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想尝试3p什么心理健康_胡萝卜代加工

51 或许是收尾太过莫名的缘故,我总觉得这次争吵有点搞笑,因此没什么将它放在心上,隔天作息依旧如故,自然地準备了两人的早餐。
晔希沉着一张脸,洗漱完在浴室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不知在想什么,半晌才慢吞吞走来。
「坐下啊,你干嘛?」见他站在餐桌前动也不动,我奇怪地睨了他一眼。
晔希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带了抹毅然的神色,拉开椅子,坐下。
我忙着把煎蛋放到吐司上,没注意到他的异常,直到他犹豫地开了口,才察觉到不对劲:
「那个……我……」
「嗯?」
「我……那个……」
「怎么了?」晔希向来有话直说,很少吞吞吐吐的,我狐疑地吞下口中的食物,认真地对上他的眼睛作倾听状,可他却移开了目光,耳根微微见红。
「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
我一怔,「你说什么?」
晔希强忍着尴尬,重複道:「我说,昨天是我不对,对不起!」
说到最后,又因为恼羞而大声到像是要找人吵架,可就算这样,也足够令我惊喜的了!从小到大,无数次吵架,没有一次是晔希道歉收场,他就算自认有错,也绝不会低头,只要霸道的来一句「喂,我们和好吧」,便可如王者般趾高气昂地收拾好一切。
「没关係。」我立刻道。
别说昨天的事情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更何况晔希还主动低头,我心满意足,一秒就原谅了他。
晔希鬆了口气,看来人生第一次向江小诗道歉让他很紧张,我翘起嘴角,却听他又道:「那就这么定了,妳别再见杜宇颉,我也不跟陈盼私下见面了。」
「啊?」
……什么时候跟你说定了这个?
他误会我是对砝码不等而感到不满,解释道:「我跟陈盼毕竟在同个地方工作,不可能完全错开排班,但妳放心,我绝不会下班后再跟她去吃宵夜。」
谁管你跟她吃宵夜?你们要宵夜吃完,续摊接着早餐也可以啊。
我皱眉,「不是啊,你刚刚不是说你错了?」怎么还揪着见面不见面的问题不放?
「对啊,我不该自己没做好,却又要求妳。」
我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明知有必要将事情说个清楚,可又担心一不小心就毁了和平的气氛。
「呃,晔希,」思量了半天,我决定採取引导式劝说,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不是很喜欢陈盼吗?不跟她见面…女朋友想尝试3p什么心理健康_胡萝卜代加工…真的好吗?」
「陈盼是不错啦。」他可有可无的说:「可妳不希望我跟她在一起的话,就算啦。」
答得还真乾脆。
我有些悻悻,忍不住辩解:「我才没有不希望你跟陈盼见面呢,是你非要我远离学长,才只好这样说的。」
「所以意思是说,妳捨不得妳的学长?江小诗,妳是这个意思吗!」
见晔希腾地变了脸色,我这才意识到自己选择了最蠢的一种说法,亡羊补牢道:「我的意思是说,你跟陈盼吃宵夜没关係,我也可以继续向学长学游泳,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
偷偷瞧了晔希的表情,臭脸依旧。
唔,难道这样说也不可以?我苦着脸,硬着头皮道:「还是……你跟陈盼也一起来学游泳?」
「江小诗,不要再搞笑了。」晔希大人皱眉,一声令下:「我说不许见就不许见!」
「……」



结果当然是不欢而散。
周而复始,一再的为同样的事情争吵,我实在厌倦了。
一次一次做他不愿相信的辩解,究竟有什么意义?
顶着烦躁的脑袋来到学校,心情郁卒的上了大半天的课,眼见时间就要紧逼放学,犹豫许久,最终还是寄出一封游泳课请假的简讯。
我告诉江小诗算了,别做无谓的赌气,在得到晔希的谅解前,不见就不见吧。
心底悄悄地期盼那人能明白,我会服软,并不是因为害怕你的怒火,而是因为我在乎你的心情。
「小诗,」坐在身后的润润戳戳,「你看站在门口的人,像不像妳那两个国中学长?」
我瞇着眼看过去,依稀见得一高一矮的两人,略矮的那人还大力朝我挥手……
欸,我怎么好像看见他手上还拿着望远镜呢?
放学钟声一响,润润连声催促我收拾书包,迫不急待地赶到校门口,随着脚步接近,能清楚的看见两人正朝着我的方向微笑,一个身材高挑,笑容和煦;另一个长相俊美,笑起来灿烂的像个孩子,笑眼与酒窝的双重杀伤力,引得不少女生侧目。
然而润润却是前者的粉丝,兴奋地不断桶我,「小诗,妳待会一定要介绍刘彻给我!」
我无暇理会,在看清裴子霆手上的东西后不由无力,「学长,我必须说,你这样拿着望远镜偷看高中女生,实在很像变态。」
「会吗?」裴子霆表现得一派天真无害,「这望远镜是我抽奖抽到的嘛,平时又找不到机会用。」
看来警卫没有出面把他驱离,也是被他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给骗了。
「小诗,我有告诫过子霆除了妳以外,不可以去看其他人的。」刘彻让我别担心,裴子霆闻言立刻表示:
「对嘛,小诗,我眼中只有妳喔。」
是这个问题吗?
两位忽悠人的功力似乎又提升了不少。
我放弃了追究,问道:「学长你们怎么来了?」
刘彻看了一眼紧凑在身边的润润,和善地问:「这位是?」
不等我开口,润润已迫不急待的地自我介绍:「我叫润润,是小诗的朋友,上次你们来找小诗的时候,我就对你很有兴趣,你是单身对吧?」
「不,我死会了。」刘彻微笑。
润润一愣,「可是小诗明明说你没有女朋友……」
「但是我有男朋友,」他面不改色,「我是同性恋。」
这下不止润润,连我也被震住了,谁知裴子霆又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补了一句:「我就是他男友。」说罢还嗔怪地看了我一眼,道:「小诗,妳怎么没说清楚呢,这样很不厚道。」
说得跟真的一样!我还来不及加入他们的戏码,润润已失望地泪奔而去。
我哭笑不得:「学长,拒绝有很多方法啊,干嘛这样吓人家?」
「事实就是如此,她被吓到我有什么办法?」刘彻耸肩。
我怔住,「那个,人都走了,没必要在演了吧。」
「是真的啊,跟我们认识那么久,小诗妳都没发现吗?」他的眼底坦坦蕩蕩,极自然地牵起裴子霆的手,「妳看我们什么时候交过女朋友?或着,我们什么时候分开过?」
「……学长,你们想骗我吧?」
「没错,是骗妳的。」刘彻笑容依旧,握着裴子霆的手晃呀晃的。

52 面对刘彻这种人,当你开始怀疑他说话真实性的时候,反而是被骗的开始,我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再想下去,重申问起他们的来意。
「喔,我们是来找妳讨论晔希生日的事情,妳没忘记吧?礼物準备好了吗?」
晔希生日是十月三十一号,恰巧于万圣节同日,距今还有一个多礼拜。
「……今天要去拿。」说到这个我心情就有点複杂,明明在吵架呢,还要去为他的生日做準备,想想就委屈。
臭晔希,本小姐对你那么好,是会不会检讨一下自己?再兇我就要扣留礼物了!
「小诗妳要送什么?」裴子霆好奇,可不等我回答又匆匆地道:「算了妳别说,也别问我们要送什么,就互相保有惊喜吧!」
见他神情可疑,八成是又準备了什么怪礼物,怪到晔希会发怒的那种。
我不予置评地点点头,问道:「既然都準备好了,还要讨论什么?」
「讨论惊喜生日派对啊!十九岁生日耶,一定要好好庆祝!」裴子霆用谴责的眼神看我,好像在说「妳居然不想办趴」。
「十九岁不是不要过得太夸张比较好吗?」我皱眉。还是这就是他们打得如意算盘?希望晔希越衰越好?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我正考虑要不要伸张一下正义,就听刘彻道:「虽然十九岁不宜铺张,但这可是睽别三年,晔希第一次有妳在的生日呢。」
我不禁动容。
是啊,已经三年没有和晔希一起过生日了,搬家的第一年,还有互通电话祝贺,可之后因为吵架,连联络也失去了勇气。
刘裴又说了些派对的细项,日期定在生日前的周末,地点则办在他们俩居住的租物处,末了还加上一条要求:需扮装出席。
「万圣节嘛,当然要应景一下啰。」
应景是没问题,可对于要打扮成什么样子,我一点概念也没有。告别二人,我绕到东区拿晔希的礼物--是一条他最锺情牌子的牛仔裤。
晔希的身材偏瘦,裤子没有他的尺寸,特地请柜姐帮忙调货才拿到的。虽不是什么高价的名牌,可也不是属于什么平价的牌子,对学生的我而言,还是需要省吃俭用才买得下手的一笔金额。
不管怎样,晔希喜欢就好!我一边肉疼,一边安慰江小诗,就当作三年分的生日扣打一併用完了吧!
提了礼物,又在街头绕了一圈,万圣节将近,相关商品琳瑯满目,无处不是骷髅、蜘蛛、吸血鬼还是狼人等造型的道具,我转了一圈,那些太过血腥野性的东西自然是不考虑,但总不能扮成南瓜吧?
「江小诗?」
当我杵着下巴对一颗南瓜头大眼瞪小眼,忽然有人拍拍我的肩膀。
回首看清来人,我不禁暗暗叫苦,这算什么?冤家路窄?怎么会在这种地方遇到杜宇歆啊。
「小诗,真的是妳。」人家没有我这种不待见人的小心思,杜宇歆表现的纯粹而喜悦,就像一般人巧遇熟人的那种惊喜,「妳也来挑万圣节的东西?」
「呃,是啊。」我偷偷瞟了一眼她身后,小心翼翼地问:「妳一个人?」
「没有,我跟我哥一起来的,他在那边挑衣服。」她摇头,指了指身后,又追加道:「还有我男友去买饮料了。」
我刚鬆懈的心又瞬间提了上来。
小姐,妳话一次说完行不行?
「呃,那妳们慢慢逛,我差不多要回去了。」我乾巴巴地扯了个笑,就定落跑位置。
「咦?至少等我哥回来--」见她想挽留,我紧张的心情更甚,匆匆摆了个手就想溜,转身时一不小心撞上了身后的人。
那人拿了两杯热饮,为了闪避莽撞的我,匆匆将手一收,反倒溅了自己一身。
「啊!对不起对不起!你有没有--」我慌张地道歉,一抬头,话却凝在了嘴边。
「少轩!」杜宇歆惊叫一声,扑到男友身边,急忙地拿了手帕擦拭,「你有没有怎样?会不会很烫?还好吧?」
「我没事……」少轩按下了女友的手,瞥了我一眼,又很快地挪开目光,深怕别人不知道他心虚似的,用着古怪又强装自然的口气问道:「宇歆,呃,这位是妳朋友……吗?」
他在「朋友」一词彆扭地停顿了一下,想来是意识到如果我们成为朋友,会是怎样搞笑的情况。
「是啊,是我现在的高中同学,江小诗。」杜宇歆浑然不觉,又向我介绍道:「小诗,这是我男朋友,他叫梁少轩。」
「……妳好。」
少轩神情尴尬,眼神闪躲,不知怎么,见他这样,我忽然就冷静了下来,微笑回应:「你好。」又指了指他胸口的,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撞到了你,如果你需要任何补偿,请告诉我。」
少轩低头看了一眼领口,咖啡渍印在洁白的衬衫上,显得突兀而难堪。他扯了扯嘴角,乾涩的道:「不要紧,这个回去泡一下就好了……」
我正欲再假意地说了两句,杜宇颉已注意到动静过来,见到我,戏谑的笑道:「江小诗,妳向我请假,就是为了偷懒来逛街吗?」
「偶而为之应该可以饶恕吧,教练。」我笑了,只觉得气氛一下子缓和许多,这才慢半拍的察觉,方才的江小诗根本不是冷静自制,而是将全部精神提备道战斗状态的紧绷。
「妳也是来买万圣节的东西?」杜宇颉问。
「对啊,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装扮的道具。」我注意到他用了「也」字,再见手上的大包小包,不由好奇,「你们也要过万圣节吗?」
他点头,随口解释:「我们家是天主教徒。」又道:「如果妳想找装扮用的东西的话,我知道有一家店是专门出借服装,要不要带妳去?」
「不用麻烦了。」我婉拒。
都已经下定决心不得到晔希的谅解,便不见杜宇颉,那就不该随便妥协,这次巧遇是意料之外,可若是再同意一起去买东西,就是犯规了。
他似是多少也察觉了我请假与拒绝的原因,体贴的没再说什么,向他们道别的时候,杜宇歆和少轩两人的神情複杂,后者我可以理解他的不自在,可杜宇歆又是为什么?
我思考了一会儿没有结果,便将它抛在脑后,她心情不好自有她男友操心,我管那么多做什么呢。



为了避开他们,我只得提早离开,恰巧在回去的途中看见一顶可爱的黑纱帽,十分适合作为万圣节的装扮。
记得家里还有一件黑色的篓空钩花佯装,刚好可以打扮成中古欧洲伯爵夫人什么的,顺利解决一桩心事。
塞翁失马的幸运掩盖了方才插曲的郁闷,我心情颇佳,想着趁着这个好兆头跟晔希好好谈谈,便又绕了个弯,往歌门小城出发。
礼拜一是生意最冷门的日子,歌手至多排二到三人,开始演唱的时间相对就晚了。我到的时候,还没有人登台演唱,客人不多,阿武忙着进货事项,招呼我两句便让我自行去后台找人了。
我熟门熟路的来到休息室,悠扬的吉他声传来,曲子竟是熟悉又简单的生日快乐歌,我的脚步一顿,从半掩的门扉看进去,只见陈盼抱着吉他坐在椅上,低低的吟唱着,而晔希则大喇喇地盘腿坐在桌子上,一双凤眼微瞇,享受的聆听。
也许是曲子本身就属于欢快,又或着什么其他的原因,我只觉得平时总是形象清冷的陈盼,此时浑身的气质都柔和许多,眼前的画面,一人唱、一人听,温馨而美好,竟惹得我胸口发闷。
什么嘛,只不过是首生日快乐歌,又不是什么多了不起的曲子,至于听得这么享受吗?
这个臭晔希,自己说不见陈盼的……亏我还特地请假不去游泳课……只知道要求别人,自己都说话不算话!
我又是气愤又是委屈,再看到晔希俯身向陈盼说了些什么,举止亲暱自然,握着礼物纸袋的手竟不受控的微微发抖。
进去骂他一顿吧?正好捉着这个把柄,逼晔希准许我继续上游泳课。我这样想着,抵在门上的手却不由自主放下。
后退一步,晔希便退出了我的视线範围,从这角度看去,正好见到陈盼仰头,仔细倾听晔希说话的模样……那模样,眼睛晶亮亮的,双颊红润,简直和恋爱中的少女没两样,哪里像是平常不食人间烟火的陈盼?
下意识地咬了唇,我毅然转身而去。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85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