个收考卷,还会拿几个同学的对一下答案。
老师把考卷整理好,确认大家都已经交卷后说了句下课便匆匆离开教室。
小学生不都这样,下课了就喜欢围在一起讨论刚刚写的考卷,真要命,到底让不让人家读下一节要考的科目啊?
璟芸和余祐然各自坐在位子上看国语课本,前者时不时往旁边一看,心里虚得很。
真的不要做坏事,免得到最后凡事都得操心,璟芸此刻有了深深的体悟。
余祐然淡淡地撇了一眼璟芸:「妳是长颈鹿吗?」
璟芸不解:「什么?」
「刚刚考试的时候干么往我这边看?难不成妳……」他放下书本,凑近璟芸,小小声地说:「作弊了?」
人只要被看穿就容易流汗,璟芸现在就是这样,她的汗腺貌似失调了,自额头不断滴落一颗一颗汗珠,流经太阳穴时,她抬手抹去,随后朝余祐然嗔骂:「你白癡喔?」
「呵。」璟芸以为余祐然会想和她来一场唇枪舌战,没想到他只是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枉费她在脑海里构想了好几种怒骂以及狡辩,结果对方竟是这样无运动家精神。
不过好险余祐然自动句点掉话题,否则璟芸大概就会被发现作弊了,真的是有惊无险。

每个人都有特别擅长的科目,特别不擅长的科目,就是不会有都不会的科目。
对璟芸来说,她最擅长的大抵就是国语了,而最不擅长的肯定就是数学了。
现在在写国语考卷,对她而言实在是不难,若是说简单可能太自负了,但确实不到需要多加思考的地步。
反观余祐然,简直身处水深火热的境界之中,那额上的汗犹如滔滔江水啊……。
他咬牙轻骂:「该死!」
璟芸看他这样真心替他难过,都有一种想把考卷摊开来给他看的想法了。
她几次用眼神无声暗示余祐然,后者专注于考卷完全没察觉,璟芸无奈,只好趴下去熟睡来着。
当她趴下去的那一刻,余祐然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唉,她怎么就这么智障呢?余祐然在心里暗骂璟芸。
智障才会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早被他看穿她作弊了;智障才会单纯的想给人家看考卷,简直是滥好人。
一堂课又这样,在吵杂的写字声中度过,一天又在考试前紧张的气氛中过去,是段无聊却必定得经历的日子。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